【悠闲的生活之地下交易】【作者:0】【完】

摘要  第一章   我总是喜欢帝都的黄昏,宁静祥和,尤其是当我忙完了一天的繁重事务,换一身便装,带上下人们早已准备好、同时也是帝都各大势力都心知肚明的假...

  第一章

  我总是喜欢帝都的黄昏,宁静祥和,尤其是当我忙完了一天的繁重事务,换一身便装,带上下人们早已准备好、同时也是帝都各大势力都心知肚明的假身份,走在前往某个销魂窟的路上的时候。

  我的真身份是什么?这一点也不重要,反正,在这个剑与魔法的世界里,我就是这个帝国唯一的意志。

  斯普林区是帝都北面的一片居住区,就在皇家花园背后,居住者大多是一些低等贵族和中层官员,环境幽静却也没有什么惹眼的深宅大院。

  按着底下人供上来的地址,我敲响了一处普通小院的大门,顺手给了藏在暗处的小狼狗们一个安心蹲守的手势。

  门很快就开了,开门的是个三十来岁的壮年汉子,面相颇为端正,上下打量了我几眼:“这位少爷,可有什么够分量的凭证?”

  虽说是便装,但是出来休闲我也不会穿的太平常,非富即贵的外表可以省去很多麻烦,伸手从衣袋中掏出一方印章样的东西递了过去。

  壮年男子恭敬地双手接过,一手出怀里掏出一个方盒子一样的小物件,我递过去的印章正好严丝合缝的插进这个盒子里,印章一插入,盒子立刻从原来灰不溜秋的颜色变成极灿烂的金色--这是一套简易的身份识别器,灿烂的金色除了证明我掏出的印章是有据可查的真货,同样也证明我的身份是有皇族血统的顶级贵族--男子的脸色微微一变,越发恭敬地把印章递回来,躬身把我引进了屋子。

  反身关好大门之后,男子把我带进了一间看似是客房的小房间。

  室内简简单单的陈设了一张床、一个衣柜以及一套茶座,虽然心里微微有些诧异,但是我深知一个能让王公大臣顶级豪商们趋之若鹜的销魂窟应该不会这么简单。

  果然,那个男子弯腰,不知在何处摸了一个机关,那张小床一下子滑开一边,露出了一个黑漆漆的地下道入口。

  “请吧,少爷。”

  男子躬身一引,“小人不便下去,少爷还请自己下去,地道不长,但是有些黑,万万小心脚下,地下有人接引。”

  我微微一皱眉,这规矩多少有点失礼,不过我也并没在意多少,沿着入口一步一步地走了下去。

  地道不深,走了三十级台阶也就到了底,到底之后前方还有二十来米一段甬道,甬道末端是一扇大门,门前两侧亮着一对灯,加上背后入口的光线,整个地道并不显得昏暗,我快步走到那扇大门前,抬手稍稍用力,就推开了大门,同时,身后远远传来机关的响声,背后的光源顿时暗了下去,不过无所谓了,我已经进入了那扇门。

  大门后边是一个大厅,干干净净什么也没有,脚下的地毯档次不低,四墙虽然干干净净只有几根照明的蜡烛,但是从墙面的质感来看,应该是高档的天鹅绒,还有心思观察这些的我真算得上是一个怪人,因为大厅中央明明有比什么墙壁地毯更值得关注得多的东西--三个跪坐在地毯上的少女。

  见到我推门进来,三个少女一齐弯腰下拜:“奴婢见过大人。”

  我走上前,借着受礼细细地打量一番这三个少女,虽然极少有机会进出这种销魂窟,但是大体一套流程我还是多少有些了解的,虽然这三个穿着高级晚装大约十七八岁的少女容姿秀丽,尤其是打头的这个,以我的眼界亦不得不暗暗赞叹一声,但实际上她们三个并不是戏肉,和外边守地道口的男子一样,她们只是接待宾客的下人而已。

  三个少女行完礼盈盈起身,打头的那个道:“大人应当是第一次光临,依敝处的习惯,还请大人随我们过来先挑选一下玩偶。”

  “玩偶。”

  我听到这个词不由得也是心底一动,“好,带路。”

  三个少女又是弯腰一礼,然后带着我从大厅右侧的一扇门进了一道走廊,一路走了约莫有二十分钟,上上下下的甚至经过几处楼梯,终于,少女在一间房间门口停了下来打开了门领我进去。

  “嗯?!”

  这次进门我完全没有注意到什么环境,直直地被房间里的“东西”吸引了,那是四个烛台--四个不到二十岁身材曼妙的少女一丝不挂的以后背支地,双手抓住张开到极致的两条秀腿,双腿间雪白无毛,粉嫩的阴唇花径毫无遮掩的暴露在空气中,四支细长的白色蜡烛分别插在四个少女的后庭处。

  我咽了一口口水,身上不由得有些发热,顾不得多少,快步上前走到其中一个“烛台”面前,她容貌秀丽得很,丝毫不输那三个引路少女,一对乳房大小适中,或许因为倒置的缘故,形状呈现及其完美的倒碗型,借着烛光细看,她应该不是先天白虎,而是剔出来的,不过两片粉粉嫩嫩的阴唇十分精致,因为双腿分开到了极致又是倒置,阴唇也有些分开,烛光下从花径内看进去,一道淡粉色的薄膜微微闪着一点光,我有点吃惊,伸出手用两个手指拨开阴唇,那微微闪光的果真就是处女的象征。

  “大人不必惊讶,敝处的玩偶除了一些特别类别的,一般在见客时都是崭新的。”

  耳边传来了带路少女的话音。

  我没顾得上答话,两只手离开“烛台”的花径,摸了一摸她的光洁粉嫩的臀部--细致娇嫩滑不留手,又微微弯腰,细细把玩了一下那对乳房,仿佛两团精面细腻柔嫩,感觉很不错,突然我注意到她的表情,她竟然在微笑,很难形容的微笑,仿佛我和她现在正一起衣冠楚楚的坐在午后花园里饮茶聊天,而不是她一丝不挂地倒立在这个密室里,后庭插着一支蜡烛任由我肆意把玩着她诱人的胴体。

  我放开手直起身,回过头想招呼那三个接引少女,没想到一回头,发现原来这个房间里并不只有四个“烛台”,另外还有一张非常宽大的沙发床,床上还有两个粉白的胴体--四个烛台本就是围绕着这沙发床布置的,偌大一个房间只有四根手指粗细的蜡烛照明本就有些昏暗,偏偏最亮处又有很亮眼的风光,错过这主要内容也不为过吧。

  我走过去,床上的粉白胴体原来是两个顶多十五六岁的少女,一丝不挂地跪在床上,样貌比“烛台”稍稍胜出几分,难得的是两张小脸是十足的童颜,两对白的发亮的乳房不仅形状不输“烛台”,体积上稳稳的大了一号。

  一见我过来,两个少女立刻起身下床,替我脱起衣服来,我因为早有计划,出门本就穿的不多,两个小美人三下五除二就把我脱了个干净,其中一个本来还打算替我穿上床边的睡袍,但我没等她们反应过来,两手一张一边一个抱住就往沙发床上一倒,一番揉弄之后总算是躺平了,两手各抓住一只玉乳细细把玩,这两个小美人却跟那“烛台”不同,表情丰富不少,逢迎之中带着几分羞意。

  没等我有下一步动作,那个带头的带路少女凑到床前:“大人且慢,这些只是敝处奉送的开胃小点,还请大人先挑选主菜,再细细享用这些开胃菜不迟。”

  “嗯?”

  我一愣,这里不管是“烛台”还是床上这两个童颜少女,资质都已不俗,没想到竟然只是开胃菜,“开胃菜?这几道开胃菜挺不错的啊,有没有的多,我可以多享受一下。”

  带路少女道:“大人喜欢什么,敝处就提供什么,这开胃菜也是有的。”

  说着弯腰从沙发床的暗格里抽出一本菜单来,我刚才把玩过得那个烛台自己拔出了蜡烛,一翻身站了起来,走过来从带路少女手里接过那本菜单,递到我手里,然后举着蜡烛爬上沙发床替我照明。

  我接过菜单不忙着打开,一把抓住右手边童颜少女的头发,轻轻地把她的头往我早就硬的像铁棍一样的小兄弟面前一按:“舔!”,又冲左边的童颜少女比了个手势,她识趣的挪过身,和她的姐妹一起给我做起口舌服务来,然后一把揽过“烛台”,搂着她翻开了菜单,其实真要把玩的话,乳房还是像烛台这样不大不小适合手型的最好玩。

  菜单第一页就写着:特色推荐:家居玩偶套装,烛台本就叫烛台玩偶,童颜少女的品名原来是靠枕玩偶,我抬眼看了看带路少女:“烛台和抱枕还有多少存货?我全要了。”

  带路少女略微顿了顿:“大人,烛台和抱枕的存货不少,假如全部拿过来,这个房间恐怕装不下啊。”

  “那有外送……等等”我家的住址比较特殊,外送麻烦了,沉吟了一下,问道:“呃,我家也不太方便,你们有没有什么解决办法?钱不是问题。”

  “有,”带路少女又弯腰拿出一本菜单,“敝处同时经手一些外宅。”

  我接过来打开,原来都是一些帝都近郊的小别墅,外表看上去平平常常,但内部大多经过改造,尤其是都有地下密室的结构,另外还配有仆役和特别的调教师等,我翻了一翻,随便挑了一处交通比较方便的:“就这里了,你这里还有多少烛台和抱枕,我都要了,给我送到这里。”

  少女接过菜单,又弯腰在暗格里摸出一些魔导道具:“大人,请让我帮您过户。”

  我拍拍一个抱枕的翘臀,让她给我把衣服拿过来,然后从衣服里掏出刚才那方身份印,随手往带路少女手里一丢,带路少女赶紧接住,然后一番操作之后,先把房子过户了,然后抬头道:“敝处现在还有烛台六十座,抱枕二十二个,是否一次过户?”

  “废话。”

  我一边惬意地享受着两个抱枕的口舌服务,一边在烛台的身上上下其手,两个抱枕的口技略有些生涩,但是技巧却极其丰富,而且挺会把握尺度的,两条小粉舌在我小兄弟身上来回游走,却小心翼翼地避过那些最敏感的点,让我舒服之余又不至太早就败了兴致,烛台也挺不错,不管我怎么玩弄,甚至两指在她小肚皮上用力地掐了个青印子,她始终面上带着那种温和平静的微笑,而花径里却是潺潺流水不断,尤其是我用力掐的那一下,她下身猛的喷出一股水流,脸上也泛起一片红霞,表情虽然没变,但有点经验的都知道,她来了一次小高潮。

  虽然只是几句话的功夫,我却觉察到,抱枕应该是受过各种技巧训练的床上玩具,而烛台,则应该是特殊的受虐体质,刚才在菜单上,两者的价钱都不便宜,六十个烛台和二十二抱枕的价钱我是略微扫了一眼就知道超过那座外宅别墅甚多,所以带路少女还多问了一遍,但是钱这东西,对我来说当然完全不是问题,光是挂钩现在这个假身份名下的私房钱,就够买下半个帝都了。

  菜单上前几页很简单,就是一些交易细则,这里所有的女孩都被称为玩偶,都是要客人完全买断的,可以带回家也可以寄存在这里下次再来玩,当然寄存在这里也是要收费的,不过不用担心一物卖二主,这里的老板还是极有势力和信誉的,然后是玩偶资质的说明,譬如烛台、抱枕,按照这里标准都是B级,指的是资质优秀,但是没有什么难得的极品特色,再往上是A级,除了资质不俗之外还往往具备一项极品特色,如名器或者独门技巧之类的,而最顶级的S级则可以称得上处处极品,而最差就是那两个跟从的带路少女了,C级,虽然以我看来,在外边的风月场所也称当得上红牌了,但在这里却仅仅只是粗使丫鬟而已。

  之后的内容就是分类的,先是年龄从幼女到熟女分为几类,然后是按性格和性癖分类,最后是一些额外特色譬如掌握某种乐器什么的。

  瞟了一眼身边的烛台,合上菜单:“先来几个少女类,性格要闷骚淫贱的,性癖要受虐向,最好要S级的。”

  少女点头:“对不起大人,因为S级玩偶数量极其稀少,且资质出众,所以S级玩偶是只有年龄分类的,不过大人别担心,S级玩偶精通所有的性格特色和性癖特性,是通用的。”

  “是么?”

  “对的,大人您请先仔细查看分级介绍。”

  我赶紧翻到分级介绍,原来这本菜单基本上就是挑选A级用的,S级货源稀少,资质又特殊,所以只有年龄分类,B级没有什么大特色,所以都如抱枕和烛台一样做了定向调教,作为特色出售,C级则都是一些添头,刚才我买下的外宅就配送十二个C级作为女佣。

  “哦,这样啊。那这里现在有多少S级货源?”

  “S级一共有7个,少女类的总共有4个。”

  “好,都要了,再把刚才我说的三个分类下的A级都带来。”

  说完我把菜单一丢,一把把烛台手里蜡烛拿了过来,再把她拖进怀里,左手用力抓住那滑腻柔软的酥胸,右手轻轻一抖,老大一滴烛泪顿时滴在烛台光秃秃的阴阜上,引得她浑身一颤。

  “您制定的A级玩偶一共有八名,请您稍等片刻。”

  带路少女完全无视我手上的动作,公式化的说完,然后带着两个跟班在床前面的墙上摸出一扇门走了。

  点餐完毕,先享受一下开胃小菜吧,我抬抬腿:“往下舔。”

  两个抱枕十分乖巧的离开我的小兄弟,两条香舌慢慢往下滑去,我把蜡烛吹熄了一丢,然后单手一托怀里的烛台:“骑乘位会么?”

  “奴婢遵命”烛台小心翼翼的在我身上调整了一个姿势,分开两腿跨坐在我肚子上,然后两腿用力略微站起来一点,用手扶住了我的小兄弟,然后猛地坐了下来。

  “哼”我感到我的小兄弟几乎没有受到什么阻碍就进入了一个拥挤而温暖的腔道,烛台微微闷哼了一下,脸上的表情终于开始变化,从温和的微笑变成一种妖媚的娇笑,两只手背到身后,双眼带着媚意看着我的眼睛,上身前倾把一对椒乳凑到我最顺手的位子,两腿发力开始在我身上不停起伏。

  “有名字么?”

  我突然觉得老烛台烛台的,真有些便扭。

  “嗯……回……主人,奴……嗯……奴婢没……没有名字。”

  烛台娇喘着回道。

  “你是个烛台,那就叫阿竹好了,她们三个就依顺时针的次序分别叫阿梅、阿兰、阿菊好了。”

  我又抬起腿,用脚背蹭了蹭正在舔我小腿的两个抱枕:“两个抱枕的奶子又白又圆,左边的叫小白,右边的小圆吧。”

  “奴婢谢主人赐名。”

  房间里零零落落的响起几声轻轻的娇声。

  阿竹的身量颇高,两条玉腿不仅修长秀美,力量也很好,一上一下的起伏十分均匀有力不说,往下蹲的时候还会做一个缓冲慢慢就位,因此两人结合处只有些叽叽咕咕的水声,而没有啪啪的肉体撞击声,尤其精彩的是,由于她的特异体质,只要用两只手指少少用力掐一下她柔嫩的胸脯或是光洁紧致的腰腹,我立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