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乱的时空】【作者:Romeo】【完】

摘要  (1)   今天有点累了,特别是在这个周末的深夜。对于一个三十七 岁的中年男人而言,现在比较适合待在家里看综艺节目,或者是在PUB吧台前三五好友...

  (1)

  今天有点累了,特别是在这个周末的深夜。对于一个三十七 岁的中年男人而言,现在比较适合待在家里看综艺节目,或者是在PUB吧台前三五好友举杯畅饮,当然也有人陪老婆孩子上馆子。但对于至今仍单身的我而言,那是一种憧憬的美梦,所以,晚间十一点辛苦加班工作的单身男人,除了不幸更是凄惨。

  放下手中的计算机,望着报表上的曲线图,我不禁讶异:「干嘛这么努力赚钱?」拎起衣架上的外套,我决定开车回家。

  坐进冰冷的车舱后,突然有点后悔这样鲁莽的离开办公室:「都是周末惹的祸!」这是一个可以解释的藉口。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周末假日让我变得容易心慌和空虚……这也许是中年未婚危机吧!于是,成双成对的男女让我嫉妒,携家带眷的天伦画面让我四处窜逃,有时也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三十七 岁还没对象绝不是一件可憎的事。」这是妈说的,她总是这么安慰我。但我相信,她也一定希望我能早点有个对象,成家安定下来。

  「我的儿子又不是什么丑八怪,只是缘份还没到而已。」上次宿醉不小心透露自己的「酒后真言」,结果她正经八百的训了我一顿。

  我心里清楚她比谁都焦急,只是以一个做妈妈的立场而言,让儿子去寻求相亲是最下下策,这不也等于承认自己儿子就是得强迫推销出去?以妈妈刚烈的个性,这条路她怎么也不会走的。

  坦白说,我曾经打算跟妈妈就这样一起生活下去,反正打着不婚主义的口号比较容易面对现实。

  「妈~~我回来了!」楼梯传来脚步声,「怎么那么晚?」妈妈出现在楼梯口,脸上堆着慈蔼的笑意。

  「例行加班啊!」

  「先去洗个澡,我煮碗面给你。」说完她迳自走向厨房,她的背影看起来是这么瘦弱。

  「妈,不用了!我刚吃过了。」

  她回过头来一脸狐疑:「真的还假的?」

  我点点头:「我去洗澡了。」说实在的,我不想让她察觉心里埋藏的愧疚。

  妈今年也六十了吧!我真没用,没能给她找个好媳妇侍候着,还要劳烦她照顾细软。自从爸爸早年肺癌过世,她一路身兼慈父严母拉拔我长大……这并不容易。

  我泡在浴缸里沉甸甸地躺着,热腾腾的烟雾让灯光迷蒙起来。妈妈在门外叩着:「家豪,洗完澡赶快出来,我有话跟你说,听到了吗?」「我听到了!」或许,现实状况比她想像的糟,逼得她不得不选择下下策。不管怎么样,妈的话让我紧张起来。

  硬着头皮踱步来到客厅,妈妈脸上有着不常见的表情,这让我不禁可以想像她想说的话,无所谓,我已经习惯了。

  「你今年也三十七了,我不知你是怎么打算,我这个作母亲的反而比你还着急。不过我也想过了,也许是姻缘未到吧!我也不想老是念你。明天我要出一趟远门,这下你可以清静清静几天,有什么等我回来再说,我累了……」说完,她缓缓起身走回房间。

  我坐在沙发上一点也不以为意,这些词我听了三十几年了……我想我是太依赖妈了吧?女人能在你拖着一身疲倦回家端碗热腾腾的面招呼你,或者是体贴地放好洗澡水,对我来说这样就足够。妈妈一直都这么照顾我,除了性爱这件事之外,妈妈的存在让我几乎不能理解为什么需要在意有没有女人青睐?也许是我太懒,捧花呵护、嘴边抹蜜那种事我是干不来的,王老五就王老五吧!

  不知过了多久,我在沙发上醒过来……阳光刺眼……恍惚一会儿……八点了……啊……糟糕!

  天啊!我匆匆忙忙的盥洗一番随便套件衬衫夺门而出,一定会迟到……妈妈怎么不叫醒我?

  三天了,下午妈打电话到公司,叮咛我下班前她会回到家,不要工作太晚,还说要给我惊喜。

  妈不在家这几天已经让我期待这一天很久了,她尽快赶回来对我已经是惊喜了。

  无意识地将车停进车库,才到家门口就闻到一阵阵的饭菜香,妈一定是煮了好吃的,这真是个大惊喜,不假思索钥匙往门把一钻,推开门:「妈~~我回来了!」扯下领带随意一甩,看见饭桌上满满的好料等着:「还是妈最好,我快饿死了!」半天不见妈回应,正当狐疑之际,眼前豁地出现一个身段姣好的陌生女人:

  「我等你很久了。」

  (2)

  等我很久?这是怎么回事?慢……慢着:「你……你是谁?」平常熟悉的屋内一旦出现不相识的人,总不禁令人神经一绷。

  陌生女人嘴角轻扬,神秘的笑靥里蕴藏着致命冶艳,她的眼神让我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过些时候你就会知道我是谁,十天以后……」她抖着肩膀抑制着笑意。天啊!我开始喜欢妈妈安排的「惊喜」了,不过,妈怎会找来这等尤物?

  「我妈呢?」

  「别这么依赖你妈,反正我得跟你相处十天,你叫我白雪好了。」我顿了一会儿,这时才仔细端详眼前这陌生而美丽的成熟女子。大卷长发掠过肩头,划过双肩的弧线细致姣好;秀气的手腕延伸而下,微妙地接合白皙细长的手指;稍短的白色上衣露出性感的肚脐,合身红色长裤完全不矫作地衬托出臀部、双腿匀称的曲线,枣红色高跟凉鞋露出乾净细嫩的脚趾,我不禁着迷。

  「你……是我妈找来的……」我「高级公关」四字差点自口中窜出,暗自细想,妈也不可能这么做。

  她的眼睛深邃盯着我,彷佛将我吞蚀:「我们暂时保留一切的答案吧!面对这么美丽的女人,你只想知道你妈的事吗?」果然有职业风范。

  她上下打量着我:「先吃饭吧,我去替你放洗澡水。」她转身走进浴室,不知怎地,这背影我有说不出的眼熟。

  望着天上来的尤物,眼前的大鱼大肉显得份外庸俗,我暗自决心搞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于是尾随她走向浴室。

  她正弯腰扭开水龙头,丰满圆润的双臀正不客气的瞪着我看,脑袋此时一片空白,我不禁暗叹……真是太久没碰过女人了,也不知怎地裤裆里的色慾涨满整身,有种说不出的难过……我绝对不敢用强的,我有自知之明,当然,如果是偷看……再没出息,只要能刺激向来呆版的视觉领域,我想即使被发觉也不会有事才对。

  打定主意,稍一迟疑才发觉她拿起泡浴剂往水里倒,绝了……她怎么知道我洗澡有这个习惯?妈该不会交代得这么清楚吧?她不经意的哼着调,听起来不就是妈最常哼的《何日君再来》?她的背影倏地让我感觉像……我吓了一跳,心头一凛,赶紧躲回门后:「这真是奇怪!是凑巧?还是故意的?是我的错觉吗?」突然有种莫名其妙的罪恶感涌上心头,使我再也看不下去了,我悄悄地走回饭桌前坐下,眼前的饭菜让我灵光一闪……说不定……说不定她真的是……不!不可能,再怎么说妈今年六十,再怎么扮也扮不来二十出头的小姐样。

  顿时,思绪陷入一片混乱,也难怪我总是交不到女朋友,遇到这种事老是裹足不前。无论如何,这个叫白雪的女人绝不是妈妈。

  「家豪,洗澡水帮你放好了。」她立于身后轻呼,我心虚的一凛:「呃……谢谢。」我的表情一定很心虚。

  「怎么气色不太好?咦!你还没吃……」

  「呃……我不太饿,我先去洗澡,待……待会儿再吃。」恨不得当场找个洞钻进去,我慌忙离开她怀疑的眼神逃向浴室。

  她在背后仍不忘叮咛:「泡浴剂我已经倒……」她惊觉不对,没接下去。我发现她心里所想的该不会是我现在正在想的……不可能!不会的!

  也许我太容易逃避吧!我光溜溜的躺在浴缸里,谴责自己过于懦弱。哪一个男人在这种时候会美女当前畏畏缩缩的?但是……这有可能吗?让一个六十 岁的人变成二十 岁?这听来太怪诞,连我自己都无法置信。即使有这种可能,妈妈也没理由这么做,除非……啊!真肮脏!我竟然想到……性,那不就成了……我羞愧自己竟有这样不正常的念头,一切都是猜测。现在都什么时代了,我是不是有恋母情节?

  「你洗好了吗?」她在门外问着,我不由自主的用毛巾遮住下体:「快……快了。」「喔,泡澡不要太久,会感冒喔!」

  「我知道。」

  连口气都很像妈,脑际闪过一个画面……该死!又来了。

  约莫三十分钟,我好不容易平伏龌龊的想法离开浴室,她正在客厅看电视。

  这节目……?我决心试探看看,说不定……

  我随口问她:「妈,你又在看这节目?」

  「是啊……」她不经意地脱口而出,脸上瞬间出现惊恐的眼神。

  我万万没想到会这么容易:「真的是你?」

  「呃……不是……我是说……」

  「我都听到了。」我打断她的辩解,事实已经很明显,只不过我要搞清楚她是怎么办到的。

  她惊觉事情一百八十度转变,不过很快的就恢复了神色。承认吧!快……我要你亲口说出来。

  「好吧……既然你都发现了……」

  我突然感到一阵晕眩,果不其然……

  (3)

  「这里看起来一切都是这么熟悉……」她环顾着四周缓缓地说着,视线停在一面镜子上:「这面镜子是你爸爸在我23 岁时买来送我的,现在看起来虽然有点老旧……说也奇怪,昨天我还在为新买的洋装沾沾自喜,迫不及待的在镜子前试装比对,突然间……」她顿了顿,继续说下去:「不知为什么,记忆里突然有了我不曾经历过的一些事……在那瞬间,我似乎经过了好长的一段人生,这里所发生的一切,父母亲的老逝,还有我未曾谋面的儿子……」她脸上有着复杂的表情,我一时之间并未了解她到底在说些什么。

  「镜子?」那是妈妈的嫁妆不是?

  「你一定听不懂我在说些什么,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向你说清楚……不过,也许这一切都是注定的,我来到这个时空是为了某种目的,我想这都是上天的安排吧!」她仰头望着我,我所熟悉的妈妈瞬间和眼前的「妈妈」的影像相互重叠,脚一软,我慌乱的往后退一步。太诡异了……这怎么可能……我不确定我是不是醒着,她看起来认真的想把话说明白,不过这真的太不可思议。

  「你……到底是……」

  「我是为你来到这里的。」

  「为我?」脑际突然闪过一个念头。是了,妈妈从不曾谈起有关爸爸的事,「这个」年轻的妈妈该不会就是为了这件事……「你是说……你知道爸爸的事?」她脸上泛起红晕,这似乎不是个好问题:「这……我是知道,不过……」「那你快告诉我爸爸的事,妈妈一直都不肯告诉我有关爸爸的事情,既然你突然有了有关的记忆,你就告诉我吧!」我一骨脑的想知道爸爸的秘密,心急起来不知觉抓着她的手腕。

  「呃……痛……你抓痛我了!」

  「对……对不起……」我松开紧握的手掌,方才酥软的肤触还残留在手心,属于她的体香同时窜进鼻孔,我从不知道妈妈年轻时皮肤这么好。

  她抚着泛红的手腕:「好吧!既然你这么想知道,我告诉你吧!」我不禁紧张的吞了吞口水。

  「我这一生中只有过一个男人……这你迟早都会知道的,不过不是现在,在我回去以前我会说的。」哇靠!卖关子。

  「你难道不觉得奇怪,你原来的妈妈为什么在这个时候出远门?而我刚好在这时出现?」是啊!这太巧了。不过,若她的说法成立,妈妈应该算准这个时候会发生什么事。37年前的她在这个时候来到这个时空……应该是这样,妈妈或许打算让眼前这个妈妈告诉我爸爸的事,所以……但是,这实在令人难以置信。

  「你笑什么?」

  怎么?我在笑吗?

  「没什么,有一天你到了这时候,也会在另一个时空做同样的事吧?」她了解我心里所想的,于是相望莞尔一笑,我开始希望她可以多留一些时候。

  这天晚上我似乎失眠了。看起来一切都正常,妈妈跟我在同一个屋檐下生活了数十年,这一点应该很容易习惯才对,不过如果她一夕之间年轻了三十几 岁,这就另当别论。也就是说,现在的妈妈比我小了14 岁,我倒成了老芋头。

  想到这,转个身我不禁又想:『她还是待字闺中的年轻女子,爸爸什么时候会出现?她也是为了这事来的,难不成爸爸快要出现了?这太奇怪了……那个时空的女人到这个时空遇到心爱的男人,然后……』这也有可能,不论如何她有办法跨越时空到未来的世界,这样的结果也没什么好讶异的,但是这样一来爸爸不就比我还年轻?顶多跟我一样年纪……这实在很滑稽。

  不知不觉的,想着想着不知什么时候进入了梦境。

  「家豪,该起床了。」睡梦中一声声娇美的呼唤催促着。我缓缓地睁开惺忪的双眼:「喔……」如果我没作梦,眼前这个年轻女人应该是:「妈妈!」她嘴一蹶:「如果你这样叫我,别人听到会被笑的,还是叫我白雪好了。」啊……我真是鲁钝,妈妈的小名就叫白雪不是……我真笨!竟然都没发觉。

  不过……

  「我今天休假,让我多睡一会。」抱着被褥掩住脸再度倒回床上,我真想找个洞钻下去。

  「那可不行!好不容易有这机会看看三十年以后的世界,你今天得陪我当向导。」她二话不说就搔我痒,我坚决不肯就范,左闪右躲。两人一番激战纷纷倒在床上,该死的是……我的手掌不知什么时候压在她胸上那两团酥软的肉球上。

  妈妈的乳房真软……我猜想我一定红通了脸,赶紧将手收回,然后装着没事发生:「那……我去刷牙洗脸。」下了床走几步,她在背后细细的说:「还不曾有男人摸过我这里……」我仓皇的逃离现场,听她这么一说,我底下都硬了……那该死的罪恶感又出现了!

  她似乎不放过我,尾随我来到浴室,一脸神秘:「我知道你小时候做过什么坏事……」坏事?我小时候做过的坏事可不少,打棒球砸破邻居玻璃、掀同年龄女生的裙子、大了点学抽烟、打群架……那一点也不稀奇。「喔……你是说哪一桩?」我根本不以为意,牙刷继续在嘴里来来回回。

  「我是指你偷看我洗澡。」

  「咳!咳咳……」这……这她也知道?我看见镜子里的我涨红了脸。

  「还不止这些,你国中的时候还曾偷过我的内裤拿去……自渎。」我还有印象。青少年时期妈妈是我唯一爱恋的对象,只不过,这些事出自一个双十年华的女人口中,让我真想死了算了!

  「那是我年少不懂事,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那高中时你跟同学说的那些话呢?」什么?我说了什么?「我……我哪有说什么?」她脸上抹过短暂的红晕,我背脊一阵凉意:「你跟同学说你很想跟妈妈一起睡,趁我睡熟后……」对了!是坐在隔壁的大头震出卖我,跟妈妈打的小报告……惨了!原来这些事妈妈都知道,这个妈妈跟现在的妈妈都……天啊!

  「那……那是骗他的,我开开玩笑而已!」

  「是吗?」她的眼神让我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