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歌《沧海》改编】【完】

摘要  宁凝说:"是的,婆婆。"她说后,羞得把头伏在商清影羊脂般肥硕巨大的乳房中。   商清影没有说什么,用手轻抚她的头发。突然用手抬高...

  宁凝说:"是的,婆婆。"她说后,羞得把头伏在商清影羊脂般肥硕巨大的乳房中。

  商清影没有说什么,用手轻抚她的头发。突然用手抬高她的头说:

  "可不可以把你们的关系说给我听?"

  宁凝红着脸点点头同意,把她和谷缜的关系和做爱的轻节也说了出来,后来顺便还说了他和姚晴的关系。

  商清影听后满面通红,大骚屄痒痒地,淫水流了出来,双腿自觉地分开,这一切全都落在她眼中。

  商清影知自己失态书忙做坐好。她想清影也没男人好久了,商清影听我说了这么多激情的事,一定也想要男人帮她止痒,虽然她和阿缜是母子,这样会被社会的道德观念阻隔,只要我从中插一手,他们俩母子会互相安慰对方了。其实我们是好朋友,她也不想好朋友难过。

  她的右手伸到商清影的大腿上放下轻抚着,她感到商清影一阵颤抖,那里的皮肤又白又滑,在大腿流连一阵,她的手伸入母亲的短裙内手指触摸到大肥屄,那里的内裤已经湿了,手指迅速在大骚屄口磨着。左手也在同时伸进内衣里,抓住乳房,虽然大的不可以一下子握住全部,手指只在乳房的中间捏揉着和乳头。

  商清影并没有阻止她,同时转头望向厕所的方向,看谷缜有没有走出来她想如果给儿子看到母亲这样淫荡会怎样想呢?

  商清影怎知道,儿子早在注意她们了,这时他已把整个自己躲在墙角里以免她看到。

  所以商清影一边提防儿子忽然会走出来,一边在享受着宁凝的爱抚而来的快感。这样另有从来没有的滋味。

  商清影的淫水越来越多了,内裤也越来越湿了,她的手指已沾满了淫液。商清影不敢大声呻吟,怕儿子会听到,母亲咬着自己的上下口唇以免自己会叫出声来。

  这时商清影全身热起来,乳房和乳头也硬了,但手一样搓揉着和捏着乳头。

  她右手把商清影的湿涧内裤退下在小腿上,食指和母指分开肥厚的大屄唇,中指在那潮湿的大肥屄唇活动。

  不久,中指在淫水的涧滑下,滑进大骚屄内,一节、二节、三节、整个中指全插入了并开始抽插起来,食指和母指也捏着屄核了,母亲随着她的抽插整个臀部也动起来了。

  嘴里想发不出声音来,也"唔唔……哼……哼……哼……"声了。

  不一会儿,她感到商清影更加大力扭动着身体,之后全身颤抖着同时一股热热的阴精喷射在她的中指上。

  商清影感动地看着宁凝,头伏在她的肩上抽泣着。

  他看她们已玩完,走出来在转角已叫:"妈,我很肚饿,可以吃饭吧?"商清影连忙把小腿上的那湿透的内裤除下并用脚踢入梳发底下,快速整理好短裙子站起来。

  "好了,可以吃饭了。宁凝,我们一边吃一边聊。"她们暖味地相对笑笑。

  商清影走进厨房把已抄好的菜和饭一盘一盘搬出来,宁凝也走去帮手装饭,谷缜坐在桌房等她们坐下来才吃,不久,她们也做好了,大家围着桌子坐好饭了。他们没有说话。

  忽然商清影开口讲话了,说:

  "阿缜,阿咏已把你们的关系和她有身孕的事说给我听了,我不反对你们的来往,何况阿咏说全部是她自己自愿的。她现在为你有了身孕,你要对她好一点,不但现在,将来也是。"他答应着。

  商清影还说:

  "还有,宁凝那边也不要忘记,不要像你爸一样。"她说着又想起他父亲的忘恩负义和薄情,眼中有着泪光和怨毒。

  他见母亲哭了,忙答应着并发誓他绝对不会的。他母亲见他认真也不哭了,和宁凝聊着东南西北的事情。

  他只好自己低头吃饭,在他吃得差不多的时,他不小心把筷子跌落地上。

  他蹲低身子去拾,在他拾好准备坐回去继续吃饭,当他抬头的时候,他的目光不能移到其它地方了,他也没意思要坐起继续吃饭。

  他一直向前望着母亲的黑毛大肥屄,因母亲的双腿大开而她又穿着短裙和里面又没有穿着内裤,所以整个黑糊糊毛茸茸的大肥屄露了出来。大肥屄上还沾满晶莹的淫水,大屄唇很肥厚,它微微开着,淫水布满整条裂缝。

  他还可以看到红红的大肥屄唇。屄核像花生米一样大而竖起在那里。阴阜像发起的馒头一样,鼓鼓的,大约有大半寸高。阴阜上长满屄毛,黑糊糊的。

  他想母亲平时不是这样的,以她安壮和内向的性格,虽然刚才做过没穿底裤,但也不可能张开大腿而不知的,还在儿子面前这样做。

  他看后有些性冲动,肉棒也慢慢允血而变得半软半硬把微微裤子顶起来。

  突然他听到母亲在叫他:"阿缜,你在下面做什么啊?这么久的。"他慌忙拿着筷子坐回椅子上。

  但他那裤中的小帐篷没逃过宁凝的双眼,因他们坐的很近,那桌子是圆形的。

  他坐在她的右边,母亲坐在她的左边。她朝他望一望并笑了笑,这时他感到胯下的大鸡巴被一只手握着。

  他立刻低头看去,见一只手隔着握着大鸡巴并套弄着。那是宁凝的右手。他没有阻止她,手正来的是时候,大鸡巴正需要它。

  在她的套弄下他感到非常舒服,他红着脸望她,她也正在望向他,他们会心一笑。

  他也望向母亲,母亲也望向他,母亲也对他微笑着好像是说:

  "你刚才在桌下这么久,我是知道的,你们现在在做么难道我不知吗?舒服吗?我的大肥屄好看吗?"他也对她笑笑、眨眨眼表示好看和舒服。

  这时宁凝蹲下桌低并跪在他的胯下面前,伸手解开他的裤头,用手从内裤里勾出已允血的大鸡巴放入口中吸吮着,并用牙齿轻轻的咬着龟头和用舌尖舔着马眼,一直吻下去,舌头还缠着肉茎舔着,再往下舔着袋子和含入睾丸,这个又那个。在她巧技之下,大鸡巴向上竖起45度了。

  她见大鸡巴已完全勃起了,她从她原来坐的位置处钻出去。首先她要他站起来,他虽穿着衬衫,但大鸡巴一样从衬衫的裂缝竖出来,因坚硬而不断向上一跳一跳的,似向着对而的母亲打招呼。

  宁凝对住商清影说:

  "你看到吗?这么强壮和肥大的肉棍子插入大骚屄一定好快活和舒服吧,我和仙碧已试用过了,你要不要试用一下?"说完她弯身过去,用手握住大鸡巴套弄着并等着商清影的回答。

  但她等不到商清影的回答,她抬头望去,商清影只是脸红红望住儿子的大鸡巴没有说一句话。她见这样就说:"你不说就当你想要了。"回头同他说:"你母亲要你过去给她弄一个舒服。"其实没有她的提示,他也知道该如何做。

  他走过去站在母亲的背后,他感到母亲全身发热很紧张。

  他从后抱住她,双手伸入短衫内握住二个40D的羊脂般肥硕巨大的乳房,她竟然没有穿乳罩。

  大鸡巴隔着短裙顶在肥胖硕大的巨型屁股上。头放在她的肩膀上,口对着她的耳朵轻声说:

  "妈妈,放松点,让儿子好好孝顺您。"

  跟着吻着耳珠,吸吮着,再吻她面额,母亲合上双眼享着。

  这时,宁凝已收拾好了盘碗和清理干净桌面了,站在厨房门口看着他们背影。

  他把母亲身体转过来面对面。母亲的脸红红的骄羞地望着他,他也深情地望着母亲,他抱紧她,她羊脂般肥硕巨大的乳房顶在他的胸上感到舒服极了。

  他微微低头口对口吻起来,湿吻着。他的手伸到她的背后解开围巾,然后伸手回来解开短衫上的扭扣,并除掉短衫和解开她裤头的皮带,这样短裤自动滑落下在脚面上,她抬一抬脚裤就除落地面上了,顺便用脚推开它。

  他也一样,他被她解大一些已解开的裤头就行了。

  他把母亲轻轻放在桌面上,要她把双脚伸上到桌面,脚板放在桌子边的桌面上并弯曲双腿,用力挺高巨型肥屁股并分开双腿,这样整个大骚屄呈露在他面前。

  他用手把椅子拉近并坐在椅子上,这样,他的脸正对着她的大骚屄。

  他的双手放入她肥胖硕大的巨型屁股下,两只手掌放在她的肥胖宽大的骚屁股下,手肘放在桌面上撑住她的肥胖宽大的骚屁股,这样会帮她容易地挺高臀部。

  他的头微微向前一伸,口正对着她的大骚屄,他吻下去,舌头在裂缝中上下舔着、吸吮着,有时把舌头插进大骚屄里干插着,有时还含住因充血而凸起像小花生米的大肥屄核,轻轻用牙齿咬着和咬住拉起少许才放下,再用舌舔、吸、吮着,肥胖宽大的骚屁股不断地扭着,口中发出"哎哟……亲儿子呀,你的舌头舔的老妈的大肥屄好痒,痒死我了……啊……好舒服,儿子把老妈的骚屄都舔出淫水来了。好美……哦……肥屄流…流水了……啊……好痒……儿子……你真会舔……哦……美死妈妈……了……啊……妈妈快活死了……好舒服哟……肥屄要……要升天了……乐死妈妈了……"她没有大声呻吟起来,她想自己如大声淫叫,声音传入儿子耳中,她感到有点为情。

  他继续不断吸舔着大骚屄,淫水像黄河缺堤一样流出,他一一吞下肚里,有点从他的嘴角流落桌面上。

  他感到手好累,要站在旁边看的宁凝从梳发中拿两个垫子过来,并放入肥胖宽大的骚屁股下垫着,来代替双手撑着她的肥胖宽大的骚屁股,以免它落下。

  他虽还做着刚才的动作,现在利用空闲的双手,一手从上扭捏着屄核,另一手从下用中指插进大骚屄挖着。

  在口手并用的情况下,她发出了更大的淫叫:

  “儿子,你别老盯着妈妈的肥屁股和大骚屄嘛……你要羞死妈妈了……要老妈张开大腿……让自己的儿子操屄……好羞啊……来啊……老妈翘起肥屁股让你从后面操啊……”

  一股又腥又热的阴精喷出,他大口在大口地吞着,有些阴精还喷到了他的脸上,她像虚脱了躺在桌面一动不动。

  他看到母亲舒服地躺在那儿,脸上露出满足的神情,他露出满意的笑容。

  这时,大鸡巴硬到有点痛了,需要一个洞来插插来消除痛苦。

  他站起来并用脚推开椅子,用手握着大鸡巴对准垫子上布满淫水的大骚屄,他没有一下插入,大鸡巴在大屄唇揩着,等龟头沾满了淫水才插入,并用龟头压着屄核磨着。

  现在他见是时候了,肥胖宽大的骚屁股向后一缩再向前一挺,只能插入整个龟头,大骚屄很紧压,把肉茎紧紧包住。

  他想母亲和父亲已离婚差不多有五、六、七年了,他又想父亲起码有八年多没插母亲,如果不是,大骚屄没理由这么紧,自己一定要慢慢进入以免弄痛母亲。

  所以,他没再插入,停在那里不动,等一会儿,才抽龟头出来再插入,龟头不断在大骚屄口抽插着,她的淫水又流出更多,在淫水的涧滑下,大鸡巴又插入一两寸,这时大鸡巴已插一半了。

  他也像刚才一样,一开始不动,然后等一会再抽插这半条大鸡巴,等淫水多了又插入馀下的大鸡巴。这时已全部入了,龟头顶在子宫上。

  他没立刻抽插起来,只扭着肥胖宽大的骚屁股和旋着大鸡巴。

  过了一会儿,淫水越来越多流出来了,她也悠悠地醒过来了,只是感到软绵绵浑身无力。他开始了抽插,他不敢太猛太狠插母亲,首先是九浅一深,等大骚屄松点,没这么紧迫再用八浅二深、七浅三深……等。

  她发出欢愉、淫乱的呻吟:

  “哦……好粗的大鸡巴…操得妈妈的大肥屄都烂了…真的吃不消了…抱住妈妈的肥大屁股狠狠地操……大鸡巴的乖儿子……妈妈的命今天一定会死在你的手里啦……肏吧……用力的深深的肏吧……妈妈的骚水又出来了……喔!泄死妈妈了……”

  他感大骚屄一阵收缩,全身颤抖,一股热热的阴精从子宫喷出来洒在龟头,龟头被阴精热烫得很舒服,麻酸地,他也感动要射了,快狠地抽插十来下,一股又大又热的阳精射入她子宫,把子宫烫得又收缩又扩张,最后也喷出又一股阴精。

  他伏在母亲身上喘着气,她因连续泄两次,又昏迷过去了。

  不久,他回复过来,发觉自己头伏在母亲的乳沟内,他感到多么柔软,舒服,不想起来。

  因头向下,鼻子压着乳沟下的肉,所以呼吸有些困难,他微抬头用左脸额伏在右乳上,把乳房压得扁扁的,凸硬的乳头插入在耳内。眼光看在左乳上,在乳上的凸起乳头红红的和雪白的乳肉相影着。

  他轻轻地对住乳头吹着气,左手也伸到胸前用手指从乳跟一直圈上,直到乳头才停止。再用两个指头捏着,用手掌搓揉着整个乳房。头也不断动来剌激右乳。

  她虽昏迷,但在这样的剌激下,身体也有点反应,口发出"唔唔……嗯……嗯……嗯……"的淫叫来。

  大鸡巴还插在大骚屄中,虽已软了,但他不想拔出,只浸在热热的淫水中和给肉壁紧紧夹着,感觉起来又温暖又舒服。

  他微微扭动臀部,让软软的大鸡巴在大骚屄中动着也不会走出来。这样,大鸡巴由软绵绵步向半软硬了。

  她又醒过来了也扭动和挺着肥胖硕大的巨型屁股来配合他。大鸡巴受到了更多和大的摩擦,已硬起来了。

  他动得更快,最后抽插起来。现在他不像刚才一样由慢到快插了,他狠起来,不理什么抽插技巧,抽出整根大鸡巴只留龟头在大骚屄口,然后又全根插入直抵花心。

  两性器的摩擦和身体碰撞发出"滋、滋、啪、砰",插得她又大叫起来:

  "啊……喔……对……妈妈是淫妇……妈妈喜欢让亲儿子肏……喔……亲儿子的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