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燕落泪】【完】

摘要  花雨洁头朝去了一边,害羞的闭上眼睛,李虎一下子压在她身上,嘴也吻了上去,一开始他们轻轻的一吻一吻,接着嘴唇就黏在一起分不开,俩人的嘴唇紧紧的接...

  花雨洁头朝去了一边,害羞的闭上眼睛,李虎一下子压在她身上,嘴也吻了上去,一开始他们轻轻的一吻一吻,接着嘴唇就黏在一起分不开,俩人的嘴唇紧紧的接合在一起,舌头在彼此的嘴里当他们的舌头相遇,它们就自然地温柔地互相缠卷,彼此直往对方的嘴里伸,让对方尽情的吸吮,这时的李虎已经按耐不住了把凶器慢慢的往下移一直到了她的私处,但双手还在摸着她的乳房。

  李虎低头俯视着花雨洁的阴户处,隆突的阴阜上长满了性感迷人的细长阴毛,是那么的浓密乌黑,她拥有一丛几近卷曲的黑黑茸毛好密,漂亮的装饰在穴口之上,在李虎凶器靠近穴口时,那穴口因为闭合而产生的热气吹拂到凶器时,李虎的身体震了一震。

  这才发现由于淫欲高涨,花雨洁已经流了不少淫水,整个阴户都沾满粘湿湿的淫水。

  伸出双手按摩着花雨洁的大腿及根部,然后渐渐地轻柔的移动双手去抚摸她阴户的四周,并且很小心的不去碰到她的阴唇。

  花雨洁的双手紧紧的抓住床榻上的布且不断扭转,眼睛紧紧的闭蹙着,她的屁股不断的上下来回曲弓的动着,好像是骑马的骑士一般。

  当李虎的手指揉抵她的小穴,轻柔的用中指下滑摩她的阴唇,大阴唇肥厚多肉,将阴道夹得一丝肉缝。

  “夫君,我浑身好痒哦。”

  花雨洁哪堪李虎如此爱抚与撩拨,声音放浪的娇呼了一声。

  听到她的召唤,李虎随势一插,整根凶器就插入了花雨洁的阴道里,“老婆,要疼就喊出来。”

  跟着李虎挺腰摆臀将凶器狠狠得向花雨洁子宫深处插去。

  “啊……进去了……好疼啊……”

  花雨洁的处女膜猛得被贯穿,立刻痛苦的呻吟了起来。

  处女都会痛,但是李虎也不好这时解释太多,边用凶器抽插着边俯下身体吻上了花雨洁的嘴唇,花雨洁也回应着,伸出舌头来让李虎吸吮,又吸进他的舌头,贪婪的舔弄,这样疼痛倒是减少了许多,在李虎的抽插之下,不一会那疼痛竟然完全消失了。

  见花雨洁满脸幸福,李虎于是上下两面的夹攻,整个房内“噗滋噗滋”得性交声音不断,李虎低头看了自己和花雨洁下体的交合部,凶器上都是闪亮的淫水,而每次他从花雨洁的穴里拔出凶器都带动她阴道里的嫩肉翻出,而再次的插入又把她的阴唇送了进去。

  床榻上,花雨洁伏趴在上,撅着雪白的翘股,任由身后得李虎侵占着,她此时香汗淋漓,那刚开始撕裂般的痛苦早就烟消云散,她感到自己花心深处好似融化了一般。

  李虎强悍的腹肢用力扭动,一下,一下,强有力的撞击。

  花雨洁的灵魂似乎也随着这一下一下的撞击,一点一点地飞上空中。

  “夫君……”

  她娇呼了一声,如蛇一般的灵巧腰肢也不由自主顺应李虎的撞击而有节奏地扭摆起来。

  那身前垂着的圣女峰也在左右摇摆,好似在跟着她的主人配合李虎的节奏。

  李虎似乎感受到她的双腿夹得更有力,他的呼吸加粗、加速了。

  “慢一些。”

  花雨洁咬着牙喊道。

  但是她的喊话丝毫没有作用,李虎并没有慢下来,他反而加快了撞击得速度,他要这样凶狠野蛮,这样才能让花雨洁体会到什么才是男女欢爱真正的最高境界,那就是淋漓尽致,放纵一切。

  深一下,浅一下,重一下,轻一下,李虎的撞击彷佛一直撞到花雨洁心肝之中,带来了无法形容的快感。

  “夫君……哦……太爽了……啊……插的人家好舒服……啊……在深点……深点……”

  花雨洁喜欢上了做爱,她没想到原来男欢女爱会是这么快乐的事情。

  李虎狠狠的在她身后抽插着,看着自己的凶器在粉嫩嫩的穴中来回进出,那快感着实很刺激,嘴上喊道:“我的好老婆,爽不爽,夫君的凶器大不大。”

  “大,好大,真爽……夫君插得人家爽死了……啊……唔唔……好棒……夫君的凶器好大好长……插进人家的花心里了哦……啊……”

  花雨洁疯狂的乱呻吟着。

  听到她这么淫荡的乱喊乱叫,李虎抽插的更猛了,啪啪之声不断在屋里响起,而花雨洁显然到了一种顶峰,身体都开始微颤了起来。

  “啊,我不行了……啊……夫君……啊……我要飞了……啊……死了……死了……啊……”

  在李虎抽插百来下之后,花雨洁身子突然向前一趴,整个人瘫软了下去。

  李虎这才看去,她的红晕脸上此时布满了豆大的汗珠,嘴唇也微微有些变色,显然是不堪自己的霸道,但是见她已缴械投降,李虎也不能就这么挺着。

  重新进入,李虎上去就是一阵暴风骤雨般得野蛮撞击,看着花雨洁那洁白的玉背,和那因为撞击而颤抖的雪白翘股,伸手按着捏着,这一次李虎没在忍,而是一泻如虹,爱意全洒在了她的下身上,腿上,被单上……翌日天亮,朝阳之辉遍洒大地,李虎早早的起了床,赤着上身在院子里打起了形意拳,这是他每日必修功课,不管天大的事,他也绝对会抽出一盏茶的时间打上一套拳法。

  “呼喝。”

  李虎出拳形如猛虎下山,脚下稳稳踏着乾坤步法,上身赤着的身体,此时青筋都鼓了起来,他打的很慢,但是每一下的出击,都携带着万千巨力。

  这时从院子外却传来了鼓掌声,李虎收拳看去,原来是罗凡和王笑林来了,见到两人来,李虎拿起衣衫,穿了起来。

  “呵呵,妹夫,早上就练武,也不怕扰到屋里人休息。”

  罗凡若有所指的笑道。

  李虎轻笑道:“她早就醒了。”

  王笑林贴近李虎,在他耳边轻语道:“昨夜我和罗兄没睡着,便出来找了个地下棋,哎呀,下棋还能听到美妙的声音,真是羡煞我二人。”

  “嫉妒我啊,回家找嫂子好好温存温存吧。”

  李虎调侃道。

  三人大笑了起来,没谈多久,便有安府的仆人来打了招呼,跟梁正与他女儿,和李虎几人,正好七人一起吃了个早餐,便说时间不早了,把李虎几人送出了府外。

  待完颜萍和花雨洁上了马车,李虎见梁菁菁趴在梁正肩头轻声哭泣,显然是因为此去金国,不舍与她爹爹分离,罗凡和王笑林见状,上前劝道。

  “菁菁,你放心,等你走了,我们便把梁老接回京城里,让他在我那住下,等你回来便送他回来,如何?”

  王笑林笑道。

  梁正刮着梁菁菁的鼻梁,轻笑道:“还哭鼻子,去金国要万事小心,牢记我交你的使节礼法。”

  梁菁菁躬身道:“是,爹爹放心,女儿一定会小心的。”

  兮兮之别,梁正的脸上更显得苍老了许多,若不是李虎说自己能保护好梁菁菁,他也未必肯让自己的女儿去金国,要知道李虎只带了三个女人,还有驾车与随从,一共十个人。

  咸阳的早市特别的热闹,此去千里迢迢的金国,花雨洁和完颜萍的衣物都很少,李虎便带着三女来到了咸阳的早市,果然看到好几家服饰店都开了门。

  “夫君,去这家看看吧。”

  花雨洁昨夜被李虎欺负的够惨,说话声音都有些无力。

  李虎看了看这家店,表面上普华无实,但是这时候,也不是挑好衣服的时候,李虎便随三女走了进去,完颜萍是最缺衣物的,她看着屋里摆着的五颜六彩得裙衣和亵衣亵裤,赶紧挑选了起来。

  花雨洁也不甘落后,跟着一起挑选起了路上换穿的衣服,梁菁菁一直伴在李虎身边,若不是她的气质和装束,一定会有人认为,这个女人是李虎的丫鬟。

  “你也挑几件吧。”

  李虎笑看着梁菁菁道。

  梁菁菁轻轻摇摇头说道:“不用了,我带着呢。”

  李虎一指那华彩裙衣,说:“你带的是你自己得,这次请你帮忙,我给你买几件衣裳,当然,衣裳是不会算在酬金里的。”

  “谢谢大人,我真的不用。”

  梁菁菁拒绝着。

  见她这样,李虎拉起她的手,走到柜台边,看着柜台里的妇人,说道:“老板,看看这位姑娘,给她挑选几身好看的衣服,质料要你店里最好的。”

  那妇人眯眼笑道:“嗯,这位款爷,本店得衣服绝对包您满意。”

  梁菁菁脸红的低着头,此时她的手还被李虎握着,却不好意思抽回来,看他看向自己,她才下意识的抽回了手,轻声说:“我的衣服……”

  话还未说完,李虎故作生气道:“你要是在拒绝,那你还是回去吧。”

  这话起到了作用,梁菁菁看李虎生气,连忙认错道:“那好,拿几件吧。”

  “好嘞,你看你夫君对你多好,真是羡慕死人了。”

  妇人的嘴很贫,但是这句话说出口,倒是让李虎心里很开心,他看梁菁菁脸通红,但是她没解释,李虎也只好装作没听见。

  三人每人买了十件衣服,才满意的走出了店,这时早市比刚才更热闹了许多,街道上得人也多了,李虎怕赶路在遇到黑夜在荒郊停留,便催促贪玩的完颜萍跟紧自己。

  人挤人得街道,李虎在最前面走着,而三个女人紧紧跟在他身后,完颜萍左顾右盼的看着街道上卖的东西,欢喜的对花雨洁和梁菁菁说着她们金国就没有这些好玩的好看的。

  就在四人快走出街口时,突然梁菁菁疾呼了一声,李虎转身看去,见梁菁菁背对自己看着后面的人群,他连忙问道:“怎么了?”

  梁菁菁回身一脸紧张道:“有个小偷把我腰间玉佩偷了去,那可是我爹爹送我的。”

  “小偷,你知道是哪个?”

  李虎个子高,能看到后面的人群,但是人这么多,也不知道哪个才是小偷。

  梁菁菁急道:“是个女的,刚才她从我身边横撞过来,碰了一下我就走了。”

  “穿蓝蝶花裙子得?”

  李虎看着人群,嘴上问道。

  “对,是她撞得我。”

  梁菁菁话音刚落,只见李虎突然整个人一跃而起,身形一下飞到了沿街得一间楼房上,三人立时看了过去,只见李虎连纵飞跃,只是刹那间已跑出了几十米远。

  “啊……好轻功啊。”

  “太厉害了,大侠。”

  “哇……飞人……”

  人群骚乱了起来,不停有人大喊了起来。

  李虎一边使着轻功,也在注意那人群里的女子,她好像听到人的呼喊,往上看了一眼,好似看到李虎是在追她,她竟然猫腰向前更快的跑了。

  “哪里逃,你个小偷。”

  李虎在上她在下,几乎是持平行,见人很多,李虎知道她逃不掉,便大喊了一声。

  只见他身形一个横移,竟飞到了人群的上空,一个大鹏展翅倒飞空的姿势,垂直向下急速落了下去,他伸出双手,朝着那躲避自己的小偷女子抓了过去。

  “啊……”

  一声尖锐响起,那穿着蓝蝶花裙子的女子被李虎生生提了起来,李虎脚尖一点一路人的肩头,携着那女子上了对面的楼房顶上。

  搂着女子的细腰,李虎强横的把她转过了脸来,当看到一脸羞红的女子面孔时,李虎惊愕的张大了嘴,那女子双眼羞怯的看着李虎,那眼神却是十分的有神。

  “怎么是你?”

  李虎轻声问了句。

  眼前的女子不是别人,正是与自己十分有缘得李飞燕,李虎与她虽有些日子没见,但是却从未忘记过她的模样,她还是那般俊俏,倒是比以前瘦了些。

  李飞燕看着搂着自己的男人,轻启她那厚厚却很有女人味的嘴唇,娇真说道:“怎么不能是我,你忘了我是干什么的了嘛。”

  “呵呵,没忘,你是小偷嘛,不,是个美丽的女小偷。”

  李虎松开了她的腰肢,这样与她站在一起,让下面的人都开始躁动起来了。

  “你追我干什么?”

  李飞燕不知道她刚才偷的人,是和李虎一路的,要是她看到李虎,也不会下手偷东西了。

  李虎看了看下面的人群中,梁菁菁和花雨洁三人正抬头看着自己,他心里一阵苦笑,这可不好解释了,但是他仔细想了想,才对李飞燕说道:“刚才你偷的玉佩,是我朋友的。”

  “啊……”

  李飞燕皱起了眉头。

  李虎笑道:“啊什么啊,听我说,到了下面,你就说是故意偷她玉佩,原因当然是为了吸引我,因为我和你是老相识了。”

  李飞燕不依道:“谁跟你老相识了,我偷就偷了,哪有还回去的道理,这不符合我们小偷行业的规矩。”

  “你还真是和以前一样,别耍小孩子气了,玉佩还给我朋友,大不了我给你买个更好的。”

  李虎小声劝道。

  听到他这么说,李飞燕撅嘴娇真道:“你给我买玉佩,你又不是我男人。”

  见她执意不想交出玉佩,李虎突然伸手在她身前点了两下,李飞燕惊诧的瞪着李虎,生气道:“你点我的穴道,难道那玉佩这么重要?”

  李虎沉声道:“那是我朋友得,重不重要,我都要替她取回去。”

  说着话,李虎已伸手往李飞燕身上搜了起来,先捏了一下她腰间的衣服,果然找到了一个通体发着幽绿的圆形玉佩。

  翻出玉佩,李虎再看李飞燕,她竟然哭了,那脸上尽是委屈,李虎摇了摇头,解开了她的穴道,歉意道:“不好意思,后会有期。”

  李虎飞身下了楼房,刚到花雨洁三人的身边,却听李飞燕大喊道:“你个大坏蛋,带我上来,你让我怎么下去啊。”

  【完】

  10082字节

【论坛最新地址点我收藏】【信息区微信端点我关注】【教你快速升级+赚钱】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