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眠幻想乡】 【作者:名字挺麻烦】【完】

摘要  雪渐渐的融化,春的气息开始慢慢的复苏。   气温开始回暖,冬眠的三个月的小动物开始起来觅食,只不过有一个地方却见不到任何动物的身影,那是在森林中...

  雪渐渐的融化,春的气息开始慢慢的复苏。

  气温开始回暖,冬眠的三个月的小动物开始起来觅食,只不过有一个地方却见不到任何动物的身影,那是在森林中间的一座被废弃的神社。

  神社大部分都腐烂了,整个神社破旧不堪,让人担心是否一阵大风吹来就能使它倒下,但仿佛有什么神秘的力量在支撑着它,使它坚挺着,恐怕就算过了百年千年,这座神社还是会像现在一样欲倒而不倒吧。

  从鸟居还未腐烂的地方,可以隐隐约约看到博丽两个字。

  神社到处布满了灰尘,证明了已经很久没有人来了,只不过,它今天将要迎来它的第一个客人。

  神社前的空地上的光线开始扭曲,空间出现了波纹一样的扩散,开始发出了嗡嗡的声音,然后在那扩散的中心里,空间,碎裂了。

  开始还只是一个手指宽的小洞,然后小洞开始慢慢的扩大,最终变得可以使一个成年人通过的大洞,一个身影缓缓的走出来,这是一个看起来20岁上下的青年,黑衣黑发,不过令人惊奇的是他的瞳孔,与常人不一样紫色的瞳孔,充满了神秘以及说不出的……邪魅。

  青年抬起头来打量四周,然后嘴角微微翘起,露出了个邪笑。

  [这里就是幻想乡的世界了吗,没想到啊,我吴邪有一天能来到二次元的世界,当初宅男协会的大家知道了应该会想生撕了我吧?前提是我能穿越回去啊。

  ]吴邪自嘲的摇了摇头,随即看向了神社。

  [这个就是处在外界的博丽神社啊,破破烂烂的,不过……]吴邪的双眼开始发出淡淡的光芒,他眼中的世界变了,原本破败不堪的神社布满了一道道灵纹,微微发出光亮。

  [这些就是博丽大结界的灵力节点了吧,能感受到灵力的充沛,居然只是节点之一啊,令人震惊的力量啊,龙神]吴邪感叹了下龙神的强大,随即开始寻找灵力传输的中心,那里有着幻想乡的入口。

  [找到了。

  ]吴邪眼中的光芒开始散去,他走到灵力的节点,神社前的塞钱箱前停了下来。

  [没想到入口居然是塞钱箱,两个神社的塞钱箱是相连的,难怪灵梦的塞钱箱里啥都没有了]吴邪小小的吐槽一番,随即猛的一跳,在他即将触碰到塞钱箱的时候他的身影开始慢慢的消失,随机完全不见了。

  神社重新陷入了平静就在吴邪的身影消失没多久过后,神社前的空间再次出现了异变,与刚才吴邪的发出的声音不同,这次非常的安静,空间像是破布一样被撕开,一个紫色的奇异空隙缓缓张开,随即露出了里面的大量眼球,时不时转动一下,直勾勾的望着外面,让人不寒而栗。

  破坏这一气氛的是空隙的两旁扎着两个红色蝴蝶结,中间还打成了爱心的形状,令恐怖的气氛完全消失了。

  空隙里放置着一张沙发,沙发上懒散的躺着一位身着紫色晚礼服的年轻女性,柔顺的金色及腰长发,宛如小西瓜一样的傲乳将晚礼服撑的欲裂,眼睛半挣着,似乎还没有睡醒,同样是紫色的瞳孔却充满了妖媚。

  年轻的女性透过空隙扫视了神社四周,接着将视线转移到了塞钱箱上,眼神中露出了思索的神色,接着手臂一抬,空隙开始缓缓的闭合,消失于空中,像是没有出现一样……[啊~真闲啊~]幻想乡,博丽神社,博丽灵梦坐着神社的走道上,一边喝着茶,一边发出感慨。

  幻想乡是数百年轻妖怪贤者八云紫与人类博丽巫女一起建设的妖怪的桃源乡,里面住着人类与妖怪,以及神明吸血鬼狼人等等在幻想里存在的种族,由于信念信仰及种族的不同,难免会发生摩擦,更可能发生异变,处理这些异变的就是历代博丽巫女,而博丽灵梦正是现在的第十三代的博丽巫女。

  [好无聊啊,就不能发生点有趣的事情吗~异变也可以啦~]完全不像是专门解决异变的巫女会说的话从灵梦的嘴中说了出来,看来灵梦已经闲到一定的程度了,恐怕灵梦也没有想到不久之后她说的话会以另一种方式实现吧。

  就在灵梦一边喝茶一边望天发呆的时候,‘砰!’神社的大门传来了什么重物掉到地上的声音,‘诶?!真的发生了!’发出了惊讶的声音的灵梦起身跑到大门口,在她面前的是一个躺在地上不停的揉着脑袋一边嘟囔着为什么出口是头朝下的黑发青年。

  青年似乎也察觉了背后有人转过头来,和灵梦的视线对上了。

  两人沉默的对视着,现场陷入了奇怪的气氛,最终还是灵梦打破了僵局。

  [你是谁?]灵梦向青年问道。

  吴邪看着面前的少女陷入了呆滞,黑色的马尾,像珍珠般白皙光滑的皮肤,暴露的露腋巫女服以及可以微微看到的裹胸布,头上戴着的大蝴蝶结,一切的一切都与吴邪所知博丽灵梦一致,吴邪不禁握紧了拳头,压抑住自己的兴奋,同时在心里疯狂的大笑。

  [你是谁?]突然,吴邪的耳边传来了少女的声音,那是如此的悦耳,让吴邪蠢蠢欲动。

  [我,我叫吴邪][……吴……邪?]少女不禁轻声读了几遍这对她来说十分怪异的名字。

  [你是中国人吗?]少女继续发问[啊,啊,是的]吴邪才发现,少女虽然说的是日文但似乎自己听的懂少女的意思,看来是语言之间的境界被模糊了吧,吴邪心想。

  [为什么你会突然出现在这里?][这,这个……我也不知道]吴邪当然不能说是为了来泡妞的。

  [是吗……]灵梦的心中已经有数了,在幻想乡妖怪贤者设立了一个虚与实的境界,在外界被遗忘的东西都会自动进入幻想乡,有时候也会人类掉进来的现象,这在外界被称为神隐,看来这个人应该也是被神隐进来的吧,灵梦看向青年的目光带上了点同情。

  [啊,那个,这里是什么地方?请问你是谁?]青年的声音让灵梦回过神。

  [这里是幻想乡哟,被世人遗忘的桃源之乡,同时也是妖怪的乐园,你应该不小心被神隐进来了,而我,叫博丽灵梦,这座博丽神社的巫女]其实我是自己进来的,吴邪在心中小小的吐槽一下,同时在脑海中形成了个想法。

  他假装惊恐的说[那,那么我该怎么样才能回去呢!]真麻烦,灵梦揉了揉头[一般来说是不可能回去的啦,不过也有例外,如果去求紫的话,说不定她会送你出去呢][那么,怎么样才能见到那位紫小姐呢?][她总是神出鬼没的,我也不知道她在什么地方,你还是死心吧,在山角下有一个人类的村庄,你可以到那里寻找他们的庇护]说完,灵梦摆了摆手,转身想要回去。

  [请等一下博丽小姐!][叫我灵梦就可以了,你还有什么事?]吴邪说出来再脑袋里构想的计划所必要的[我可以在这里暂时住下来等那位紫小姐吗?][哈?]灵梦顿了下,转过来看着他[你说什么?你要住下来?你有钱吗?][这个……]吴邪支支吾吾起来,刚刚穿越到这里身上怎么可能会有带日元。

  见到吴邪支支吾吾的样子灵梦撇了撇嘴[那么就免谈][我可以帮忙你做事情的!][我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我一个人足够了。

  ][那么一定还有其他事情需要干的,我可以帮忙的!]面对吴邪的喋喋不休灵梦的头上出现了几个红色的井字。[烦死人了!都说了我一个人就足够,不需要别人来……]灵梦的话渐渐顿住了,她看见了吴邪的眼睛正在散发着淡淡的光芒,灵梦突然发现,吴邪的眼睛是深邃的紫色,吸引着灵梦的目光,令灵梦忍不住注视着吴邪的眼睛,为什么会有这么漂亮的眼睛呢?灵梦心想。

  见到了突然呆滞下来的灵梦,吴邪露出了一个邪笑。

  这是吴邪的紫瞳的能力,可以控制双眼对视的人的灵魂并加以篡改,达到催眠的效果,可以改变的人常识以及感情和记忆等,而且被他控制灵魂过一次的人需要再次四目相对,只需要心头一念头就可以控制对方,现在灵梦已经陷入了吴邪的控制,在也没办法摆脱他了。

  灵梦感觉吴邪的眼睛十分的吸引她,让她离不开目光,虽然她感觉吴邪好像说了些什么,但是她却没有在意,她只是呆呆的,注视着吴邪的眼睛。

  [灵梦小姐?灵梦小姐?]吴邪关切的声音传了过来,灵梦猛的回过神。

  [诶?我…刚才……][没事吧灵梦小姐?刚才你突然就发起呆来了]我刚才突然发呆?灵梦心里出现了疑问,她感觉刚才似乎发生了什么,但是似乎又什么都没有,她觉得哪里好像变了,但又不知道是哪里。

  [那么,灵梦小姐我们继续刚才的话题吧,我是诚恳求你让我留下来的,希望你能答应!]吴邪向灵梦鞠了个躬,诚恳的说。

  我不需要,灵梦在心里说,但是不知怎么的,灵梦鬼使神差的脱口而出[好吧,我看你刚来幻想乡什么都不知道,我就先让你暂时住下来吧。

  ]说完,灵梦愣住了,咦?我是这个意思吗?吴邪趁机赶快说[谢谢灵梦小姐!我一定会帮上忙的!][呃…恩]拒绝的话在嘴里打转说不出来,灵梦在心里叹了口气,就当是多了一个免费的佣人吧。

  这么想灵梦的心情稍微好了点。

  就这样,吴邪住进了博丽神社,结束了他来到幻想乡第一天。

  ---------------------------------------------------------------------太阳从东边慢慢升起,射出道道金光,驱散了黑暗,夏日的早上总是来得特别早,幻想乡的居民们,也开始了一天的劳作。

  博丽神社,幻想乡第十三代的巫女博丽灵梦正一脸无奈的看着呼呼大睡的黑发青年,青年是被神隐进幻想乡的遇难者,本来灵梦是想把他打发到山下附近的人类聚集地的,但是却不知怎么得答应了他的暂住请求,虽然事后灵梦也在后悔,但是已经答应了也没办法。

  墙上的闹钟指向七点仍然是属于早上的时间,但是对于常年一个人住不了解别人的作息时间加上每天早上6点准时起床的博丽巫女来说已经是赖床的等级了。

  灵梦正苦恼的思考着怎样叫醒面前这个呼呼大睡的黑发青年,毕竟她可没有叫人起床的经验,就在灵梦思索的时候,她的脑海中突然显现出一条‘常识’,面对脑海中突然出现的‘常识’灵梦的脸颊上浮起淡淡的羞红,并且动作有了丝踌躇,但随即灵梦疑惑的摇了摇脑袋,这可是很正常的事情,有什么好害羞的?

  于是灵梦不在犹豫,轻步走到黑发青年前俯下身子,对着青年那微微张开,甚至还流有淡淡口水的嘴吻了下去。

  一股男性的气息传了过来,令灵梦的小脸通红,灵梦压下莫名其妙传来的羞意,翘开青年的牙关,将自己小巧的舌头与青年粗大的舌头搅在一起生涩的动着,同时眼神开始变得迷离,开始微微喘气。

  睡觉当中,吴邪感觉到了自己的嘴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蠕动,缓缓睁开眼睛,出现在视线里的是灵梦那张带着惊慌的表情,全身的睡意被消除了,目光直勾勾的盯着面前的美人儿,似乎是被吴邪火热的眼神给吓到了,不安的别过眼神,脸上的羞红蔓延到脖颈,虽然她根本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如此的害羞。

  见到吴邪醒来后,灵梦正打算松口,突然她感觉到背后被一双强而有力的大手给抱住了,她惊讶的看着吴邪,还没有反应过来只见天旋地转,瞬间她就被吴邪压在了身下,就在灵梦楞住的同时她感觉嘴唇瞬间被翘开,一条粗大的异物伸了进来,瞬间与自己的舌头缠绕在一起。

  [呜……呜……!]灵梦想说些什么,但是吴邪没有给她这个机会,吴邪时不时轻轻摩擦灵梦的口腔,让灵梦感觉十分难受,不停的扭动舌头却又被吴邪给缠绕起来动弹不得,同时吴邪将自己口中的津液大把大把的度进灵梦口中,为了不被呛到灵梦只能不断吸食者吴邪的津液,反抗不能。

  良久,胶合在一起的唇分离开来,牵出一条细细的银丝,在阳光的的反射下显得淫靡而魅惑。

  吴邪的紫瞳满是笑意,看着正在大口大口喘息的灵梦打了声招呼[早上好,灵梦小姐][早……早上好……]灵梦有气无力的打了声招呼,然后开始平息自己的气息。

  [早餐已经弄好了,洗漱下来吃吧]说完,脸颊上带着还没消退的通红,逃也似的跑了。

  [呀嘞呀嘞,真是麻烦啊]吴邪无奈的摇了摇头。

  餐桌前,灵梦呆呆的看着桌前的早餐,心思却早已不在上面,一想到刚才发生事情就立马满脸通红。[啊啊啊……为什么啊,明明只是简简单单的叫他起床而已为什么我会感到害羞啊……难道我对他……]灵梦拼命的摇头,不让自己在想下去,正好吴邪也洗漱完毕坐了下来,阻止了灵梦的胡思乱想。

  眼前的早餐很简单,一碗米饭,一碗味增汤,和一小碗的拌纳豆,不过吴邪也不是挑剔的人,只要能吃就行了,入乡随乡的和灵梦一起说了句:我开动了。

  然后拿起味噌汤小小的喝了一口。

  [恩?]吴邪的眉头微微皱起[灵梦桑……这味噌汤是不是盐放的有点少?]光从外表上看不出来,但是喝了一口才发现味道太淡了,简直就像没有放盐似的,单单是没有盐就算了,但是本身放的调料就少了,现在没有加盐几乎在和喝白开水一样。

  [恩,没有放盐哦]灵梦头也没有抬的回话了。

  [什……]吴邪被灵梦吓到了[为什么不放盐呢?难道有什么我不知道的习俗?早上味增汤不能放盐?][哪里会有那种奇怪的习俗,只是我没有放而已。

  ][那,为什么不放盐呢?]灵梦抬起头来,用看外星人一样的眼神盯着吴邪,知道吴邪被盯的头上滴了一个大大汗水才开口道[你,是笨蛋吗?][诶?

  ][如果连早上都放盐的话,盐很快就会被吃完了不是嘛!][诶?诶?诶?等,等等…]吴邪看着莫名情绪高涨起来的灵梦不知所措,灵梦仿佛要将多年来的怨气散发出来似得不断的诉说[听好了每天三餐都放盐的话最多只有十天盐就会全部吃完了然后吃完了的话要去买奸商卖得比肉都贵我也知道幻想乡毕竟缺盐但是比肉都贵什么的太坑人了吧还有那个老太婆除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