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施援手献身淫贼,救众女反背骂名

上一篇:返回仙子蒙尘传下一篇:没有了

  「法灭,性残暴好杀戮,可设局除之;欧阳左右,多疑心,以离间法除之;马元化,贪财帛,以金银诱其泄露天一帮内情,引幕后人杀之;……」圆性痴痴地看着眼前的写满娟秀小楷的丝绢,手上却像是捧着极为沉重的铁卷般颤抖不已。

  这个出现在他的房间极为隐秘处的丝绢,圆性自然知道是谁留下的。这上面是十几个武林人物的名字,这些名字多数都是武林中血债累累的巨匪凶徒,不过也有几个是平素名声不错的正道人士,甚至有一个名字是武林中以急公好义闻名的大侠。圆性知道,这些名字都是风娘告诉他的,近期被招纳入摩罗教主麾下的人物。至于风娘是如何得知这个名单,圆性自然能猜到几分,但他又根本不敢也不忍多想。

  在留书中,风娘甚至针对每个人都给出了如何暗中剪除的办法,这份留书,也是她要通过圆性传递给天远道长的。

  看着熟悉的字体,圆性仿佛能闻到丝绢上淡淡的芬芳,他抓紧了丝绢,内心挣扎了很久,才咬牙将丝绢放到了烛火上引燃焚尽。上面的内容,他自然已经牢记在心。片刻,丝绢已然烧光不留痕迹,而圆性却瞪大了双眼在自己房中出神张望,像是要找出曾经悄然来过的仙踪留下的痕迹。

  圆性正在苦苦思念的仙子,此刻却在离得并不很远的一间房中,在叶枫的身体下蠕动娇吟。叶枫按压着风娘耸翘向自己的隆臀,一边大力冲击,一边喘着粗气问道「那个淫僧还如何玩弄你了?」风娘娇喘连连道「他用……蜡烛……插……啊……插我的……」叶枫闻言愈加兴奋,他揉捏着风娘完美的双丸,急迫连声问道「插你哪里?快说插你哪里?」风娘虽然难抑羞意,可终究抵不住叶枫的强迫,只能喘息着低声道「插我的……后庭……」叶枫听了眼中泛红,不由分说从一旁的烛台上拔出一支红烛,径直也插入了风娘雪臀深谷当中的菊蕾,引来风娘一声微带痛意的呻吟。

  这样的场景近来在叶枫的房中时常出现。他从本心不舍得让风娘用身体去为摩罗教主拉拢人手,但根本不敢反对。内心积郁之下,竟是冒出了有些变态的想法。每次风娘「立功」归来,他都要在床榻上询问风娘和他人交欢的细节,每一个动作都不放过,听到让他心动的,立即就亲身尝试。

  这一段时日,风娘用身体拉拢来的人物不下十数个,这当中甚至不乏风娘当年的旧识。因为每个人只能得风娘一夕侍寝,所以都把自己最迫切,最不可告人的淫念加诸其身,种种怪诞乃至残暴的手段,让风娘都不堪回想。可在叶枫这里,风娘偏偏又要重新再遭受一次甚至是数次更为过分的亵玩。

  不只是叶枫,欢喜佛在风娘身上的兴致似乎也更浓了,没有重要帮务的时候,基本上都和风娘缠绵在塌上。这一日又是如此,叶枫被欢喜佛打发出去处理帮务,他自己则留在房中享受与风娘的鱼水之欢。

  此时,欢喜佛身体紧贴着风娘的臀背,拥着她侧卧在床。欢喜佛没有一丝赘肉的干瘦黑股大力耸动,那根深入风娘雪臀中间的长枪把她捅得玉体乱扭,股肉颤抖,两人身体紧贴处皮肉脆响,汁水四漾。下体缠斗不休,欢喜佛的怪手绕到风娘身前,揉玩着一对美妙无穷的双丸,而他细长的光头则伏在风娘的耳畔,舔吮着她的耳垂。

  表面看起来,欢喜佛正在尽情享受风娘的肉体,但实际上他借着伏在风娘耳边的机会,正用极低的声音道「你这样做太冒险了!不能为了几个女人坏了我们的大事。」

  风娘娇妍醉红,美目半睁半闭,娇喘吁吁,完全是一幅被操弄得高潮迭起的媚态,而急促放荡的呻吟则正好掩盖住欢喜佛的语声。听了欢喜佛的话,她没有马上回应,而是似乎欲火更盛,翻身主动吻上欢喜佛的额头,这时才用夹杂在动情呻吟中的轻微声音道「魔头越是多疑,我的把握越大。」顿了顿,她才缓缓道「不能再牺牲人了。」

  欢喜佛眉头一皱,他本是一个只求目的不问手段的人,因此才能潜身摩罗教主身边多年,成为其最信任之人。在他心中,包括自己在内的任何人,都是可以牺牲的,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他就可以毫无愧疚的淫虐风娘。只是这段时日,风娘的做法和执着也对他有所触动,在内心深处,他也开始钦佩这个奇女子,也会对她加以回护,但是其他人在他看来,还都是棋子一般。

  眼下,欢喜佛和风娘正在商议的,也是一件很紧迫之事。按照摩罗教主的安排,天一帮这些天利用一些下作的手段,擒获了武林中几位以美貌着称的女侠,打算奸污调教之后,作为拉拢武林败类的手段。以欢喜佛的想法,他觉得风娘如主动向摩罗教主请缨去调教这些女侠,更能坚定对她的信任。但是风娘并不认同,她不忍心自己已经遭遇的命运再落到其他人的身上,还是想着要把这些女侠搭救出去。

  此时此刻,房中的气氛显得十分诡异,表面看来,两人正在全身心投入到一场激情四射的肉搏媾欢中,男勇女媚,但是暗中两人又另有交流争执不下。就在这时,屋外传来轻快的脚步声,这两人都是绝顶高手,马上听出是叶枫正在赶来。

风娘语气坚定地对欢喜佛微声道「按我说的做。」欢喜佛一愣,终究还是没有再说什么。

  当叶枫推门进入房中的时候,看到的正是这样一幕:欢喜佛刚刚从风娘臀后蜜穴中抽出自己尤未疲软下来的长棍,那阳物前端还有未净的乳白浓精点点滴落在风娘硕美隆起的臀瓣上,而风娘全身肌肤绯红,诱人的玉体还在痉挛不已,一看就是刚刚被欢喜佛干出了一个忘我的高潮。

  「哈,师父,姑姑,看来我来的正是时候。」叶枫进屋就开始脱衣服,之后径直扑上床……

  柳淡云从昏迷中醒来,只觉得头痛欲裂。她以手撑头挣扎着坐起,环视四周发现自己所在是一间空荡荡的屋子,没有什么家具,只是地上铺着厚厚的地毯。

在她身边,还躺着几个女子,此刻俱都人事不省。

  「玲珑仙子华珍珍、飞天龙女盖飞霞……」细看之下,柳淡云不由大吃一惊,这几个昏迷不醒的女子,竟都是武林中有名的女侠,都名列好事者所排的「江湖十美图」。而她自己,「惊鸿玉女剑」柳淡云,更是排在十美的榜首。

  柳淡云心头一沉,好几位美女高手都被困此地,而且神志不清,必然不是好事。她忙提气行功,却骇然发现自己要穴被制,全身功力丝毫无法提聚。这下她更是惊惶,忙去回想到底发生了什么。

  柳淡云能够记起的,是自己外出访友,无意中发现一个夜行人的身影。好奇追踪,却看到夜行人摸入了一家大宅子的小姐闺房,原来是一个采花的淫贼。柳淡云性子冷厉,最是看不得宵小之徒,当下出手救下小姐。只是那采花贼本领不差,竟趁机逃遁,没有被她斩杀剑下。跑了淫贼,柳淡云心里很是憋气,本想一走了之,可碍于这家小姐千恩万谢,就在她家中多坐了一会,结果一杯茶之后就人事不省了。

  事到如今,柳淡云也想明白了,自己遇到的就是一个圈套,淫贼与小姐都是假扮的,为的就是要引自己入局。至于他们图谋什么,联想到身边其他的女侠,柳淡云心中越发慌乱,更加不敢多想了,赶紧去唤醒身边其他的人。

  这些女侠都是被迷药麻倒,不多时都被柳淡云摇醒。彼此一交谈,发现经历都差不多,都是被骗喝下迷药遭擒,也都被点穴制住了武功。这些女侠你一言我一语,也都没有什么好主意,反都把希望寄托在了武功最高,江湖名声最大的柳淡云身上。

  就在女侠们一筹莫展之际,房门一开,从外面走进一人。终于有人来了,众女侠也不再议论,齐刷刷看去。只见来人年纪并不太大,约在二十出头,长相倒也算得上英俊,只是眼角眉梢带着轻浮之色,一看就不是正人。

  「是你这个淫贼!」见到来人柳淡云不由怒道,这正是引他入套的那个淫贼。

此人哈哈笑道「柳女侠莫要恼怒,小生略施小计请你前来,也是奉了我家帮主的命令。」柳淡云喝问道「什么帮主?你又是何人?」这人继续嬉皮笑脸道「我家帮主的大名我可不敢随便说。我的名字倒是可以告诉女侠,小生人称花中乱蝶任如玉的便是。」

  听了这个名字,在场的众女侠无不惊骇,任如玉是这几年江湖上赏格最高的采花淫贼,坏在他手上的女子少说也有几百人,其中不少都是武功不俗的侠女。

他武功不低,为人又极是狡猾,江湖上那么多人围捕却始终没能将他抓获。今日落到这么一个货真价实的大淫贼手中,这些女侠的命运也就就可想而知了。

  柳淡云心中也是如遭雷击。之前她也曾为了捉住这个淫贼遍走江湖,但谁料今日竟在武功全失的情况下落到对方的魔爪当中。「怎么办?决不能让淫贼坏了我的贞洁!」柳淡云心乱如麻,但她毕竟行走江湖多年,表面上还能不乱了阵脚。

不过其他女侠大多已经面露惊惶之色,有的甚至下意识向后退缩。

  「你到底要做什么?」柳淡云喝道,虽然底气尚足,但这话中无助的味道却是谁都能听出来。任如玉嘿嘿一阵淫笑道「既然我们能把各位女侠都抓了来,也不担心你们能逃得出去,告诉你们也无妨。我们帮主之所以大费手脚把各位请来,就是想借各位的玉体为我们所用。各位都是江湖十大美女中人,不少武林中人对你们都垂涎三尺,正好用来为我们招贤纳士。哈哈,各位可愿意为我们效力?」

  「做梦!」柳淡云闻言大怒,「恶徒,待我脱困定把你们刀刀斩尽!」「啧啧」任如玉贱笑数声后道「可惜你们再也没有机会脱身了。帮主也料到你们定然不会主动从了我们,因此特派我来调教各位。我想你们也明白自己没有别的出路了,不想太受苦的话一会就顺从小生。我虽然怜香惜玉,可上命难违,如果你们不配合的话,小生也只好加以特别手段了。到时受苦的可是你们的身子。」

  其他侠女还是没有柳淡云的胆子更大,都吓得说不出话来。柳淡云心里实在也是怕极,但嘴上仍十分硬气。「我等宁可一死也断不受辱!」「死?」任如玉冷笑道「在我的手上你们哪有寻死的权利?不过放心,我一会会让你们欲仙欲死的。特别是你」他色眯眯地盯着柳淡云道「名列江湖十美图第一名的惊鸿玉女剑,我第一个就是要把你调教成听话的女奴。」他停了停又道「我平生最好的就是玩弄少妇,身子熟透了才更有味道。柳姐姐你年纪也不小了,总有三十多了吧,可这脸蛋,这皮肤,比二八佳人还美还嫩,看得我心痒难忍。就是不知道姐姐你在床榻上的经验如何呢?服侍过多少男人了?」一边说着,他一边凑近了柳淡云,还伸手去摸柳淡云的脸颊。

  柳淡云忍无可忍,一掌向他打去,可是全身功力不在,打得轻飘飘,反被他一把捉住手腕。「好急的脾气!一会儿到了床上不知姐姐是不是还有这么大的火气呢?」柳淡云毫无反抗能力,心如死灰,只能想着找个机会自尽免收侮辱。

  就在这时,房门外传进来另外一个女子的声音「我的年纪比她还大,是不是更合你的胃口呢?」

  「谁?」任如玉猛地回头,只见一个女子正缓步走入房中。见到来人,不仅他楞住了,在场的众位女侠也无不呆若木鸡。风娘!女侠们谁不知道这位江湖中的传奇?虽然对她们来说,风娘已经算是上一辈的人物了,可纵然如此,武林第一美女的名号,可一直没有人能从风娘那里夺走。这些女侠哪个不自负美貌,可和风娘相比,谁也没有一争高下的勇气。

  柳淡云更是对风娘心情复杂。她年纪比风娘小上几岁,性情极为自傲,无论是武功还是容貌,眼中从来没有其他人的存在。当年她出道江湖,没多久便引起轰动,更是被选为「十美图」的榜首。虽然她并不喜欢这个一个名头,但是心里也有几分自得。可是很快她便知道,风娘之所以没有进入「十美图」,完全是因为排名榜单的人觉得,其他女子是不能和风娘放在一起比较的,不管几美图,风娘都是无人可及的存在。

  得知实情的柳淡云,冷傲的性格让她实在无法接受有人如此凌驾于她之上。

十几年前,她曾经主动找上风娘,见面之后,风娘的容貌气度纵然骄傲如她,也自知难以企及。她只能提出和风娘比试武功,但风娘的性子又怎会和她一般见识,无论她怎么要求也只是付之一笑。最后柳淡云不等风娘答应就主动出手,可无论她使用多少本事,风娘都谈笑应对毫无压力,这时她才明白,风娘的武功也不是自己所能相比的。

  自那之后,柳淡云遇人绝口不提风娘,更不允许别的当她的面提及「十美图」榜首这个身份,否则必定会翻脸。前段时日,江湖上风言四起,说风娘性情大变,人皆可夫,越传越是不堪。柳淡云虽然对风娘的情绪复杂,但心里并不相信风娘会成为传闻中的淫娃。今日,此时此刻风娘的出现,让她惊诧万分。

  同样吃惊的还有任如玉。他这样一个好色如命之徒,自然知道帮主和少帮主有风娘这么一个禁脔,也仗着胆子偷偷在远处观望过风娘,暗中垂涎三尺,只是借他个胆子也不敢对风娘打什么心思,特别是后来帮中传说,李亮因为与风娘通奸被杀,这更是让他又嫉妒又怕,嫉妒李亮能享此艳福,更怕因为抵御不了风娘的诱惑丢了性命。

  这时风娘的出现,让任如玉也摸不着头脑。他既舍不得把目光从风娘完美娇艳的容颜上移开,又怕因此惹来杀身之祸,只得小心翼翼地问「姑娘来此是为何?」

  风娘看着他微微一笑道:「我奉帮主之命,助你一同调教这些女侠们。」任如玉一愣,之前叶枫并没有告诉他还有这样的安排,但他又不能不信,因为此事极为机密,天一帮中也知者甚少,风娘能得知,还这么堂而皇之的找上来,除了奉命前来也没有其他可能。

  「只是不知姑娘你要如何助我呢?」任如玉陪着笑脸问道。风娘淡然道:「帮主要你当着这些女侠的面,把你对付女人的手段先在我身上演练一番,让她们明白靠自己是抗不过去的。」

  「啊!」任如玉差点叫出声来,他万万没有想到会有这等艳福等着自己。他不敢相信这真的是帮主的命令,但又想不出风娘伪造命令的理由。脑子里一番天人交战,终究是舍不得一亲芳泽的天赐良机。

  在场的女侠们比任如玉还要吃惊,几个女侠甚至直接叫出声来。柳淡云下意识脱口而出「风……你……」风娘听到她的声音,转向她微笑道「柳妹妹,你我多年未见,想不到会在此相逢。一会儿你就会知道,这男女之事其乐无穷,只要放开束缚尽情享乐,那便是最美之事。若是由着性子来,怕是要后悔莫及。」

  「闭嘴!你这淫妇!」柳淡云终于相信了江湖传言,她痛骂风娘「我若能得脱,一定让全天下人都知道你此时的模样!」

  「哈哈!」风娘转身放浪而笑「别说全天下人知道我如何,就是全天下的男人都来玩我的身子,我又有何惧呢?」她转而对任如玉道:「希望你征服女人的本事和你的名声一样大。」就算任如玉玩弄女人的经验再丰富,此刻也还是兴奋紧张的像个雏儿。激动之余,他还没有忘记随手将这些女侠的穴道点住,之后凑近到风娘的身边。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