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3章

上一篇:返回袁承志之穿越猎美录下一篇:

摘要情难自已 袁承志将右手食指竖在嘴边,轻嘘一声,示意元春不要出声,元春顿时美眸 中露出疑惑,刚才的声响,她根本就没有听到,因此并不知道袁承志要...

情难自已

袁承志将右手食指竖在嘴边,轻嘘一声,示意元春不要出声,元春顿时美眸

中露出疑惑,刚才的声响,她根本就没有听到,因此并不知道袁承志要干什么,

却也柔顺地依从了他,眨眨美眸,示意自己知道了,然后温柔地看着袁承志迅速

起身走向门边的身影。

袁承志只披了一件衣服,将身子简单地遮住,身影一闪,便到了门边,轻手

轻脚地将门闩拨开,然后猛一拽门,袁承志目力非同寻常,立刻看到门口站着一

个身材窈窕的女人,便猛一欺近身去,迅速将女人抱住,身影再一闪进了房,随

脚踢上了门,仔细看时,见怀中美人仍然未从刚才被人猛拽进房的惊慌中回过味

来,一双美眸忽闪着看向袁承志,柔软的娇躯剧烈挣扎着,粉脸通红,娇喘吁吁,

两条腿拼命乱踢,身上的衣服有些零乱,柔顺的美丽长发披散在自己的臂弯里,

弯弯的柳叶眉因为惊慌而紧紧皱着,睫毛乱跳,目光里满是慌乱。

怀中的美人儿是谁?当然是迎春了,迎春此时正面临着自己巨大的选择。

此时她被袁承志抱在怀中,其实正处于幻想元春与袁承志的遐思中,她此时

的想法,当然正处于袁承志与元春的xxoo中,此时还以为他们两人正处于激

情中呢,所以,迎春此时,对于元春与袁承志两人,实际上等于以为他们两人正

在男女的激情中……因此,迎春的想法,只是因为当时元春的一声特别激烈的惊

呼,才一下子惊醒过来,总以为元春出了什么事,其实,按道理说,她当然也应

该明白,刚才因为自己的一时没有睡着当然是因为袁承志这小子给自己带来的

激情因此,这才听到了姐姐房中发出的那一声惊叫,本来她还不想出来,无奈

之下,只因为内院侍卫们不敢进来,她也是没有办法,这才起床,来到元春的房

间,其实,她除了担心姐姐出事,其他人,她哪里管得了死活?

可是迎春来到了姐姐房门前时,却听到了里面的那种让她无法抑制的羞耻之

声,她实在想要回去,可是越是听下去,越觉得想要听个明白,于是实在没办法

回去,便继续听了下去,反而越是觉得更加地以难为情,想走的时候,这才明白,

其实,自己只是因为想要听听他自己心爱的男人与姐姐究竟在做什么,那种

想要探究的心理实在让她无法离开,这才无奈地呆了下去,越是呆下去,越是觉

得无法抑制自己想要与姐姐睡在一起的冲动,迎春的内心的矛盾,实在无法用语

言来形容,可她无论如何,也不想离开袁承志与元春的房间,只想在这里呆一会

儿,哪怕就那么一小会儿。

迎春想起袁承志与自己在一起时的美妙,更是无法自持,她非常想要拒绝袁

承志所说的那种与自己母亲一起与他……那样的举动,可是,如今她哪里还有自

制力?她心里唯一的想法,就是袁承志能够将她搂在怀里,哪怕天崩地裂,哪怕

世界都会爆炸,哪管得了那么许多?

迎春也没有想到,自己忘情之下,玉手竟然把房门弄得咯吱一响,这才引起

了袁承志的注意,因此,袁承志这才有了出来将自己掳进去的可能性,如今被袁

承志抱在怀里,而且是在自己亲姐姐的面前,迎春当然知道抱自己进来的是袁承

志这个坏家伙,除了他,还能有谁?

如今的迎春,徜徉在袁承志那温暖而安全的怀抱中,本来应该没有什么额外

的思想的,却因为处于不同的环境中,在姐姐的房间中,而且姐姐刚刚与这个家

伙进行了一声激烈的交战,迎春此时虽然极想与这个自己心目中的男人有一番更

加深入的‘交流’,可是,此时非彼时,难道,非要今天不可么?

迎春看着将自己抱在怀中的袁承志,这才挣扎了一番,见自己的挣扎无效,

这才放弃了挣扎,只是温声说道:“袁……袁公子,你放开我。”

“啊?是你?”

袁承志本来就知道是迎春来到了房间外面,抱在房间来的时候,也知道就是

她,这才故意将她抱在房间里面,见她越是挣扎,心里反而越是兴奋,直到她说

话的时候,袁承志这才无奈地将她放开,让她那本已柔软的身体站直,袁承志这

才柔声说道:“迎春?是你?你怎么会站在外面的?你刚才在做什么?难道是在

听……”

袁承志没有说下去,话里的意思,却是元春和迎春两姐妹都明白了,难道你

是在听房?

“啊?你……你说什么哪?我刚才,是听到姐姐发出那一声惊呼,我以为姐

姐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呢,在这种深夜里,外面的侍卫个不敢进来,我也是没有

办法,我……”

迎春的解释,虽然有些苍白无力,可这是正常情况,袁承志听在耳朵里,立

刻明白了她心中所想,虽然心中释然,可这种时候,难道真的把她放开?特别是

元春这个做姐姐的依然光着身子在床上呢,她当然无法起身迎接自己的亲妹妹。

“哦……迎春……你……你……”

床上的元春,其实也无法交代自己与袁承志这个坏小子之间的关系,即使面

对的是自己的亲妹妹,可是,她能够将自己与袁承志之间的事情说出来么?元春

一直‘你……’了半天,也没办法将自己的想法说出来,只是摇头叹气,却对自

己的妹妹也是感激不已,毕竟,自己发出一声惊呼之后,率先赶来的,是自己的

亲妹妹迎春。

“姐姐,你不要说了,我都知道。”

迎春此时,也忽然明白了元春此时的心思,心知她无法跟自己交代她所做出

来的事情,只能吱唔以对,迎春这才将美眸在袁承志的脸上瞬了瞬,无奈地回答

道。

“啊……迎春,我……你……”

元春说了几次,终于还是无法将自己的处境说明白,只是支唔。

“姐姐,我都知道了,你……你与袁公子……唉……其实……我与袁公子…

…也……”

迎春忽然发现,原来自己的事情,也不是那么容易说明白的,迎春这才将求

助的目光,看向了袁承志,玉手在袁承志的腰间轻拧了一下,那意思是告诉他:

坏蛋,你来帮我说话啊,快啊。

“啊?”

袁承志被拧了一下之后,当然明白了迎春的心思,可是,要他再把这个问题

说明白,一时也是千头万绪,只得期期艾艾地说道:“呃……元春姐姐,我……

呵呵,我其实,今晚是来找你的,结果我只找到一个亮着灯光的房间,那就是薛

宝钗薛姑娘的房间了。”

袁承志刚说到这里时,却被怀里的美人儿一下子打断,那双玉臂立刻抓住了

袁承志的腮边,娇嫩的玉脸,贴在了袁承志的面前:“你说什么?你……你……

刚才……在我之前,还与薛……薛宝钗……我……”

迎春一时羞愤交加,再也说不下去,只是美眸含泪,伤心之状,实在无法用

语言描述。

“啊?迎春,你不要想歪了,我……其实刚才只是在薛姑娘那里停留了一下,

听得她话里的意思是,元春姐姐就住在她小院的对面,我这才急急地赶了过来,

我……我来到对面小院后,直接偷偷进了房,哪里想到……嘿嘿,这也是天缘巧

合,迎春,我……呵呵,你明白了么?”

袁承志觉得自己解释的也差不多了,没有解释下去的必要,干脆停住不说了,

“迎春,你也是聪明绝顶的人物,这个……今晚的事情嘛,唉……也是我莽撞,

这个……都怨我了行不?”

袁承志也是无法向迎春再次解释,只能将错误揽在自己身上。

“姐姐……”

迎春却并不回话,只是将身体直接扑在元春身上,放声痛哭,“呜……姐姐

……呜……”

哭得那叫惊天动地,哭得那叫哀痛万分,哭得那叫香肩耸动,哭得那叫梨花

带雨,迎春实在无法排解自己心中的委屈,本来她在这种自己无法自主的状态下,

被袁承志占了清白的身子,心里的委屈实在想要对天诉说,可又能对谁说?如今

自己就在姐姐面前,这才哭了个七荤八素。

“妹妹,别哭,我知道了,我明白了。”

元春是何等聪明的人儿?见到她从袁承志怀里逃出后的情状,便立刻明白了

两人之间今晚究竟发生了什么,特别是两人又是一番言语交代,元春当然知道,

是袁承志寻找自己的过程中,忽然遇到了迎春,然后两人之间又在袁承志的莽撞

之下,发生了男女关系。

元春玉手轻抚着迎春的柔背,将迎春的臻首抱在怀里,轻抚着迎春的头发,

樱唇微启:“妹妹,别哭了,我明白了,都是姐姐害了你,都是我不守妇道,这

才给你惹来了失身之祸,你把姐姐杀了吧,我无法排解自己的错误,妹妹,好妹

妹……”

元春紧紧搂住怀里哭得泪雨纷飞的迎春,美眸中也是泪水乱飞,无法抑制。

“啊?姐姐,你……你别哭。”

将娇躯扑在元春怀里的迎春,娇嫩的脸蛋上感觉到了元春湿湿的泪水时,立

刻明白过来,刚才袁承志与自己的姐姐正处于温情脉脉之中,怎么自己一来,反

而立刻陷入那种无边的悲戚?虽然自己也是身受袁承志之害,可这事情,难道要

怪姐姐么?貌似,其实,自己也是非常情愿的啊,只是一下子发展到这种程度,

实在出乎自己的意料之外罢了迎春:其实,我也很想与袁公子有这么一层关系

呢,如今哭一哭,也只是排遣一下心中的郁闷罢了。迎春玉手一伸,捉住元春的

玉手,两人美目相望,迎春这才说道:“姐姐,你不要哭,你……你做得对,我

……我不怪你……好姐姐。”

“傻妹子,咱们两个,如今都是无法自处的人,唉……只是姐姐累了你,实

在无法解释。”

元春叹了口气,美眸定定地望向自己的亲妹妹,芳心里也是一阵揪痛,旧社

会的女人,就是如此的悲哀,无法追求自己的真爱,这是她们无法左右的命运。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