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4章

上一篇:返回袁承志之穿越猎美录下一篇:

摘要奉命‘听房’的红娘子本章7725字 里间传来的阿九那娇弱的呻-吟声,越来越是响,如果任凭阿九独自支撑下 去,肯定她这年轻的生命就要终结,程青竹心急如...

奉命‘听房’的红娘子本章7725字

里间传来的阿九那娇弱的呻-吟声,越来越是响,如果任凭阿九独自支撑下

去,肯定她这年轻的生命就要终结,程青竹心急如焚,见袁承志还没有痛快地答

应,伸手拿过自己的竹棒,恭恭敬敬地双手奉上,嘴里道:“袁公子,程青竹的

青竹帮,今后就是公子的了,请公子一定要解救阿九!”

说话间,程青竹老泪纵横,神态激动,脸上企求的神色,是那么殷切。

代表帮主标志的竹棒?袁承志犹豫了一下,他当然不会接过来,他没有准备

混江湖,他要的是天下!青竹帮嘛,如果做为现在的一股秘密力量,倒也不错,

只是……做他们的帮主?似乎太麻烦了些。“呃……程老帮主,你误会我了,这

个……你确实让我为难了。”

袁承志偷笑着,仍然在推托。

“袁公子,求你无论如何要帮阿九啊,她还年轻,她还是……”

程青竹差一点走嘴要说出阿九的身份,幸好立刻止住了,狡猾的老眼转了转,

续道:“她还是个黄花闺女啊。”

旁边的红娘子,听了后神色非常不自然:黄花闺女?我也是啊。

哼哼,跟我玩这个?邪恶的袁承志当然知道程青竹刚才差点漏了嘴,不就是

大明的公主么?有什么好隐瞒的?你不说?好啊,我就当作不知道了。袁承志满

脸堆笑:“程老帮主,这个,我新婚的妻子,可是荣国府的探春姑娘,这个,如

果她知道了我跟阿九的事情,可不好办啊。”

“啊?荣国府的?这个没问题,只要袁公子肯帮助阿九,量他荣国府没有人

敢说什么,即使退婚,他们也不敢说什么的。”

程青竹真急了,里间阿九的呻-吟声一直未断,这个袁承志竟然还在犹豫!

“怎么可能?荣国府,那可是……”

袁承志还要再说,却被程青竹一把将嘴捂住,程青竹听着里间阿九那越来越

是急促的呻-吟声,知道阿九的忍耐,达到了极限,急切间,再也顾不得什么,

大声叫道:“袁公子,你什么都不要说了,如果荣国府有什么事情,有程老头儿

一人承担。”

程青竹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拉着袁承志,来到去里间的门前,一把将袁

承志推了进去,“袁公子,你就不要犹豫了。”

嘭,程青竹关了里间的门,心里既是着急,又是恼闷,气呼呼地出了书房门,

回头说道:“红姑娘,你照看着点儿,我不方便留在这里。”

来到小院里,一时百感交集,摇头叹息,不顾一切地往地上一坐,心里烦闷

至极。

红娘子也是正宗原装的黄花闺女,忽然被委以‘重任’,芳心里也是乱作了

一团,袁承志去里间跟小萝莉阿九做那男女之事,自己在外间‘照看’?用现代

的话说,应该算是‘听房’,红娘子只觉得芳心如鹿撞,两只柔软的玉手交叠在

一起,紧紧握住,胸前起伏的速度越来越快,脸上泛起红潮,手心里瞬间就出了

一把汗。

外间听房的红娘子,在屋里不安地走来走去,却是竖起耳朵,听着里间的动

静,本来她也想逃离这是非之地的,可是程老帮主关照她要在这里‘照看’着,

再说了,她自己其实也有一种隐隐的想要留下来的愿望,只是不知道自己留下来

干什么罢了。

站在里间房门前的袁承志,耳朵里灌满了阿九那似痛似快乐的呻-吟声,看

向里间的大床上时,却见阿九衣衫零乱,细腻的小细胳膊上,缠了一块粉红的布

带,上面还特意打了一个蝴蝶结,右边晶莹雪白的大-腿上,也缠了一块类似的

布条,胸-衣也褪了大半,胸前两只娇小的小包子,也露出来大半个,那一身皮

肤,真正叫莹白如玉,细腻如凝脂,虽然尚有兜衣和纱裙的遮蔽,但那美丽的体

态已由半现的雪肤玉肌展露,神采掩映,曼妙无比。

阿九急促地喘着气,两只晶莹如玉的小手在胸前乱抓,不知是在掩饰还是在

撕扯,柳眉含羞,娇喘吁吁,呻-吟声不断,更显楚楚动人。

袁承志一看之下,不由得心魂恍惚,一步跨上前去,伸手轻轻去拉开她的手

臂,缓缓地吻了酥胸,袁承志循序而行,撘着小萝莉双肩,给予肩膀柔顺的爱抚,

慢慢滑落至上臂、手腕,不论哪一处,肌肤都是嫩如凝蜜,柔似雪绒,明明手上

感觉得到滑嫩的触感,却仿佛入手即融一般,当真诱人之极,令人摸得一下,便

舍不得离手。

袁承志拉动阿九的手臂之时,阿九一双纤细的柳眉,轻皱了一下,樱唇微启,

发出一声动人的呻-吟,把袁承志吓了一跳,以为自己弄疼她了呢,再看阿九脸

上时,只见玉颊晕红,星眸微眯,鼻翼扇动,樱唇张合,从她美眸中散乱的目光

来看,分明已经进入迷乱状态。

袁承志将身体跪坐在阿九的胯间,凝目看着迷乱中的阿九,忍不住伸嘴亲吻

了一下阿九的樱唇,果然是朱唇未曾经人尝,虽然阿九处于晕迷状态,可是那小

檀口,仍然透出一股处子的清香。

阿九那软绵绵的身体,尤其是那软软的、丰满的酥胸,此时已经被袁承志压

在身下,真是舒服;那淡淡的处女体香,沁人心脾,更使他心猿意马,欲火上窜,

意识逐渐迷乱的袁承志,不顾一切的拉开阿九的衣襟,乳香扑面,一对纤小而丰

盈的玉乳蹦了出来,居然饱满坚挺,莹白如玉,乳峰上两粒嫣红的蓓蕾,娇艳欲

滴,袁承志伸出了手,在阿九的妙体上摩挲了起来。

“唔……啊……不要,你干什么?”

阿九虽然已经被苗疆三魔的y毒折磨得有些迷糊,可身上压了个重重的男人,

她还是能够感觉到的,此时口中极力反抗起来,但是袁承志的那双手,仿佛带有

奇异的魔力,抚过她身上的每一处,即使是隔了衣料,仍是令她心弦激荡,浑身

颤抖。现在,那双手抚到了她的乳峰,攀上乳峰,滑下乳沟,又攀上了另一个乳

峰,宛如春风拂过。

阿九秀目微睁,散发出迷醉的神光,在袁承志身下显得又是痛楚又是甜蜜,

y毒的渐渐发作,使她全身陷入对男人的急切需要中,可是她的心中,分明有一

丝清明,告诉她:有一个男人,在侵犯自己!但那丝清明,很快就被袁承志的爱-

抚挤掉了,她有一些身心俱醉,四肢百髓酥酥的、软软的,娇慵无力。不由得

发出几声极为低微的的呻吟,就连自己也难说的清楚,到底是因为痛苦还是因为

满足。

在袁承志邪笑声中,只闻裂帛声起,阿九衣裳登时化作飞絮片片,散如满天

飞花,她虽想挣扎,奈何y毒越来越是显露出威力,她的身体,却是极力希望袁

承志的入侵。阿九忍不住吁了一声,为之惊艳的可不是亲手为阿九解衣的袁承志

而已,只见大床上羞人答答地裸卧着一具晶莹剔透、曲线玲珑的娇美胴体,令人

不由眼前一亮。

阿九的美无与伦比,乌黑亮泽的秀发长及纤腰,一对玉-乳娇挺傲立,纤细

的玉手只能勉强掩着那诱人的嫣红蓓蕾,却遮不住那随着呼吸不住跃动的弹跳力

;柳腰纤细柔滑,却充满着无限的柔韧,丰臀雪股,玉腿修长,双腿虽是极力并

紧,却掩不住那芳草萋萋之处,加上她长年习武,全身上下没有一丝赘肉,紧张

之下香肌雪肤不住颤抖,那模样真是惹火已极。

袁承志似是在感叹阿九肌肤嫩滑已极,触手只觉嫩滑丰腴,令人不想松手,

加上心情羞愤之下,阿九呼吸急促、浑身发汗,泛着微微汗花的香肌,无论是看

是摸都是一种享受。

自知失身难免的阿九,最难过的却是她仍然是清醒的!袁承志的手指正停在

她胸上,微曲的小指几都要触及她最为嫩滑高挺的玉乳,阿九也知酥胸是女子身

上最敏感的所在,阿九也自知中了y毒,非如此不足以解毒,可是如此将自己清

白的身子交给面前这个家伙?阿九美眸微睁,嘴里娇喘着说道:“公子,我……

你……不要……”

芳心里电转间,也知道袁承志是在救她,顿时又改变了语气:“公子……轻

点……”

“嗯,阿九,你中了毒,我是为了救你,不是存心要占你便宜。”

邪恶的袁承志,这话是告诉阿九:我是没有办法才上了你的,你可不能责怪

我。

“啊……”

阿九也是芳心里复杂无比,极力告诉自己:忍一忍就过去了,绝不因为他的

妄动而呼叫出声,但袁承志的动作实在太诡异了,他的手指轻轻地在阿九两朵傲

峰当中的谷底来回滑动着,动作时轻时重,虽没有主动抚上阿九娇挺的双峰,但

在肌理连带之下,却勾的阿九傲挺的双峰不住向他的手跃动着。

赤裸相接的女体,不住地感应着男人指掌间的火热和汗湿,不知不觉间袁承

志的手已换成了双手同上,轻柔地在峰底处勾挑着,双手不住地划着圆弧,却只

在峰底处逡巡,令本想忍耐着他对自己双峰玩弄的阿九全然不知所措,一颗心悬

在半空,也不知该从何时开始忍耐他对自己真正的玩弄?偏偏他却不对阿九傲人

的双乳动作,手指滑动几番之后,变成掌心贴住阿九纤柔带劲的柳腰,缓缓摩动

起来。

仅只靠腰的挣扎,自然是绝对挣脱不了袁承志的玩弄的,加上随着纤腰直扭,

令人血脉贲张的双峰更是不住弹跃舞动,峰顶处那两朵媚人的嫣红,更是舞出了

无比诱人的华光。

此时外间的红娘子,早已听到了阿九的几声呻-吟,这种勾人心魄的呻-吟

声,不仅让袁承志听了y火勃发,就是红娘子听了之后,也是心神荡漾,魂魄无

所依归,顿觉自己一丝芳心,完全飞到了里间。

阿九只觉自己的身子愈来愈热,一股接着一股的火,从腹下不住延烧,灼的

她愈来愈酸酥难耐,而且被灼的难受的,还不只是被他抚摩的纤腰而已,那火在

体内四处窜烧,贲张的烈焰活似要从体内窜出一般,鼓的阿九一对酥胸愈发满胀,

两朵娇媚的嫣红喷火般的愈发硬挺,从粉嫩的桃花色,逐步逐步地变成了胀挺的

两朵樱桃;更令阿九难堪的是,她那勉力闭紧的双腿之间,竟有种向外冲击的力

量,自桃源胜地处不住外溢,虽给她极力抑住,但倒卷而回的汨汨春潮,却随着

她的挣扎在体内不住撞击,强烈地刺激着她。

见圣洁无伦的阿九,已被袁承志逗的浑身激动难止,袁承志一边调整着手上

的力道,慢慢地、一点一点地挫磨着阿九的抗拒,魔手到处只觉手下的肌肤不住

颤抖弹动,显然阿九的心已再平静不下来了。阿九双腿虽是紧闭,股间却有一丝

黏腻脱匣而出。袁承志伸手轻轻一抹,惊觉袁承志已发现了自己桃源反应的阿九

还来不及说话,腿已被分,一丝甜蜜的黏腻已给袁承志抹到了唇上,那香甜的、

前所未闻的滋味,羞的阿九更不敢开眼,耳边只听得袁承志高声大笑,显然他已

把手举了起来。

阿九这声娇呼,自然被外间的红娘子听得真真切切,红娘子不知道袁承志对

阿九做了什么,可是阿九如此舒服地呻-吟,究竟是痛苦还是快活?这一点,未

经人事的红娘子,却是听不出来,她能够听出来的是,阿九此时,肯定极度兴奋,

红娘子咬住樱唇,想要捂住耳朵,不听里间的那种令人耳热心跳的声音,两手捂

住耳朵时,却又放了下来,芳心里那股想要听听他们在做什么的冲动,又让她舍

不得捂上耳朵,袁承志的笑声,更是让红娘子听得欲罢不能。

袁承志手指连勾,将阿九桃源境地勾的泉水滚滚,还将那甜腻的春泉抹在阿

九贲张的乳上,光是乳上甜腻火热的触感,就似在告诉阿九,她已抗拒不了他邪

淫手法的侵犯,教阿九如何受得?何况随着一对酥胸被抹出一片晕红热浪,袁承

志的双手也不闲下,连搓带揉、似捏似推,将阿九傲人的玉乳揉弄个不休,那刺

激无比的感觉,令阿九浑身发烫,尤其一对蓓蕾更是愈来愈胀、愈来愈挺,犹似

两颗诱人的紫红葡萄,勾的袁承志的手不住挤捏流连。

眼见阿九羞的脸红耳赤,娇躯轻颤不休,袁承志邪邪一笑,一对酥胸似完全

陷入了袁承志的控制之中,阿九只觉一股股热浪自敏感的玉乳蓓蕾上不住送入,

火上加油般摧动着她腹下的烈焰,阿九虽已意志强抑着那本能的冲动,却抑不住

体内如虫行蚁走般的刺激,加上玉腿又给袁承志强力的分开,娇羞的阿九只觉桃

源幽径处一注注诱人的春泉正不住外溢,被袁承志的手不住捧出,淋浇着自己美

丽胴体的每一寸所在,而那春液似被注入了魔力一般,娇躯每处被沾上的部份,

就好像变成了敏感地带,不住发起热来。

其实阿九身上两处伤处,有时还会有些疼痛,因此尽管在袁承志的刺激和y

毒的双重作用下,她仍然时而皱一下那纤细而好看的柳眉,这个惹人爱怜而又容

易激发男人征服欲的动作,看在大色狼袁承志眼里,却是让他兴致猛增!

喘息未定、春心已萌,当阿九的芳心正在挣扎,是要继续抗拒春心淫欲的诱

惑,还是干脆降伏在这滚滚情潮的冲击之下,袁承志已展开了动作,阿九忍不住

一声娇吟从琼鼻喷出,袁承志那火烫的情欲,已灼上了她结实粉嫩的玉腿,巨龙

正顺着她漫溢的春泉,逐步寻幽探胜。

“啊!……”

撕裂感向她袭来,阿九忍不住纤腰一挺,咬牙忍受着这巨大的痛楚,这一声

痛呼,竟是从阿九的齿缝中吐出,直叫得飘飘荡荡,夺人魂魄,这美妙的声音不

仅响在里间,也直直地传到了外间。却不知美女秀眉微皱,银牙轻咬,两行清泪

又夺眶而出,一副似极痛苦又似极甜蜜的可人模样,正是最令袁承志满意的降伏。

阿九的泪水在袁承志那粗大的巨龙破体而入时流下,她芳心狂颤,呼吸急促,

害怕得想要逃避,娇躯不由自主地想要躲避袁承志的入侵,但体内却有一种本能,

催促着她暗暗地体会着巨龙的进入。而随着袁承志淫笑自若地分开阿九的美腿,

又是猛然一顶,她就觉身上一沉,呼吸一窒!又一声呻吟脱口而出。

虽说已给撩起了春情,但阿九桃源胜景特别窄紧,又是处子破瓜,那堪男人

强攻?偏偏袁承志似很享受地看着阿九公主咬牙苦忍的模样,双手紧紧扣住阿九

汗湿的柳腰,那粗壮的巨龙固执地在阿九的桃源境中披荆斩棘、步步前进,强烈

的痛楚令阿九浑身冷汗直流,痛的柳眉紧皱、银牙紧咬,却怎能抗得住不哼一声?

桃源处却已背叛了她的意志,欲迎还拒地紧紧吸啜着入侵者,火辣辣地任其步步

挺进,丝毫没有放松的意思。

得手的袁承志更加兴奋,阿九桃源处本能地啜紧缠卷,出自本能一般的痛呼

更是让袁承志兴致勃发,袁承志一边徐徐挺腰,挺进之间连磨带旋,好更深入地

拓宽阿九迷人的桃源,一边双手微微施力,在阿九纤细柔滑的腰侧连搓带揉,慢

慢将双修秘功发挥起来。

阿九惊恐地发现,那撕裂的痛楚之中,逐渐逐渐有些异样的感觉传来,尤其

桃源处因着春泉愈溢愈多、愈来愈润滑,智妖的侵犯也愈来愈方便,不知不觉间

巨龙愈突愈深,辗转之间已攻到了深处,袁承志的腿根已贴上了她被微微翘起的

臀下,而袁承志并不开始抽送,只是抵紧了她,缓缓旋磨起来,初次被开垦的桃

源处被那粗大巨龙撑的满满的,痛楚自不待言,何况他又旋转磨动,一幅要将她

整个撑开似的,阿九虽是咬牙忍痛,奈何那痛楚中夹杂着快活的美妙感受,让她

樱唇忍不住发出各种呻-吟,不知不觉间桃源处春泉汨汨,腰臀更是不自觉地扭

动起来。

话说那一声响亮而压抑着的痛呼,传到外间红娘子耳中时,红娘子竟然忍不

住娇躯一颤:不知阿九姑娘,在承受着怎样的痛苦?红娘子听着随后阿九一声声

娇吟,感同身受,芳心更是混乱,脑子里只是在想:如果里间的女人是自己,也

会是这般么?红娘子觉得,阿九的娇吟声中,痛苦和快活兼而有之,这到底是怎

么回事?红娘子实在不明白,要说快活,怎么还会有痛苦?

红娘子忽然觉得胸前美-峰上一阵抓弄感,嗯?自己的双手,竟然不知道什

么时候,攀上了自己胸前,揉搓着那一对柔软的宝贝儿,唔——红娘子觉得一阵

异样的感觉袭来,娇躯不由自主地起了一阵颤抖,在一阵阵酥酥麻麻的快活感觉

中,胯间竟然一下子吐出一股粘粘的液体,红娘子顿时大羞:我尿了?我的亵裤!

肯定湿透了,哎呀,好羞人。

袁承志腰身微微用力,开始缓缓抽送起来,阿九桃源处噗哧噗哧的微响,阿

九又羞又痛,但本能的反应是那般明显,桃源处对袁承志的欢迎,让她的双臂忍

不由自主的就抱住了袁承志的腰间,胸前一对妙肉也紧紧贴上了袁承志胸前,内

心羞愧难当的阿九真恨不得回到刚刚才破身的时候,虽是痛楚难耐,仿佛整个人

都要被撕裂,总比现在既痛且快,搔的芳心散乱难挨的好。

阿九感觉到了那难耐的快活,芳心骚乱之际,更加无法抵挡那销魂滋味,听

着耳边传来袁承志的淫秽言语之时,桃源处那逐渐强烈的快活酥麻的滋味已突破

了防线直上心头,痛楚已被愈来愈强烈的快感渐渐取代,阿九只觉桃源处被袁承

志蹂躏的淫泉滚滚,阿九虽然内心还在挣扎,身体的反应却是直接抱紧了袁承志

的身体,不知道是想让那快感轻一些,还是更加猛烈一些。

狂野的快感却强烈的冲击着她的神经,在她的体内肆意轻狂,桃源处的泉水

噗哧之声,在她的耳内已变成了威力惊人的海啸,一次又一次地拍打着她软弱的

抗拒,呼啸而来的快感一次次地席卷过她周身,烧的阿九头昏眼花,渐渐陷入无

边的情欲之中。

袁承志紧紧压着她的胴体,腰身大起大落,抽送地愈发狂浪,全不让阿九有

反应的空间,阿九被干的肌红肤润、眉黛含春,酥胸满胀高挺,两朵红梅诱人的

舞动着,化出满天春意,被蹂躏的发红发烫的桃源口处,滚滚春潮更随着袁承志

的狂抽猛送不住涌出,混着一丝丝诱人心跳的落红,在皙白胜雪的肌肤上抹出了

令人口干舌躁的美景。

“唔……哦……哼……”

阿九不知道自己说的是什么,她星眸半眯,娇嫩的脸蛋上满是香汗,鼻端却

闻到了一股来自她胯间的那种y糜的男女交-合的气味,让阿九既是羞愧,又是

希望自己继续沉伦下去。

可怜外间的红娘子,此时被他们两人的y浪声音,给撩拨得无法自持,一双

玉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伸到了胯间,抚弄着妙穴口的一个小豆豆,只觉得又

是酥又是麻又是快活又是难受,“唔……”

红娘子吓了一跳,自己竟然情不自禁地吟叫出声?她赶紧使劲闭上樱唇,咬

住银牙不让自己出声,玉手的抚弄,仍然没有停止。

袁承志更加猖狂起来,他低吼一声将阿九翻转过来,令她伏倒在床上,双手

扣住阿九纤细的腰间,迫她雪臀抬高,虽说这姿势对女神一般的阿九未免太过屈

辱,但阿九已然陷入y毒所制造的yu火之中,当然不会反抗,却是如猫儿一般

柔顺地屈跪俯卧,高高挺起圆臀,那浑圆美丽的雪臀缓缓轻摇,甚至没夹紧玉腿,

纤指仍轻分着幽谷口处,让体内汹涌的汁液不住涌出,幽谷外头波光水滑,诱人

已极。

而阿九却已经忍受不下去,将她的快活尽情释放,她展腰摆臀,奋力呻-吟,

袁承志眼儿直飘向那正汨汨流泉的幽谷,似是怎么也看不腻。一声低吼,袁承志

腰臀一挺,巨挺的巨龙破开谷口缠绵的花瓣,破开汹涌而来的泉水,狠狠地闯入

了幽谷,这回不像前次般动作缓慢、步步突入,而是勇猛地突破窄紧的抗拒、缠

绵的吸吮,一口气直捣黄龙,狠狠地重刺在那敏感已极的柔嫩处,还不住向入突

进、再突进……

强烈的贯穿感觉从幽谷深处一直荡到了心窝,阿九的反应更加剧烈,她昂起

蓁首,娇躯一阵抽搐,幽谷紧紧地缩了起来,将侵入的巨龙甜蜜地吸紧,一点不

肯放松,喉中溢出了又似满足又似疼痛,也不知该如何形容的呻吟。

“我要干到你三次泄身,才能够去除你体内的y毒,阿九,你准备好了么?”

袁承志一边奋力抽送,一边喘着气说道。

“嗯……”

不知道阿九这一声,是答应,还是呻-吟?只是她肉体的反应,却是极力地

迎合着袁承志的蹂躏。

双手紧扣住阿九纤腰,控着她扭摇的动作不至使肉棒滑脱,袁承志勇猛地抽

送着,每一刺都深入到极点,在阿九幽谷深处狠狠地旋磨扣挖,似要将她的花心

都给刺穿挖开一般;每一退则退到极点,只巨龙顶端的巨首在幽谷口处徘徊,一

阵扭转厮磨之后,才狠狠地接着下一次的勇猛突入。

他的动作虽是威猛有力,但阿九的娇躯却充满了甜蜜的吸力,竟连这般凶猛

的干法也能承受,随着他一次次地突入深处,阿九的朱唇不住散出如泣如诉的呻

吟,又似享乐又似承受不住,纤腰美臀更在袁承志的手下徒劳地扭摇着,又似抗

拒又似迎合,那娇弱的声情并茂的动作,让袁承志欲火不由狂升,力道愈发强猛,

每一刺都深深地搅动着阿九体内柔嫩之处。

从背后而来的刺激,仿佛永远都不会止息,阿九被刺的娇躯绵软,仿佛体力

都随着幽谷中被插的啪啪作响的汁液狂涌而出,再不留存体内,偏生随着他愈刺

愈深、愈刺愈有力,那柔嫩酥麻之处虽给刺的泉水猛溢,可无尽的体力却也随之

而生,不住支持着她扭腰挺臀,承受愈发火热的刺激冲击。

终于,在一阵席卷周身的强烈抽搐之后,阿九软绵绵地丢了身子,一泄如注,

整个人也软绵绵地瘫倒在床上,而背后的袁承志却不再支撑着她,巨龙对准穴心

不住火热地喷射,一波波热液喷洒在阿九的花蕾上,次次洗涤着娇嫩之处。

阿九筋疲力尽地瘫倒在床上,全身粉嫩的皮肤,散发着淫糜的气息。两人不

知道的是,外间的‘听房’听得血脉贲张的红娘子,居然也在阿九泄身的同时,

再次泄身,这也是袁承志意想不到的另外一番收获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