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6章

上一篇:返回袁承志之穿越猎美录下一篇:

摘要左拥右抱的色狼 其实,陈圆圆内心是非常感激顾媚的,毕竟这位顾妈妈,曾经教会了自己识 字,教会了自己琴棋书画,教会了自己媚惑男人的功夫,这位如...

左拥右抱的色狼

其实,陈圆圆内心是非常感激顾媚的,毕竟这位顾妈妈,曾经教会了自己识

字,教会了自己琴棋书画,教会了自己媚惑男人的功夫,这位如师如母的顾横波,

对于陈圆圆的影响,是非常巨大的,两人之间共同生活十几年,当然感情也是相

当深厚。

“哎?你们别哭了好不好?哭得人心里好烦。”

袁承志虽然是只大色狼,却是最怕见到女人哭,还有更怕的么?那当然是见

到两个女人哭了。

“嗯。”

顾横波也意识到,自己在这里哭,这场所选择的不大正确啊,连忙松开陈圆

圆那媚惑千万人的身体,两人这才渐渐止住了哭声。

“这个,其实嘛,我把圆圆带到京城,目的只是为了利用圆圆姑娘的魔手的

本事,又不是把圆圆姑娘给卖到京城去,你看你们这样,至于嘛。”

袁承志无限窘迫地搓着一双大手,神态非常不自然。

“公……公子,你去京城,到底是为了什么啊?”

陈圆圆那充满着无限媚惑的声音响起,美目抬了起来看向袁承志,他立刻发

觉了那双美目居然真的哭红了,袁承志立刻觉得自己心里一疼,忍不住想要将陈

圆圆搂在怀里安慰一番,可是顾横波还在眼前呢,袁承志只好放弃了那种色狼的

冲动。

“这个嘛,怎么说呢,如果有机会,我想解救大明,如果失去了机会的话,

我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让咱们的国家安定下来,将流寇和满清赶走,重新制定

一下天下的秩序。”

袁承志说话时,挺胸抬头,自信满满,那副天下尽在我手的霸道模样,让两

女顿时觉得,面前这个男人肯定能够把他心中的愿望实现,两女一时都露出痴迷

的目光,盯着身材高大的袁承志。

“解救大明?公子说的,是什么意思?”

陈圆圆虽然也知道大明江山已经陷入一片混乱,可是她毕竟只是个弱女子,

说到诗词歌赋,琴棋书画,倒还有一些本事,可对于国家形势,并不真懂,此时

那双艳丽无双的美眸中,露出疑惑的神色,美女求知的模样,也是那般令人爱煞。

“呃……”

袁承志沉吟了一下,是在考虑是不是将自己所知道的历史说出来,最后把心

一横,平静地说道:“一年以后,咱们大明的北京城,将会被李自成攻破,崇祯

皇帝朱由检,吊死在煤山,大明从此灭亡,李自成在北京呆了一个多月,就被吴

三桂引满清兵入关,赶出了京城,这种形势,是无可挽回的啊。”

袁承志说的平静,可是听在两女的耳中,却是响如惊雷!

“袁公子,你快说,你有什么办法能够解救大明江山么?”

陈圆圆这话说出来之后,这才发觉,自己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到袁

承志面前,双手握住袁承志的胳膊,正在奋力摇晃着,眼角余光居然看到了同样

惊慌的顾横波,也是双手连连摇晃着袁承志的另一条胳膊。

被秦淮八艳之中的两位,摇晃着自己的两条胳膊,袁承志受用无比,美人儿

身上自然散发的体香,幽幽地钻入袁承志的鼻端,袁承志深呼吸了一口气,貌似

是在平复一下心情,其实却是在努力地将美人儿的体香吸入腹中。

看着近在咫尺的陈圆圆那焦急的美艳脸蛋,这位当年令吴三桂‘冲冠一怒为

红颜’的超级美女,依偎在自己身前,袁承志也是第一次以如此近的距离,面对

面地观察这位历史上有名的美女。看到她娇艳的脸蛋上泛起焦急的红晕,那娇喘

吁吁的急切样子,一直在微微蠕动着的樱唇,微微扇动的鼻翼,灵活如转动着的

宝石似的美眸,小巧圆润,半透明如暖玉一般的耳朵,皮肤上泛起的晶莹柔润的

玉光,袁承志心里一软,差一点就要说出:我一定要拯救大明江山!

还真亏了刚才的那一下深呼吸,脑子一热的袁承志,果然慢慢平静了下来,

柔声说道:“圆圆姑娘,我知道你作为大明子民,不希望看到大明的灭亡,可是,

我何尝不是大明子民?我也希望通过自己的能力,能够拯救大明的危亡,可是,

你也知道,有些事情,不是我能阻止的,我肯定会尽力就是了。”

袁承志趁机反手握住陈圆圆的一双玉手,只觉得那双柔若无骨的玉手竟然冰

凉一片,知道她伤心失望之下,也是在忧国忧民,低头看向那双玉手时,这才发

现,那双玉手居然是如此的小巧,手指白的如半透明一般,指甲上涂了一些简单

的指甲红,纤纤指尖圆润柔美,滑腻冰凉的手背,皮肤是那样的细腻。

邪恶的大色狼袁承志,将自己的脑袋用微不可察的动作,移向陈圆圆这边,

再次深吸一口气,顿时闻到了失态之下将身体差点儿拥在他怀里的陈圆圆那美妙

的处子之乳香,眼前是那张艳绝人寰的美丽娇面,手中握着的是那双纤柔的美手,

在这种情况下,袁承志还能把持得住,仍然是一副道貌岸然的模样,也真是难能

可贵了。

“我知道公子必定会尽力,我……如果公子有用到我陈圆圆的地方,我陈圆

圆粉身碎骨,也要帮助公子,只要公子肯尽力拯救大明,圆圆愿意为奴为婢,伺

候公子一生一世。”

陈圆圆急切地摇晃着袁承志的胳膊,想到大明在一年后灭亡时的情景,陈圆

圆虽然只是个弱女子,可是芳心中再也无法平静,她多么希望袁承志能够拯救大

明江山于危亡之际啊,那双盼望的眼睛,看得袁承志简直有些发毛。

袁承志想到陈圆圆身为一名弱女子,竟然如此忧国忧民,而自己竟然在此时

想到的只是肉欲时,袁承志忽然觉得一阵羞愧,可是瞬间这种感觉就消失了,想

到自己如果真的拯救了大明江山,那位朱由检皇帝,是不是把自己当作‘飞鸟尽,

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里的‘良弓’或者‘走狗’?袁承志本来对那个崇祯

皇帝就没有什么敬仰之情,也没有什么尊敬之意,自然不会做那等傻事。

袁承志的心思,在我说起来复杂,其实他转这些心思,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

“是啊,袁公子,只要你能救得了大明江山,我顾横波为你奔走呼号,倾尽

全力,望公子救百姓于水火。”

顾横波也是心情激动,握着袁承志胳膊的一双玉手,竟然有些微微的颤抖,

那企盼的目光,是那样的虔诚,那样的纯洁。其实,顾横波和陈圆圆,身为大明

子民,听到袁承志直呼皇帝的名字的时候,心里都有些排斥,只是如今两人都觉

得大明今后的生死存亡,似乎完全系于袁承志一身,倒也顾不得计较这种细枝末

节的小事了。

“你们两位忧国忧民的急切心情,我当然理解,其实,我到京城去,也是为

了这件事,不用你们求我,我照样要做的,你们别急,时间还长着呢,这件事说

起来简单,可是做起来却是复杂无比,单说这皇帝,我虽然想要拯救大明江山,

只是不知道皇帝他老人家,是不是领我的情啊?这一切,只有到了京城之后再说

了。”

袁承志手里轻握着陈圆圆的玉手,话里却是带着无奈的感慨。

“嗯,我们都知道,如此大事,当然不是说说就能做到的,只要公子肯尽力

就好。”

陈圆圆听到袁承志愿意尽力,似乎大明江山就已经被袁承志拯救过来一般,

芳心里顿时松了一口气,玉手微动时,似乎这才发觉,自己的手,竟然一直被袁

承志握在手中,陈圆圆立刻脸颊一红,却并没有将手从袁承志的大手里抽出来。

“是啊,公子,如今哪,我听说,大明的军队,有好多都发不起军饷呢,所

以,军队里逃兵很多,甚至现在作乱的一些所谓的义军,竟然多数是那些原来一

直在吃军饷的‘兵痞’,唉……真要说到拯救大明江山,实在是事务繁多,漫无

头绪啊。”

顾横波毕竟年岁稍长,知道做具体事情时的难处,她摇头叹息,语气里充满

了无奈。

“呃……袁公子,请恕圆圆冒昧地询问一句,公子怎么知道,大明江山会在

一年后灭亡的?”

陈圆圆刚才一急,似乎智商一下子变成了零,如今这才想起,将来一年后的

事情,袁承志怎么会知道?难道,他是什么星转世?陈圆圆望向袁承志的美眸中,

疑惑之色更浓。

“呃……这么说吧,我是一个精通术数的人,呵呵,这些东西,自然都是卜

卦时所得。”

袁承志当然不能说,我是看得大明历史知道的,如果说出来,眼前这两位美

女,是无论如何也没办法相信他的。

“啊……原来公子竟然是能够未卜先知的神仙般的人物。”

陈圆圆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开心的小嘴儿张开时,露出里面洁白而整齐的两

排贝齿,小香舌在贝齿间微微颤动,小巧的鼻子舒展开来,鼻孔也微微张开,美

丽的眼睛颤抖着睫毛,弯弯地成了两只俏丽的月牙,唔——袁承志心里一动,美

人一笑,是如此令人心神荡漾,怪不得周幽王,为博得美人儿褒姒一笑,竟然做

出烽火戏诸侯的荒唐举动,假如自己是周幽王的话,是不是也会那样做呢?

“呵呵。”

袁承志看着眼前那张娇艳到极点的美女笑容,傻傻地笑了,手里更加握紧了

陈圆圆的玉手,舍不得松开。

“公子是不是可以卜算一下,咱们的大明江山,是不是能够度过这次的危险?”

陈圆圆的玉手,竟然反过来握住了袁承志的大手,美艳的双眸中,企盼之色

更浓,两美相偎,令袁承志春-心大动。

“呃……”

袁承志故作高深地闭上眼睛,其实只是眯着,他怎么舍得闭上眼睛?然后摇

头晃脑一番,其实是在找角度为什么找角度?靠,你要是色狼的话,还用我教?

他的脑袋从陈圆圆面前,摇到顾横波面前这个动作是个过渡,嘎嘎然后再摇

回陈圆圆面前这才是真正的目的两美的目光,便随着他脑袋的摇晃,转过来,

然后转过去,转了半天,一直到这位大色狼终于看明白了些什么,这才停止了脑

袋的转动。

袁承志看明白了什么?其实,他只是更加仔细地看到了陈圆圆那晶莹粉嫩的

玉颈和胸前的美妙风光罢了。然后袁承志的大眼睛突然睁开,射出一种武人特有

的精光,把两美的芳心惊得一跳,这种凌厉的目光,两美什么时候见过?慌乱了

一下的两美,却是立刻定下心来,仍然睁大美目,望着袁承志,芳心里的期盼,

达到了顶点。

“唉……我已经非常努力地想要看清楚一年后的形势了,可是,有些事情是

必然发生的,人力再怎么强大,也无法改变。”

袁承志摇头叹息,两美的芳心,顿时冷了许多。

“不过,有些事情却是可以通过人的努力改变的,可是能够改变的事情,我

却是无法看到,这倒还真是难题了。”

袁承志的话,其实都是模棱两可的算命者之言,却把两美唬得一愣一愣的。

“唉……什么话也别说了,就算不为天下百姓,为了你们两人,我也要试试

看,凭我袁承志的本事,是不是能够真的做到逆天改命?”

袁承志神色间一片凛然,大手使劲儿地抓住了两美的玉手,目光看向前方,

那种坚定而霸道的模样,还真象是与天斗命的英雄,两美再也忍不住芳心里对他

的崇拜之情,两张娇艳的脸蛋,不约而同地一起依在了袁承志肩头。

哇咔咔,自己刚才的一番装模作样的表演,还真的将她们两人都打动了,邪

恶的袁承志心里转着色狼念头,两手便很是自然地将两美的柔背轻轻抚住,缓缓

揉搓,鼻端那种奇妙无比的如兰似麝的体香,钻入鼻孔,好惬意的感受啊,袁承

志再次吸了吸鼻子,眯起了一双色眼,嗅着美人儿的头发,看着美人的娇面,搂

着美人儿的娇躯,而且还是两个美人儿!

三人一时安静下来,两美柔顺地依偎在袁承志怀里,其实她们也是迷醉无比,

男人的那种体味,也是最能让女人迷醉的好东西。袁承志直到享受了好半天的坐

拥两美的美妙感觉之后,才恋恋不舍地轻轻拍了拍两美那柔软的美背,柔声说道

:“两位宝贝儿,你们不要担心了,该来的还是要来,我尽量改变就是了。”

“啊?”

被袁承志称作宝贝儿,这可是陈圆圆头一遭,她的脸颊上,立刻布满了美丽

的红晕,面如桃花,艳若桃李,用来形容此时的陈圆圆,还真是恰当。

娇羞的陈圆圆,拼命将自己娇嫩的脸蛋往袁承志胸前缩去,美人儿在自己怀

里拱动,唔——好美的感觉,袁承志运起混元功,将自己的触觉灵敏度提到最高,

体会着陈圆圆这个绝世美人那硕大的胸前圣女美-峰在自己肋间摩擦的美妙感觉,

也是万般陶醉,他不敢将动作做得太夸大,担心将怀中美人儿给吓跑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