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上一篇:返回袁承志之穿越猎美录下一篇:没有了

摘要混战一番 这个美丽的小金龙,持续了好长时间才渐渐散去,周围十几里,都可以清晰 地看到。 “如是还真是个人才呢,这种烟花,能够传讯十几里,真...

混战一番

这个美丽的小金龙,持续了好长时间才渐渐散去,周围十几里,都可以清晰

地看到。

“如是还真是个人才呢,这种烟花,能够传讯十几里,真的不错,尤其是晚

上,效果更好。”

袁承志也不由赞叹不已,本来自己忘记了这种传讯的事情,结果柳如是居然

想的如此周到,真是一个好助手啊。

“嗯,那是当然。”

何捷对这种东西,也是初次使用,虽然做过实验,可是如今真要派上用场了,

不知道是不是管用?“公子,我们尽量避开吧。”

“何捷,你来保护若克琳,放心吧,咱们小心一点,几百人而已。”

袁承志蔑视地看着这伙清兵缓缓而来,仍然与若克琳跟何捷二人说说笑笑。

何捷本就是那种越危险越从容的作派,倒也正常,令袁承志想不到的是,若

克琳竟然丝毫不在意这些靠近的清兵,那开朗娇艳的笑容,一直未变,见清兵迎

着自己缓缓而来,若克琳依然自如地与袁承志说笑。

“你们,站住!”

清兵里的小队长模样的人,大声喝道。

“啊?干什么?”

袁承志仿佛这才看到了这些清兵,脸上露出了惊慌之态,倒是把何捷给看得

娇笑不已,若克琳知道袁承志有一手好枪法,自然不会是那种见了兵就吓尿裤子

的人,也只是微笑不语。

小队长飞骑上前,顿时被两女的绝世姿容给惊得呆住了:两个娇艳妖娆的女

子,遇到几百清兵时,不知道是吓傻了,还是根本不在意这些士兵,仍然笑容不

减,那种天仙一般的笑容,足以迷死任何男人!小队长当然也是男人,立刻张大

了嘴巴,口水流出来老长。

何捷这样的异族女子自然少见,更加少见的,却是一头金发的若克琳,那晶

莹而白皙的皮肤,真是一掐都能出水,美妙的蓝眼睛,在小队长健硕的身上转来

转去,小队长顿时全身的骨头一下子全都酥了。

小队长完全不理会旁边抖抖索索的袁承志,贪婪的目光,只是在两位美女的

身上乱转,嘴角的口水都忘记了要擦去,他后面的士兵,虽然是一路烧杀抢掠过

来的,如今见到两个极品女子时,也是嘴巴大张,口水声声。

好半天小队长才从对两女的惊艳之中醒悟过来,他大声用满语说道:“瞧这

个软蛋,居然有两个如此漂亮的老婆,嘿嘿,遇到了我们,你的老婆就保不住了。”

他身后的士兵们一阵哄笑,武器根本就是挂在马鞍上,哪里有人想到要战斗?

就这样的三个人,几百人站到他们面前,战斗?可能么?

袁承志作为现代人,对少数民族的语言是一个个都研究过了的,这位小队长

的满语,袁承志自然听得明明白白,可是他仍然装糊涂:“这位队长大人,您刚

才说的是什么啊?”

“嗯?别在这里碍事。”

小队长不耐烦地说道,何捷听到他说大明的语言时,看到小队长随手往袁承

志身上推去,何捷顿时发出一阵娇笑,“队长大人,你是不是看上我了?嘻嘻。”

何捷的大方,可也不是盖的,她跳下马来,妖娆地走到袁承志背后,“我家

公子说了,谁要是看上我的话……嘻嘻。”

“啊?看上你……怎么样?”

小队长根本不理他身边的袁承志,一双小眼睛眨巴着,贪婪地看着娇艳而风-

骚的何捷,见她娇嫩无比的脸蛋上,没有一丝惧色,难道这女子天生y荡?

“我家公子说了,谁要是看上我呢,就让我跟他去,哎呀,只是不知道,队

长大人是不是有这个福气呢?”

何捷笑吟吟地捋了捋额前长发,美目一转,嘴角翘起,露出一个勾人魂魄的

笑容。

“啊……哗哗口水声呵呵,我当然有这种福气喽。”

小队长兴奋不已,自己一路奸y掳掠,遇到的女子,全都是哭喊连天,哪里

有如此配合的妖艳女子?今天还真是有福气呢。

若克琳也是微笑着来到何捷面前,伸手握住何捷的右手,并不说话当然是

因为语言不通身材高大的袁承志,早就看到,周围有上百类似大明百姓的人,

正在悄悄靠近这几百清兵,袁承志看了何捷一眼,悄悄把手往后一伸,竖起大拇

指,何捷的笑容更加娇艳了。

“公子,人家说要我呢,嘻嘻,公子,你是不是闪开些,让我过去啊。”

何捷的话,顿时把清兵们给惊得傻住了,自从进入关内以来,从没遇到过如

此水性杨花的女人呢,而且,她又是那么漂亮,哇咔咔,大家集体上吧!

在别人眼里的袁承志,惊怒之下,将何捷往前一推,退后一步,拉住若克琳

的玉手,身体迅速往后面退去,那些扮成大明百姓的袁承志手下士兵,就迅速围

了上来,若克琳安全了,袁承志再无顾忌,高喝一声:“杀!”

清兵们听到袁承志居然说出这种笑话,齐齐大笑,就算你们这一百多人都是

铁打的汉子,跟我们大清的铁骑做对?还不是找死?那小队长更是蔑视地望着袁

承志,伸手便要拉身旁娇艳的何捷。

何捷娇笑一声:“队长大人,你来呀。”

那队长色授魂与,一跳下马,冲到何捷面前就要抱她,何捷笑盈盈地伸出左

手,抚上小队长的脸颊,稍一用力,“嗷——”

小队长一声凄厉的惨呼,右脸上血肉模糊,往后倒去。要知道,何捷原来的

名字叫做何铁手,小队长本以为是柔软玉手的那只左手,却真的是只铁手!

袁承志的杀字话音一落,那些扮做大明百姓的士兵,立刻从腰间抽出两把短

枪,左手中的是备用,右手的就迅速击发,“砰砰砰……”

枪声大作。

六百多清兵,却是被一百多人围着打,这种奇景,在当时人的眼中,是根本

无法理解的!枪声,惨呼声,马嘶声,乱作一团,袁承志这方的一百多人,根本

就是杀人机器一般,手中的手枪吐着火舌,一步步往前逼去,如此近距离枪杀对

手,简直容易到了极点,尤其是这些人一个个身手矫健,即使有受惊的战马胡乱

狂奔,他们都能够迅速躲开,清兵们本来还是有弓箭手的,如今竟然都被这种一

边倒的屠杀,给吓得傻住了,哪里还能生出反抗的心思?

看着身边的战友兄弟,如稻谷个子一般,一个个倒了下去,鲜血,惨叫,抽

搐,马嘶,一向骁勇善战的清兵,胆裂魂飞,完全没了斗志,外围的三百多人被

杀光后,内圈儿的清兵,根本就没有人再敢反抗,直接跪在地上,双手举起了武

器,即便有一两个想要反抗的,只要是站着的,都被袁承志的士兵远远地一枪击

毙,一百多杀人机器的面前,如今除了死尸,就是跪在地上的清兵,他们的杀戮,

仍然没有停止。

当然,没有停止的原因,是因为何捷和袁承志没有下令,刚才袁承志下的命

令,是一个字:“杀!”

这些士兵们,平时训练时就养成了服从命令的习惯,只要上级有命令,哪怕

要让他们杀自己的父母,也必须执行。

“公子,你觉得咱们这些士兵的战斗力,怎么样啊?”

妖艳的何捷,这次战斗只杀了一个小队长,觉得非常不过瘾,想要冲上去时,

却见清兵们没人站着了,她一边郁闷,一边骄傲,来到袁承志身边,望着正在进

行着残酷杀戮的自己的士兵们。

“还不错。”

袁承志微微点头,尽管这些士兵们还不能达到自己要求的战斗力,可是在这

个时代,这种战斗力,应该说是如神兵天将一般了。

“不错?”

何捷睁大了眼睛,“公子爷,我看您啊,简直对他们的要求太高了些,你看

看这六七百的清兵,在咱们一百多人手里,坚持了多长时间?而且,我们的士兵,

连一个伤亡的都没有,想不到,公子爷对我们这些士兵的评价,仅仅是不错而已,

唉……”

何捷娇娇柔柔地叹了一口气,媚眼儿如丝,望向袁承志。

“何捷,你想过没有,如果对方也有火器的话,我们会有多少伤亡?”

袁承志脸色依然平静如常,既没有兴奋,也没有生气,宛如古井无波。

“啊?这个……”

何捷顿时被袁承志一个反问,给噎住了,此时她想了想,立刻脸色一变,恭

敬无比地向袁承志敬了一个军礼:“谢公子教导!”

原来,袁承志在训练何捷等高级将领的时候,当然不止一次地讲过现代战争

的作战方法,可是何捷今天士兵们的表现,简直就是步兵冲锋一般,根本不管对

方有什么武器,这种作战方式,实在有些太古老了。

“何捷,今后还要注意作战方式的调整,要让每一个小队长都知道,先观察

对方的武器装备情况,然后确定最完美的作战方案,绝对不能象今天这样莽撞!”

袁承志平静地说道。

“我的公子爷,我叫过来一个小队长,问问可以么?”

何捷脸色顿时也不善起来,平时的训练中,何捷可也是将这些战术都一一教

给了小队长一级的军官,这么莽撞地冲上来,如果士兵们伤亡太大,我可怎么跟

公子交代?

“一小队队长,过来。”

何捷冷冷地下了命令。

“一小队队长马二壮,向何将军报到!”

一个身材魁梧的年轻人,啪地一个军礼,站到了何捷面前,看那虎头虎脑的

样子,倒也非常惹人喜爱。

“你总结一下今天的作战,你们来到公子和清兵的附近时,是怎么想的?”

何捷脸色严肃,本来嘛,虽然打了胜仗,却被公子爷一顿训斥,心情能好才

怪。

“报告何将军,我们看到金龙令,立刻派一百多人赶了过来,看到只有六七

百清兵时,首先是看到公子和何将军被他们围住,士兵们立刻就急了,不过,我

们几个小队长还是认真地观察了这几百清兵的武器配备情况,见他们没有厉害的

远距离攻击武器,这才命令士兵们悄悄凑上前来,公子的命令,就是开战的信号!”

这位叫做马二壮的小队长,回答的非常有条理,何捷听了之后,娇嫩的脸上,

顿时露出了笑容,她骄傲地看了袁承志一眼:怎么样?我训练的小队长,还不错

吧?

果然,袁承志也是微微点头:“马队长,你辛苦了,大家收拾一下战场,准

备跟你的大部队汇合吧。”

“是!”

马二壮又是一个军礼,迅速归队,指挥着士兵们打扫战场。

“何捷,听到马队长的报告,我觉得咱们的队伍,还是战斗力蛮强的,你的

功劳不小啊,呵呵。”

袁承志见何捷此时脸上骄傲无比,微笑道。

“其实,这些士兵的训练,当然还是公子的主意,何捷只是把公子教给我的,

再教给他们罢了。”

何捷虽然挣回了面子,却也不敢居功,她马上就将功劳推了回来。

“亲爱的袁,你们在说什么?”

若克琳听不懂两人所说的中国话,凑过来微笑着问道,她一双玉手,立刻抱

住了袁承志的胳膊,这个外国女人,根本就不知道大明百姓所谓的‘男女授受不

亲’之类的祖宗教诲。

“若克琳宝贝儿,我们在说战斗的事情。”

袁承志也是大方地将若克琳的腰搂住,轻拍着她柔软的胳膊,“怎么样?吓

坏了吧?”

“才不会!我们葡萄牙国家,对这种战争,简直就是家常便饭!有什么可怕

的?只是,你的军队,好厉害哦,我们国家的军队,也没办法跟你的军队比呢,

咯咯,亲爱的袁,你简直就是一个魔鬼将军。”

若克琳娇笑不已,胸前硕乳,颤成了美妙的波浪……

一个小时后,士兵们打扫完了战场,获得的武器不少,金银也不少,这群一

路烧杀过来的清兵,显然对大明百姓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把他们全部杀光,

也是罪有应得,其实,袁承志之所以要杀光他们,还有另一番考虑,自己今天可

是根本就没有易容,他不想让清兵们知道,他就是大明的袁承志,因此今天他也

是存了杀人灭口的心思。

一百多名士兵,在何捷的安排下,迅速离开了袁承志他们。袁承志一路携着

二美,说说笑笑,旅途中倒也不寂寞。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