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上一篇:返回战恋雪下一篇:

摘要 寒战的惩罚   就在寒雪以为自己会窒息在寒战的吻里时,他终于放开了她的唇,改而吻着她的肩颈,啃向她的锁骨。   寒雪贪婪的呼吸着空气,胸脯剧烈的起伏...

寒战的惩罚

  就在寒雪以为自己会窒息在寒战的吻里时,他终于放开了她的唇,改而吻着她的肩颈,啃向她的锁骨。

  寒雪贪婪的呼吸着空气,胸脯剧烈的起伏着,心脏因缺氧而急速的跳着,像要从胸口蹦出来。寒战迷恋的伸出舌头舔着她起伏剧烈的胸脯,一点点的围着一边的高耸舔舐,等整个胸乳都沾上他的口水,才一口含住那艳红的果实,细吮慢咬,舔上两口再用力吸一吸,等一边的小果子因他的吸咬而肿胀起来时,他才用同样的方法对另一边的乳房舔弄起来。

  寒雪已分不清此时自己急剧的心跳是因为刚才的缺氧,还是寒战对她胸部的爱抚造成的,她不安的想要挣脱,用力扭着身体却逃不开半分,只不过是让自己柔嫩的身体摩擦着寒战坚硬的胸膛,使他的呼吸更加的深沈急促。

  寒雪看着寒战抬起头眯着眼舔舐嘴角的样子,邪魅而淫靡,让她全身都如着火般的热烫起来。“不要……”她无意识的喃喃着,她从没有见过这样子的寒战,此时寒战看她的眼神就如饥饿的狼见到了美味的食物般,让她不安,也让她害怕。

  灼热的唇封住她的,翻绞纠缠,吮吸缠绵。寒战的大手滑进她细嫩的腿间,轻轻揉捏着大腿内侧的嫩肉,慢慢向着腿根滑动。寒雪想并紧双腿,却被他轻易的将一条大腿插入她两腿之间,大手抚上她的腿根,一掌盖上私处,略带力道的磨揉着。寒雪只觉得的私处热热的,酸酸的,这种感觉并不舒服,却也不会让人感到难受,说不出的感觉。

  “嗯……”她又快要没气了,唇被封住无法开口,她只能发出抗议的哼声。寒战恋恋不舍的松开她的舌,略略退开,未完全缩回的舌尖自寒雪口中带出一条银丝,自他的嘴角垂下。

  “别再……来了……我……喘不过……气。”寒雪娇弱的求饶,她可不想当第一个被吻到窒息的人。

  腿根磨着的手略退,下一刻寒雪轻叫出来:“啊……”他尽然将手指突然刺进她的体内,寒战刚刚对腿根的磨揉已使穴内略有了爱液,他的刺入并不困难,没有丝毫的犹豫,两根粗指便在寒雪体内快速的抽插起来。

  “不要,不要,寒战……”寒雪摇着头喊着,没有太多的爱抚,穴内的爱液并不多,这样的快速抽动还是会使她感到微微的不适。“会疼……。”  听到寒雪会疼,寒战动作顿了一顿,将两根手指停在了她体内,转动着压按着内壁。一边凑到她耳边道:“下回还敢不敢了?”  听到这话,寒雪瞪大了眼,这男人为了惩罚她,竟然对她这么粗鲁。“你,你,小气鬼!”  “恩?……”寒战眯了眯眼,在她体内的手指又快速的抽插起来。

  “不……,别……恩……”这回的抽动不但没有带来不适,还有酸麻的快感直冲大脑,寒雪轻咬住红唇,却仍忍不住呻吟出声。

  看着爱人动情,而自己也确实忍的难受,在感觉寒雪小穴内的爱液慢慢充沛起来时,寒战再加了一指,快速的抽插起来。

  “寒……寒战……”寒雪呻吟着摇头,想叫他停下来,又想让他更快些,可想到身上的男人是在惩罚她呢,她若开口便是向他求饶了,她才不要让他得意,赌着一口气,寒雪只能无助的摇头,挣动着被制住的双手想要挣脱。

  随着手指的进出,穴内爱液横流,让手指抽插的更顺畅了,寒战松开制住寒雪的手,撑起自己,双手将她的两腿一分,将自己置于寒雪的双腿间,黑沈的眼盯着那红艳的花蕊满布着露珠,微微的颤动着。将她的两腿架起慢慢压向寒雪的身体,这使她的臀部高高抬起,柔嫩的花蕊呈现在他眼前。两手握着寒雪的膝盖分的更开,艳红的花蕊颤抖着分开,微微露出了幽深的小径,那便是他的极乐之地。

  “别……,别这样。”这样的姿势,让她能隐隐看到自己的私处,寒战半骑在她身上的姿势使他巨大的男根从他身下垂挂下来,离她的花径只差一点,这种视觉效果让她全身都泛起了红晕。

  “看着我,看着我们是怎么合二为一的。”低哑的说着,寒战将略泛着青紫的巨大粗棒顶住入口,略压了压,头部被挤了进去。

  寒雪喘着气试着放松自己去接纳他,看着他一点点进入自己的身体,那种被撑开涨满的感觉,以及被插入的视感效果,让下体一热又喷出了更多爱液。“恩……战……”好撑,他的尺寸对她来说太大了,她总是不能一口将他完全吞下。

  这样慢慢的插入虽然也销魂,可却是磨人的很。寒战粗喘着将自己的巨大慢慢挤进寒雪的小穴,感觉着小穴紧紧的包围和排挤。

  “别……好撑……”她有快要被撑裂开的感觉,虽没有痛感,可那种撑涨的感觉却压的她快喘不过气来。“不要……。”  虽然有过几次的恩爱,可寒雪的小穴还是又紧又浅,他完全的挤入,顶到了她花蕊的最深处,男根的头部被花蕊里的那张小嘴给紧紧咬住,这种双重的快感让他有想要马上喷发的冲动。大颗的汗珠从寒战的额上滑落,滴在寒雪的小腹上。“我──要开始了。”寒战深吸一口气,握着寒雪的膝盖压向她的两肩,下体一抽,大半根铁棒随之抽出,那青紫色的怒龙上满是亮晶晶的爱液,再一个插入,怒龙钻进穴中,透明的爱液飞溅而出,沾到彼此的身上。

  视觉上的效果加剧了身体的快感,小穴内涌出更多的爱液,便的铁棒进出的更加顺畅,寒战两手将寒雪的膝盖完全压在了床上,下体的铁棒越插越快,身体几乎整个半骑在寒雪的玉臀上,小穴内的爱液四下飞溅,延着两人的腿,腹流到床榻上。

  “啊……啊……寒……战……”寒雪皱着眉急喘着,随着寒战剧烈的动作,她的身体颠的像风浪里的小船,不停的上下波动。小穴里的快感快要冲上最高点,可这样的姿势让她呼吸困难,快不能呼吸了。

  “啊……”寒战一个重重的撞入使寒雪冲上最高点,小穴紧紧的吸咬着他,一阵阵的收缩着。寒战颤抖着抱起寒雪,强忍着喷发的冲动,将寒雪的身体一转,半跪着让寒雪背朝着自己跪坐在他的欲望上,巨大的热铁刺穿花径。

  “呀……”刚高潮过的身子,哪经得起这样的穿刺,寒雪身子一抖惊叫出声。

  寒战半低着头伏在寒雪的耳边,急喘着问:“下回还敢不敢了?”  寒雪怒了,这男人!双手握上腰间的大手,急喘着怒道:“你还……是……不是……男人了……这么……小气……?”  寒战两腿叉开将寒雪的两腿分的更开,玉臀坐在他身上,他双手握紧那细瘦的柳腰,邪笑道:“看来我刚才没让你看明白,这回我会让你清清楚楚的知道,我到底是不是男人。”  如狂风暴雨般的冲撞让寒雪连呻吟声都卡在了喉咙里,只能大口的喘着气,小穴里的快感让她无助的挺直了腰靠向身后的男人,快速而强力的冲击撞的她整个人颠簸不已,胸前玉乳疯狂的跳动着,她只能握紧腰间的大手撑着自己,不要被撞飞出去。

  小穴又一次的收缩夹的寒战直打哆嗦,“呵……嗯……呼……”他拼着一口气,气沈丹田,用内力压下被激的差点喷发的欲望。这丫头都被他宠坏了,竟敢问他是不是男人?这便让她明白,他倒底是不是男人?!!心下想着,便马力全开的抽插起来,根本不给寒雪缓口气的机会。

  快感一次又一次的冲顶,寒雪再次感觉自己差不多快晕倒时,肩上又一痛。神智随即清醒,再次感受那要将人逼疯的快感冲击。这男人为了罚她挑逗他,竟然这么对她?!从刚才开始,每次她被快感冲击的快晕过去时,背后的男人都会咬她一口,让她回复神智,想起之前的寒战对她的温柔体贴,和今天的狂暴粗鲁。她只不过一时贪玩,他就这么对她,难道真像前世的电视里演的,一旦被占了身子,就得不到男人一心一意的对待了吗?她越想越觉得委曲,寒雪咬紧红唇,倔强的拒绝再呻吟出声,大眼满载的泪珠随着寒战的撞击飞离眼眶,洒落在床榻上。

  身处在极乐中的寒战并没有发现寒雪的异常,在寒雪再一次高潮时,他再也忍不住将满腹的情欲尽泄到寒雪的体内。无力的拥紧寒雪的腰,躺倒在床上,他靠在她的背上直喘粗气。

  寒雪的身体仍不停颤抖着,急抽着气,这让寒战得意的勾起了嘴角。只不过,他的得意维持不了几分锺,当他的枕在寒雪头下的手臂,感受到温热的湿意时,寒战疑惑的抬起头,看着寒雪颤动的雪背。意识到大脑中反应出来的含意,寒战猛然将寒雪一个翻转,面朝自己。只见寒雪双眼紧闭,两股细流从眼角滑落,雪白的贝齿紧咬着红唇,唇角已有淡红的血丝滑落。

  寒战惊骇的瞪大了眼,大手迅速伸向红唇,阻止她再自虐。“雪儿,快松开,别咬!”  寒雪睁开迷雾般的大眼,看到寒战的脸让她更感委曲,唇一抖,呜咽一声,费力的抬起手便直锤他:“你可恶!坏蛋!呜──”  “别哭!别哭!”寒战抱紧怀中的泪人儿,心下痛又悔,后悔不该做的太过,让怀中人儿伤心哭泣。

  “是我错,是我不对,雪儿乖,不哭,不哭。”寒战心疼的安慰着。

  “哇……”被寒战一安慰,寒雪反而哭的更大声。

  “不哭,不哭。”寒战只能一个劲的安慰着,心疼着寒雪满脸的泪。心下暗恨自己不该如此猛浪。寒雪的身子弱,本就承受不了他的欲火,而他为了与她斗气,反而更变本加利的享用她的身子,这才让她伤心难过了,他真真是该死。

  过久的情爱已耗去寒雪太多的精力,哭不到一会儿,即沈沈睡去。看着寒雪带泪的睡颜,寒战心疼的不得了。轻轻拭去寒雪眼色的泪珠,俯身轻舔着被她咬出血的红唇,叹了口气。心下暗暗告诫自己,下次绝不再与她斗气,凡事依着她,宠着她就好。

  轻轻将寒雪放于床榻上,拉过一边的丝被盖在她身上。自己翻身下床,将洗脸架上的脸盆端了过来。手伸入盆中将冷水用内力趋热后,才将布巾浸湿,掀开丝被,为寒雪慢慢擦拭。当擦到她的下体时,手指在寒雪的尾穴上轻按着,一会儿后,才将流尽的白液擦拭干净。

  从柜子里取了干净的丝被把寒雪裹好,他这才开始清理自己。

  待一切处理妥当,他穿戴好衣服,门外已传来三声敲门声,及王正义低沈的声音:“大人,一切准备妥当,可出发了。”  “外头候着,我们马上出发。”用传音入秘将声音传到王正义耳里后,寒战又从一边的衣柜中收拾了两套寒雪的衣物,用布包好,塞到寒雪的被中,然后将寒雪连人带被的抱起,确定她整个人都在被中,不会露出一丝一毫的肌肤,寒战这才抬腿走了出去。

  出了含春楼,寒雪要的大队人马已安静的停在那儿了。寒战直接将寒雪抱进马车,轻轻放在里面的卧榻上,反身将车门一关,对着窗边的王正义道:“正义,你前头开路,走得慢些,让小姐安睡。”  王正义也不敢多话,低头行个礼就跑前头带路去了。

  寒战放下车窗的窗帘,走回卧榻旁,抱起寒雪,连人带被的拥入怀里。帮寒雪调了个舒服的姿势,好让她靠着自己睡的更舒服。看着她沈睡的小脸,想起她闭眼哭泣的样子,心疼的抚了抚她的眼角。长叹口气,只愿她醒来,别再哭泣,不再怨他气他,让他做什么他都愿意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