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上一篇:返回战恋雪下一篇:

摘要 出使庆国之12   这是个淫欲的世界,整个洞窟被低吼声,呻吟声,尖叫声所充弃。那成年池子中,男子与女子明显不成比例,男与女的比例约为5:1,倒是那孩子...

出使庆国之12

  这是个淫欲的世界,整个洞窟被低吼声,呻吟声,尖叫声所充弃。那成年池子中,男子与女子明显不成比例,男与女的比例约为5:1,倒是那孩子池中的女孩多过男孩。除有个别男子三三两两的抱在一起互相玩弄外,此时到处可见四五个男子围着一个女子轮流操干着,这个方抽搐着射出精液退下来,那个便急急的提着肉棒插进去,被夹在人群中的女子基本上皆是被抽插的昏昏沈沈,不知今昔是何昔。

  寒雪捂着嘴看的目不转睛,眼神复杂难懂,看的寒战心里满不是个味,只觉那酸气直冲喉间,最后忍无可忍的将看呆了的某人猛的扯到怀里,便狠狠的封住那樱红的小嘴。

  寒战的吻粗鲁而凶猛,带着怒与怨,大脑的严重缺氧让寒雪差点没晕过去。

  “你这该死的丫头!”寒战一身醋意勃发,恶狠狠的瞪着寒雪,心中又气又怒,却不知该拿她怎么办,只紧紧的将她箍在身前。

  寒雪连连深吸的几口气才觉得自己活过来了,抬头便见寒战板着一张冷脸,似要吃人般瞪着她,心虚的缩了缩脖子,她也不是故意看呆眼的啊,只是太吃惊了嘛。

  “人家不是故意要看的嘛,那个……只是没想到他们也同那些狼一般……”寒雪睁着无辜的眼可怜兮兮的盯着寒战,小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抚着他急促起伏的胸膛,希望他能消消气。

  听出寒雪是拿下面的人跟那日草原上中了春药的狼比较了,寒战心下好笑,脸上仍不动声色拿厉眼瞪他,只是那眼中的怒气已经消散。

  两人在一起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寒雪瞅着便笑开了,扯了寒战衣襟垫起脚尖便在他脸上亲了一口,笑道:“别生气嘛,人家只是太吃惊了有点没吓呆了,又不是故意要盯着看的。”  寒战白了她一眼,转头不看她。

  寒雪大眼转了转,调皮的偷笑了声,靠到寒怀里娇声道:“我方才看到一女子直捧着男人的‘那东西’舔的起劲呢,那东西也能吃么?若……我也这般对你,你会舒服么?”  果然,寒战闻言浑身一僵,满眼不可置信的瞪向寒雪,见她调皮吐舌的笑脸便知自己被戏耍了,不由气恼的将她抓到怀里又是一阵深吻。

  两人玩闹了半响,寒战才拉了寒雪在一边地上坐下。

  “咱们不回去么?再呆下去可能也探不出什么事儿了。”寒雪不解道。

  寒战将寒雪抱坐在腿上才道:“那门是要有信物方能开启的,我方才进来时看过了,不等底下的人消停了,咱们也出不去。”  寒雪眉头轻皱,靠入寒战怀中,“这华乾军心思之深当真是世所罕见,我方才看到了,那池子里的男子大半都在殿上见到过。他生了这么多儿子皆瞒着世人按在朝中,若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哪个晕头的去收买他们,启不是就跳到庆王的套子里去了?!回头必须让艳娘那边注意了,若是想买消息切不可从这些人手上下手,否则暴露了事小,若将在庆的整个布局都折进去就亏大了。”  “事情也没你想得这么严重,看这底下的情形就可知这些庆王的子嗣都极重欲,你或许可从这里下手。”寒战提醒道。

  “美人计或许是最有效的,可我不愿那样。”寒雪轻叹了口气,抬眼看着寒战道:“庄里的姐妹们可都是好姑娘,我不想她们折在底下那些人手里。”  寒战怜爱的摸摸她的发,将她抱在怀中轻呼了口气道:“有些事是免不得的,让艳娘选自愿的吧,‘庆’不是根好啃的骨头,现下只能是尽力拉拢了,想分化一时也无从下手,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咱们就输在情报不够。”  “听华乾军方才所言,他们必是与金沙,龙跃有过协议了,若要拉拢只怕不易。”寒雪有些头痛的揉着额角。

  “事在人为,这世上只有永远的利益没有永远的朋友,只要我们开的条件比龙跃、金沙更有利,相信华乾军知道该怎么选择。”寒战拉下寒雪的手,帮着在寒雪的太阳穴上轻按了起来,“五国以国力而言,庆居首位,碧落次之,冰晶,龙跃,金沙排在末位。若能祸水东引,是再好不过了。”  祸水东引……祸水东引……寒雪闭眼沈思良久,脑中似有灵光一现,却总是看不真切。时间一点一滴的流过,寒雪仍在苦思冥想,脑中猛的一个灵光闪过,若是……寒雪猛坐正了身子,两眼亮晶晶的回身看着寒战,“若是将三国围攻的对向换成金沙,或者说两强联手占金沙,再攻龙跃……”  寒战听的一楞,半响才点着寒雪的鼻尖无奈笑道:“你这机灵鬼,我只提个祸水东引,你就想坑了两个国家。真是……”一时也想不出要用什么词形容寒雪,只能无奈的苦笑,“此计倒是真的好,昊天若同意,此计定成,两强联手,以金沙现下的混乱局面,必亡。”  寒雪被他说的有些不好意思,摸着头笑道,“人家只是想着,三国打一国,胜了也只是三分,若是两国坑两国,吞掉一国是对半分,到时能将龙跃打下多少那都是赚的,相信这笔买卖以庆王的老谋深算定是会应的。”  寒战迷眼想了想道:“只怕龙跃最后会依附于庆,此时计划有变,回去后便立即传信给皇甫昊天吧,还好咱们出发前皇甫境天已先去了冰晶,此时皇甫凤天只怕也已在金沙了,若是他那儿能成事,到时要占金沙只怕会更顺利,咱们只用空出手来多占此龙跃的城池,免得龙跃投靠庆时,庆的国力更盛,那样便不好控制了。”  寒雪听他所讲,似笑非笑的又去扯他的脸肉,“还说我狠呢,你哪里就比我善良了。”  寒战也不气,搂了她伏脸去亲,印了寒雪一脸的唾沫印才低声笑着故做无奈道,“我这也是无奈之举,谁让我有个这般强势的娘子呢,也只好妇唱夫随了。”  “呸!”寒雪完全不结面子的甩了他个大白眼,便自地上站起,此时底下的声音已经轻了下来,只余男子的粗喘声,已难闻女子的声音。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