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上一篇:返回战恋雪下一篇:

摘要 出使庆国之19   柳眉细月高挂中天,一道黑影如箭般自官驿激射而出,速度之快,连人的肉眼也难以识别,也正是这般鬼魅般的速度,才成功的瞒过官驿外天罗地...

出使庆国之19

  柳眉细月高挂中天,一道黑影如箭般自官驿激射而出,速度之快,连人的肉眼也难以识别,也正是这般鬼魅般的速度,才成功的瞒过官驿外天罗地网般暗藏的各国密探。

  寒雪靠在寒战的肩上,看着围在她官驿外的那些自以为藏的很好的各国探子们,调皮的吐了吐舌头,轻轻的自语道:“你们就好好的守在这里吧,本公主先出去玩了。”  寒战闻言,薄而性感的嘴角微微的翘起,脚下却是丝毫不停,往那群山中的宫殿急掠而去。

  正所谓一回生二回熟,有了上次的探索经验,这回找起华乾军的寝殿对寒战来说就像进自家后花园一样简单,躲过N队巡逻的御林军,绕过N个守卫,寒战终于在一座灯火通明的宫殿梁柱边停了下来。

  “到了。”  寒雪小心的探出脑袋四下张望,不解的皱起眉来:“怎么连个侍卫也没有?是不是走错了。”  寒战侧头瞄了眼灯火通明的宫殿,敛眉一想,便笑着搂了寒雪,脚下轻点,飞身上了宫殿外栏上的梁柱,他看着寒雪指了指门窗紧闭的宫殿,笑而不语。

  寒雪也不是笨人,寒战这么一提示,她便明白了,“那现在怎么办?闯进去?”一想,这也不行啊,他们是来谈判的,人家在干事儿时你闯进去,搞不好人家一时不爽,就喊来侍卫了。“要不等等?”  寒战也不回话,只侧耳倾听了下,抱起寒雪在梁柱上无声的一阵左捌右捌,绕到正殿前时,选了最偏僻的一扇天窗挑开,带着寒雪便翻身溜了进去。

  金雕的九龙椅,青白寒玉的书案,靠墙立着珍宝格柜,那上面的东西在烛光下流光异彩,一看就知不是凡品,书案前四排红梨木椅子整齐有序的排放着,间有名贵的盘景点缀其中。

  两人看着这间正殿的布置,心里齐齐暗叫一声:“好!”奢而不俗,霸气暗藏,这华乾军倒确实是个人物。

  正殿与后殿的隔帘正密密的合着,寒雪指了指那隔帘用嘴型问寒战:“是在哪里吗?现在怎么办?”  寒战点了点头,拉着寒雪到一边椅上坐下,轻声道:“等,快出来了。”寒雪没有功力,所以听不到,但以他的功力,方圆一里之内风吹早草动都能听得一清二楚,更不用说这几百米之隔的地方了,听那急切的肉体相撞声,里面的战状只怕已近尾声了。

  寒雪闻言也安下心来,静静的靠着寒战闭目养神起来。

  寝宫的内殿里,华乾军正手捧着华仙瑶的俏臀极力的冲撞着,身下的小女儿早已在他一次次的蹂躏下失去了意识,如今正如面条般软在床上任他为所欲为,看着自己粗大的肉棒深深的刺进女儿的小肉洞,他就兴奋的难以自控,只想狠狠的刺穿那温软之地,然后将一身的种子全灌进女儿幼小的子宫里,身体抖动着将白秽的种子射进最深处,直到那已微有此凸起的不腹鼓起的更加明显,半响,他才满足的将软掉的肉棒自那温暖湿滑的肉穴里拔出来。看着双目紧闭的小女儿,大手再在那沾满两人体液的窄小阴阜上揉了揉,拿起一边与自己勃起的肉棒一样粗的玉柱,将之塞进刚经过他数次洗礼的小肉洞里,将那已流致洞口的白液又全部堵了回去,他才满足的一笑,拿起一旁备好的锦帕草草的将自己擦了一遍,一边穿戴衣物一边往前殿慢步而去。

  “陛下可算出来了,真是让本宫好等啊。”寒雪清脆的声音在后殿隔帘掀起之时流泻在大殿之中,让一手提着裤子,一手掀着隔帘的庆王僵在了那儿。

  “陛下可先行整装,我夫妻二人不介意再多等一会儿。”寒战似笑非笑的瞄了眼华乾军提着裤子的手,抬眼对上他惊惧,愤怒的眼,见他眼中满是狠戾之色,寒战哼笑一声:“陛下大可不毕惊惧,我夫妻二人并无恶意,只是有笔好买卖想与陛下合作而已。”  华乾军也不愧在王座上混迹了这么多年,心理素质确实是高,只一瞬间便将一切情绪收敛了个干净,放下隔帘,边整理自己的衣装,边沈声道:“不知护国公主与驸马深夜造访所为何事?”  这老狐狸不好对付啊!寒雪与寒战对视了一眼,两人都在对方的眼中看到同样的感慨。

  “也不是什么大事儿,只不过我家皇帝哥哥耳闻了些事儿,想让本宫亲自来问陛下一问,免得万一是个误会,伤了两国之间的情意就不太好了。”寒雪甜腻清脆的声音,让闻者心中舒畅不已,那明显带了笑的声音,却让庆王蹙起了眉头。

  将眼中的深沈收敛干净,华乾军也微扯起唇角掀帘而出,看着不请自来的两人道:“哦,不知是何事,需劳动公主以这般特殊的方式深夜造访本王的寝宫呢?”  寒雪低着头,边理着自己的裙角,边漫不经心的微笑着回道:“也没什么大事儿,只听说庆王与龙跃,金沙联盟,欲在庆王大寿当日起兵攻打我碧落……”在说到攻打碧落之时,寒雪微笑着抬头对上华乾军的眼,清楚的看着他眼中的惊怒与噬血。

  “我国一向与各国交好,这是各国皆知之事,怎么会轻易挑起战事,不知公主这事儿是打哪儿听来的,可别中了别有居心之人的特意挑拨,若国此事引起你我两国不合,那就不好了。”华乾军此时表面上虽仍不动声色,心中却已掀起惊天巨浪,惊怒交加,三国联盟之事本就隐密,除了两国的帝王与金沙的三位主掌兵权的王爷,也就他们的几个心腹知晓,三国联手攻打碧落本就是打的出其不意的主意,哪知本以为秘密的事早已被泻漏,这到底是哪国泻的秘?

  “明人面前不说暗话,本宫虽非皇家血脉,得皇上恩宠,手里也算掌了不少的银钱,若说碧落半数的钱财尽在我手也不为过,一句有钱能使鬼推磨,相信以陛下之能再无需本宫多言了吧?!”老狐狸,就是要让你心生间隙,再难相信那两国之人。

  华乾军脸上一阵青一阵白,脸色变换之快,快可与变色龙一比高下了,沈默的跨步到九龙椅上坐下,他阴沈的看了眼默不做声坐在寒雪边上的寒战,再看了眼微笑以对的寒雪,却仍是黑着脸死扛道:“本王实在不明白公主何意,莫不是想给我大庆冠个莫须有的罪名吧?”  寒雪听了不禁掩嘴咯咯的笑了起来,“没想到陛下是这般幽默之人,本宫算是见识到了。”这种时候还想死扛,真不愧是只老狐狸。“陛下可要知道,龙跃与金沙可与你庆国不同,权势,兵力可都是分在好几个人手里的,这再秘密的事儿,知道的人多了,那也就不个是秘密了。”  这般明显的暗示,若华乾军再听不进去,也就妄为一国君王了,大殿中一时寂静无声,气氛压抑的让人喘不过气来,只不过这压抑是针对庆王的,反观寒雪与寒战两人,可是轻松自在的很。

  寒雪也不催促,任庆王自己想个明白,尽自拉着寒战的大手,在寒战满眼温柔溺爱的眼光下,掰着他的手指玩儿。

  确实,正如寒雪所说,再秘密的事儿,知道的人多了也就不是秘密了。在寒雪说出有钱能使鬼推磨这句话时,其实华乾军心里就已信了她七分,只是一时还拿不定主意,深怕是两人想讹他,此时见两人如此轻松自在的眉来眼去,心中便信了个十层十。先不说龙跃朝中是否有泻秘者,单是金沙一国,参与的便是三位掌着兵权的王爷,单这一国主事者便有三人,更别说那心腹之人有多少,谁又知道是哪个将消息卖了出去?此时他倒不担心自己这方会有何损伤,如今人家以这种方式找上门来,也定是有所打算的,他且听他们说出来意再做打算,想到这里,七上八下的心便静了下来,看着两人道沈声道:“贵国陛下既已知晓此事,且派公主深夜来访,想必是有所打算,何不一一道与本王知晓。”  “本宫等的就是陛下这句话呢。”寒雪微微一笑,一改之前的懒散样子,正了正了身子看着庆王道:“我家皇帝哥哥要我问陛下一句话。”  见寒雪脸上神色认真,华乾军也严肃了起来:“哦?何话?”  寒雪狡黠一笑,道:“陛下认为是三人分一间房子好呢,还是一人分一间的好?”  华乾军闻言皱起了眉头,眼中闪过一丝了悟,视线在寒雪嘻笑的脸上与寒战冰冷无表情的脸上来回看了半响,才犹豫着慢慢的吐出一句:“不知贵国皇上之意是否为本王心中所想,还请公主言明才好。”  见华乾军眼神闪烁,面上却仍有犹豫,寒雪知他已猜到了,便道:“兵者诡道也,出其不意,便能收到奇效,唯今世上国力强的也就你我两国,若是你我联手,还有哪国是有力相抗的呢?”  寒雪特意停下来,给华乾军消化的时间,见他脸上浮现了丝兴奋之色,她才继续道:“皇帝哥哥的意思是,灭龙跃,分金沙。”  寒雪完全将利字摆在明面上,让华乾军清楚的知道两国联手后可获得的利益。确实,五国之力唯碧落与庆国强些,龙跃与金沙与之相比,只能算是拖尾的角色,若是能将这两国并入自家版图,就算不是一统也是千秋功业。只是……“不知贵国陛下可有说这灭要如何灭,分又如何分?”  终于说到重点了,分分利益可得说清楚,寒雪与寒战对视一眼,两人眼中皆是满满的笑意:“我皇帝哥哥说,强者不以自身的强大而断言断行,你我两国虽强,但想做到以最小的利益获得最大的利益,且要万无一失的话,便需你我双方紧密合作。纵观五国国势,金沙权势四分,兵力分在了几人手中,已不足以惧,但龙跃虽弱与你我两国,却也不可小看,所以,我皇帝哥哥的意思是,两国合攻龙跃,事后平分天下,至于金沙,咱们两家各凭本事,陛下有多少兵力便占多少地方,只要互不侵犯,我家皇帝哥哥是不会过问的。”  “!~”华乾军深吸了口气,脸色复杂的看着眼前两人,眼光一转,冷笑声道:“贵国陛下这算盘打的可真精,只不过似乎漏算了个地方。”  “陛下说的可是冰晶?”寒雪反应也是及快。

  华乾军冷哼一声,一身的王者霸气完全彰显出来,只盯着寒雪与寒战,板着脸不说话。

  寒战一直注意着华乾军的一举一动,对他刻意的展现自己的王者气势,心中噗笑不已,想在气势压倒寒雪,让她胆怯,也要看那丫头给不给面子,要知道一个自小在皇家成长的人,见的多了,对气势这种东西也是会免疫力的。

  寒雪的表现也确实没让寒战失望,对庆王一身的霸气视而不见,仍是嘻笑着回道:“那冰晶可不是个好地方,一年可有六个月在下雪,能与外界通商的时间也只有三个月,这样的严寒之地,我家皇帝哥哥可不感兴趣,若是陛下有兴趣尽可去攻打,我碧落绝无异意。”  “哦?公主此话可是当真?”华乾军眼神闪烁,颇有深意的笑道:“若真如此,到时我国大军借道碧落去往冰晶,还要贵国多多相助。”  只怕借道是假,意欲攻打才是真,这老狐狸是在欺她年幼,挖个陷阱给她跳么?寒雪微皱了皱眉,不由冷冷笑道:“近年来,因金沙境内内乱不断,我国与金沙,冰晶接壤之地一直贼寇不断,这借道倒是无妨,就怕不太安全。”她特意在‘安全’两字上加重了音,示意华乾军也别当他们碧落人都是笨蛋,若真敢大军入境,到时有个三长两短的就不能怪他们碧落了。

  “素闻碧落在支神兵,此兵一出无人能挡,这区区贼寇只怕不在话下吧。”三国联手攻打碧落,还得采取偷袭的,就是怕这支神出鬼没的大军。只是这支军族被碧落藏得很深,合他三国探子之力也没查到这支奇兵的一点线索,着实让他寝食难安。

  想探她话,不好意思,你找错人了,哼!“本宫此行虽被委以重任,可也只是个妇道人家,对这行兵打战的事儿,可是一窍不通,陛下拿这事儿问本宫,可真是问错人了。”  “哦?是嘛?”华乾军似笑非笑的看着寒雪,眼中带了丝讥讽之色。

  寒雪面不改色的回道:“这是自然。”  寒战在一边冷不防的出声道:“陛下可是忘了金沙的北边也是连着冰晶的?与其想着大军借道我国,还不如陛下自己将金沙并入自家版图后再慢慢筹划。”  华乾军眼带狠厉的扫向寒战,这个男子自见面起,他便看不出深浅来,只听闻其武功出神入化,却无缘得见,此时一试,确实不简单。

  寒战毫不退让的迎上华乾军的瞪视,两人的眼神在空中相撞,一时间,看不见的火花在这空间中四溅。

  看着两个男人斗鸡似的互瞪,这种情况真不是普通的诡异,唯恐谈判会演变成全武行,寒雪忙出声道:“陛下何不先着手眼前之事,三国联盟我国早已获得风声,若陛下仍要一意孤行,只怕在也讨不到便宜。想必这种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事儿,陛下也不愿为之吧。”  华乾军不甘的再狠瞪了寒战一眼,才看着寒雪道:“公主有话不防地言,本王洗耳恭听。”  寒雪挺直腰背,自信的笑道:“实话告诉陛下也无防,我国收买的可不单只是金沙的人,连龙跃也有,所以你们的三国联盟已成空谈,陛下何不与我国结盟,将计就计,在您大寿之前即倒戈,与我国一起出兵攻打龙跃,到时龙跃的大军全布在我国的边境线上,绝不会防备贵国的大军,要攻下龙跃将会易如翻掌。”  “由我国攻城,却要让我国兵将辛苦打下的城池分你碧落一半,皇甫昊天这算盘打的可真响亮啊。”  寒战冷笑一声:“陛下说反了吧,到时龙跃的正规军全被我国的兵将牵制在边界线上,贵国兵将只负责带兵进入没几人留守的城镇,若这也要抢功,还谈什么合作。此一事对贵国百利而无一害,龙跃的正规军都是我国在对付,贵国兵将只不过轻松收编城池,不会有多大的损伤,你我双方分工合作,因此我方要求龙跃的国土要两国平分,至于金沙,到时就各凭本事了,有多少能力便占多少地方,只要不互相侵害,我国绝不会对贵国动武。”  华乾军心下一转,便明了这事明面上确实是对自家最有利,只是事情真有这么简单吗?碧落又怎么会将这样的好处送给他?这其中还暗藏何种玄机?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