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上一篇:返回战恋雪下一篇:

摘要 为了生个小雪儿H   白雪皑皑的天池山脉,在山与山的夹缝中,有一条四季如春,花开遍地的山谷,而在那团花锦簇的草地上,此时正有一对男女相互相缠着。  ...

为了生个小雪儿H

  白雪皑皑的天池山脉,在山与山的夹缝中,有一条四季如春,花开遍地的山谷,而在那团花锦簇的草地上,此时正有一对男女相互相缠着。

  “呀……别吸……嗯……”寒雪捧着寒战埋在她胸前的头,似推非推。乳尖传来的阵阵酸麻,让她轻咬住了红唇,压抑的呻吟着。

  “叫出来,”寒战边舔着寒雪幼嫩的乳尖,一边低哑的道:“这里就只有我们俩,我想听你舒服的声音。”  “嗯……”寒雪慌乱的摇着头,摇乱了一头的长发,“啊……别……别咬……”这厮越来越知道怎么样的吸吮能让她感到快感了,哦,该死,吸的她好舒服哦。

  “啾,!啾,!啾……”耳边传来的都是寒战卖力吸吮她乳房的声音,寒雪敏感的感觉到腿心似流出了一股热流,不自禁的夹紧了腿,却不想紧紧的夹住了寒战插在她两腿间的健壮大腿。

  “动情了么?你越来越敏感了!”寒战轻笑一声,略抬起身子,卸去自己上身的衣物,光裸分健壮的身体重又覆回寒雪身上,  被寒战强壮的身体覆住,手摸到他身上肌理分明的肌肤,寒雪忍不住便轻颤起来,肩背传来带着湿意的刺痛,胸前被挤握着的乳房也传来难言的酸疼,“嗯啊……别……疼……”。

  寒战喘息渐粗,亲着寒雪莹白的颈项,哑声道:“我也疼了,雪儿快摸摸。”说着便握着寒雪的手将之拉到胯下,隔着长裤握住他的粗长,“嗯……舒服……雪儿揉揉,嗯……再揉揉……”  握着那一手圈不住的肉棒,寒雪心儿跳的飞快,“战……你的,嗯……好像又大了,啊……”  寒战得意的舔舔嘴角,用手扭着寒雪一方的乳尖,轻轻拉扯,“喜欢我的棒棒吗?大了能让你更舒服呢。”  想起寒战每次填满她的身体,满满的将她的身体撑到极致的那种充实感,寒雪禁不住的娇喘一声,下体小穴中似又有热流涌出。

  寒雪抬起染了情欲的眸子,看着寒战嘴角的邪笑,不由就嘟起了红唇,手中轻轻的套弄的动作改为重重一握。

  “啊……哦……”寒战惊喊一声,改为低低的呻吟,“你这丫头,想掐断我不成?!……”疼痛之后是随着寒雪的套弄而带来的难言的快感,让寒战腿都软了。“你……哦……天啊……你这丫头……啊哦……”胯下传来的胀痛和被包裹抚摸的快感,快要把他逼疯了,寒战抓着寒雪的衣服一用力,只听“嘶啦”一声,粉红的绸衣顿时便成了一堆碎布,“看我怎么收拾你。”  “啊……”寒雪惊叫一声,却连挣扎的机会也没有,便被寒战抓住了双手,他只用一只大手便将她的两只手固定在了她的头顶上,再一声“嘶啦”声响起,这回是她的襦裤,寒雪欲哭无泪,无力的踢踹着双腿气嚷道:“臭寒战,你……你撕了人家的衣服,以后让人家穿什么啦,啊……”  “这里又没有外人,穿与不穿又有什么关系呢。”寒战将一指探入那已湿润了的谷地,细细的来回摸索一遍后,又探入一指。

  “啊呀……别……嗯……呀……”寒雪扭着腰想要挣开腿心的侵入,无奈与寒战一比,她的力气根本可突略不计。

  寒雪小穴中的湿润与紧窒让寒战再忍不住,抽出手指,解开裤带,他扶着已胀的青紫的巨龙抵上寒雪的幽口,一个用力便整根没了进去。

  “啊……”  “嗯哼……”  突如其来的结合让两人齐齐呻吟出声,寒战一个翻转,变为女上男下的姿势,让寒雪跨骑在他胯上。他喜欢这样的姿势,不但能让他的粗壮肉龙进的更深,也能让寒雪将他夹的更紧,还能让他看到雪儿胸前的美景,看着那两团雪白的软肉在他的挤握下,自他黝黑的手指间挤出,变形,光是这样看着,便能让他兴奋不已。

  “啊呀……不行……天……好撑……你太大了……呜嗯……不能这样……啊……”寒雪无助的娇嚷,双手撑着寒战的小腹就想将他自自己体内拔出来,哪知,才抽出一半便被寒战一个猛力的上顶又给整根插了进去。

  寒战用力的一下下往上顶送着,看着寒雪洁白的小腹上那一条明显的凸起随着自己的一插一抽而进进出出着,眸色不禁更深如黑墨了。

  “啊……呜……不要……好撑……会……会裂……啊……”粗壮的肉棒一次次毫不保留的深入玉壶,那略带点疼痛的快感来的又猛又急,寒雪无助的摇着头,却怎么也甩不开两人沾连处让人疯狂的快感。

  又一次翻身,寒雪再次被压在了寒战的身下,两条大腿被分的大开,被寒战压向那双嫩白的椒乳。寒战将粗壮的肉棒深深的插入小穴,抬头又用唇齿去钓那嫣红挺立的红梅,卷入口中用力的吸允,身下的巨龙也不松懈,一下又一下重重的抽插。

  “啊呀……别这样……啊……不行了……我……啊……我嗯啊……”胸前的酸麻,似乎让小穴里的感觉更加强烈了,快感如潮水一般汹涌而来,只几下便让寒雪丢盔弃甲,小穴一紧便猛烈的收缩起来,夹的寒战猛吸气,口中吸吮的更加卖力,胯下巨龙也像打桩似的抽插的更加用力。

  持续的快感让人疯狂,寒雪尖叫着,修剪整理的指甲在寒战的肩背上留下条条红痕,洁白的牙齿也在寒战的肩头留下一个个牙印,小穴里的快感累积着,脑中竟升起一股子尿意,而且地感觉随着寒战的猛力抽插,那尿意越来越不能忍受了,“停……停下来……啊……战……我……我要尿……尿……啊……”寒雪惊觉股间一阵湿热,似有一股温水自她的小穴中喷出,不由惊叫起来。

  寒战的眸色更深,快感不断的冲上大脑,腰椎酥麻的快感闪电般的传入脑海,让他颤粟不已,松开紧含着的红果,寒战将全身的力量都压在寒雪身上,猛力的冲撞起来,疯狂的狂抽猛插了数百下,一个用力的戳刺,肉棒深深的插入肉壶内,寒战精关一松,身体连抖数抖,浓浊的精液射了满壶。

  欢爱刚歇,寒战撑起自己,粗喘着伸舌舔着寒雪娇喘不已的红唇,声音粗哑的低语:“舒服么?你喷了好多水来呢。”  寒雪又羞又糗,抬手便去推他,“人家再也不要理你了啦,呜……”让她死了算了……  寒战顺着她推拒的力道,转身一带,便让两人变成了男下女上的姿势,疲软下来的肉棒也因两人的动作滑出了寒雪的身体,小穴中满满的白液没有了阻塞,便也跟着流了出来,沾的两人腿间都是,腥臊的气味充弃在两人鼻间挥之不去。

  知道寒雪在害羞,寒战怜惜的将她搂在胸前,轻轻的抚着她柔嫩的背,嘴角得意的翘起:“你都不知道我多得意,我让你舒服了不是么?”  寒雪羞赧的将脸埋在他胸前,嘟着嘴不依,“糗死了。”  寒战好笑的拍拍她挺翘的雪臀,“我们是夫妻不是么,做这种事有什么好害羞的?这里除了我们什么人都没有,这倒是最合我的意了,你不知道我多想要一直插在你身体里,不跟你分开。”  这般扇情的情话,让寒雪又羞又气,不由便伸出了小魔爪,咬牙切齿道:“你也不怕精尽人亡。”  寒战哈哈大笑,“寒棋那小子倒是真有两下子,临行时他可给了我不少东西,其中有一样说是足能让咱们日夜春宵不断的做上三五日呢,不要咱们试试?”  “试你个头!”寒雪生气的抬手锤他,还日夜不断三五日呢,那不是要她的命嘛,死寒棋,你死定了。

  远在清州寒家堡的寒棋猛的打个了喷嚏,他莫明其妙的摸摸鼻子,抬头四处看了看,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沈,刚刚不知道为什么,背后的寒毛全都站起来了。想想又笑自己真是被奴役习惯了,那个唯一能让他寒毛直竖的丫头,现在应该在千里之外才是,想着那丫头现在可能经历的生活,他年轻幼稚的脸上浮起一抹邪笑,重又低头继续挑起手里的草药。

  寒战微笑的搂紧寒雪,“雪儿,我很高兴。”  寒雪抬头便对上寒战满是深情的眼,那深黑的眸中带着满满的喜悦,让寒雪的心都柔软了,“傻子,不就是扔了那一身的累赘么。”寒战万年的寒冰脸,现在就如冰雪消融了般,带着柔情似水的笑,让寒雪看的心酸又难过,凝了眼便又伸出魔爪去,扯着寒战的脸皮便将之揉的不成样子,“一脸的傻笑,丑死了。”  寒战却仍是笑着任她玩,眼中的柔情甜的简直腻死人。自小失亲的他,傍着寒雪一起长大,看着她慢慢的积累财富,看着皇家将权势赐给她,他越看越怕,怕寒雪会走上他父亲的老路,这世上不单是功高盖主会让上位者采取行动,权势日大,一旦让上位者觉得不安也是会被毫不留情的抹杀的。幸好,幸好他的雪儿不爱那些钱财权势,肯毫不迟疑的扔了那些累赘,与他在这神仙谷地隐居。

  寒雪扯了几下终是舍不的,停了手,又去轻轻的揉着寒战的脸,眼神有点迷离,“你说,皇帝哥哥会发现咱们没往海边走么?”  “他最想不到的是你能将十二卫也扔下,没了那些个人,他再也没办法掌握你的信息,定是会派人去查看的,只是龙跃的海岸线长了,又是人生地不熟,姜叔他们按排的人应该能将他骗过去的,只是他疑心重,只怕仍会在各地按排下暗探查询你的下落的。”寒战紧了紧搂着寒雪的手臂,无声的给予安慰。雪儿对亲近的人有一种偏执信任,皇甫昊天对她做的那些事,怕是对她伤害致深。

  寒雪略带伤感的笑了笑,“横竖我是不出门了,任他布下天罗地网也没用。”从小就希望只守着自己的亲人,平平静静的过日子,如今就这样与寒战恩爱、平静的过一生也好。

  寒战眼中一丝精光闪过,大手趁寒雪不注意,轻轻的分开了她的双腿,就着她腿心处的沾腻,再次挺胀起来的巨龙便熟门熟路的顶上了幽谷,只滞了一下便入了大半根。

  “啊……混蛋,你偷袭,啊呀……”被寒战这一闹,寒雪哪里还有什么伤感的情绪在,欲火迅速被燃起。

  “呵,嗯……咱们快些……生个孩子是正经……呜嗯……想那些做什么?哼嗯……雪儿……雪儿……”看着寒雪自己骑在他腰上,扭起了腰肢套弄起他的粗大来,两团日渐丰腴的乳房随着摇摆在他眼前荡出让人心惊的波浪,看的寒战口干舌燥,直痴痴的哑声唤着身上让他消魂噬骨的可人儿。

  “嗯……哎啊……”真是出师不利,原是想惩罚下寒战的,哪知那根巨硕的肉龙吞吐起来这般困难,身体被狠狠撑开的感觉老实说并不怎么美妙,只几下寒雪便不行了,腰一软便趴回了寒战的胸前,“不行……这样的姿势太撑了,好难受。”  寒战见状,让寒雪侧躺,自己自地上爬了起来,将寒雪的一条玉腿加到肩上,身下欲龙直直深入,竟也是整根没了进去,硕大的卵蛋随着摇摆蹭在寒雪的腿根上,竟也是别有滋味,让他脑中一机灵,腰便飞速的挺动起来。

  “嗯啊……慢……慢点……嗯……啊……太快了啊……嗯啊……”  看着寒雪在他身下消魂的样子,寒战不由挺动的更加用力,也更快了,脑中幻想着可能只需一年,便会有个小寒雪绕着他的膝头叫爹爹,他便忍不住嘴角幸福的笑。

  小雪儿,爹爹很快便会让你来到人间的……  (某人似乎忘记了,生男生女可不是你想就会实现的。)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