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上一篇:返回宝贝太迟钝下一篇:没有了

  谷伊丽几乎把胃里的东西都吐光了,她赤裸着身子趴在马桶边喘息,两眼都是泪,没有要哭的,但就是边吐边掉泪,她也没办法。

  莫雅人守在她身边,弄了温热毛巾帮她擦脸,用水让她漱口,最后也是他放了一大浴缸的热水,抱着她泡澡,帮她清洗。

  「唔!我吃坏肚子了……」她虚弱地偎着他,傻气地呢喃,虽然身体微恙,但他的温柔服侍让她幸福得偷偷扬起嘴角。

  莫雅人的表情高深莫测,凝望她时的目光柔和得几乎要滴出水。

  他重新将她抱回大床上,为她盖妥被子。

  坐在床边,他手劲温柔地抚着她的脸,抚得她轻声嘤咛,一双柔荑干脆抓住他的大手,不让他离开。

  「伊丽,再睡一会儿,天还没完全亮。」他哄着。

  「我不要你走。」她的眼皮有些沉了。

  他带笑道:「我没有要走,我看着你睡。」

  略顿了顿,他低柔又说:「等你睡饱了,我带你看医生。」

  「我没有生病,只是……有点吃坏肚子而已,吐一吐就好了。」

  莫雅人叹了口气,反握住她的小手,「伊丽,你可能真的怀孕了。」

  「啊?」这下子,想睡的眼睛登时瞪大,她傻呼呼的,好像许多事的环节都没搞懂,跟平时聪敏干练的她相差十万八千里。

  「怀……怀、怀孕?我怀孕了?」她推被坐了起来。

  莫雅人摸摸她凌乱却性感无比的长发,微微一笑,「以我们这么努力的表现,你如果怀孕了,一点也不奇怪,不是吗?」

  谷伊丽的呼吸有点急促,大脑还在接受这个可能性。

  毕竟,扯谎声称自己怀孕了,跟真的怀孕了,两种感觉天差地远啊!

  莫雅人仔细地观察她,低声问:「你觉得怎么样?」

  「我……我觉得……」谷伊丽伸手盖在自己的肚子上,想起自己的生理期确实迟了很久,以前从来不会这样的,而她竟然也没想到那边去,还以为是因为近来的工作压力较大,才导致生理期延迟。

  「你不喜欢吗?」他又问。

  谷伊丽双肩轻轻一震,回过神了,她轻嚷着,「怎么可能不喜欢?我、我很开心啊!雅人,我怀孕了,我就快有小贝比了,我和你的小贝比呢!我……我真的很开心啊!」

  欣喜的眼泪落下来,她边哭边笑,扑进他怀里,纤细的手臂牢牢攀住他的颈项。

  莫雅人一把搂住她,内心跟她一样激动,下巴抵着她的头顶,他的眼角也有些湿润,声音沙嗄地说。「还是要检查过后,才能确定有没有小贝比啊!」

  「有啦!这次一定有啦!雅人,我感觉到了,我没有说谎!」她赖在他怀里,像个小女孩儿般撒娇,吸吸鼻子又说:「雅人,我爱你。」

  莫雅人整个灵魂又是一震,不由得收拢双臂,把她搂得更紧。

  他激烈的心跳声音全落进谷伊丽的耳里,那让她感动得想哭。

  咬咬唇,她窝在他怀里笑着,轻柔地说:「雅人,我知道『喜欢』和『爱』的差别在哪里了。以前,我喜欢过大学时交往的男朋友,喜欢才华洋溢的boss彭浩纶,但那样的感情不会深入骨血里。爱上一个人,是会不顾一切往前冲的,有时候冲太快,会看不清楚路上的风景,要一直到最后顿悟了自己的感情,回头去看,回头慢慢细思,才晓得那有多么珍贵。我爱你……谢谢你,让我爱上你……」

  她的话钻进他的心脏深处,在那个地方落地生根了。

  他的心很痛,却也无比快乐,许多话梗在喉咙中,一时间不知道要说什么,只能抱住她、感觉她。

  扳起她洁美的下巴,他含住那张甜美小嘴,带着虔诚的心吻她。

  ……

  谷伊丽做了检查。

  宾果!

  她肚子里真的有小宝宝了。

  虽然才刚满八周,那小小的东西还不具完整的形体,她却觉得已有个强壮的生命在她身体里孕育,让她时时刻刻都有感觉。

  林月桂自然不知道他们小两口中间还闹了一出戏,一开始就相信谷伊丽的话。

  她老人家也不管他们是怎么开始走在一起的,只在乎谷伊丽怀孕了,怕谷伊丽不懂得照顾自己,也怕儿子忙于工作,会忽略谷伊丽的身体,这些天,林月桂已经从三峡搬回儿子的公寓,就近盯着谷伊丽的饮食起居,而且在劝说谷伊丽辞职无效下,林月桂每天都会做好营养满分的午餐给谷伊丽带去公司。

  晚餐前,莫雅人回到家,他开门走进玄关,脱鞋,换上地板拖鞋,走到客厅。

  他看到他的小女人已经回来了,而且跟母亲一块站在半开放式的厨房里准备晚饭,这一幕让他胸口发烫,嘴角不禁扬起。

  「莫妈妈,电饭锅里的冬瓜盅好了耶!我把它夹出来。」

  「哎呀!那个很重啊!你不要动,我夹就好。」

  「没关系的,这个一点也不重,莫妈妈,您让我帮忙嘛!」谷伊丽叹气。

  「要帮忙可以,你去把碗筷摆上,我再把青菜洗一洗,等雅人回来再下锅去炒,等一下就能开饭了。」

  「莫妈妈,我来洗菜吧!」谷伊丽撩起衣袖。

  林月桂这次没有阻止她,倒是开始叨念起来,「你也真是的,还喊我莫妈妈,干脆就喊一声妈算了。雅人也真胡闹,他和你偷偷在一起就算了,现在孩子都有了,他竟然还不赶紧把婚事办一办。唉!你们两个是要拖到肚子大了、孩子生了才开心吗?」

  「唔……」谷伊丽咬咬唇,努力洗菜叶,想要打混过去。

  「妈,我们会结婚。」一直倚在客厅酒柜边,打量着厨房内状况的莫雅人终于开口,当然,他一出声,里边忙碌的两个女人不约而同地转过头来。

  谷伊丽心脏怦怦跳,可怕的热潮侵袭着全身,把俏脸染得通红。

  莫雅人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随即又说:「我保证,我们近期内就会结婚。」

  听到这话,林月桂眉开眼笑,「这样才对啊!呵呵……很好很好,你们快点把婚期订下来,这样我才好联络大家。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结婚是大事,千万不能马马虎虎啊……」

  谷伊丽头有点昏昏的,头重脚轻,听不太清楚即将成为她婆婆的林月桂又说了些什么,等她反应过来时,人已经跟着莫雅人走进卧房……

  她记起来了,刚才莫妈妈好像要她帮莫雅人放洗澡水、准备干净衣裤,还交代了,再炒两盘青菜就可以开饭。

  「你觉得呢?」此时两人独处,莫雅人脱掉西装外套,问得有些漫不经心,但藏在眼中的光芒却认真无比。

  谷伊丽缓缓看向他,唇办动着,「觉得什么?」

  「结婚。」他顿了顿,「和我结婚,你觉得如何?」

  她咬唇,胸部起伏略大,脸颊嫣红。

  他们沉静凝望,过了好几秒钟,谷伊丽终于鼓起勇气说。「你一开始就说了,如果我怀孕了,要我非嫁给你不可。」

  「嗯!」

  「雅人,我们结婚,只是因为我肚子里有小宝宝吗?」她深吸了口气,「如果你只是想负起责任,所以才娶我,那、那其实没这个必要……我们两个可以这样在一起就好,你不用太勉强……」

  莫雅人瞪着她,「谷伊丽,你究竟还要迟钝到什么时候?」

  她也瞪大眼了。

  他一把抓住她的上臂,薄唇磨出声音,「你……笨蛋!」

  「你怎么骂人?」她一脸无辜。

  「你不是笨蛋的话,怎么会这么迟钝?」真的会被她气到无力。

  「我……我哪有?」

  「你如果不迟钝,怎么会到现在还感觉不出我爱你!」他火爆了,抓着她低吼,吼完后,惩罚般地吻住她微张的红唇,像要把她整个人啃光光似的,吻得超级狠。

  谷伊丽傻傻地被「吃」,这下真的头晕目眩了。

  她快要不能呼吸,觉得怎么吸都吸不到氧气,双脚忽然一软,直接倒进他的臂弯里,被他抱个满怀。

  「我干脆咬死你算了。」他说要咬她,却是不断、不断吻她、啃她。

  「雅人……雅人……」谷伊丽呢喃着,感觉身体在移动,她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已经被他抱起,然后他在床边坐下,而她则坐在他大腿上。

  她平视着他深邃的双眼,看得目不转睛。

  好一会儿,她被吻得微肿的艳唇掀动了,小心翼翼地问。「你说你爱我?」

  莫雅人表情慎重,眉宇间的火气已大部分被柔情取代。

  「我爱你很久了。」他嘴角浮出一抹略苦的淡笑。

  「啊?」天啊……她竟然都不晓得。

  「伊丽,相信我,我也曾经抗拒过,觉得这样的感情混合了太多亲情的元素,我应该只当你是妹妹,是个需要亲人呵疼的女孩儿。我以为我们之间应该如亲人般单纯美好……」

  「你什么时候确定的?」她轻轻喘息,小手有点紧张地攀在他臂膀上。

  「在我交过两任女朋友后,发现自己内心的问题,那时就明白了。」

  「你、你心里的什么问题?」

  他静看了她几秒,叹着气,头靠过去轻吻她的眉心,「我发现自己没办法投入感情在女朋友身上,她们都很好,都是很好的女人,但我没办法爱上她们,因为我的心早已经被占有。」

  酸热的感觉冲上眼眶,谷伊丽的心脏跳得好响。

  她的视线有些模糊了,她吸吸鼻子,眸中的泪终于滑下来。

  「你、你为什么不早一点告诉我?你让我……让我也跌跌撞撞找了好久,怎么都找不到我要的那一个,原来……原来我要的一直在身边。雅人,你为什么不早些告诉我?为什么?」

  爱情这条路,她盲目地摸索,跌倒了,受伤了,他一直在身边照顾她,却不愿意将心里真正的想法让她知道。

  「你、你好可恶……你可恶啦!呜……」呜咽一声,她的泪掉得更凶,柔软的身躯立即被亲密拥住,仿佛要为她挡去风雪,疼惜着她。

  「别哭,乖,别哭……伊丽,我爱你。」他哄着。

  谷伊丽觉得自己快要融化。

  她揪着他的上衣,忍不住亲吻他,心里涨得满满的。爱与被爱,她终于找到此生的依恋,她是如何的幸运!

  「我也爱你。」她吐气如兰。

  「所以,我的魔女女王,请你嫁给我好吗?」贴着她的唇,莫雅人微笑地求婚,用悦耳低沉的嗓音使她迷醉。

  谷伊丽傻傻地笑着,仿佛真醉了。

  「说好。」莫雅人改而进攻她的耳朵,细细咬着,咬得她不禁战栗,「伊丽,快说好。」

  「好。」她咬住呻吟,硬是把话挤出来,「好。」

  泪仍掉着,她喜极而泣,「我要嫁给你,我爱你。」

  他们的爱情终于明明白白了。

  莫雅人长长地叹出一口气,压在胸中的重量突然间全部消失,他将她放倒在大床上,高大身躯随即覆盖过去,轻压着她,重重亲吻她的脸、她的嫩颈,亲吻每一寸他能吻到的地方。

  「雅人……」谷伊丽被他勾引了,女性的部位悸动着,随着他的热情而加温,但……这样似乎不太对。

  「不行……等等,晚餐……莫妈妈在炒菜,雅人,等等啊……我们不可以……啊!」她一边的乳尖落进他湿热的口中。

  莫雅人全身发热,胯下的欲望被唤醒了,没办法顾虑那么多。

  叩、叩!

  突然间,外面响起两声清脆无比的敲门声,林月桂隔着门喊着——

  「伊丽、雅人,菜都上桌了,快出来吃饭啊!」

  谷伊丽率先反应过来,原本要坠入欲望之都的神智猛地一震,体内那把火还烧着,但已经无法再放任下去。

  「呃……好,莫妈妈,我、我们马上出去!马上就出去!」

  林月桂竟然说。「你们要相亲相爱,那也等吃饱饭再去亲亲爱爱啊!」

  天啊!好丢脸啊!

  谷伊丽脸蛋爆红,烫到快要可以充当熨斗烫衣服了。她用力推着压在她身上的男人,揪着他的黑发,「不可以了!」

  莫雅人望着她,忽然大笑起来,边笑边扬声说:「妈,我们马上出去!」

  他终于离开她的身体站起来,也把她拉起来,在她红通通的耳边说:「吃完饭再继续。」

  谷伊丽瞪了他一眼,却忍不住想笑,「吃完饭,我要帮莫妈妈收拾厨房。」

  「那我也一块帮忙收拾。」他邪气地挤挤眼,「收拾完,我们再继续。」

  这个男人一定要这么逗她吗?谷伊丽好气也好笑,想转头不理他,小手却被他握住,她看到他深邃诚挚的眼睛。

  「我爱你。」他说。

  她傻笑,任由他牵着手,带她出去吃饭。

  ……

  谷伊丽在一个月后「晋级」为莫太太。

  婚宴选在五星级饭店皇家玫瑰的顶楼空中花园举办,小巧而温馨,当新娘子的谷伊丽肚子还不明显,那件低胸露背的雪白婚纱穿上身,性感指数再度飙高,让身为新郎的莫雅人血压也跟着飙高,超想脱下自己的西装外套密密裹住老婆粉嫩嫩的春光啊!

  婚礼这一天,谷伊丽远嫁欧洲的母亲,以及在外面玩疯了的父亲谷腾军皆出席了,各自送上大礼。当上婆婆的林月桂这一天也打扮得相当高贵,看起来比平常时候还要年轻好几岁。

  婚礼落幕之后,谷伊丽仍继续工作,然后在预产期的那个月向老板彭浩纶请了产假。她怀的小宝宝很乖,孕期间只除了刚开始的孕吐外,就没有给她吃什么苦头,生产时也挺顺利的,在预产期当天下午开始阵痛,六个小时后,她产下一名健康粉嫩的小男婴。

  从阵痛到生产的过程,莫雅人一直陪在她身边,等到孩子生出来,他激动得眼眶红红的,俯身亲吻她汗湿的额头。

  「谢谢你。」他说,「伊丽,我爱你。」

  因生产而消耗了大量体力的谷伊丽虚弱地微笑,抬起手摸着丈夫的脸,她看着他,唇办软软吐出话,「我也爱你……」

  谷伊丽原本要在坐月子中心待上一个月,但林月桂坚持要亲自帮她坐月子、补身体,她完全听婆婆的话,坐月子的这段期间,汤汤水水的补品吃过一盅又一盅,最后喝到都会怕了,但有婆婆的爱心眼盯着,不喝都不行。

  坐月子的这段期间,谷伊丽认真考虑了工作、家庭和孩子教养的问题,最后还是决定要亲自带孩子,毕竟孩子的成长只有一次,她想多跟儿子相处。

  后来离职的时候,彭浩纶跟她说了,欢迎她随时归队,所以说,基本上她并没有放弃自己的事业,只是想先陪着孩子,如果有一些较简单、轻松的案子,她也可以接,然后在家里工作。

  午后,阳光温暖,轻轻透进落地窗内。

  谷伊丽刚把六个月大的儿子哄睡,放他在婴儿床里,帮他盖了小被被。

  她俯身亲了亲儿子粉嫩的脸颊,嘴角不自觉翘起。

  忽然,像是心有灵犀,她轻轻转过身,发现这几天到日本出差的帅老公竟然倚在婴儿房的门边,眼神温柔地与她相视。

  「你回来了……」她开心地笑,奔过去投进他的怀抱。

  莫雅人亲密地搂着妻子,吻吻她的额头,「我回来了。」

  小脸埋在他怀里,谷伊丽深深汲取他身上温暖的气味,那气味总让她感到无比安全,「不是说要搭明天中午的飞机吗?」

  「工作进行顺利,没什么事了,我请秘书帮我改回程班机。」他淡淡地说,其实是想念老婆和孩子了。

  谷伊丽像也看出他真正的想法,见他俊脸微红,她心里也噗噗噗地冒出热包。

  「孩子睡着了。」莫雅人轻语,看着睡得很香的儿子,他伸出手指摸了摸孩子的红颊。

  「嗯!刚睡,别吵醒他。」谷伊丽拉着他的手,走回和婴儿房相通的主卧室。

  一进到属于他们俩的卧房,谷伊丽忽然转向他,踮高脚尖,藕臂环上他的颈项,柔软身躯密密贴着他结实的躯干。

  莫雅人的气息一下子变得灼热了。

  他偏过脸寻找她的嘴,四片唇办一接触就缠绵得不得了,彼此深入,相濡以沫,吻得两颗心狠狠撞击。

  生产过后,谷伊丽的体重虽然只比之前多了三、四公斤,但一向爱漂亮的她当然想快快回复以前魔鬼的身材,所以她除了亲自哺育母乳,还挺积极地运动,而且也搭配食疗,到现在,她身材曲线早就完全恢复,甚至此以前更美艳。

  莫雅人抱着漂亮老婆,在她刻意挑逗下,全身已经热得快冒烟,胯下的欲望鼓起,明显无比地抵着她的小腹。

  谷伊丽很得意地偷笑,身体更贴紧他,有意无意地慢慢磨蹭。

  「老公……」

  「嗯?」

  「欢迎回家。」她顽皮地抚摸他的身体。

  莫雅人粗喘了声,随即化被动为主动,抱起她倒向大床,高大身躯压在她曼妙的娇躯上,下半身挤进她两腿之间。

  「伊丽,我喜欢你在床上欢迎我。」他性感地笑着,眼神充满欲望,低缓的声音像在勾引人。

  谷伊丽被勾引了,身体变得湿湿热热。

  她妩媚地眨眨眼,修长的玉腿轻轻环着他的腰。

  「爱我,雅人。」

  「我爱你。」他表白了爱意,也顺应她的要求,热烈地爱着她的身体。

  缠绵的身躯里,两颗心燃烧起来。

  他们知道,深深明白,也深深相信着,他们对彼此的爱会一直存在着,一直燃烧着,永远爱下去……

 《本书完》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