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章

上一篇:返回娇艳人生下一篇:

摘要 吴欣欣的爱潮   郭瑞的葬礼显得很平淡,没有几个人来,看来生前的亲朋好友没有几个。因为是镇上,所以没有采取火葬,两副棺木,分别躺着郭瑞和他的妻子。 ...

吴欣欣的爱潮

  郭瑞的葬礼显得很平淡,没有几个人来,看来生前的亲朋好友没有几个。因为是镇上,所以没有采取火葬,两副棺木,分别躺着郭瑞和他的妻子。

  郭瑞没有儿子,只有一个十七岁的女儿,今年已经是高三学生,叫郭凤晓。一米六二的个头,一身素镐,洁白无暇,满脸梨花,楚楚动人至极。哭红的双眼泪水连连,细巧的脖子很好看的偏向一边,露出了白嫩的肌肤;肌肤细嫩,莹白的肤色让人想起了象牙雕塑。高开的腰部让她近乎完美的双腿显得格外的修长匀称;虽然刚刚发育,紧绷的衣裳套在她的身上令她骄人的身材和曲线尽览无遗,就连高耸的双峰也让人不仅浮想联翩。

  吴氏姐妹给郭瑞做了两百元的人情(也就是礼金),凌轩因为出门前没有准备,打开钱包,里面还有八百多的现金,他就做把这八百元全部做了人情,在登记处还拿了一个利是(也就是讨一个吉利的利是红包,一般多为几块钱的红包,表示有去有回,做生意和官场的人参加红白喜丧都特别的注重)。

  凌轩在登记处看光了一下给郭瑞做人情的人,除了本校的老师和一些郭瑞的亲戚,剩下就是郭瑞生前的一些学生。大多人都是做了人情,给死者鞠躬便匆匆离开,避免沾染晦气。

  吴氏姐妹或许经常来探望郭瑞,跟郭凤晓显得很熟悉,于是低低的跟她聊了一些,郭凤晓一边听着,一边抬头看着凌轩,显然谈话的内容也涉及到了他。

  凌轩打量了郭瑞家里,显得空荡荡的,除了一台电视,基本没有什么家具,一看就知道生活过得很清贫。

  吴氏姐妹跟郭凤晓嘀咕大约有十分钟,才离开郭家。

  吴欣欣出来的时候,对凌轩道:“其实最可怜的人是凤晓……”  “凤晓?!”凌轩一愣,微微的问道。

  吴欣蔚道:“凤晓是郭老师的女儿,就是刚才披麻带孝的那位,今年读高三,准备参加高考,现在父母都不在了,生活都是一个麻烦。”  吴欣欣道:“刚才我们劝说她继续好好读书,她却表示打算读完高中就出来社会打工……这孩子倔强,都是家里不幸造成的。”  凌轩点点头,道:“她上学最大的问题恐怕是学费问题吧,现在的大学,一个学期动辄几千上万的学费,非一般穷苦孩子可以高攀的。”  吴欣欣道:“其实我跟她说了,只要她好好学习,学费的事情,我们都可以替她想办法解决。”  凌轩凝视前方,微微的道:“她在那所学校读高中你们知道吗?”  吴欣欣道:“市一中高三文科一班。”  吴欣蔚一旁接了一个电话,转身对凌轩和吴欣欣道:“你们想走吧,我还要在这里等一个同学。”  凌轩看着吴欣欣,道:“你要赶去哪里吗,我送你。”  吴欣欣道:“回家吧,今天周日,没哪里去的。”  凌轩开车,吴欣欣坐在车上,一时沉默,吴欣欣良久的道:“凌轩,刚才我劝说凤晓继续上学的时候,把你也说了进去。我觉得你应该能帮上一点忙……”  凌轩微微的道:“尽力吧,其实打开凤晓的心结才是最重要的,学费倒是其次。”  “这么说你是愿意资助她上学了?!”吴欣欣微微的长叹,道:“自从我当老师,特别不希望学生半途缀学……”  凌轩微笑的道:“要不怎么说老师都是伟大的呢?我真应该好好的学习一下你们的奉献精神……”  吴欣欣微微的道:“我还记得你的志愿是成为一名为国家贡献的科学家……”  凌轩道:“那时候只是小孩子,不懂事。现在想起来还真是觉得可笑的事情,不过如果让我再憧憬一次,我还是坚持自己的志愿是成为一名科学家。”  吴欣欣道:“有抱负是好事啊,至少可以让心灵得到升华,童心未泯嘛!”  凌轩微微的道:“老班长,你爱人一定很幸福吧?”  “嗯?!”吴欣欣一愣,道:“你为什么会认为我有爱人了呢?”  凌轩道:“像你这么出色和优秀的女人,怎么会没有人追,有爱人也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吴欣欣道:“有人追倒是真的,但是爱人嘛,他们还差了一点。”  凌轩道:“想不到你的条件挑的嘛?”  吴欣欣愣道:“你这话又是如何说起?”  凌轩道:“如果不挑,按照你自身的条件,相信追你的人也不会差吧。”  吴欣欣默然的道:“很多事情不是想当然就可以的,并不是我条件有多高,而是我心里早没有了容下其他人的空间……”  凌轩一愣,道:“你心里已经有爱人了?!”  吴欣欣微微的叹道:“爱这个东西很难说得清楚,其实我也不清楚,只是随着感觉走。不来电就是不来电,任他们如何努力也是枉然……”  凌轩微微的道:“不知道谁会这样幸福,得到班长你的眷恋……”  吴欣欣微微的道:“很早了,算起来已经有十五年了……”  凌轩的心一阵狂跳,十五年前,那不是他们彼此相识的时候?凌轩相信,十五年前除了自己,无人可以闯进她的心肺。难道她少女的心在十一岁就开始飞扬、暗许?”扑通扑通~~”凌轩的心已经狂跳不已,通过车后镜,吴欣欣是如此动人的美女,更是不可浪费的美女。

  车到了吴欣欣的家门口,她真诚的邀请凌轩到家里坐一下。凌轩没有拒绝,点点头把车停靠在她家青瓦房那棵扁桃树下,走进了房子。

  青砖彻成的墙,涂上白灰,粉刷得雪白,顶上是青瓦,顶上是木制的阁楼,下面除了大厅还有一间房间,后面还有厨房。阁楼之上应该是两个房间。面门的壁上是一张褪色的年画,一个胖小孩骑在一条翘尾金鱼上。这是很朴素家庭的布置,家里不太宽裕,除了电视之外,还有一个冰箱和风扇、电饭锅,剩下的也没有太多的东西了。

  “你坐一下,我给你做点饺子吃,很快的。”吴欣欣一边说着,一边围上围裙,两只美丽的手粘糊糊的,是在捋饺子皮。旁边已经摆好做好的馅,看得出刚才离开家的时候,她就一直在做饺子。

  “你经常做饺子吗?”凌轩微微的问了一句。

  吴欣欣两颊红通通的,微微的道:“没有,今天只是突然想吃。”  凌轩站起来的道:“我来帮你擀饺子皮吧。”  “不用。”吴欣欣说着已经脱下了围裙,换上了一套家居棉毛衫,还端进了一盆火炉子,烧得正旺。她的头发是天然的略微卷曲,流线型的泻洒在肩上,别具风韵的丰满脸颊在炉火的照耀下异乎寻常的亮丽。

  在两个人的世界里。一男一女同处一室,显得格外的尴尬,而且又是多年未见的同学,更要命的是彼此之间还有一点非分之想。吴欣欣目不转睛的凝视凌轩,黑漆漆的瞳仁深处,倒映着他,也旋转着他。

  四目相对的一瞬间,凌轩觉得有一股暖流穿过自己的全身,心脏仿佛在这冬日的早上停止了跳动。

  心跳的极致,就是忘乎了跳动。

  “我很快就要弄好了。”吴欣欣的语声微微颤抖,好像风中飘浮着的音符。

  凌轩却还是坚持要帮忙,他跑去洗手,吴欣欣叫住了他,并且很细心的给凌轩端来一个脸盆,里面装满了温热的水。凌轩洗好手,靠近吴欣欣斡饺子皮,两个人靠得很近很近,以致于凌轩鼻子闻到她身上散发的青草的香味,槐花的芬芳,一缕缕的清香,是那样的清晰,甚至触手可及。

  “我想知道,你心里想的那个人是不是就是我?”凌轩突然毫无征兆的问了一句。

  “嗯~~!”吴欣欣轻轻的应了一声,显得那样的从容和自然,彷佛早知道他会这样问的一样,除了微微发红发烫的脸庞,她甚至没有丝毫的紧张。

  凌轩闻言顿时心花怒放,直到这时候,才知道自己是多么的被打和愚蠢。神女一早有意,襄王却蒙在鼓里,这一点不像他大色狼的直白向前的作风。

  既然爱不可阻挡,那何不敞开胸怀去迎接它的到来……  凌轩的大色狼本色再一次的暴露和喷发出来,他微微的趁势抱着吴欣欣的香肩,凑过嘴去轻吻着吴欣欣热红的脸颊,她嘤咛一声,娇躯竟偎进了凌轩的怀里。凌轩何曾想到这样轻易俘获美人之心,心中的狂喜就不必多说,但是那份激动,足以让他三天三夜都无法入眠,他轻抚着吴欣欣的秀发和背部,吴欣欣的眼睛像迷雾般充满了一片朦胧,彷佛在期待着什么,由上俯视,是那么的美。

  人生得意须尽欢,今朝有酒,还是今朝醉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