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8章

上一篇:返回娇艳人生下一篇:

摘要 人生何处不逢春   凌轩出温恬美的家门,才给黄晓音回电话,原来小妮子并无其它的事,说是自己母亲沈雪薇煮好的午餐,真等着他回去吃呢!   “晓音,我马...

人生何处不逢春

  凌轩出温恬美的家门,才给黄晓音回电话,原来小妮子并无其它的事,说是自己母亲沈雪薇煮好的午餐,真等着他回去吃呢!

  “晓音,我马上就到。”有人煮好饭菜,凌轩自然是满怀开心,二话不说开车直奔纤盈办公室,也就是黄晓音新搬迁的小区而去。

  赶到黄晓音新居的时候,沈雪薇和黄晓音都在等凌轩还没有吃饭,而是打开一旁的电视在看。

  “凌大哥,你来了!!”黄晓音打开门看见凌轩的时候,心里是一阵喜欢。

  沈雪薇见到凌轩,也站起来的道:“小凌,快坐下来,趁热吃饭。”  凌轩打量一下沈雪薇和黄晓音布置的新家,果然焕然一新,不但新添置了很多家用电器,而且整个家里都是井井有条,显得亮堂宽阔不已,沈雪薇整个人也显得精神了许多,看得出是日子过得舒坦的。凌轩也为她们母女高兴,微笑的道:“晓音,昨天购买布置新家,花了不少钱吧,家用够不够,不够我再给你一些。”  沈雪薇连忙在一旁道:“小凌,不用了,上次你给的钱我们还有剩的呢!”  黄晓音一边给凌轩剩汤,一边道:“就是,你别把我当成只会花钱的大小姐才行,妈都责怪我了。”  凌轩看了一下饭桌,汤是猪骨淮生,还有碎肉炒玉米,一条清蒸鲈鱼,再有就是一碟青菜。

  “这午餐花了多少钱?要不要五十?”凌轩微笑的问道。

  沈雪薇道:“一共三十一块。”  “三十一块这么少?阿姨,这也太划算了吧!!”凌轩一边喝着猪骨汤,一边赞叹的道。

  黄晓音道:“你还说便宜啊?这是我们平常一个星期的菜钱了,妈说昨天入新居你没来,这一顿算是庆贺我们入新居花销的大餐。所以,是破例吃的。”  沈雪薇点点头的道:“就是,平常我和晓音就是吃吃咸菜和一些青菜。”  凌轩一阵感触,道:“阿姨,以后别这样省了,我不是说过了吗?以后我中午都来加餐,你可不能省,如果你太节省,我就不来了。”  “为什么?!”黄晓音嘟嘟嘴的道。

  凌轩哈哈的道:“我总不能来吃苦头吧,放心好了,我一个月给一千元的伙食费,阿姨要保证每餐三十元以上的饭菜,要不我真的不来的。”  “这~~但午餐一个月就花费一千元啊!”沈雪薇什么时候这么大方煮一顿,心里一下没了普。

  凌轩道:“阿姨,我可是很挑吃的,反正你不煮好吃的给我,我上馆子吃,也是二三十块钱一餐,你说怎么办?”  沈雪薇支吾的道:“既然小凌你中午都是要花费这么多钱吃午餐,那还不如回家里吃,我给你煮就是。”  “谢谢阿姨。”凌轩将碗里的汤喝完,高兴的道:“阿姨你的手艺真不错,其实我交钱给你还赚了,外边三十块钱那里能吃到这么好吃的。”  沈雪薇道:“其实,这三十元的饭菜我们这一餐不一定吃得完,是不是浪费的……”  “妈,你忘记我们买了冰箱吗?吃不完就放到冰箱里,晚上热了还可以吃晚餐的。”黄晓音微笑的道。

  沈雪薇道:“对,我差点忘记家里买了新冰箱。这房子住得真称心……就是……”  凌轩看见沈雪薇脸色有点不自然,问道:“阿姨,你心里有什么事情吗?”  沈雪薇低下头,道:“我就是觉得自己没工作,就像一个白吃饭的人一样,心里难受的。”  黄晓音道:“妈,我们又不是养不起你,你何必出去打工赚钱受苦呢?”  沈雪薇道:“晓音,你不懂,妈今年才四十,如果按照国家规定,还有十几二十年才能到退休年龄,你让我这么早就呆在家里享受清福,就算人家不笑话,我心里也难受啊。”  凌轩看着沈雪薇,的确,虽然她保养没有温恬美那样的娇艳妩媚,可是也是嫩白秀气,看上去也就三十一二谁的样子,除了眼角有几条细细的鱼尾纹之外,压根就是一个风韵少妇,这样的年纪就要呆在家里度过后半生,的确有点难熬,于是劝慰的道:“阿姨,你以前平常在家里都做些什么呢?”  沈雪薇道:“以前我都是给人做缝补衣服的针线活,现在搬来这里,既不认识,又不可以在街边摆摊,我都不知道做什么好。”  凌轩道:“没有啊,我们社区楼下不是有几个空的临街铺面吗?我看就可以租来开缝衣店的。”  沈雪薇道:“这不行,平常我在自己屋里街边摆摊的时候,都是不用租金缴税的。这等小本经营如果要租房子来做,那还不是亏本生意吗?”  黄晓音也点点头的道:“凌大哥,你有所不知,以前妈一个月下来最多也就五六百块钱的生意,如果我们在下面要铺面,只怕最偏最小的都要五百块一个月,这如何能支撑下去?”  凌轩不以为然的道:“晓音,你这样说就不对。阿姨,我问你,平常你在给人家挑一条裤子的裤脚是多少钱?”  “一块。”沈雪薇说道。

  凌轩道:“这就是了,以前你住的是廉租房贫困区,哪里住的人没什么钱,消费自然很低。但是这里就不同,这是新型商品社区,住的都是工薪或白领,他们的消费水平自然又不同于贫困区的人。我告诉你们一个概念,我平常去挑裤脚,都是五块钱。”  “啊!?”沈雪薇道:“这么贵,小凌,以后你买新裤子都让我给你挑好了。”  凌轩哈哈一乐道:“这个当然。阿姨,我只是想告诉你,其实你在这里要铺面开缝衣店是可以赚的,你就按照以前的价格翻一倍来收取,那一个月也有一千多块,除去摊租,还是可以收入五六百块啊。”  黄晓音道:“以前住贫困区人流量大,生意自然多,这个小区,我只怕人家都不会来缝衣。”  凌轩道:“你错了,我去你们以前住的地方也发现除阿姨之外,还有三四家缝衣店。而在这里,只怕方圆两三公里,都是独家。因此在这里开店不但可以招揽本社区的生意,还可以做周边社区的生意呢。”  沈雪薇道:“听小凌你这么一说,我还真是觉得开店可行。”  凌轩道:“阿姨,要不明天你到附近社区和街边看看有没有缝衣店,考察一下,如果合适的话,你就定下来开店。全部成本我来投资,你来经营,赚钱我们平分,如果亏了,全部算我的。”  “这~这如何使得。”沈雪薇有点失惊的道:“小凌,你这样太大方了。”  凌轩呵呵的道:“阿姨,你放心好了,我从来不看走眼的。一来我对你的手艺有信心,二来我们诚实经营,肯定会赢得回头客,三来对于这片社区,我觉得消费潜力还是很大的。如果你用铺面另一半做音像、书刊出租,说不定更加红火,因为社区的上边不到两百米就是职业学校,很多学生会来光顾的。”  “真的?!”沈雪薇高兴的问道。

  凌轩微笑的道:“阿姨,难道我还能骗你不成?”  沈雪薇道:“那我吃完午餐就出去考察一下周围的环境。”  凌轩高兴的道:“那我就祝阿姨马到成功。说不定等阿姨你赚了钱,我每个月一千块的餐费都可以省了。”  黄晓音嘻嘻的道:“哦!原来你还有另外的目的,果然是无商不奸,你连我妈的劳动成果都不放过。”  沈雪薇怪女儿说话不知分寸的道:“晓音,看你说的,像什么话!”  凌轩乐呵呵的道:“阿姨,没事。晓音也是说笑,一家人不用这么严肃。对了,我饱饭我还想休息一下,楼上的阁楼是不是给我准备的?”  沈雪薇道:“那不行,小楼阁还没有打扫干净,而且我把一些杂物都放在了上面……”  黄晓音道:“凌大哥,你累了的话,可以到我房间去休息一下啊!”  凌轩看着黄晓音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一红一红的。心想自己跟她的关系也不用刻意保持,再说沈雪薇又不是不知道,自己何必装得跟君子一样,那样给人感觉岂不是更加虚伪,于是呵呵的道:“其实我也是这么想,就是怕你不给。”  “去,这家本来就是你的,岂能容得我不给,你爱住哪里都行。”黄晓音说这句话的时候,才发现一旁自己母亲也在场,脸上同样一红。

  凌轩看着沈雪薇、黄晓音这对母女花,想起刚刚在温恬美家里遇上的母女花,真是珠联璧合,娇艳无比。

  “快吃,你在想什么呢!”黄晓音看着凌轩直勾勾的眼睛,心里有点发麻,于是猛的给他夹菜。

  凌轩也听话,三两下把碗里的饭吃完,一看时间不过是十二点四十多,离下午上班还早,于是进卫生间洗漱一下,便往黄晓音的房间去了。

  一张新床,虽然不是崭新的被席,因为沈雪薇经常打理,垫被和被子都异常的干净整洁,而且有一种阳光的味道,床头还有一张电脑桌和一台新买的液晶电脑,墙侧是一个崭新的木衣柜。另外一边这是流行的落地玻璃窗,外边还有一个小小的阳台,阳台外依旧是很常见的防盗铁笼。

  房间布置很温馨,墙上还挂着一些小装饰物,显得特别的精致。

  凌轩脱去外衣,躺在黄晓音的床上,一股少女的清香从被子散发出来,令他一阵阵的陶醉。

  “你怎么不脱袜子就上床睡了?!”黄晓音不知什么时候推门进来的道。

  “不好意思,我可能太累忘记了。”凌轩猛的坐起来,看着黄晓音微笑的说道。

  黄晓音把房门关上,道:“以后你再这样,我可不让你上我的床~”  还看不出黄晓音这小妮子竟然还有洁癖?凌轩听到厨房传来洗刷声音,知道沈雪薇在洗碗盘,当即心理冲动的伸手对黄晓音用力一拉,黄晓音立足不稳,往他跌来。

  凌轩本来就是迎上去的,黄晓音往他怀里一倒,两人正好就撞上了,因为凌轩冲力大,正好把黄晓音撞了回去。眼看黄晓音要往后跌倒,凌轩乘势一手搂着黄晓音柔软的腰肢,把她正好按压在门旁的墙上,紧挤着她丰满成熟的肉体。

  黄晓音半闭着眼睛,急促地呼吸着,娇躯柔软无力,更遑论挣扎反抗了。

  凌轩压制已久的欲火熔岩般爆发出来,神经的灵敏度比平日提升百倍,心神不受控制地想起了刚刚跟温恬美的盘肠大战,想像在黄晓音的新房里应该可以更放心的享受美人。欲望膨胀很快,也不知道是不是修炼了密宗大法的原因,他感到若不把积郁着的情绪发泄出来,他会爆炸得粉碎。一股原始野性的冲动,由小腹下蔓延往全身。

  黄晓音的小嘴张了开来,不住呼气,显亦因凌轩强暴式的侵略行为而情动。

  凌轩把她两手高举,按在墙上,藉着身体全面接触的方便,摩擦着这黄晓音最禁不起挑引的敏感部位。

  黄晓音完全失去抗拒的能力,亦没有抗议,娇喘的道:“凌大哥,妈会听到的,你会使……使我叫得很厉害。”  她的话若火上添油,使凌轩的欲火更是一发不可收拾。

  沈雪薇是黄晓音的母亲,也正是她的存在,适足以增加偷情的刺激和火辣的滋味。

  凌轩的手落了下来,抓着黄晓音的肩,就若野兽紧抓了无助的猎物,重重吻在她丰润性感的红唇上。

  黄晓音的手缠上他的脖子和狂热地插入他的头发内,用尽气力爱抚着,香舌热情如火地回应着他的狂吻。

  一切都变得不真实起来,就若在一个情欲高涨的旖梦里。

  凌轩心中狂野的欲火一再高涨,使他一对手由黄晓音的香肩滑下,肆无忌惮侵犯她本已熟透了的酥胸。

  黄晓音在他一对大手的逗弄下,娇喘扭动,身体的情焰温度急速提升,使她再没有丝毫顾忌。

  凌轩另一手往下移去,拉高了她的短裙。

  “不行,我会叫的!!”黄晓音潜意识的还清楚的知道沈雪薇还在外边,她用手阻挡着凌轩的更进一步深入。

  可是她此刻又如何能阻挡凌轩的进攻?凌轩要做的不但是扯下她的衣裤,更重要的是让她发狂,同时也是让自己疯狂…………  黄晓音最后还是按捺不住汹涌澎湃的激情,放声呻吟,喉头的哼哈声配合着身体节奏性的颤动,长发也跟着晃。

  凌轩则没命地着,宛似要尽泄多日来的积郁。

  黄晓音已经沉浸在了无尽的舒服中,那是享受,尽管是闭着眼,偏着头,尽力的不吭声,可是她还是主动地用双腿箍着凌轩的腰,以便凌轩更深入,还不时上下左右耸动,配合凌轩。

  怒马在狂飙,热血在沸腾!

  脑中一片空白,凌轩用力的……尽情的……。

  尽情享受那不可言喻、再以形容的美感,尽情发泄凌轩对黄晓音的爱与心中的淫欲。

  如果说沈雪薇没有听到房间的动静那简直就是自欺欺人的说法,黄晓音放肆和毫无忌惮的呻吟,在快感的冲击下,已经变成了纵情的嘶喊,如淫妇,如放荡……  凌轩知道,黄晓音已是到达高潮。可是,凌轩仍然欲念高涨,他本能的固锁着精门,更卖力地,次次到底!

  再疯狂了五、六百下,终于,凌轩感受一阵不可抗拒的酸痒,如火山爆发一般,怒喷而出,一股脑儿射进黄晓音身体里!

  低头看依靠在墙上的黄晓音,已经两眼翻白,气喘连连。

  凌轩还是爱欲高涨,紧抱着黄晓音,一阵得意的满足。

  等到黄晓音回过气来,只见她妙目流转,娇嗔道:“你……你就像要捅死人家才甘心……”  无限风情,无限诱惑。

  凌轩则一言不发,将黄晓音按倒在床上,又是一阵猛冲!

  “唉……呦!救……命人……喔!……”黄晓音一阵低呼着。

  等到凌轩第二次高射的时候,黄晓音已经完全软瘫了。头发一片凌乱不堪,下面更是狼藉一片。如同鲜花遭受狂风暴雨,却更见娇艳妩媚……  真是:芳草天涯任你摘,人生无处不逢春!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