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2章

上一篇:返回娇艳人生下一篇:

摘要 局长   “凌总,你要走了吗?”在房间里叫了一声道。   凌轩站在门口,道:“时间不早了,我要赶回去,明天还要上班,至于我保险的计划书不急,你们慢慢弄...

局长

  “凌总,你要走了吗?”在房间里叫了一声道。

  凌轩站在门口,道:“时间不早了,我要赶回去,明天还要上班,至于我保险的计划书不急,你们慢慢弄啊。阿姨这么热情,我过些时候一定还来吃啊。”  “好,那不留了,我送你下去吧!”陈霞雯挂了电话出来。

  “不要了,小雯情。我来送吧,你还要换衣服麻烦的,顺道着我正好去楼下小卖部买点东西。”陈晖若无其事的抢着说到。

  “不必客气,阿姨,你为我弄了这么多吃的,该休息一下了,送我又要累了~~”凌轩笑着对阿姨说道,这时候只见这妇人狠狠的白了自己一眼。

  “不要婆婆妈妈的,反正阿姨在家闷着也没事,就让她送送你了,顺路吗,有空再来玩啊。计划做好了我马上给你送去。”陈霞雯边说边把凌轩送到门口。

  而陈晖已经走出了门外,静静的等在了楼道口。

  “会的会的,计划书不急的你慢慢弄啊,不要送了,你回去吧。我帮你把铁门带上了,再见啊。”说着凌轩拉上了铁门。

  “再见,凌总~~”陈霞雯笑着看凌轩走出去也关上了家门,说着看了一眼楼道的陈晖道:“阿姨,你记得早点回来。”  陈晖道:“知道了~”  “阿姨,我们走吧……”凌轩淫笑的看着陈晖,说完毫不客气的一把牵过妇人那肉肉的手就很慢很轻的往下走去。凌轩在陈晖旁边能清楚的听见她粗粗的喘息声,显然刚才自己对她的挑逗让她动情了。

  “你这小坏蛋~~第一天见面就对阿姨动手动脚的~~”在走到楼梯拐角的时候,陈晖停了下来轻轻的叫了声。

  “我有吗?”凌轩说着,一把将陈晖整个人抱起来。

  “不要啊,这里……都是邻居,万一……恩……恩……”陈晖这妇人说话时突然声控灯一暗,凌轩马上就一嘴吻上了她那红润的厚嘴唇。刚吻上,两条舌头就贪婪的互相缠饶了起来。

  “别在这里,多难为情啊~~”陈晖一阵挣扎的呻吟。

  凌轩不管,先伸手得逞,过足手瘾。

  陈晖自然也是很配合的缠在凌轩的身上。

  凌轩道:“走,我带你去我家里~~”  “不要,如果你有心,第二天再来接我~~今天不行。”陈晖娇嗔的道。

  “为什么?!”凌轩有点失意的道。

  陈晖白了凌轩一眼,娇啐的道:“今天人家大姨妈来~~实在不方便。”  “原来是这样~~”凌轩一阵微笑,又在她身上抓了几把。

  一阵抓弄缠绵……  “嗯~~你这坏小子。阿姨……我已经很舒服了,以后没人就叫我晖姐吧,老是叫阿姨,人家会难为情的……”陈晖红着老脸对凌轩发嗲的说道。

  “好,晖姐。我走了!”凌轩整了整衣服,其实这地方太危险他也不想多呆。

  说着凌轩就往楼下走去,当然在走前是不会忘了在陈晖这淫妇的大白奶子上再揉两下的。

  由于凌轩说话音响,声控灯又亮了起来,陈晖有点瘫软的靠在墙上,眼睛失神的看着凌轩,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头发也被凌轩拉的凌乱不堪,领口被凌轩拉的很松,露出了妇人胸前的一大块白肉,一幅淫靡的画像。

  每天都是不一样的感觉,距离春节越近,阳光集团管理办公室的工作人员显得更加的繁忙,那三个房地产项目的销售就像压在周雅卿、宁静蕾、卢广盛头上的大山。

  但是比起他们,严峰更加的烦恼。

  连环杀人案的凶手没抓到,反而接二连三的接到凶手的挑衅,警察局里的人恨不得将他抓到大抽三百下才解恨。

  今天严峰的办公室又收到了一封信,信是用打印机打印的信函,大意是诅咒警察,嘲笑警察都是猪头,酒囊饭袋,还扬言今晚要再杀一个人。

  “局长,我看这家伙简直是疯掉了~~”跟随严峰多年的警员苏克分析的说道。

  严峰长叹的道:“不是他疯,而是他要把我们逼疯。”  苏克道:“他这样杀人,难道就是为了向我们炫耀吗?”  严峰道:“难道你看不出这是猫抓老鼠的游戏吗?他就是想玩我们警察,直到把我们玩死。”  苏克道:“要不我们向市里报告,申请上面调人下来协助~~”  严峰道:“不用了,凶手既然可以把这封信寄到我的办公室,自然也会寄到市里。他很满足自己所做的一切,他杀人就像想让我们痛苦,嘲笑我们的无能。”  “变态~~”苏克恨声的说道。

  严峰道:“受害者都是艺术学院的女生,尸首又是出现在青山环江,为什么我们布防这么久都没能抓住凶手。通往青山环江各个十字路口的录像排查出结果了没有?”  苏克道:“临江大道十字路口是通往青山环江最后一个有监控的十字路口,我们排查苏小曼死那天晚上九点到十一点路过的车辆,一共有一千多辆……”  严峰道:“没有发现有艺术学院教师或职工的车经过吗?”  苏克道:“没有。”  严峰道:“你们为什么要排查九点和十一点的过往的车?之前的呢?之前和之后为什么不进行排查?”  苏克道:“因为苏小曼的死亡报告上说,她的死亡时间在晚上十点左右,那么凶手只能是在这个时间段去青山环江。”  “荒唐。”严峰气愤的道:“你们就没有想过凶手一早把苏小曼约去了青山环江,又或者在别处杀了苏小曼,然后在晚一点去埋尸。”苏克一愣的道:“这个我倒没有想过。”  严峰道:“给我去排查录像,时间从苏小曼从学校出去到第二天凌晨两点,不,应该是到凌晨六点所有经过临江大道十字路口的车,我要看看这凶手是不是能钻天入地。”  “是,我马上去执行。”苏克道。

  严峰道:“另外,给艺术学院的校务处电话,今晚要集合全体师生在大教堂上课,课程内容由我们公安局派人去主讲。记住,要各班做好出席的人员登记,不能缺席,路过有缺席的,一定要让他们班主任把名单和联系方式报上来,尤其是女生。”  “好的。”苏克道:“那我们去讲什么内容?”  严峰道:“青少年犯罪心理及自我防范保护意识,记住,要我们的警员要把课程上到晚上十点以后。警方配合学校保安,要封锁学校大门,没有特别允许,学生今晚一律不允许出校门。”  苏克道:“严局,你想用这个办法来监控今晚有可能被凶手锁定的遇害者?”  严峰道:“如果这样也不能保证受害人幸免,那么只能说我们工作失职~~”  苏克道:“严局,事情没有你想象的那么严重吧~~”  严峰脸色一沉,道:“事情只怕比你我想象的还要严重。”  苏克一惊,从来没有见过严峰的脸色如此的差劲,当即也不敢说什么,道:“严局,那我立即按你吩咐的去做。”  严峰摆摆手,示意他离开。

  苏克离开的时候,顺道将办公室门也替他关上了。

  严峰一个人坐在办公室,整个人就像泄气的皮球,对他来说,这些天的挑战实在超过了他在刑侦队五年的工作压力。要知道他做这个局长还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啊~~严峰越是这样想,他就越怀念以前的工作环境和方式,虽然自己已经是公安局分局长,可是他一点都开心不起来。除了案件的烦恼,还有行政工作的压力,这区政府三天两头的开会,甚至一些跟公安工作无关的会议也要参与,更可笑的是前两天政府会议里,居然要求每个部门都要完成一定量的经济指标。这公安局局长不管治安却要抓经济,实在让严峰大为恼火。更让他恼火的是,这找投资还是考核政绩的指标之一。在严峰看来,世上没有比这更荒唐的事情。

  越是这样想不通,严峰的心理就越是不好受。

  这还是一个公安局局长做的工作吗?[本帖最后由mssj1984于2008-5-12 00:59编辑]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