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章

上一篇:返回老公太难搞下一篇:

  一颗心被吊得老高,颜湘湘左等右等,偏偏等不到丈夫回应。

  她忍不住了,紧闭的眼眸不禁悄悄掀启,原本只想偷觑一下男人现在是什么表情,没想到傅昊风根本是守株待兔,等着她自投罗网,等着她那两道心虚又害羞的眸光自动与他对望。

  「你、你干嘛不说话?」颜湘湘心跳一百,特别是感觉他的手正慢吞吞爱抚她的背脊,顺着她身体曲线,粗犷大手大大方方地搁在她俏臀上,让她呼吸变得紧迫。

  「说什么?」他明知故问,微勾的嘴角既性感又可恶。

  「当然是说……说我刚才问你的事啊!」

  她真气自己脸皮这么薄,想学他装老成、扮油条,偏偏怎么也学不来,只会被他嘲笑罢了。

  「我忘了你刚才问什么。你要不要再问一次?」

  「什么?你、你……」男人又在逗着她玩!颜湘湘羞恼不已,内心再次兴起委屈感觉,这次她恼得轻咬唇办,不肯说话了,眼眶微 红的倔强 模样任谁看了都会心疼。

  傅昊风双眼眯了眯,心里不禁也叹气。

  他扳起她红红脸蛋,薄唇温柔又贪婪地含住那两片嫩嫩的朱唇,一再地品尝。

「小傻瓜……」

  颜湘湘凭着本能贴近他,整个人落入丈夫结实怀抱中,但是一听到他又骂人,她小小挣扎起来,不服气地回话:「我才不是傻瓜!你……你……你最讨厌……」

  见她眼里泛开水水雾雾的一层,真要掉眼泪了,傅昊风心脏一绷,强健手臂将她搂得更紧。

  「嘘……乖,别哭。」跟哄小孩没两样,他轻晃着她娇柔的身子,在她脸上印下一个又一个亲吻。

  「我、我……人家不是孩子啦!」莫名其妙掉眼泪实在很难为情,但她好喜欢他抱着她的感觉呀。颜湘湘把脸埋在他颈窝,吸着鼻子低声羞嚷。

  两人相拥片刻,分享彼此的体温,这一刻比激情时候更能触动颜湘湘的心。

然后,一直到颜湘湘有些昏昏欲睡了,抱着她的男人突然在她耳畔淡淡地说:「湘湘,你还小,还很年轻,晚几年再当妈妈吧。」

  什么?

  颜湘湘沉重的眼皮忽然间掀开,瞌睡虫一下子被赶跑了。

  她迅速抬起脸蛋,眸光急切搜寻着,与他四目交接。

  「我快满二十三岁,我才不小,我……我虽然年轻,也没有经验,但只要给我机会,我一定能当个好妈妈的。」

  傅昊风淡笑。「过几年再说吧,现在你大学都还没毕业。」

  他当然相信,他的小妻子如果怀孕了,肯定是个称职的好妈妈。

  他也衷心期待那天的到来,但她毕竟还在求学的阶段,他不想她太辛苦……只是对她的用心,他不习惯以言语说明白,他向来是个行动派,永远做的比说的多。

  「昊风,我想要孩子,我要生你的小孩,我们的孩子一定会很可爱、很可爱啊。」她趴在他胸膛上,对他眨着清灵的大眼睛,试图要扭转他的想法。

  可惜傅昊风性情就是这般刚硬,行事作风向来霸道得要命,一旦决定的事,绝不轻易改变。

  他深深看着她,面庞英俊又高深莫测,却不肯允诺她什么。

  颜湘湘简直不敢相信,原来丈夫不肯让她怀孕的理由,是因为认为她还小、太年轻。这未免太……太欺负人嘛!

  胸口闷闷的,她突然大胆吻住他,主动攻击。

  她学着他曾对她做过的事,柔软小手开始爱抚他结实的男性身躯,甚至逗弄着他微突的巧克力色乳头,刺激着他。

  「湘湘?」傅昊风不禁发出沙哑的呻吟。

  他下意识回吻着,四片唇吻得彼此濡湿,他头微仰,感觉那张折磨人的嫩唇滑过他坚硬下巴、颤动的咽喉,来到他的胸膛……然后,他敏感的乳头落入她温暖的小嘴里,被她以唇、以舌、以细白贝齿恣意吸弄。

  「湘湘……」他的唤声加倍粗嗄,仿佛痛苦又甜蜜。

  颜湘湘同样全身发烫,血液几乎在沸腾。

  她极少有主动的时候,但被这男人「调教」三年了,该「反击」的时候,她相信自己也能做得相当不错的。

  她软绵绵的小手抚过他精瘦的腹部,毫无迟疑地握住男人胯下那团早已硬挺的欲火。

  她的圈握让傅昊风浑身一颤,吐出的呻吟声更教人脸红。

  「昊风,我早就长大,别把我当小孩子看啊……」

  她的撩拨让男人快要发狂了,傅昊风猛地翻身将她压在身下,开始接过主导权。

  他没说话,只是无比专注地狠吻那张樱桃小嘴,扳开她的玉腿,硬热的火一举烧进她体内,把她细致的蜜径完全撑开。

  他撞进她深处,用力占有她。

  「啊啊——」湘湘蹙眉惊呼,像是瞬间触电了。

  这一次的结合来得既狂猛又深入,傅昊风胸膛急速鼓动,呼吸粗浓,占有她的方式一下狠过一下,十足的野蛮,充分证明他被彻底诱惑了,根本没办法维持理智。

  颜湘湘一点也不在乎他几近粗暴的对待,她就是要逗弄得他丧失理智。

  她努力追随他的速度扭摆着,双腿紧紧环住他的健腰,摩挲着他削瘦臀部,潮湿的花茎努力绞紧他的粗大,感受他灼人的热度。

  不能输。

  她好想要赢。

  她想把他紧紧绞在身体里,想让他达到高潮,然后克制不住地在她温暖花园里泄出种子……她想赢啊……她爱这个男人。她要生他的孩子。所以,一定要赢啊!

  结果……没想到……竟然还是输了。

  真教人沮丧。

  颜湘湘实在不明白,不懂那男人都已全面失控了,为什么在「最后关头」总是能抽离她腿间,将她推高到极乐的所在,却不愿在她体内倾泄。

  再这样下去,她什么时候才能怀孕呀?

  唉,真头痛……「湘湘美女,请问,究竟什么事需要这么愁眉苦脸的?」乔曼璇突然伸出手,揉了揉好友微拧的眉心。

  现在是中午用餐时间,大学校园里的食堂坐了七、八分满的学生,颜  湘湘和乔曼璇两人也刚用完自助餐,坐在角落还没离开。

  乔曼璇挑眉又说:「你今天状况很差喔,饭吃没几口,上课也在神游,连跟我聊天都心不在焉的,厚——不会『卡到阴』吧?」

  「乱讲,我才没有。」颜湘湘笑了出来。

  「还是婚姻生活不美满,床上大战打得不过瘾?」

  虽然早习惯乔曼璇直来直往、一张嘴口无遮拦的性情,颜湘湘仍旧被她逗得红透双颊,下意识闪避好友的目光。

  乔曼璇一下子就看出端倪,杏眼不禁瞪得圆又亮。

  「哇啊——真被我说中啦!你家那位酷哥竟然满足不了你,这么逊啊?」

  「你小声点啦。昊风他、他他才没有逊,他很强,强得不得了,一夜好几次都不成问题。」天啊!瞧她说了什么?猛地回过神,颜湘湘捧着热烫的小脸,好气又好笑地瞪着大笑的乔曼璇。

  「可恶,你就只会欺负我。」

  乔曼璇好不容易才止住笑意,假咳了咳,又正正神色。「同学,我这是在发挥友爱精神。试图帮你找出问题所在呀。」她耸耸肩。「好吧,既然傅昊风身强体壮没让你失望过,证明你和他的婚姻生活持续美满中,那到底还有什么好烦心的?」

  颜湘湘轻咬下唇,脸红红,踌躇了几秒终于挤出声音:「他说我太年轻,不让我怀孕……」

  「啊?」乔曼璇眨眨眼,一会儿才弄懂她说了什么。「喂,我说颜湘湘同学,你大学都还没毕业耶,干嘛拿石头砸自己的脚,忙着课业还要 挺个大肚子,很辛苦的。」

  「如果现在受孕,毕业后刚好把孩子生下,我就能当妈妈了,这样很好。」

  见颜湘湘一脸固执,乔曼璇叹了声。「你觉得你家那口子如果发现你怀孕,有可能让你继续在大学里混吗?他保护欲过盛,一定五花大绑把你拴在家里,哪里都不准你去。」

  「昊风他……他……」颜湘湘没办法反驳,因为傅昊风就是这样 。

  他从以前就习惯保护她、关乎她,处处为她着想,当父亲要求他娶她为妻,他也二话不说,直接点头就答应了。

  外面曾经有流言将他传得极不好听,说他贪求颜家的财富,想霸占整个龙盛集团,娶她仅是一个手段,帮助他少奋斗三十年的手段……但她明白他的,就算他没办法爱她如同她爱他那么多、那么浓烈,他对她的好却也是真心的,绝非虚情假意。

  更何况,父亲一手建立的集团事业若不是有他接手,说不定早被挤出台湾百大企业的排名之外,哪能有今日的风光?

  他就是这样强壮,一直护卫着她。

  「曼璇,我想给他一个完美的家。我爱他。」尽管感动羞涩,颜湘湘仍大胆说出内心想法。

  乔曼璇没辙了,手指敲着下巴,眼珠子转动着,一副古灵精怪的模样。

  「湘湘,你是我最要好的朋友,我一定挺你到底的,你有烦恼,我当然要帮你出主意啊——」

  「曼璇,谢谢你!」颜湘湘露出欢笑。

  「嗯……不过这件事得从长计议,你想怀宝宝,还需要傅昊风配合呀,但他这位仁兄又是死硬派一个,除非——」

  「除非怎样?」

  乔曼璇神秘地笑了笑。「除非想办法让他丧失理智,意识不清楚,自制力崩盘,昏昏沉沉任由你宰割。」

  「嗄?」颜湘湘美眸圆瞪,心脏一下子跳得好快,有些明白。

  看来,她必须采取一些「非常手段」不可了。

  灌酒。

  酒能使人乱性。

  如果能把昊风灌醉了,唔……当然不能完全醉死过去,要灌 得刚刚好的程度,然后再把他诱上床,使尽浑身解数诱惑,这样子应该就能顺利把他留在自己体内,逼他在她深处释放一切吧?

  颜湘湘尽管没有十足十的把握,但很有执行的胆量。曼璇说,灌别人酒需要高明技巧,她会努力做到的,希望今晚的计画能成功。

  晚间十点整,书房的门虚掩着。

  罩着纯白棉质睡衫的颜湘湘轻手轻脚靠近书房,静静推开那扇门。

  她悄悄走进房中,朝此时正背对着她、专注处理电脑里的工作的男人挪近。

地毯吸掉她的足音,她来到他身后,忽然间,一双柔嫩小手覆上男人的眼睛,把他蒙住。

  她娇甜地洒落笑音,还来不及说话,男人温厚大手已拍住她秀气的细腕,把他往前一拖。

  「啊!」惊呼了声,颜湘湘双腿不禁一斜,俏臀儿随即跌坐在丈夫大腿上,被他搂个满怀。

  「坏人!坏昊风!」反而是她被小小吓了一跳。抡起拳头,她撒娇般槌了男人胸膛一下。

  「是你先使坏的。」傅昊风语气一贯淡然,冷峻嘴角倒是微微上勾,显示出内心也颇为愉快。

  俏皮地轻哼一声,颜湘湘大方赖在老公怀里,瞄了电脑荧幕一眼,轻声问:「都这么晚了,工作还有很多没处理吗?」

  见小妻子有些烦恼的模样,傅昊风看得出来她想要他陪伴,却担心他公事繁忙抽不出时间。

  心口发烫,他唇角的笑痕不禁加深,腾出五指在键盘上快速键入几个指令,跟着移动滑鼠关机。

  「还好,重要的都已经处理完了,没什么要紧的事。」他的大手重新搁在她柔软腰间,让她的腰显得不盈一握似的。

  颜湘湘呼吸渐渐困难起来。

  没办法啊,只要两人亲热相贴,靠得这么近,又或者只需要他一个火热眼神的凝望,就足以让她腿软。面对他,她总是脸红心痒啊!

  「既然没重要的事情,那、那么……」迟疑地咬咬嫩唇,她 鼓起勇气说:「我陪你喝酒、聊天,好不好?」

  喝酒?聊天?

  闻言,傅昊风不动声色地挑了挑浓眉,目光锐利地闪了闪。

  见丈夫没有动静,颜湘湘在内心强化自己,放大胆子。她突然跳下他的大腿,将他拉离那张人体工学座椅。

  「来嘛,我在房里把东西都准备好了,就等着你呀。」

  傅昊风不置可否,只是笑笑地由着她摆布,任她拉着走。

  几分钟后,两人上了楼,回到属于他们俩的卧房里。

  房中设有小酒吧,胡桃木材质的吧台上已经备好一瓶顶级的苏格兰威士忌,还有装满冰块的冰桶和两个漂亮的威士忌酒杯。

  「你坐好,我倒酒给你。」颜湘湘将男人安置在靠床的沙发上,自己则像忙碌的小工蜂,在吧台边连倒两杯烈酒,放进一些冰块。

  「给你。」她把倒得比较满的那杯递给丈夫。

  傅昊风深深看了她一眼。表情有些高深莫测,他平静地接过酒,闲聊般问:「为什么突然想喝酒?」

  「呃……没有为什么啊,只是听别人说,适量喝酒可以放松心情,你工作这么忙,整个人常绷得紧紧的,睡觉前喝点酒放松应该不错。」

  「是吗?」他把玩着酒杯。

  「是啦是啦。」颜湘湘忙点头,劝诱着。「你快喝一些嘛。」

  「你帮我倒的酒,那是一定要喝的。」他神秘勾唇,看得她脸蛋赭红后,才缓缓举杯喝下一口。

  见他终于肯喝,颜湘湘轻吁口气,仿佛安心许多。

  「坐上来。」傅昊风又啜了口酒,一手拉着她的柔荑,示意她重新坐回他大腿上。

  「嗯……」她羞涩低应,靠近他,任着娇柔身子落入他怀里。

  「昊风,我记得……你的酒量没有很好,对不对?」她小心求证着。

  「是啊,差不多两杯烈酒下肚,我就会醉得不省人事。」傅昊风回应着,唇吻上她散发馨香的发顶,微敛的眼神似笑非笑。

  「那你喝一杯就好,不要喝太多,不省人事就伤脑筋了。」她略急地说。

  「好。喝一杯就好。你可以陪我喝一点。」说着,他取走她一直捧在手心里的那杯威士忌,凑近她的朱唇,试图要喂她喝。

  「我……那个……」颜湘湘简直进退维谷。一开始是她邀他喝酒聊天的,如果她不喝,那不是太奇怪了吗?

  硬着头皮,她勉强张嘴啜了一小口。

  哇啊啊——好辣呀!

  「咳咳咳——咳咳、咳——」她的「道行」实在太浅了,这种等级的烈酒她根本没办法消受,酒汁才入喉,就呛得她咳声不断,喉咙和胃袋都快要着火似的,她脸蛋瞬间变烫。

  傅昊风把手中两杯酒全都搁在一旁的矮几上,大手温柔地帮她拍扶背部,语气听得出淡淡笑意,似乎透出捉弄人的快乐:「唉,瞧你喝的这么急,都呛到了,这么想喝酒啊?」

  她哪有喝得很急?她……根本不会喝酒好不好?

  颜湘湘真是有口难言,都咳得眼角渗出泪花了,双手只能揪紧他的衣领,把涨得通红的小脸往他怀里埋。

  「想喝酒,我可以教你。」

  「什、什么?」

  她轻喘着,微微抬起迷蒙的眼睛,就见男人拿起酒含进一大口,那张温润的薄唇朝她堵了过来。

  「昊风,我唔唔……」来不及多说什么,她的小嘴被封个正着,辛辣的汁液徐徐滑进她的樱唇里,有些则从两人紧贴的唇办间溢出,濡湿了她的下巴和玉颈,甚至滑进睡衫领口。

  她浑身战栗,下意识吞咽他啜饮的威士忌。

  好不容易,男人的热唇稍稍放过她了,哪里知道下一秒又来第二口、第三口……她半推半就地被他以嘴哺啜烈酒,傻傻地吞下一口 又一口,最后都搞不清楚喝下几大口,很有可能那两杯酒全是她喝掉的,因为她脑袋瓜严重昏眩起来,襟口湿了一大片。

  「昊风……等等,我……我不喝,酒要给你的,我不能喝……我要灌醉你,然后再……引诱你……抱你……」蹙起眉心,她不断拿雪嫩的额头蹭着他的胸膛和颈窝,胡乱低语着。

  傅昊风神秘的目光一转爱怜,扳高她的小脸,被她迷乱的水眸搔得左胸发痒,腹部迅速凝聚热气,胯间的男性欲望早已勃起。

  「小傻瓜,要引诱我何必把我灌醉?」

  「我要你……要你在我里面,别……别出来,在我里面……给我……」她冲着他笑,傻傻地笑,既可爱又无辜。颜湘湘绝对想不到,先被灌醉的人竟然会是自己。

  「你渴望我?」

  「渴望你……只有你,我要你……」樱桃小嘴吐出浓浓酒气。

  傅昊风明白她的心思,说来说去,仍是为了要不要让她受孕的事。

  这个绞疼他心脏的傻气小妻子,竟然想用这种方法逼他「就范」,实在太乱来。

  「好啊,你要我,我给你就是。」他低笑着,张嘴轻咬她红红的可爱耳垂。

  一只男性大手摸进她睡衫衫摆里,把她的小裤裤拉扯下来。

  「昊风……那是我的……」颜湘湘有些迷糊了。眨 眨眼瞧着被他丢到地毯上的小底裤。

  「你现在不需要它了。」他说得斩钉截铁,英俊如恶魔的脸上绽出性格无比的浅笑,每个神气都极端诱惑人。

  他大手扳开她的玉腿,让她跨在自己大腿上。

  她上半身无助地微晃了晃,两手为求平衡只得攀住他宽厚的肩膀。

  「昊……昊风……酒喝完了吗?」她依旧傻傻笑,小脸染满酒气,被醺得红嫩嫩,看起来格外让人想对她做些「犯罪」的事。

  「酒喝完了。」傅昊风一手扶在她腰后,一手解着裤头,裤中肿胀又亢奋的热杵急欲获得慰藉。

  「那……你醉了吗?我、我把你灌醉了,是不是……呵呵,呵……我把你灌醉了喔……」颜湘湘边晃着小脑袋瓜,嘟起唇亲了他一记。「我要你……我爱你喔……」

  乍然听见她的表白,傅昊风心脏一抽,神情变得更柔和。

  「湘湘,你把我灌醉了。」

  他猛地攫住她的娇唇,腿间那把坚挺的欲火也悍猛地挺入她体内。

  「啊啊——」颜湘湘被突如其来的充满激得动情惊呼。

  当她细腰被扎实的力量往下扯,那股火热力量贯穿她整个人,她牢牢「钉」在他身上,被他刺得好深,有些疼痛,却痛得好满足。

  「昊风……昊风……不要离开我……」她哑声求着,凭着女性本能扭摆起细腰,让两人紧紧结合的地方变得更湿润、更柔软。

  「湘湘,相信我,一辈子我都不会放开你。」

  男人许了重诺,把诺言一字字烙印在她嫩红双唇上。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