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章

上一篇:返回老公太难搞下一篇:没有了

  听到颜湘湘低柔吐出的话语,那柔媚的眸光都是情意,对他展现爱恋 ,傅昊风呼吸变得急促,心脏跳得又急又响。

  「湘湘……」低叹了声,他的感情澎湃如潮,再也克制不住地狠吻着她 ,抱紧她的两条臂膀再次收拢,仿佛恨不得把她挤进自己的身体里,和她 血肉相连地合二为一。

  湘湘以同等的热情回应他,小手也急切地拉扯他的衣裤。

  衣物东掉一件、西掉一件,两人很快变得赤裸,他们的双手不断在对 方身上爱抚,感受爱人肌肤上骚动人心的热度。

  好烫、好舒服、渴望得到更多……

  颜湘湘被压进大床,赤裸的娇躯染着美丽的粉红色,真如一道大餐, 等着让男人好好品尝的上等佳肴。

  「湘湘,你这里好湿……好湿……」

  她听到男人带笑的低沉话语,尽管内心也感到羞涩万分,激情的渴望 却让她变得大胆,就像一朵完全盛开的玫瑰花,又美又艳丽,在男人的诱 哄和呵疼中散发出十足诱人的香气。

  「进来……昊风,进来我里面,我要你……」

  低吟着,她小手往下摸索,握住男人坚硬的火杵,怜爱无比地抚弄着 。

  「老天……」傅昊风喉中滚出粗嘎呻吟,腿间的力量瞬间硬猛。

  当身下的可人儿主动抬高俏臀儿,把湿淋淋的花心迎向他时,他健腰 一沉,顺着那个迎合的姿势插入她的穴儿里,让那多红艳的玫瑰花加倍绽 开,泛出更浓郁的香味。

  「嗯哼……」颜湘湘感受着那份挤压和扩张带来的奇异感。

  身体虽然被男人用好亲密的方式「钉」在床上,灵魂却飞得好高、好 高,特别是当男人开始奋力进出,钻探着她的身体,她真的觉得自己飞到 好高的天外,在云端飞舞……

  再也不会又谁能带给她同样的感受,她的一切都是他的。

  爱上一个人,那样的过程很幸福也很心酸,酸甜苦辣五味杂陈,但她 一直相信自己,要一直爱着他,为他付出,珍惜每一刻,他们注定在一起 ,既然如此,那就要快快乐乐拥有彼此一辈子。

  「我爱你……昊风,我爱你……」

  她承受不住般地呻吟,一遍又一遍,太多的激情让她流出喜悦的眼泪 。

  她学会大方地对他表白,爱的告白,只对他一个。

  她的小手被男人修长的十指交缠握住,压在她小脸的两侧。

  傅昊风给了她一记长吻,吻得极缠绵。

  他占有她的方式由急变慢,每一下都深重而徐缓,慢条斯理地深入浅 出着,似乎想把这样的纠缠和折磨人的甜蜜快感一直延续下去,他没有直 接回应她的爱语,却用身体爱着她,爱得很深。

  这场爱之舞所引发的热度,快把大床上的两人都蒸掉了。

  爱液爱不完,就这么一波又一波,拥抱彼此,在彼此身体里得到满足 ,也尝到极乐无穷的销魂甜美……

  然后许久过去,女人在高潮中尖叫,男人终于释放了自己。

  那些充满生命力的浓白种子落在女人窄窒幽径的尽头,奔向那片温暖 的女性花园……然而这一次,颜湘湘隐隐约约感觉到,有什么在她腹中相 遇、结合了,有什么即将要茁壮……

  她感动得眼泪直淌,直到男人倾身过来,耐心地把她的泪珠一颗颗吮 掉,她才含笑入睡……

  激烈地爱过一场,颜湘湘累得睡着,作了一个梦。

  梦中,她抱着一个可爱得犹如洋娃娃的小宝贝,她逗着小娃娃玩,把 孩子逗得咯咯笑,咧开红润无牙的小嘴。

  她也笑,笑得好开心,胸中涨满无法言语的柔情。

  那漂亮的小娃娃勾起她的母爱,让她想给孩子最好的,想把世界上所 有美好的东西都堆到孩子面前……

  突然间,原本沉浸在梦中的脑袋瓜里闪过什么,她轻轻一震,意识竟 然

  被震醒过来,慵懒地掀开眼睛。

  熟悉的男性面庞就靠在她耳边,当她不经意轻颤时,合睫假寐的傅昊 风轻易地就察觉到了,盛载太多情绪的黑瞳跟着张开,直勾勾望着她。

  颜湘湘干脆侧过小脸与他面对面。

  两颗脑袋瓜枕着同一个枕头,气息相交,鼻尖都快碰到对方的,一种 暖暖的亲密感在四周蔓延。

  傅昊风对然没开口询问,但从他的眼神,颜湘湘已经看出来他的疑问 。

  她柔软一笑,声音低柔带有神秘味道,喃着:「告诉你哦,我刚刚忽 然想通一件事,是关于你的事喔……」

  男人好看的浓眉微挑。「什么事?」

  「唔……」她脸颊淡红,抿抿唇才说:「有一次冀棠哥在路上遇到我, 他刚好要去公司跟你谈事情,我顺道就答他的车一块儿去找你……你记得 吧?」

  听到吴冀棠的名字让他心头又小小不悦,傅昊风目光略沉,淡哼了声 。

  「以后不要上他的车。谁知道他安什么心?太危险了。」

  唉唉,这个小心眼的大男人啊!颜湘湘内心大大叹气,却又有一股被 强烈在意的甜蜜滋味在心头发酵。

  她嗔瞪了他一眼,表情俏皮可爱。

  「你讲到哪边去了?你到底要不要听我想通了什么事呀?」

  「我在听啊。」语调酷酷的。

  「那一次,我在你的专属休息室睡着了,后来你……你谈完公事,偷偷 潜进来,你、你……我们在那里……」

  「我们在休息室里做爱做的事,爱来爱去,爱过好几回,所有的过程我 都记得一清二楚,你还好几次因为体力不支和太多的高潮而晕厥过去,你 想说的是不是这些?」干脆由他来说比较快,要不然听他吞吞吐吐的,也 不知什么时候才能把话说完。

  「你——你——」尽管是事实,颜湘湘仍旧红透小脸,连秀气的耳朵都 红通通了。

  咬咬唇,她哼了声,鼓起勇气把那些害羞的话全都说出来:「唔…… 是呀是呀,我要说的就是这些,我还要提的是,你、你那时有些失控了, 变得很野蛮呢,而且忍不住就……射在里面,没办法顾虑到避孕的事—— 」略微喘息,他顿了三秒,才继续往下说:「我本来不懂,以为你只是没 忍住,现在终于想通了……其实是因为那时你在吃我跟冀棠哥的醋,还气 到把持不住,没办法控制自己,今晚也是一样呢,你也在吃醋,对不对? 」

  吃醋的男人其实挺可爱的,但是一想到那天他在休息室时的狂野模样 ,她还是有被吓到,感觉自己真如猎鹰爪下的可怜小动物,被他连骨带皮 全吞进肚子里,啃得斑点渣都不剩呢!

  心事被猜中了,傅昊风虽然力持镇定,但热潮已经泛出皮肤,让他古 铜肤色染着一层暗红。

  见到她笑容可掬的俏模样,他既喜欢又有些恼羞成怒,两条有力的臂 膀不禁攫住她窈窕的身子,翻身压在她上头,而且还很故意地挤到她两腿 间,让她无法并拢双腿。

  颜湘湘对他皱了皱巧鼻,继续捋虎须。「哼,早知道这样,我应该请 冀棠哥多帮忙的。」

  「帮忙什么?」他双目眯了眯。

  「当然是帮忙我多演几场戏啊,好让你多吃一些醋,这样我就不求你求 得那么辛苦。」她求他让她受孕,他刚开始总是不肯,害她小小伤心呢。

  闻言,傅昊风英俊面容兴起风暴,双眼眯得更细,下颚紧绷。

  八成是真生气了,沉重身体直接压在她身上,困得她动弹不得。

  颜湘湘内心一阵好笑,知道这样的作弄不能太超过。

  哎呀呀!老公野蛮又难搞,偏偏她爱他爱得不得了,舍不得他气太久 ,只好说些好听话好好安抚他。

  「昊风……你知道吗?看你吃醋,我心里好开心。」放软的语调如同一 首歌,她低低吟唱,小手也环上他宽阔的背。

  「我终于知道,原来能深深让我在意的事,同样也能让你在意。之前见 你和那位叶小姐走在一起,我心痛得快要受不了,嘴巴里不时冒出酸涩滋 味,我吃醋了,而你也会因为我跟其他男人走得太近,心里不舒服,甚至 气到无法自律……昊风,你在意我,把我看成很重要、很重要的人,我现 在感受到了,我好开心啊……」

  她开心,因为他们相互看中,彼此在意。

  她开心,因为她爱着他,而且说不定不久的将来,这个她所深爱的男 人也会对她坚定地轻喃一声——我爱你。

  刹那间,傅昊风内心的风暴被一把抹去。

  原是被压在世界底层,觉得气得快要爆炸,没想到负面情绪被小女人 温柔真心的几句话就抚平了,所有的火气全化作一汪清池。

  「湘湘,我……我对你也……」他必须说些什么,要对她坦然所有感情 ,把感情化作言语,向她表白。

  无奈甜蜜的爱语他是在很不拿手,没办法说得顺畅啊!

  「你也怎样?」颜湘湘小脸微偏,好奇地问。

  「我也……很开心。」唉,他真的很口拙。

  一串清脆的笑声从颜湘湘唇畔流泄出来,她笑得好愉悦,身子不禁磨 蹭着他健壮修长的躯干。

  刹那间,四周的空气又燥热起来,旖旎的氛围再次朝大床上的两人围 拢。

  他们都感受到了,紧贴的身体开始变化,女人的胴体变得更柔软、更 潮湿,男人精壮身躯则变得更坚硬、更具有侵略性。

  「昊风,爱我……让我也爱你……」

  她喃着,柔腻细语,对他展现热情,被挤开的双腿夹紧他两边臀侧, 把湿润的女性入口主动抵向他、摩挲着他。

  「湘湘……」他的宝贝……傅昊风感觉血液全都聚集在男性根部,让他 又一次变得硬邦邦,渴望埋进她身体里。

  他顺从对她的所有幻想和渴求,一个沉腰,火热的男性整个挺进那甜 蜜的小穴里,引来底下人儿喜悦的呻吟,而那份紧迫的圈围也同时让他背 脊一震,痛苦又极度享乐。

  什么时候才会对她的身体失去兴趣?

  什么时候才能在拥她入怀的时候,还能谨慎地克制自己?

  什么时候才会对她的一颦一笑失去感觉?

  傅昊风想,他永远都做不到,也不愿意这么做。

  这个小女人老早就占有他的心,而他原来也是那么老派的男人,一日 内心被她占据,就对她绝对霸道,大男人主义充塞胸口,不允许其他男人 对她示好,更不能容忍她对别的男人微笑。

  她只能是他的,他一个人独有。

  她是他的。

  他会对她说出那些话的,只是要给他时间练习,下次吧……下一次, 他一定会表白,回应她的情意。

  至于现在,他们在彼此怀里,什么都不重要,只需要投入热情火海中 ,让感官和灵魂合而为一,尝遍甜蜜滋味。

  「湘湘,跟着我,我们一起飞吧。」

  「昊风……抱紧我……」

  他用力回抱她,并实现了诺言,领着她遨游极乐天堂,一起品尝那令 人心醉无比的销魂滋味……

  度完假回来,全身像被彻底洗涤过,傅昊风心情前所未有的放松。

  这几天有寒流来袭,台湾北部一到冬季又阴雨绵绵,尽管如此,他这 位大老板心情依旧维持得很好,在外人面前向来淡抿的薄唇甚至会微乎其 微地勾扬,露出别具深意的微笑。

  那样的微笑带着点神秘感,只有他自己知道含意。

  至于颜湘湘,过完旧历年之后,寒假也随之结束了。

  她大四下学期的课程已经开始,虽然修的学分没有很多,但课程较不 集中,几乎周一到周五都有安排,再加上她和乔曼璇都会帮教授或系办公 室的秘书做些研究或文书的工作,所以仍天天都来校园报道。

  午后四点结束下午茶时间,她刚和乔曼璇在捷运站分数,独自一个人 沿着红砖人行道散步。

  去哪儿好呢?

  像是有些疑惑地问自己,其实早就知道想往哪里去。

  不想单独一个人回家,想有人陪着她,尽管每晚都会见面,她还是希 望能快点看到他,那个她最爱的男人。

  晃晃小脑袋瓜,她唇边带着甜笑,随手招了一辆计程车,直奔向有傅 昊风的地方。

  十分钟后,计程车停在龙盛集团总公司大楼门前。

  警卫先生认出她,帮她安排直达高层的专属电梯。

  电梯里有一面镜墙,她对着镜中脸蛋嫣红的自己吐吐嫩舌又皱皱秀挺 的鼻子,一脸俏皮怪相。

  「颜湘湘啊颜湘湘,没想到阁下迷恋自己的老公迷恋到这种程度,很不 害臊耶!」她对着镜中的自己低声说教,随即忍不住笑了,眼角眉梢都带 着春天的气息。

  几秒钟过去,电梯门「当」一声开启。

  她走出来,发现傅昊风相当倚重的一名特助先生正立在电梯前迎接, 八成是刚刚收到楼下警卫传上来的消息。

  她对着那名特助微微一笑。

  「我来找昊风,他在忙吗?」

  「总裁正在和人谈事情,应该快谈完了。」

  「没关系,那我等他,先别进去打扰昊风了,你也去忙你的吧,不用顾 虑到我——」颜湘湘话才说到这里,总裁办公室的大门突然被用力拉开, 一道火红曼妙的身影直冲出来。

  叶琳达?

  颜湘湘杏眼圆瞪,一时间怔在原地,说不出话。

  叶琳达一脸气急败坏,高分贝叫嚷,她根本不顾现在是人家的上班时 间,更管不了机要秘书室几个直盯着她的人员,反正她大小姐就是不高兴 ,不骂不痛快——

  「傅昊风,你去死!我爹地不会听你的,他只有我一个女儿,我是唯一 继承人,他的钱将来都是我的,我的!你休想得逞!啊啊——」尖叫,跺 脚,再美的女人歇斯底里起来,都会变成可怕的魔女。

  天啊!发生什么事了?

  颜湘湘傻傻看着这一幕,也看见那个被美女咒骂的男人从容地走出他 的大办公室,冷淡启唇:「叶大小姐,你最好能够确保你有办法继承你父 亲的所有财产。当然,如果你不再来骚扰,甚至不再出现在我面前,我或 者可以考虑收手——湘湘?」

  突然看到自己的小女人出现在现场,傅昊风冷峻神态不禁一怔。

  被他讶然一唤,正火冒三丈的叶琳达也同时把眸光调过来,看向静杵 在角落的颜湘湘。

  顿时,颜湘湘成为众人注目的焦点。

  她心脏咚咚地重跳了两下,眉儿略挑了挑,讷讷地出声:「呃……我 、我……你们怎么吵架了?有事好好说,不要用吵的,这样不太好……」 唉,她是和平主义者,这种大嗓门吵架的事,她最不拿手了。

  说时迟、这时快,忽然之间,叶琳达竟朝她冲过去。

  叶琳达没想做什么,她的目标其实是想搭电梯,想快快离开这个鬼地 方,但颜湘湘刚好站在电梯门边,当叶琳达冲过去时,她也不晓得要闪, 纤瘦身子就被叶琳达相当故意地猛撞了一下。

  「啊!」颜湘湘惊呼,旁边的特助先生已准备好要扶住她,但一双强而 有力的男性臂膀伸得更快,在她跌倒前牢牢将她搂住。

  此时电梯门迅速关起,那名始作俑者趁乱溜走,但傅昊风相当确定, 姓叶的必定会为此付出惨痛代价。

  「昊风,我……我没事的……」细细声音从男人胸怀里逸出。

  颜湘湘被抱进总裁办公室后,傅昊风没放下她,而是一路抱着她将她 带进设在里面的专属休息室里。

  被放在休息室里的大床上,她的鞋子被脱掉了,此时她嚅着唇想说话 ,但一瞥见老公那张臭黑脸,声音就卡在喉咙出不来。

  忽然,她心一惊,杏眼眨了眨,小手主动伸近抚触他左颊接近耳朵的 地方,那里出现一小道伤口,像是被抓伤的,渗出一丝血丝。

  「你受伤了,在流血啊……」想也没想,她赶紧从包包里取出面纸, 小心翼翼贴拭着那道小伤。

  她要是不提的话,傅昊风根本没什么感觉。

  他干脆将纤瘦的她抱进怀里,让她坐在他大腿上。

  两人亲匿地相贴,他紧绷的肌肉终于放松一些,但注视她的目光仍然 有些火大。

  没办法,他太在乎她,不敢想象她受到伤害的可能性。

  刚才叶琳达朝她冲过去的那股疯狂气势确实惊吓到他了,以为自己会 来不及保护她,而她又傻傻僵在原地不懂得闪避,那情况让他越想越惊, 才会摆臭脸。

  然而此时,怀里的小女人对他温柔低问,神情因他那道小伤而紧张起 来,被关怀的感觉如此美好,他发火的心情的确受到安抚了,怒气迅速消 散,冷峻神色不由得放缓。

  「怎么受的伤?」颜湘湘将面纸折到另一面,再次轻贴在他皮肤上。

  忽然,他的大手拉下她的柔荑,紧紧一握,看了她几秒后才说:「被 女人的指甲抓伤的。」

  「嗄?」颜湘湘怔了怔。「那个……是叶小姐刚才呃……和你起冲突 吗?」适才被抱进办公室时,她瞄到有杯子摔在地上,连立灯都倒了,猜 想叶琳达应该被彻底激怒了,才会在喜爱的男人面前上演泼妇骂街的戏码 。

  男人好看的薄唇微扯。「是啊。」

  见她轻咬着下唇,眸底泛开柔光,似乎相当忧虑,傅昊风突然兴起捉 弄的念头,他俊鼻在她颈侧嗅着,淡淡启唇:「湘湘,我被那个女人欺负 了,还弄到受伤,你心疼不心疼?」

  「啊?呃……我……我当然心疼啊……」颜湘湘虽然对他「被欺负」 的说词持保留看法,但一颗心到底是偏爱他的,见他小小挂彩,办公室还 被闹成这样,哪可能不心疼呢?

  「我帮你上些药膏好吗?」她柔声问。

  接着,她试着要离开他的怀抱,但傅昊风随即收拢的双臂让她明白, 她哪里也去不了,除非他愿意放开。

  「没关系,你吻吻我,伤口很快就好了。」

  他说得好自然,但颜湘湘却被他的眼神看得心脏怦怦响。

  她没办法拒绝他的索吻,更何况,她也想吻吻他呀。

  吐气如兰地轻叹,她小脸倾靠过去,伸出粉嫩小舌儿,像只小猫咪般 开始轻舔他被抓伤的地方。

  她来来回回舔吻着,仿佛那道小伤被她这么舔一舔,真的能一下子就 舔去伤痕。

  然后,她的吻挪到他鼻子,又挪到他的面颊,最后终于含住他的嘴。

  傅昊风难得「温顺」地由着她亲吻,直到那柔软唇瓣覆到他薄唇上, 内心的骚动翻腾起来,再也按耐不住了,他霸道地接过主动权,温柔的吻 被加重力道,他充满侵略性,热烈地汲取她甜嘴里的芳液。

  热吻持续片刻,颜湘湘俏脸犹如缺氧般红通通。

  她气息急促,小手不知什么时候紧揪着老公的衣领不放,好不容易才 找到说话的机会。

  「昊风……为什么跟叶小姐吵架?她好生气的样子……她来找你,你 不想见她,所以才吵起来吗?」

  「你还以为我喜欢她吗?」傅昊风不答反问。

  枕在他肩窝的小脑袋瓜一扬,颜湘湘近近望着他,语气略急:「没有 的,我没有这样以为了。昊风,我说过我信任你,那是真话,我辛你,所 以不会再胡思乱想,我不要我们之间有误会啊。只是……只是叶小姐刚才 气愤的模样有点吓人,我才感到奇怪的……」

  他大手抚着她的背,对她微微一笑,跟着啄吻她的红唇,似乎相当愉 悦。

  「我没有跟叶琳达吵架,今天她只所以跑来我这里闹,是因为她那位 有钱的父亲打算改掉遗嘱,把原来全部要留给她的财富分作三等份,将其 中两份分给两名私生子女。」

  「私……私生子女?」

  傅昊风点点头。「没错。而且有两名。叶琳达一直以为她是家族唯一 继承人,却不知道她父亲在外头其实还有两名私生子女,新的遗嘱一成立 ,她损失很大,当然气到发疯。」

  「可是,她为什么特地跑来这里闹?」颜湘湘问出内心疑惑。

  男人淡淡笑了,目光湛亮不已。

  「因为那两名私生子女的事情,是我主动请国际征信社去查出来的。 叶琳达的父亲原本也不晓得自己年轻时交往的对象,曾经为他生下一双子 女,后来征信社查到,将资料给了我,我才把事情告诉他,也把手边查到 的资料和相片转交到他手中。他后来与那双私生子女见了面,如今相处的 状况似乎越来越好。

又自觉没对他们尽过父亲的义务,所以才想改变遗嘱 ,用金钱作补偿吧。」

  闻言,颜湘湘眨眨眼,脑袋瓜微晃了晃,不禁又问:「可是……为什 么你要这么做呢?我的意思是说,为什么一开始你会想要请人调查叶家的 事情?他们家的事应该跟我们没关系呀。」

  「因为姓叶的那女人实在太烦人,我查她家的事,原本想看看能不能 抓到叶家的小辫子,给她一些警告,没想到会查处她父亲有私生子女的事 。」能找到人瓜分掉叶琳达庞大的遗产,实在是件痛快的事啊!

  他做这件事情的动机让颜湘湘简直哭笑不得。

  瞪着那张英俊面庞,她嚅着嘴想说些什么,最后却有些无奈地笑叹了 。

  「叶小姐真的惹到你了,是吧?」唉唉,她开始要同情叶琳达了。

  「是。」傅昊风坦承,又凑唇啄吻了她。「她害你误会我,惹我生气 ,让你伤心,不整整她太对不起自己。」

  「唉……」颜湘湘忍不住再次笑叹。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