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难以忘怀的风月往事】【完】

摘要  我叫阿峰,是北方人,小学毕业后随父母到南方的一个比较发达的城市生活。今年四十岁了,目前在一家国企担任中层干部。在这之前,做过宾馆门童、保险公司...

  我叫阿峰,是北方人,小学毕业后随父母到南方的一个比较发达的城市生活。今年四十岁了,目前在一家国企担任中层干部。在这之前,做过宾馆门童、保险公司业务员、上市公司经理秘书,也算是经历丰富吧,这么多年有过关系的女人差不多有几十个,有恋爱上的,勾引上的,自愿为我宽衣解带的……这些都是我老婆完全不知道的事情。虽然这两年基本上没有和任何女性有过性关系,但是内心还是比较愧疚,和各位狼友们吐一吐我的心事,也许会好受一点,愧疚感会减轻一点吧。这么多年,能记住的面孔已经不多了,这里只和狼友们聊聊几个印象非常深刻的吧。

  (一)我的初恋

  有人说,女人最难忘的是第一次破处,其实男人的第一次性经历估计也没几个人能忘记。虽然过去了这么多年,但是我们当年的对话,当时的细节,真的是让我终身无法忘怀。不说百分之百的再现当年场景,但百分之九十九是绝对没有问题。

  顺便介绍一下我自己,我属于那种长相比较清秀的类型,年轻的时候大家都说我长得像小虎队的苏有朋。身高1米80,体格适中,不胖不瘦,由于读书的时候曾经连续三年风雨无阻的晨跑,大腿的肌肉比较发达,读书期间,对男女之事完全空白,近似于白痴,许多年以后,同学聚会的时候,他们居然还羡慕我说,当时班上有谁谁谁喜欢我,每天都跟着我放学,给我买早餐,可是我当时认为那就是友谊!由于数学太差,高考失败,19岁就出来上班了。父母都是公司里的普通员工,没什么社会关系,只好自己出来找工作。第一份工作是宾馆的服务员,经理觉得我长的得还算可以,就安排我做门童的工作。每天看着进进出出的男女老少,我就机械的开门关门,面带微笑的说着“欢迎光临”,一站就是五六个小时,幸好我的腰力好,要不然还真扛不住。

  宾馆的工作性质就是这样,男女的比例严重失调,除了保安和厨师,几乎清一色的年轻女孩子,只有几个欧巴桑负责做房间的卫生。估计经理肯定是个喜欢大胸的男人,我发现这里的年轻服务员胸部都很大,每天看着她们昂首挺胸的走来走去,丰满的乳房随着步伐轻微的晃动着,刚刚处于躁动期的我简直难以按捺,每晚睡觉之前都闭着眼回味好久才能渐入梦乡。

  上班一个月以后,大家就渐渐熟悉起来,都对我很友善,由于我这个人比较勤快,也不怕吃亏,总是帮姐妹们做着做那,所以大家都很喜欢我。上班的时候,偶尔有几个泼辣的女同事还笑咪咪的对我抛着媚眼,趁我不注意的时候还掐一下我的后腰,让我觉得自己成了《红楼梦》里面的贾宝玉,小燕子就是这样进入了我的视线。她是客房部经理助理,比我大半岁,长相清纯甜美,有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樱桃小口,笑起来还有两个可爱的小酒窝,身材高挑,酥胸饱满挺拔,估计最起码是D罩杯,紧身的一步裙把丰满的翘臀包裹得无比完美。她的工作比较忙,每天都要到总台来,低声的向总台的服务员交代工作。每次从大厅经过的时候,我总是目不转睛的盯着她那完美的脸蛋,高耸的胸脯,圆润的翘臀,喉咙里忍不住发干,情不自禁的咽了一下口水。小燕子对我却不温不火,偶尔也会朝着我微笑着点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从来没对我说一句话。由于工作性质的不同,我们根本没什么正面接触的机会,这让我更是欲罢不能。唉,其实不管男人女人,都是这样的心理,越是不太搭理你的,不太重视你的人,你越是要想接近,总想得到重视和认可,这是我多年以后才体会到的。

  终于有一天,她捕捉到了我火辣辣的目光,带着一个难以琢磨的表情走到了我面前。我看着她的脸,心跳莫名的加速着,局促不安的暗道,该不会是对我兴师问罪吧。

  “看够了吗?”银铃般的声音从鲜红的樱桃小嘴里传了出来。

  这是她第一次对我说话,听着她那美妙的问候,仿佛让我觉得传来了天籁之音,我情不自禁的说了句:“真好听!”

  “什么?”小燕子微微皱起了眉头。

  我一下子从思绪中整理出来,红着脸说:“我是说你的声音真好听!”

  不知为什么,小燕子忽然怔住了,但随即偏过头,微微一笑又看着我继续说:“别在我面前油嘴滑舌啊,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没事老盯着我看什么呢,没想到你人小鬼大,心里一肚子坏水!”

  我一下子恢复了情绪,一本正经的狡辩着:“燕姐,我真没有啊!”

  “得了吧你,别装了,我上高中的时候就有男生这么看着我,我还不知道你们这些男生的心思?”美目微微的眯着扫了我一眼,仿佛看穿了我的心事。

  “以后没事再别看了啊,再看把你眼珠子挖出来!”不等我的回应,曼妙的身体就完美的扭了过去,迈着轻盈的步伐走了。看着她那丰满圆润的翘臀,真恨不得扑上去大肆蹂躏一番。

  这小娘们,还真是会挑时间,知道我上班不能挪窝,说完了就走,一点说话的机会都不留给我,下次找个机会再说吧,我只得暗自惆怅着。

  日子就这么平淡的过着,小燕子还是那么忙碌,和以往不同的是,每次经过的时候,她总是主动的看我一眼,发现我还是一如既往的对她微笑时,她总是微微皱起了眉头,翻了个白眼就扭过头去,偶尔心情好的时候,也会冲我微笑一下,或者故意瞪着眼,嘴角蠕动一下,算是对我的回应吧,弄得我心里美滋滋的兴奋好一阵子。

  这天上午又是我当值,站在宾馆门口,却好久不见她的身影。难道她今天休息?平时都很准时的下来啊。我有些心神不宁的想到。

  终于等到下班时间了,我换下工作服,从员工通道绕到总服务台里面,从背后拍了拍当值服务员小丽的肩膀问道:“今天怎么没见到你们小燕子助理?”小丽扭头看了我一眼,笑眯眯的说:“怎么了?峰哥,才一天没见,就想她了?”

  我不好意思的摆摆手,红着脸说:“哪有的事,只是随便问问。”

  “切!你暗恋她的事我们客房部早就都知道了,没想到峰哥你眼界挺高啊,一眼就相中了我们客房部的第一美女!”小丽咯咯的轻声笑了起来。

  我暗自吃了一惊,“不会吧,你们瞎说什么呀!”回想起上次小燕子对我说的那番话,我恍然大悟,原来她们早就发现了,估计已经传到小燕子的耳朵里去了,难怪她会主动找我说话。

  看着我窘迫的样子,小丽把我拉到身边,示意我凑过脑袋,准备对我说点什么。由于我身高比较高,小丽最多只有1米60,头低下来的时候,身高的优势让我轻而易举的从上面斜看到了她那饱满的胸部,半敞的领口,露出了粉红的乳罩边缘,从乳罩的中间看进去,我甚至可以看到小半个白皙的乳房。我脑袋只觉得嗡了一下,嘴唇立刻就有了发干的感觉。而小丽对我目光的猥亵却浑然不觉,依然昂着头把嘴巴凑到我的耳边,低声说:“昨天她从董事长办公室出来,头发都乱了,听说是哭着跑出去的,估计是董事长对她下手了,所以今天没过来。”

  “啊!”听见自己心中女神的不好消息,我的目光马上从酥胸抬起来,“那她现在在哪?”我焦急的问着。

  “估计在她租的房子里吧,你还不赶快去看看,安慰一下你的心上人呗!”小丽又笑咪咪冲我乐着。其实近距离看小丽,也算得上是个美女,就是人矮了点。我晃了晃脑袋,想什么呢,现在我的心上人遭了难,还有心思琢磨这个。

  按照小丽提供的地址,我找到了小燕子。我敲了敲门,好半天才从屋里传来轻微的脚步声。门打开了,小燕子穿着一身粉红的睡衣,头发蓬松的散落着,眼睛还是红肿着看着我。“你怎么来了?”小燕子无力的问道。

  “听说了你的事,过来看看,你没事吧?”我的心只觉得一酸。“先进来吧!”小燕子扭过头转身向房间走去。我默默的跟在后面进了屋,随手关上了房门。尾随着小燕子走到了她的房间,屋里乱糟糟的,显然是主人没有心思收拾。小燕子无声的上了床,盖上了被子蒙着头,什么话也没说。

  我轻轻地坐到了床前,不知道说些什么,空气仿佛凝固了似的,时间在慢慢的流逝着。过了一会,我扭头看了看蒙着头的小燕子,慢慢的掀开了被角,轻声地说:“别蒙着了,憋坏了。”看着她默默留着泪的脸,我的心就像小刀在轻轻划过一样,咝咝的感受着疼痛。

  小燕子望着天花板,饱满的身体微微的抽搐起来,喉咙里发出轻微的呜咽声,眼泪哗哗的滑落,沾湿了枕巾。我忍不住弯下腰去,伸出手轻轻的擦拭着她那温热的泪水。小燕子忍不住哭出声来,从被子里伸出了双臂一下搂住我,把我的头按在了枕头的右侧,我整个人一下子就压在了她的身上。

  这是我生平第一次如此真实的抱着女人,可是当时的我根本没有任何的情欲,我只把自己当做一个工具,一个能为心爱女孩子疗伤的工具,只要她能好受一点,她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抱着她的头,我无声的慢慢抚摸着她的秀发,脸颊紧紧的贴着她柔嫩的肌肤,泪水浸湿了我的脸庞。她的身上传出了诱人的体香,让我觉得心跳飞快的加速着。

  哭声渐渐停止了,我微微抬起头看着小燕子的美丽的面容,又情不自禁地低下头去,用舌尖轻轻的舔着她的泪水。小燕子闭上眼睛,默默的容许我做着这一切。这一刻,我仿佛变成了一个风月高手,左手摩挲着她的脸蛋,右手轻轻的揉捏着她的耳垂。小燕子轻轻的呼吸着,好像是享受着我的爱抚。我的嘴唇慢慢的滑向了她娇艳欲滴的嘴唇,轻轻的碰了一下。我立刻就有了一种触电的感觉,这就是我的初吻吗?

  我忍不住又吻了上去,两瓣嘴唇紧紧的贴在了我梦寐以求的鲜唇上,两只手不停的抚摸着她的脸颊,仿佛在品味一个无比鲜美的美食。小燕子轻轻的推开了我,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我,眼里充满了柔情。忽然,她紧紧抱住了我的头,使劲把我按在了她的身上。主动凑上了香唇,不停的吸着我的双唇,我热烈的回应着。当时我根本不懂得什么叫接吻,只是木讷的亲着嘴唇。直到小燕子把舌头伸进来,我才学着慢慢的吸着她的香舌。梦寐以求的幸福来得太突然,从来没有过的激情在我身上燃烧着,我大胆的把手伸进被子,摸索着隔着睡衣握住了她丰满的酥胸,由于她没有穿胸罩,我直接揉捏着饱满而又富有弹性的肉球。小燕子忽然掀开了被子,让我毫无阻碍的压在了她的身上。

  我们疯狂的激吻着,两手在她的乳房上大肆搓揉着,感受着她不安分的扭动着的身躯。我跨坐在小燕子的大腿上,两手拙劣的脱去了她的睡衣,一对白皙丰满的大白兔就呈现在我的眼前。天啊,这是一对如此完美的乳房!挺拔的胸部高高耸立着,乳房顶端,鲜红的小乳头就好像一个熟透了的樱桃,被淡淡的乳晕包围着。小燕子伸手拉过被子,把胸前美妙的风景给盖住了。我征求性的看了一眼小燕子,发现她并没有生气的样子,马上就一头钻进了被窝,她又把被子往两边拉了拉,完全盖住了我。我就整个人就完全和她盖在被子里。我不停的揉着她的胸,吮吸着饱满的奶子,她也用手按在我的腰部,隔着睡裤用下身感受着我的坚挺。

  “哦……咝……”我们不约而同的发出兴奋的低吟声。我迅速的在被子里脱光了我所有的衣服,赤裸着用上身紧紧贴住她丰满的乳房,直勾勾的看着她迷离的眼神,右手从胯下伸过去,慢慢的褪着她的睡裤。她无力的用她的小手抓住我的右手,但无法抵挡我此刻的坚决。快脱到膝盖的时候,她的小手仿佛开始用力,阻挡继续脱下去的动作。我只好停住,顺着光滑的大腿慢慢的往上摸索着,摸到大腿根部,摸到那一丛毛绒绒地方。小燕子微微战栗着,紧紧夹着大腿,我一边慢慢的在下腹附近那一丛绒毛的周围抚摸着,一边气喘吁吁的看着她。不知道为什么,此刻她眼里饱含着泪水,嘴角动了动想说什么,终究还是没有说出来。忽然,她仿佛下定了决心似的,曲起双腿,自己把睡裤脱掉,然后又张开双腿,把我紧紧的搂住,我们完全赤裸相见了!我浑身仿佛进入了一个滚烫的火炉,整个人像要被燃烧一样!

  那一刻的感觉我至今都难以忘怀,我坚信这将是我这辈子再也体会不到的感受。我们忘情的相互抚摸着,铁棍一样的阴茎在大腿根部的周围胡乱的顶着,就像一个嗷嗷待哺婴儿在饥饿的寻找着奶头一样。“小燕子,我亲爱的小燕子……”我语无伦次的低喃着。小燕子仿佛感觉到了什么,伸出柔软无骨的小手,握住了我滚烫的肉棒。那一霎,我感觉到了她的惊讶。“你可……真……”她喃喃低语着。早就魂飞魄散的我已经不知所措了,“怎么了,小燕子?”我低声问道。“没什么……我来……”边说边用小手把握紧的肉棒缓缓的往她的腿间送去。感受到了一片湿润的芳草地,我立刻火急火燎的往前顶去。柔软的肉唇包裹着半个龟头,我内心忍不住呐喊着,终于要结束处男之身了!

  “唔……”小燕子忍不住抬起头,喉咙里发出了轻微的呜咽。我立刻往后缩了回来,“怎么了?”我轻声问道。

  “别问,别说话……”小燕子轻微的摆了摆头,手上的动作并没有停止,依然用力的把肉棒往下身拉送。我再也没有犹豫,猛的往前冲了过去。一股温热的感觉从下身传遍全身每一个细胞,我充分的感觉到我尘封了19年的肉棒挤进了她的阴道,仿佛是一张小嘴一样,紧紧的含住了它,舍不得放开。我进去了,真的进去了!我激动的看着小燕子,她浑身一紧,牙齿紧紧的咬住下唇,我俯身热吻着她的香唇,用舌头撬开了它,像小孩子得到了一个美味的棒棒糖一样,贪婪的吮吸着,感受着下身带来的无比畅快。渐渐地,她放松下来,两腿慢慢的和我的大腿摩擦着,下身还微微的往上挺动着。我立刻明白了她的意思,忽然想起了上学的时候看到的毛片,肉棒尝试着在她温暖的阴道里慢慢抽送起来。她的阴唇就好像两片薄薄的小刮刀,在我的肉棒两侧不停的刮动。又仿佛是一张会说话的小嘴,不停的往里吸。

  “啊……哦……嗯……”小燕子忍不住张开小嘴,发出了令人销魂的呻吟,这声音又变成了天籁之音,美妙的传到了我的耳朵里。她觉得舒服了,一定是这样的,我会做爱了!我兴奋的开始加大了冲送的幅度,双手也同时握住了她饱满的乳房,不停的揉搓着。肉棒不停的在蜜洞里进进出出,发出了呱唧呱唧的声音,听着更让我无比兴奋。“小峰……小峰……”小燕子无力的叫着我的名字,双手在我的后背游走着。我感觉听到了冲锋的号角,肉棒像充满了电的发动机,突突突的狂送起来。

  “哦……唔……峰……峰……我爱你……”此刻的小燕子就像一个热情的少妇,浑身火一样的滚烫,挺动着下身迎合着我的抽插。就在此时,我的大脑忽然一片空白,从肉棒传来一阵无比畅快的电流,迅速传递到浑身每一个细胞,肉棒突然变得无比粗壮,使劲撑开着温暖的阴道,一股尿意袭来,肉棒突然喷射出大量的液体,一下一下地直接射进了温暖的秘洞里。“啊!”小燕子惊呼起来,用力的往上抬着头,身体随着我喷射的旋律一下一下的抖动着。“这应该就是射精了吧?”我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暗暗想到。此时肉棒被秘洞里面的两块小肉夹得紧紧的,想拔都拔不出来。

  持续了一分钟的爆发终于结束了(呵呵,这可是小燕子事后亲口说的,我当时大脑一片空白,没印象了)我浑身瘫软的趴在小燕子身上,释放了情欲之后,只觉得一阵无比的轻松。她还是紧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