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王八的快乐】【完】

摘要  美国黄石公园。   在这世界上第一个国家公园里,处处风光如画,用一步一景来形容她一点也不过分。   公园深处有一个不大的湖泊,湖的四周零星点缀着...

  美国黄石公园。

  在这世界上第一个国家公园里,处处风光如画,用一步一景来形容她一点也不过分。

  公园深处有一个不大的湖泊,湖的四周零星点缀着几座小木屋。

  这本是个人迹罕至的地方,但今天却不同寻常,湖边的一座木屋前挤满了人。这些人高矮胖瘦不同,肤色不同,年龄不同。相同的一点,他们都是男人。

  木屋前的台阶上,站着一个西装革履的高个子白种男人,正在向大家讲话——他讲的是英语,为了表述方便,本文一律翻译成汉语。

  “先生们,请安静一下,听我说。今天我们要举行一次性爱派对。在场的各位先生,要轮流与同一位风情万种的东方女子性交。大家知道,4年前,有一位神奇的东方女子钟爱宝,在10小时内,先后与90位男士性交251次,创下了华人女子最高的性交记录。今天,这位勇敢的东方女子同样是位华人,她要与在场的91位男士性交,目的就是打破钟爱宝女士的纪录!当然,能不能性交251次以上,就要看各位先生的能力了!”

  木屋前一阵哄笑。来自世界各地的91位男人都对这位神秘的华人女子充满了渴望和想往。

  “我们这次性爱派对,与钟女士那次相比,有很多特点,或者说是优点。首先,钟女士是在室内完成所有性交的。而我们这位女士要在露天与大家性交,让大家在享受女人肉体的同时享受美丽的湖光山色。”

  台下一阵欢呼。

  “其次,钟女士是位正值青春的妙龄女郎,而这位女士是一位年近四十的中年熟妇。但她的容貌和身材却是一流的,比钟女士要漂亮得多。性经验嘛,自然更丰富!”

  台下笑声四起。

  “第三,钟女士的派对上,要求所有男士都戴安全套。而我们这位女士却要求大家都把精液射入她的体内。如果谁能让她怀孕,那他就是男人中的男人,真正的王中王!”

  台下响起暴风雨般的掌声。是啊,哪个男人喜欢隔一层橡胶同女人性交呢?哪个男人不希望把精液射进女人的体内呢?

  “第四,钟女士的所谓性交,有些其实只是口交。而这位女士只要求大家插入她的阴道并射精,并不提供口交服务。”

  “第五,在10个小时的性交过程中,这位女士将被五花大绑和大家性交,让大家品尝一回狂肏或是性虐的快乐。”

  台下的掌声更响了。

  “第六,这位女士的丈夫,将会全程观看他的妻子与大家性交,最后还会向大家致谢!”

  台下哄堂大笑,人人都想看看这位甘愿戴绿帽的丈夫是什么样子,很多人的胯下已支起了帐篷。有人更是忍不住叫道:“你少说两句吧,让我们看看这一对夫妻!”随即便是一阵响应:“对,快让他们出来!”

  台阶上的主持人自嘲道:“看来我是不受欢迎了。好吧,首先有请我们的女主角,来自东方的刘银杏女士登台。”

  在91双目光的热切注视下,一位容貌俏丽的华人女子从木屋门后走到台阶上。

  她的全身被一件长披风裹得严严实实,看不出身材来。台下响起几声失望的叹息。

  主持人微笑道:“大家不要着急,马上就有惊喜出现了。”说着一把扯下了女人的披风。

  顿时,台下一片寂静,只能听见粗重的喘息声。

  被扯掉披风的女人并未一丝不挂,但她的装束却比全裸更加性感,更加诱人:她的上身全裸,露出两枚丰硕无比的雪白乳房和艳红的乳头;腰上系着黑色吊袜带,一双黑色网格丝袜紧紧裹着她修长丰腴的双腿,脚下蹬一双黑色细高跟凉鞋;她的阴部向众人袒露着,那里一毛不长,却不像是被剃光的,仿佛天生不长阴毛一样;同样艳红的小阴唇在两股间垂着,阴唇上一左一右穿着两个亮晶晶的金属环。

  更多的人勃起了。

  女人妖媚地转了个身,把同样雪白丰腴的后背和臀部展示给大家。

  她的臀部一左一右纹着两行字。左臀上的汉字几乎无人识得,右臀上的英文却是大家都认得——bitch。台下的男人们发出阵阵欢呼:“bitch!bitch!bitch!”

  主持人似乎早就料到会有这种惊艳的效果,继续微笑着说:“下面有请刘女士的丈夫和大家见面。”

  人们都瞪大了眼睛。

  门后转出一个怀抱婴儿的中年男人。

  这个男人也是西装革履,与众人不同的是他的头上戴着一顶绿油油的礼帽。

  台下一些来自东方的男人发出会心的笑容——他们知道,在中国,男人戴绿帽子就是妻子和丈夫以外的男人性交过的象征。

  男人有些激动,用不太流利的英语结结巴巴地说:“各位先生,欢迎大家来搞我太太(台下笑声四起)。我是个阳萎,不能满足老婆的性欲。所以请大家一定要让我太太快乐。我怀抱的这个孩子是我太太和别人生的,父亲是谁我不知道。我希望你们中的哪一位也能让我太太怀孕,让我再得一个不知父亲是谁的孩子!”

  台下响起一浪高过一浪的说笑声、口哨声、鼓掌声。一些性急的人已经开始脱裤子了。

  主持人待大家稍稍安静之后道:“为了使今天的性爱派对更加具有技术含量,我们特别邀请了一位日本来的绳艺大师,由他为刘女士上绑。让大家在享受东方美女的同时也欣赏同样神奇的东方绳艺。”

  在众人的掌声中,一个矮墩墩的日本 男人走上台阶,手里拎着长长一捆麻绳。

  他先在女人的胸部捆了一个日本传统的龟甲缚。在道道绳索的捆绑烘托下,女人的两枚乳房像两只皮球一样挂在胸前,更加荡人心魄。

  然后,他又把女人两条莲藕般的玉臂拢到后背,左三道右三道紧紧捆住,最后又用余绳勒住女人的脖子。女人微微喘着,自然而然挺起胸脯撅起屁股。

  日本人拿出两根筷子,女人乖巧地伸出舌头。

  日本人用筷子上下夹住女人的舌头,用细绳系紧拴在她的脑后。女人的舌头伸在嘴外,说不出话来,只能发出细细的呻吟。

  主持人解释道:“把女人的嘴巴这样处理,是为了不让她大喊大叫,只能发出销魂的哼哼声。”

  台下又是一阵会心的笑声。

  日本人又拿出一支大号塑胶阴茎,命女人叉开双腿,他把整根阴茎深深地插入女人的肛门。

  “这样做的目的,是防止大家插入她的肛门,只能插入她的阴道。”主持人继续解释着。

  “为什么不让插肛门?”台下有人问。

  “因为她想怀一个野种啊!这也是她丈夫的意愿。”主持人回头看了一眼怀抱婴儿的男人。那男人连连点头。

  这时那个日本人端起一盆清水浇在女人身上。

  主持人道:“麻绳遇水会收缩,所以这个美丽的东方女人会被绑得越来越紧,你们很快就会欣赏到她不知是快乐还是痛楚的呻吟声。”

  台下的男人们都兴奋起来,不少人已脱光了衣裤,露出了或大或小,或长或短,或粗或细,或黑或白,但都很坚硬的阴茎。

  被五花大绑的女人也兴奋了,流着口水的嘴里不停地哼哼着。

  “下面,我们把美丽迷人的刘女士固定在一个地方,然后你们就可以随便操她了!”主持人高声宣布之后,走下台阶。

  人们让开一条通道,主持人和日本人把捆成一团的女人带到小木屋的墙外边。

  薄薄的木墙上有3个呈品字型的圆洞。

  女人面朝墙壁贴紧,把头和双乳伸进3个圆洞。墙外只露着她雪白丰美的臀部、双腿,和紧紧反绑在背后的双臂。

  人们发出一阵不满的呼声:“脸都看不到怎么做爱?”

  “只露出屁股,还不让操屁眼,有什么意思?”

  “乳房也摸不到,太乏味了!”

  ……

  主持人道:“这也是他们夫妻的意愿。刘女士的头伸在房内,是为了让他丈夫在房内近距离看到她欲死欲仙的表情。她的双乳伸在房内,一是为了防止被你们抓伤,另一方面嘛,还要给他们的孩子喂奶——她的孩子还没断奶哦。当然,如果有人不愿意,现在可以退出,我们不会勉强的。”

  人们不再喧闹了,也没有人退出。毕竟谁也不想放弃奸淫一个东方美妇的机会。

  日本人把女人肚皮贴墙绑住,又把她的两腿分开,分别绑在木墙外面,在她的两腿间的地上放了一个精致的浅口玻璃盆。

  人们都明白,这是用来接女人体内流出的精液的。那些精液最后用来做什么,人们却不大明白了。

  女人的丈夫怀抱婴儿在木屋里来回踱着步。

  他的妻子的头脸和双乳呈品字型挂在墙上。

  她的舌头被迫伸在嘴巴外面,一丝又一丝的涎水流了下来。

  男人心疼地看着妻子,不时地去吸吮妻子舌头上的唾液,怜惜地问道:“老婆,你太辛苦了!要不咱们取消这次活动吧!我真怕你吃不消!”

  女人忽闪着两只妩媚的眼睛温柔地看着丈夫,坚定地摇了摇头。

  男人叹了口气,走到墙边一个窥视镜向外张望。

  木屋外面,他妻子雪白丰满的赤裸臀部向后撅着。裸臀周围,不同年龄、不同肤色的男人全都脱光了,一个个手抓阴茎,赤条条地排着长队,准备依次奸淫他的妻子……看过《做王八的快乐》系列作品的人都明白,这个把赤裸的下身露在木屋外、把头脸和双乳伸在木屋里的东方女子,就是我老婆。怀抱婴儿在木屋内踱步的男人就是我。

  我们一家三口在美丽的夏威夷度过了神仙般的三天。那三天里,我老婆颈套花环,腰悬草裙,在无数男人灼热的目光下跳起了热舞;在浪花如雪的海滩上被一个肌肉如铁的波利尼西亚男人奸淫;在装饰古朴的草厅内与祖孙三代同时性交,享受了14岁男孩的童子精;临行前,左右臀部又被纹上了“母狗”的中英文红字——据说,在中世纪的欧洲,对不贞女人的惩罚之一,就是在她的脸上刺上红字。当然,我老婆的红字由脸孔挪到了屁股,以示她比一般不贞的女人更加淫贱。

  随后,我们按照预定计划从夏威夷飞往美国本土。

  在旧金山刚一落地,我们又立即转机前往怀俄明州,直奔黄石国家公园。

  在这场挑战钟爱宝性爱派对的前一天,我老婆美美地睡了一大觉,第二天一早精神焕发地梳洗换装,打扮得异常妖娆。

  她穿上那身极具挑逗性的黑色性感内衣,在我面前扭着屁股走了两圈,我不禁看呆了。

  老婆扑哧一笑,戳着我的额头道:“傻样,看呆了吧!老婆这么美丽性感,可惜就要被上百人轮肏了!你这死王八有什么感想啊?”

  我讪讪地捏了她奶头一下道:“我喜欢你被人操!”

  老婆一闪身,故意绷着脸道:“不许你碰我!我的身子是让老公之外的男人碰的!”

  我涎着脸道:“那我给你舔脚趾总可以吧!”

  老婆一伸腿道:“那就舔吧!”

  我扑通跪在地上,俯下身去舔老婆的细高跟鞋。

  这时门开了,这次活 动的主持人——香港公司驻美国代表威廉——走进来。他一见此景便打趣道:“好性感的太太,好温顺的丈夫。”

  我老婆格格一笑,扑上去搂住威廉的脖子,狠狠地亲了他一口。

  威廉笑呵呵地从怀里掏出一只药瓶,倒出三颗红色的药丸道:“等一会你要被91个男人奸淫,先把这药吃了吧!”

  我老婆脸一红道:“去你的!我才不吃春药呢!我的身体能行。”

  威廉止住笑摇头道:“不不不,太太,你还是听我的吃下去吧。所有那些挑战性爱记录的女人们都得吃,连比你小十几岁的钟爱宝也得吃。否则你肯定坚持不下来。”

  我忙问:“这药对身体有害吗?”

  威廉道:“这只是刺激阴道产生爱液的药,不会对身体其他器官产生影响。”

  老婆是个很听话的人,当下接过药丸吞了下去。威谦替她披了件披风,于是便发生了本文开头的一幕。

  我看了看老婆挂在墙上的沉甸甸的乳房问道:“你的逼湿了没有?”

  老婆闪动着几乎要汪出水来的双眸,使劲点点头,又是一丝口水从她伸在外面的舌头上滴下来。

  我从窥视镜向外望去,只见一个细眉小眼的黄种男人排在队伍第一个。他贴紧我老婆的光屁股,握着自己不大但很硬的阴茎就要插入。

  我对老婆道:“第一个男人是好像是个韩国人,鸡巴和我差不多大,嘿嘿。”

  老婆的喉咙里发出一声失望的叹息。

  韩国人没抽几下就射了,精液滴滴答答从我老婆的阴户流出来,一滴不漏地流进了她两腿间的玻璃盆里。

  “第二个是个白人小伙,金发帅哥!唉,可惜你只能接受他的鸡巴,看不到他的面孔!”我有些替老婆惋惜。

  我老婆闭上眼睛,似乎在想象这个在墙外奸淫她的白人青年。

  金发帅哥抽插了好几分钟,我老婆双眼紧闭,喉咙深处发出阵阵呻吟,口水也流了一地。

  “第三个是个大块头的黑人,哇,鸡巴又粗又长!老婆你要注意了,小心别让他捅穿了!”我故作夸张地说。

  老婆睁开眼睛,露出欣喜的眼神。我看到她挣扎着向后耸着屁股,显然是在迎合黑人的插入。

  黑人插入了,我老婆长长地吁了口气,又闭上眼睛,挂在墙上的两只乳房剧烈地摆动着。

  转眼间已经有15个男人在我老婆阴道里射了精。她胯下的玻璃盆盆底已被白花花的精液淹没。

  “哈哈,这第16个人长得獐头鼠目,好像是个越南人。嘻嘻,他的鸡巴又黑又小,肯定不够劲!”我打心眼里瞧不上越南人。

  这个被我瞧不上的越南人仿佛猜透了我的心思,他一边把短小的鸡巴插进我老婆的阴户,一边伸手抓住我老婆背后的绑绳使劲一拽。

  我老婆的双臂和脖子绑在一起,他一拽绑绳就拉紧了勒在我老婆脖子上的绳索。只听我老婆痛苦地哼了一声,顿时满脸通红,喘息不止,口水流得更快了。

  我凑近一瞧,浸了水的麻绳已经嵌进我老婆白嫩的脖子,他再一拽,我老婆当然就喘不过气来了。

  这可恨的越南人,好像在报复我一样,鸡巴在我老婆阴道里捅一下,手上就拽一下绳子。他每拽一下绳子,我老婆就痛哼一声。

  真是遭天杀的!这可恶的越南人快射精吧,我老婆要被你折腾死了!

  偏生这越南人持久力很强,竟在我老婆体内抽插了十来分钟才嚎叫着射了精。这家伙精液还挺多,直到下一个人插进来,我老婆的阴唇还在滴着他的精液。

  我老婆被他拽得直翻白眼,通红的脸上沁出了密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