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男友】【作者:hjujucou】【完】

摘要  2016年6月11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是否本站首发 否   「今晚公司要开会吗……嗯,我知道了……没关系……小心点喔。」挂线后,我禁不住叹一口气。生日都不回...

  2016年6月11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是否本站首发 否

  「今晚公司要开会吗……嗯,我知道了……没关系……小心点喔。」挂线后,我禁不住叹一口气。生日都不回来吃晚饭,无论如何都是不可以饶恕的,尽管你说的是怎样堂而皇之的藉口。

  下班后,我独自在旺角闹市游荡,身上什么都没带,携着的只是一个没灵魂的空壳。什么爱你一生,什么天长地久都是骗人的,跟你上一百次床后,就即使是怎样的好男人都会变脸,这是改变不了的事实。

  有良心的到外面找外遇,美名为逢场作戏,没良心的索性换个新的来玩。不要告诉我你是剩下的好男人,你没变坏只不过代表你没魅力,没有能力出去玩。

  24岁的我对一切都看透,没有人可以骗得到我。「咏芳,你是咏芳吗?」就在我於街上纳闷地逛着的同时,一把似曾相识但又已经非常久远的声音叫住了我。

  回头一看,是你。

  志雄。

  「很巧合呢,在这种地方碰上。」你搔一搔头,以带着羞涩的表情向我说。

  「是呢,很巧。」我作出一个陌生人最基本应有的微笑。

  ……

  在散发浓烈咖啡因的咖啡店内,你点了西班牙咖啡,我要了一杯蓝山。「很高兴可以碰上你。」看到你用吸管呷着点缀於咖啡上的白色雪糕球,眉开眼笑的对着我说出怀念的字句。我有一种惊讶的感觉,怎么一个出了社会几年的人,还可以保持一种这样的……纯朴。

  直接来说,是幼稚。

  「毕业以来都没见了,咏芳你还是一点没变。」你继续说。我没变?我整个人都变了,只不过是你看不出来。

  我礼貌地点一点头,回答:「志雄你也没变耶。」「真是幸福的一天,可以看到你。」从你喜悦的神色,我感受到了一点点自豪,至少你的表情告诉了我,在我已经把你忘记得一乾二净的今天,你心内还是有我。

  虽然这是与我无关,但女人就是享受这种单纯的被爱。

  看着你喋喋不休地说出当年的琐碎往事,我面带笑意,笑的是你居然花那么多脑筋去记这种无聊的事。

  我早已忘记你了。

  的确,在中五的时候,我们曾有一段时间以男女朋友相称,这些一切对我来说早已成为微尘泡影,可是你那思念的表情却告诉了我,多年来从没有忘记当年那一段荳芽之恋。真是没长大的人。

  不过,即使是如何叫女人享受的说话,都总会有厌倦的一刻,听着你仍兴高采烈的高谈阔论,我开始想走。

  「不如……结帐吧?我赶时间……」我不留情面的说。

  不过,在最重要的一刻,你居然说出叫我意外的一句。

  「对了,今天是咏芳的生日吧?该我来请客。」小子,还记得今天嘛。

  我嘴角一刹那泛起微微的笑意:「生日,就只是一杯咖啡吗?」「嗯?」

  一个笨拙的回应,但在我眼中,这个回应倒带着半点可爱。

  「最少一顿晚餐吧?」我笑说。

  「你……你愿意跟我吃晚饭?」你眼中散发出不可思议的目光。

  「是啊,而且……要到你家煮……」

  8年不见,你的家和你的人一样,毫无进步。

  只不过,家人都移民外地,一个人住这种大屋,还说是不错的生活吧。为了要你更迷恋我,在厨房里我施展着女人独有的魔法,叫你啧啧称奇。

  我知道,经过这一个晚上,你更忘不了我。

  「咏芳煮的饭太好了~」晚饭,你赞口不绝。

  「也没有啦。」对於这个预料中的结果,我带着迷人的微笑接受。

  「还是一个人吗?」饭后,我在你家作不经意的四周张望,从家中孤陋的布置,我问了这个理所当然的问题。

  「是呀……」你落莫的回答。

  「哦……为什么不找个女朋友?」我再次明知故问。

  「哈……我这种闷蛋,哪里找得到……」你苦笑着说。

  嘿~我心头一笑,这个我当然知道,8年前,我就领教过你的无能。

  「加上……这么多年……我都还是……」你欲言又止。

  「是吗……我真不知道会那样伤害你……」我抱歉的低吟。

  你摇一摇头:「没有啦,可以看到你活得快乐,我已经很高兴……」还在装君子吗……我对你的故作坚强感到可笑,但我并没可怜你,而且更想狠狠地刺伤你。

  「还可以啦,健强对我还好的。」我故意在你面前提起他的名字,对,是你同班同学的名字,当年他就在你的手中抢走我。

  「是吗……那就好……」你仍旧苦笑。

  没用的男人!我发出轻视的眼光。

  「其实……当时是我不对……」我装着怅然若失的说。

  「没有,是我不好,像这样闷蛋的男生,换了我是你,也会走……」你将一切罪名放在自己的身上。

  笨蛋……我轻蔑的一笑。

  「不过……都8年了,这段时间你一个人怎么过?」我从椅子站起,走到你的身边。

  「没啦,还不是一样,闷蛋有这种好处,习惯了闷……」「是吗……有没有想起我?」我发出调皮的笑容。

  「当……当然有……」

  「什么时候?」

  「什么时候……就是……」可能是一刻都没忘记我吧,你一时间选不出答案。

  「在……自渎的时候?」看着你无知的表情,我决定要玩弄你。

  「咏芳……你……说什么?」你不可置信地反问我,大慨你不会相信,中学时跟你踏步校园、说着绵绵情话的我,会说出这种下流的话。

  我从来不清纯,那只是你看到的幻象。你一直只活在自我陶醉的世界。

  「你说一直没女朋友嘛,那一定……有自渎吧?」我继续追问你。

  「我……」

  「不用害羞喔,都是大人了嘛,健强在我月经来的时候,每天都要我替他自渎。」我轻松的笑说。

  你的脸,一瞬间变得又红又绿,是不敢相信心中的女神会替别个男人打手枪吗?还是听到心中女神说出这话觉得兴奋?我可以感到,你的呼吸变得急速。

  「你一直说想我,如果现在告诉我,从来没幻想我自渎,我会很失望。」我幽幽的说。

  「有呀,我有……」看到我失落的表情,你生怕会伤害到我,紧张地说。

  真是白痴……

  「那……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将头伸向你,以诱惑的声线说。

  「什么时候……开始……?」你双手打震,似在犹疑,应否将下贱的自己在我面前表白。

  「是不是……我们拍拖的时候就有……」我小声问。

  你没答话,只是点一点头。

  「那么为什么……你一直没……」

  中学时代,我跟你一起半年,但你只吻过我的手臂。

  「我觉得……我们还小……而且……怕你生气……」你战战兢兢的回答。

  哼……这算是好男人吗?将自己的胆怯放在我的身上,是最叫女人看不起的男人。

  「所以……你就宁愿在家中幻想我自渎,都不敢跟我……」你拼命点头。

  「那……你有没有幻想过……我的身体……」我以媚惑的语气说。

  你再次看着我,脸上是一片不知所措。

  「想不想……证实一下……现实……跟幻想有什么不一样……」你无言。

  我微微一笑,然后缓慢地将身上那深蓝色开胸的吊带拉下,慢慢一点点地,露出当中杏色的胸罩。你在吞口水。

  我用力挤压着乳房的脂肪,指尖沿着胸脯的形状向下滑,直到露出微啡的颜色。

  看到没有?这就是你思慕多年、梦中情人的乳房。

  我的指尖继续向下滑,直至露出大半乳晕,但一路小心翼翼地压着乳头,不让它在你的面前曝光。

  「跟你……幻想的颜色……有没有分别?」我以恶魔的笑容问你。

  你死命摇头。

  「不会吧?你当时那么小,就这么色,去猜人家的乳头颜色?」我讥笑着。

  你面上又是一脸茫然。

  我继续玩弄你:「不要怕,我不是责怪你,青春期嘛,很正常的……」我将嘴唇贴近你的耳根,小声说:「当时,我也有幻想你的……」你深呼吸一口气。

  「那……今天可以让我证实一下吗……」

  「证实……什么……?」

  「我幻想的……跟现实……有多少差距……」

  「咏芳……」你以不可思议的眼光望着我,似乎明白我在愚弄你。

  的确……你猜的没错。

  我伸出手,慢慢到达你的裤链,然后轻轻地把那金属链拉下。卡达卡达卡达……是一阵普通不过的声音,但配合你的呼吸,我可以感到空气中散发着一种说不出的淫靡。

  当从裤链打开的小洞露出那纯黑色男装内裤的片断,我已经可以看到,藏在里面的是一条早已涨得不可再硬的肉棒。

  嘻嘻。

  看到我不由自主地失笑出来,你带着羞耻的声线问我:「笑什么了?」「没什么。」我摇一摇头:「只是觉得好玩。」「好玩?」

  「嗯,幻想了几年的东西要揭晓了,当然会觉得兴奋。」「是吗……」对於我明显把你视为玩具,你的表情有点扭曲,但眼内的欲望又告诉我不愿我停下来。

  真是犯贱的男人。

  我轻轻在你的裤上抚摸,然后以半捉弄你的表情说:「很大啊,应该比我想像的大……」你再次吞咽。

  我望着你那活像无助羔羊的双眼,手指头一弹一弹的在你的器官上跳动,在接连玩弄了好一会后,用拇指和食指尖轻轻夹起那黑色的布条,慢慢向下褪。

  是一条不错的肉棒。

  脱离内裤的束缚,你终於展露出来的器官有着无比的硬度,从牛仔裤那小小的洞口骄傲地挺立着,我用中指量了一量,然后以赞叹的语气说:「好大啊,比健强大多了。」你面上的,是一阵不应该出现在24岁男人面上的青涩。

  我用拇指和中指一环,然后围着你器官的顶端,慢慢地将包盖着前面的外皮向下褪。

  眼前的,是一个大小彷如鸡蛋,赤红而又坚硬的男根顶端。

  「好大哦~这个插进去,一定很舒服了。」我以诱惑的声线说。

  「咏芳……」

  「要不要……试试……?」

  「咏芳……你已经有健强……我们不可以……」到最后一刻,你仍是如此的不成半器,我发觉,对你这种人根本不可以有半点怜恤之心。

  只有狠狠地去催毁你的心,粉碎你那自以为是的仁慈,才是你应有的下场。

  「你很好人呢……但好人……不会有好报的啊……」我奸滑的笑说:「你还记得,当年分手前的一星期,也是我生日……那天我告诉你要跟家人庆祝,其实是骗你的……」你的眼光变得空荡。

  「那一天,健强来我家了,我们整个晚上都在做爱……」对於这个埋藏多年的残酷真相,你一瞬间被打进心死的谷底。

  而从你变得死灰的绝望眼神,我得到的,是说不出的快感。

  「健强……操得我好舒服哦……我想知道,你有没有他棒……」「咏芳……」你在喘气。

  「你好硬哦……」我用指甲刮着你的龟头嫩肉:「是不是很兴奋了?」你没作声,但吁吁的急喘告诉了我,你的确很兴奋。

  「在旧同学的女友面前这么硬……你好怀呢……」我娇憨的笑说。

  「没有……咏芳我……」你想狡辩,直至这一刻虚伪的你仍想证明自己是一个好人。

  你好假。

  「好哇,如果你说你不想跟我……做那种事,那先把他弄出来吧?」面对你的惶恐失措,我作出提议。

  「弄……弄出来?」你疑问。

  我点一点头:「男人嘛,在那话儿硬起时都是不可信的,只有射了出来,才会有半点理性……怎样?还是……你根本打算……射在这里……」我轻轻掀起吊带裙的裙脚,露出一双白晢细滑的大腿,与及粉红色的透花Lace内裤。

  你再次乾咽。

  「来……给我看看我的中学男友……是怎样自渎……」我用舌头在你的耳根留下一吻。

  ……

  「嗄嗄……嗄嗄……」

  在昏黄的吊灯下,你的西装裤褪至大腿,右手握着自己粗硬的器官,拼命地套弄。

  我坐在对面的沙发,恣意地观看你在作这最下流而又最可怜的举动。暗恋多年的对象就在面前,但你却只能以自己的手去发泄。

  你连这半点的勇气也没有,我问你,你凭什么说你爱我?

  你的器官好大,好长,充满着男子汉的魅力,和你懦弱的个性不相同。我奇怪,怎么我曾经会爱上这种人。

  你的龟头已经冒出了露水,我不再是中学时代的纯情少女,我懂得男人的一切。

  我知道你已经受不了。

  微微一笑,我从小手袋拿出画眉笔,再次走近你的身边。

  「哎……都湿了啦……我帮你扫一下……」我用眉笔顶端的毛扫在你那光滑的龟头上轻拂。

  「芳……不要……」你的声线变得紧张,身体最敏感部份受到敬爱女神的玩弄,那种肉体和精神上的刺激令你有快感加速的兴奋。

  「怎么啦?这样不舒服吗?」我嫣然一笑,同时加快笔触的跳跃,你的龟头不断抖动,彷佛受着最刺心的搔痒。

  「呜呜……芳……」

  「要射了吗?」

  「呜呜……」你的冲动已经到达极限。

  「来……我要看着你射精。」

  你泄了。好多。

  白色的浆液把我的眉扫都沾湿了。

  刹时间,整个客厅都弥漫着你精液的气味。

  我一双媚眼微微眯起,默默地望着那污秽的白液从龟头的马眼一下一下地射出,可能份量太多,这个动作持续了好一会。

  这已经不知是我第几次亲眼目睹男人射精,但因为对手不同,这时候我有一种新鲜的快感。

  你的性器随着你的射精萎缩,直至变成一团荒废的烂泥。

  好恶心。

  发泄过后,男人的阳具可以说是世界上最丑陋的东西。

  「你射好多啊~」在你终於把输精管内的最后一滴都挤出来之后,我温柔地从沙发旁的纸巾盒取出纸巾,左手托着你的阴囊,细心地揩抹性器上的每一寸,包括散落在阴毛上的精液。

  「咏芳……」你活像刚刚尿床的小孩子,以感激而又羞愧的眼神看着我。

  我摇头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