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胆包天之诱惑】【作者:腊肠】【完】

摘要  我在西部某省A市做些小生意,经常会开车到B市拿货,平时往返走的都是大路,虽然远些但胜在好走,但那天跟B市的客户吃饭时被灌了几杯酒,虽然说绝不可...

  我在西部某省A市做些小生意,经常会开车到B市拿货,平时往返走的都是大路,虽然远些但胜在好走,但那天跟B市的客户吃饭时被灌了几杯酒,虽然说绝不可能喝醉,但为了避免被警察盘查,我选择了走经过一个叫C镇的小路,那条路其实比较近,不过路暗难行,我白天有时候为了赶时间会走这条路,但晚上是不会走的。

  C镇我也只是路过而从来没有停留过,这个镇在当地也算是个大镇,只是经济似乎发展不起来,正应了路通财通这句老话,这么条坑坑洼洼的烂路,谁愿意到这里来投资啊。

  我忍着一路颠簸终于到达C镇,过了C镇再过半小时就可以到达A市,我喝了酒觉得有些渴就在路边停了车,到路边的士多买了水,返回车上正要启动的时候,突然有人敲我的车窗,我看了过去,原来是个四十来岁的女人,长得比较普通,脸上明显地化着妆,而且化得低劣,令我看了一眼就不想再看第二眼。

  车窗只摇下一半,我问:「什么事?」

  那女人满脸推笑地问:「老板,要小妹陪不?包你满意。」我不耐烦地摇摇头,实在没有勇气去正眼看她,打开矿泉水喝了一口。

  「老板,真的包你满意,要不你看看?只收你500块。」那个女人不急不慢地继续推销着。

  我听了差点没把嘴里的水喷了出来,500块,这女人疯了还是傻了,在这里500块已经够一个家庭一个月的基本开支,据我所知这里的工厂做一般的工人也只是七、八百元。我下意识地转过头去瞪她,那个女人见我有反应,连忙稍稍地把身体让了让,下巴朝一边扬了扬。

  我顺着她下巴所指的方向望去,顿时呆了,那边虽然比较暗,但旁边小店透出的灯光仍然可以看见那儿站着一个穿着校服,一副学生模样的女孩,女孩低着头看不清相貌,但身材不高,体型瘦小,隔着远了看不清岁数,只是在校服样式和凭着直觉上觉得是个高 中生。

  那女人以手作扇故作神秘地说道:「那孩子才十九岁,没开几次,乖得很。

  」

  十九岁?我的心不由自主跳了跳,平时上网看过不少学生的文章和视频,甚至自己平时性起写H文的时候也会写些未 成年性事,但却从来没有想过真的能够和一个未 成年人发生关系,那刹时间脑袋里突然装满平时所看见的学生图片,学生视频,学生文章。

  那女人见我不作声响,大概见我有些动心,连忙向那女孩招了招手,推着笑说:「我叫她过来,老板你看看……」脑海里满是刺激的东西,我好不容易回过神来,压制住紧张的心,想到这里始终不熟悉,这种危险事最好还是不要乱碰,于是下意识地想要离开这里。

  那女人见我启动汽车一副要走的模样,有些急了:「哎老板,价钱不贵的,你先看看嘛……」这时那女孩已经走了前来,我忍不住打量了一下,只见那女孩瓜子脸儿,扎着马尾辫,浏海留着长长的散在脸上,一些还咬在了嘴上,皮肤在月色下仍然显得白皙,她低着头,五官虽然一时看不清楚,但总体形态觉得她长得应该比较清秀,身上穿着上白下蓝的校服,显得有些宽松,可以看见她胸部在校服里微微地坟起,发育得怎样实在不能判断。

  我心激动着,这穿着校服的女孩对我来说实在是太吸引了,但在社会上混久了那点警惕性还是有的,我不至于为这点激动不做防范,这里到底不是自己的地盘,如果碰上仙人跳,虽然自己认识不少人,搞起来那也是一头包,得不偿失。

  我小心地向四周张望,一边准备放了汽车手制开溜,那女人应该误会我了,一副我明白的表情,竟然开了我的后车门把那个女孩往我后车座塞,一边自己挤了上去,一边说道:「老板放心,我们这里很安全的,在前面有个招待所,很便宜的,就在前面。」我实在搞不懂我怎么没关后门,那女人动作快,等我反应过来她们已经上了车,还把门关好了。我有些恼怒,心里的防备更加强烈,我有点张牙舞爪地表示我的不满:「你们怎么上车了?快点下去,我不需要……」那女人并不理会我的愤怒,只是把那女孩拉前些让我看,推着笑说:「别生气嘛,你看看,你看看,多好的孩子呀……」我再次心动了,这次距离较近,透过射入车内的灯光,女孩清秀的脸跳进我的眼中,看见我打量她,她有些慌张地低下头,我晚上本来就喝了些酒,这时感到一阵阵骚动从小腹腾起,于是决定做个试探。

  「我不知道你们是干什么的,跑我车上来想干什么,我准备往前走,如果你们不想下车那我就不管了。」说完我启动汽车往前开。

  那女人有些慌了:「哎……老板,我不是说了嘛?你看这孩子多好呀,只要500块……」我不理她继续往前走,一边注意四周看有没有什么异样,并透过后车镜看那女人的反应,见那女人并没有向窗外看,只是着急着向我继续推销那个女孩。

  经过两个路口后,我见到路边一百米不到的一排大排档,灯火通明的,于是停了车。

  那女人有些茫然,不知道我在搞什么注意,有些发呆地看着我。我向她甩了甩头说道:「你下车,我带她去吃夜宵,吃完了带她回来,钱按你说的算。」那女的一下明白了,坚决地摇头说:「不行呀老板,她一个女孩跟了你去,你看我不放心呐。」「不行就两个都下车,给你跟着你以为我放心啊?」我摊牌了。

  那个女人还想说服我,但我很坚决地坚持我的说法,那女人没办法了,用当地话低低地跟那女孩说着什么,我在这里有一段时间了,当地的话听得一部份,那女人是在安慰女孩,说什么我看起来不像是坏人,可以放心跟着去什么的。

  我紧张的心开始放下,看来今晚上真的有戏了,我竭力地压制激动的心,耐心地等待那个女人的答覆。

  那女人妥协了,不过希望我把钱先给她,我当然不肯了,最后那女人只好放弃,自己下了车。我等她下了车,一加油门往前飞奔而去,一路上留意后面是否有车跟踪,搞得心跳加速,精神高度紧张。

  还好一路无事,渐渐进入A市,A市好歹算是我的半个地盘,悬挂的心慢慢放了下来,细心地想到要防备后面的女孩,我在A市兜了好几个圈,从后镜看到那女孩始终低着头,似乎在玩手里的东西。

  我住在某小区里,是租的房子,我把车驶进停车场,怀着做贼似的心情带着女孩坐上电梯。电梯里才知道那女孩原来在玩一种宠物机,像以前的BB机大小,养电子宠物的。

  我才有机会仔细打量她,她身高大约只有一米五多些,站着只到我的胸口,皮肤确实很好,校服有些旧但却洗得很乾净。电梯往上跳着,四周有些冷静,我忍不住问:「你叫什么名字?」「我叫莫小铃,叔叔你叫我小铃就可以了。」女孩抬起头回答我,但她的眼睛没有敢看我。那含羞的模样像小猫的爪子那样在我心里挠了一下,又痒又舒服。

  小铃在车上和那女人说话时声音很小,所以这次是我第一次听到她的声音,她的声音带着稚气,比较娇柔,但很清晰。

  进了家里,小铃似乎被里面的装修震撼了一下,忍不住「哇」了一声,我不由地得意:「这里是我家,请随意哦,见着想吃的你就拿来吃,别客气。」「你家真漂亮,要脱鞋的吗?我想把鞋子脱了好吗?」我喜欢在家里铺地毯,小铃大概也很喜欢,脱了鞋子试着在地毯上踩了踩,笑着对我说:「真舒服……」本来以为小铃会比较内向害羞,没想到到了我家后竟然显出她活泼的性格,我家里养着条喜马拉雅猫,平时出去时放在阳台上,回来才放进屋里,小铃喜欢极了,和它玩得不亦乐乎。

  我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将近九点,打开电视正放着湖南台的快乐大本营,嘉宾是去年的超女,我看得极无兴趣,但小铃喜欢看,时不时被逗得人仰马翻,我只好强打精神陪她一起看,竟然也给逗得笑不停口。

  我家里有很多东西吃,雪糕汽水什么的吃得小铃眉开眼笑,和我慢慢熟悉起来,我慢慢从她那里了解了一些情况,原来小铃是D镇的人,D镇离C镇不远但较穷,小铃其实还不满十九岁,生日还要过多几个月才到,在D镇读初一。为什么要做这行的原因很简单,小铃的爸爸早死,现在妈妈因劳累病了,治疗的费用其实也不算很高,但在这样的家庭来说却是一个很大的负担。

  那个女人是小铃的远房亲戚,早些年在南方打工时做过小姐,现在年纪大了回到家乡,小铃找上她这里来借钱,这个女人就说服了小铃出卖肉体赚钱。于是小铃平时上课,到了周未假期就到C镇由那女人带着找顾客,这晚竟然被我碰上了。

  小铃长得很好看,细细的眉毛,小巧笔挺的鼻子,灵气的眼睛,皓齿红唇,加上细腻的肤色,无不使我喜爱不已。我觉得我越来越忍不住了,所谓良宵苦短,我可不想时间就这么浪费了。

  我故作平静地问:「小铃,天气热,要不你先洗个澡吧,你习惯泡浴吗?要不我放水给你洗澡?」小铃抿了一下嘴唇,不解地问:「你不开了空调了吗?还热呀?」我一时气堵,咬着牙说:「那也要洗澡吧?你这孩子不会晚上不洗澡的吧?

  」

  小铃脸红了:「没……我天天都有洗澡的,我没带衣服,等会没衣服换。」我轻松地说:「没事,我有大毛巾,等下你的衣服用洗衣机洗了压乾,明天就能穿了。」说完我跑去放水,然后把毛巾牙刷什么的准备好。心里美滋滋地,满脑袋想着等会和小铃洗鸳鸯浴的绚丽场景。

  没想到就在我傻不拉叽地到房里找换洗的衣服时,小铃进了浴室还反锁了门,我试了试门把,确定里面已经锁死,叫小铃开门,小铃在里面说:「我已经脱了衣服啦,叔叔还有什么事吗?」为了在小铃面前留下较好的形象,我只好放弃和她鸳鸯浴的机会,大声跟她说放在梳洗台上的毛巾和牙刷是给她用的,她在里面应了。我只好愤愤不平地继续看我的电视,妈的,我去找什么衣服呀,洗好澡还不是要光溜溜地出来?好好的机会自己浪费了。

  突然想到什么,我翻箱倒柜地找到一个小瓶子,那里面装的是之前一个客户送的药,据说功效不亚于伟哥,而且副作用较少,我性功能没有问题,只是想到等会要进入一个不知有多紧的肉穴,所受到的刺激不知道自己能承受多久,如果没几下就顶不住,那今晚可就太浪费了,我希望能够好好享受这个难得的机会。

  我吃了药,然后把大灯关了,留下几盏壁灯,整个房子的光线立刻暗了下来。

  等了好久,等到我都没有耐心了,浴室的门终于打了开来,里面的水蒸汽如烟般冲出,小铃裹着毛巾走了出来,脸颊被蒸汽蒸得通红,一边整理着散开的头发,一边说道:「水好烫,我都快给烫脱皮了,叔叔你小心点啊。」一副娇嫩的模样,看得我眼珠都快掉了。

  我笑着,这孩子可能不知道怎么放冷水,进了浴室见到小铃的衣服很整齐地放在一边,我顺便丢进洗衣机里去洗,一瞥间发现小铃的内衣裤都是浅蓝色碎花的款式。我没有泡浴,站着并不太认真地胡乱洗着,下面的肉棒早就挺得发痛,一手握去觉得比往常粗壮不少,我仔细地清洗肉棒,我可不想留给小铃不好的印像,接着刷好牙洗好脸围着毛巾就出去了。

  小铃还在看电视,身上的毛巾紧紧地围着身体,露出两条雪白的小腿,我心跳着,强忍着扑过去的冲动走了过去在她身旁坐下,刚洗过澡觉得全身燥热,我把毛巾拉开露出上身笑着说:「水真的好烫,热死我了。」小铃看了我裸着的上身一眼,笑了笑,昏暗中觉得她似乎有些娇羞,我的心荡了荡,忍不住向她那里靠了靠,扑鼻而来的是洗发水和沐浴露的味道,才发现原来我用的洗发水和沐浴露竟然这么地香。

  小铃向我伸手:「叔叔吃糖。」

  巧克力是原来放我茶几上的,小铃已经吃了三块了,小孩子就是馋嘴,我接过她递的巧克力,另一只手握住了她的手,她轻轻地抽了抽就让我握着,眼睛看着电视,这时电视上正播放着广告。

  我已经春心荡漾,我靠着小铃,小铃刚洗了头,马尾辫已经解开湿湿地散了下来披在肩上,我捏起一撮在手指上卷了几卷放在鼻子上嗅了嗅:「真香。」「嗯,叔叔家的洗发水好香,跟香水一样。」「喜欢吗?叔叔明天买两瓶给你带回去洗好吗?」我已经贴在她秀发上闻着香味,秀发下是她的耳朵,我在她耳朵旁呢喃着,下腹燃烧着烈火。

  「嗯……」小铃似答非答,身体开始绷紧并向一边倾斜,她感到了我的侵犯,下意识地防范着。

  我哪里肯放过她,贴了过去,嘴唇已经碰到她的脸颊:「小铃,你真漂亮,叔叔喜欢你……」小铃的身体已经将近睡倒在沙发上,无处可退了,她闭上了眼睛不作动弹。

  我终于吻在她的脸上,然后是她的眼睛,再下来鼻子,最后停在她的嘴唇上,轻轻地吸吮着她的嘴唇,因为刚吃过巧克力的原因,她的唇是甜的,我吐出舌头舔她的牙齿,腻腻的甜甜的,然后尝试撬她的牙齿,小铃并没有坚守,很快被我突破,我的舌头像贪吃蛇似地在她口腔中横冲真撞,终于找到她那柔软的丁香,我连忙用力吸吮,引导它渡到我的嘴里咂舔着。

  那舌与舌缠绵的噬魂滋味竟然使我的手忘记了动作,直吻得舌头发麻呼吸不顺才依依不舍地离开,两人的嘴边已经是一塌糊涂尽是唾沫,我细心地从沙发边抽出纸巾为她抹试,也为自己擦了擦,又忍不住亲了亲她的唇。和小铃接吻的感觉是以前没有的,小铃显然不懂得怎样接吻,她只是配合我,但她被异性亲吻挑逗也刺激着她,情动时会发出鼻音,那种近似呻吟又似被震撼而发的声音,让我听着如同天籁。

  「热吗?」我问,我觉得全身燥热,围在身上的毛巾一大半早就垂下沙发,我乾脆扯开甩在一边的地上,于是便全身赤裸了。

  小铃没有应我,但她鼻尖上渗出的湿润使我知道她也是全身燥热,不知道是刚才的蒸汽还是因为我的原因?

  「口渴!」就在我继续吻她的时候,小铃突然说。

  我只好爬起来去冰箱拿冰水,拿到小铃面前的时候,小铃才发现我全身赤裸,尖叫了一声双手蒙眼,但很快拿了下来看着我挺挺的肉棒吃吃地笑着。

  我把冰水递给她,笑着说:「叫什么叫,又不是没见过。」我发现在一个才十三岁的女孩面前露阴是件很刺激的事,怪不得有这么多性变态喜欢玩这一套。

  小铃喝了口水,仍然笑着,她围着的毛巾松了一肩膀,露出半边的胸部,我见到她的胸前突起一块,可惜没露出乳头,但已经让我的肉棒跳了跳。

  我贴了过去,肉棒距离她的面前只有三十公分,笑道说:「你看它多委屈,想要你安慰一下它呢。」小铃抿了抿嘴有些不知所措,我知道我必须要主动些,就拉了她没拿杯的手放在肉棒上,小铃机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