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雨背后的风景线】【完】

摘要  景湖小区,算是郴州格调高雅的地界了,里面住的,多是那些揣满票子的都市新贵。   一幢别墅里热热闹闹打着麻将,在外面一点也听不到声音。苏眉在室外抽...

  景湖小区,算是郴州格调高雅的地界了,里面住的,多是那些揣满票子的都市新贵。

  一幢别墅里热热闹闹打着麻将,在外面一点也听不到声音。苏眉在室外抽着烟,抱着肩膀,心里骂着突如其来的暴雨打乱了自己的计划。别墅的主人是娟姐生意上往来的朋友,新置办了房子,盛情邀请大家前来。她本意待片刻就走,谁晓得大雨倾盆,大家只好麻将取乐,可耽误了自己。

  苏眉熄灭了烟,进了房间,红色的高跟鞋溅上些雨水,便低身从鞋架上取了鞋擦,轻轻抚去雨滴,然后换上拖鞋,款款走向客厅。苏眉动作轻盈,姿态万千,一切都被别墅的主人胡万松看在眼里,心里怎一个痒字了得。

  「眉眉就是个讲究人,抽烟就在房间里抽嘛。干嘛非要到外边,再被风吹到,可要怪我当主人的照顾不周了。」胡万松哈哈笑道。

  牌桌上,苏眉的老公徐庆刚刚胡了一把青一色,正在兴头上,听到便随口接着说:「眉眉,别着凉。」娟姐站在厨房门口,嗑着瓜子,眼神在几个人身上游动。胡万松的眼睛有机会就会落到苏眉身上,而徐庆一心牌局,哪里顾得身外的世界。她鼻孔轻轻哼了一口气,看着苏眉。

  苏眉接着老公的话,一声娇斥:好好玩你的牌吧!眼神却是和胡万松接上了头,眉毛微微一抬,露出笑容。这眼神,看得胡万松心中一荡。娟姐心里却是一声「骚货」的怨骂。

  苏眉走向娟姐,抓了她手上的瓜子,随即轻声说:「你看,娟姐,这雨可是一时半会停不下来了。」娟姐又是哼了一下,「要不今天就住下来,明天看天气,再看能不能回去呗。」苏眉轻轻推了一下娟姐的胳膊,暗示要说些私语,随即两人进了厨房。

  娟姐佯怒,轻声教训苏眉:就是踏实不下心来是不是?老天留你都拴不住你的心!

  苏眉呶起小嘴,拉住娟姐的胳膊,同样轻声道:他明天就要回去,本想着去见见的。可是……娟姐看外面无人注意,这才说些体己的话:你这个小骚货,以前老公不在,我也不说你。今天你家那位也在,你居然还敢?!

  苏眉脸一红:你说让他们打牌,你送我过去的,只是这雨看来真的是难为死人了。

  娟姐明白,这是苏眉坚持要去赴约,求自己送她过去。但是雨没有停歇的样子,自己哪想出门。看着苏眉央求的小眼神,她敷衍几句:「好吧,我看谁能送你吧。」说完甩手向外走去。趁着尚未出门,苏眉抓紧轻轻亲了一下娟姐:「还是姐姐对我好。」娟姐回头笑着瞪了一下苏眉。

  胡万松看着二人出来,苏眉一脸桃花的笑容,也是醉了,转眼看娟姐瞪着自己,这才悻悻转眼。

  娟姐说公司有要事,必须让苏眉回去一趟,看谁来送她。徐庆一愣,马上放下手中的牌,苏眉立刻俯下身让他好好玩。徐庆听老婆居然不拉他一起走,转而高兴起来,此时赌兴正高,他也确实舍不得。

  胡万松派了司机去送苏眉,待她走了,回来先是招呼大家好好玩牌,再命人去定些餐来,之后才急猴一般拉着冯娟娟进了厨房。

  「娟子,这苏眉怎么走了?」胡万松近五十的人了,与冯娟娟的关系并不像别人眼中的那样只是生意往来。

  他是事业有成的男人,冯娟娟是风姿绰约的半老徐娘,俩人都已离异,早就勾搭在一起。只是冯娟娟年纪与他不相上下,自己也晓得与胡万松守不得长久,眼见着胡万松招蜂引蝶也毫无办法。她叹这世界,仍然是男人的。

  胡万松眼馋苏眉的秀色,早被冯娟娟看在眼里,胡万松也不避讳,只是冯娟娟心里不是滋味。苏眉还不到三十,进自己的公司后一直是自己的助理,办事八面玲珑、人又漂亮,讨人欢喜,只可恼眼带桃花,脸带风情,小嘴更是会说人家爱听的话,且不说令男人骨头酥麻,有时自己对她也是牵缠难舍。

  今天,胡万松邀请大家来新房,冯娟娟也猜出几分他的意图,无非是想和苏眉亲近一下。然而苏眉本想约会情人,老公偏偏甩不开,恰借了这场偶然的聚会得以抽身。可苏眉老公来了,胡万松不快,冯娟娟反而有些幸灾乐祸。倒不是她多关心胡万松,只是心里看不得男人胡作非为。

  方才听得胡万松依依不舍的话,冯娟娟本来平复的醋意又升起来:「人家自然有人家的事,不走难道还舍不得你?人家老公都不说什么,你倒是牵挂啊。」胡万松点上烟,一把搂住冯娟娟,一改此前绅士的模样,露出本性:「你又他妈的吃醋,你在外面勾搭小白脸,什么时候问过我吃不吃醋?」冯娟娟一惊,抬眼看胡万松。

  胡万松向冯娟娟吐一口烟,笑道:「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不过你放心,我不在意,这种事,求得一时好,咱们俩之间没有忠诚的问题。只不过我相信,比起小白脸来,咱们的交情可不仅仅是……」说着,他伸出舌头,弹出一个烟花。

  冯娟娟离异之后,胡万松算是个伴,但也要避人耳目,毕竟事业合作,不好让别人觉得掺杂过多私事。所以平时为解寂寞,也经常泡些小帅哥。他们都是做经纪公司的,手里怎么也不缺少等待成名的模特,闲来找一个对心思的倒是不难,她喜欢年轻男人的力量和激情。本无可厚非,只是现在听得胡万松说出来,方知没能瞒得住他。

  胡万松接着说:「咱们俩的生意分是分不开了。都这年纪了,活出味道就好,别吃闲醋了。你看,这个小伙子咋样?」说着,掏出手机,打开一张图片,一个俊秀不乏阳刚的青年,「我们公司的模特,我叫来陪陪娟子如何?」冯娟娟心里五味杂陈,不知道胡万松打的什么主意。胡万松在她耳边轻声说:

  「就知道你钟意这款的,晚上你把他吃了好不。」然后向冯娟娟嘿嘿乐着。

  冯娟娟把手中的瓜子皮扔在一边,掸掸手:「我说老胡啊,你这……」话没说完,胡万松就抢过话头:「别装了,你就告诉我苏眉干嘛去了,去哪了。咱俩谁也不妨碍谁。」冯娟娟于是只好告诉胡万松,公司在新月酒店长年包了一间套房,一般都是服务重要客人留着的。苏眉前些日子借了房间,定然是去那里会情人了。

  胡万松说:她有情人?!

  冯娟娟瞥了他一眼:「只许你州官放火?不许人家百姓点灯?」「那她老公知道不?」胡万松向外张望,见徐庆专心盯着眼前的麻将。

  「你少八卦了。」冯娟娟扯过胡万松的胳膊,说:「不过眉眉可不晓得那里的机关。」胡万松不解,冯娟娟说:「咱们这行接触的都是财东和政府里有头脸的人,谁要有个爱好什么的,那里便是他们为所欲为的地方。我们可以当作不知道,可不能真不知道。」见胡万松仍莫名其妙,于是白了他一眼:「隔壁房间也是我们的,那里可以监控重要客人的房间。」胡万松立刻明白了:「哈哈,原来被你们服务的重要客人,实际上是你们笼中的鸟啊。那我这时候去,是不是能看到活春宫了?」冯娟娟哼地一乐:也只有你,有这个兴致!

  接下来,胡万松安顿好一切,偷偷嘱咐徐庆之外的几个牌友,要不动声色地让徐庆多赢几把。然后驱车赶往新月酒店。当然,之前不会忘记,让冯娟娟准备好,为她准备的「饭后点心」会如期而至。

  新月酒店,苏眉匆匆而来,用钥匙开了8288房间。关了门,从旁边闪出一个人影,从后面搂住苏眉:「心肝,我以为你不来了。」苏眉扔下包:「人家心里惦记着你,怎么舍得让你一人。」那个男人一下抱起苏眉,走进卧室,将她扔在床上。苏眉娇哼一声,还没怎样,那个男人已经压在她身上。

  「你不是说你老公回来了吗,怎么不陪他了?」苏眉本以为将要「交战」,听得对方问,心里却生出一些委曲:「你看你,人家冒雨来见你,你见了也不知道说几句体己的话,却来羞我。他回来不假,但也要待些日子,而你明天却要走,这一走又不晓得几个月后再见。人家自然舍不得。」苏眉说完,搂住身上的人,红唇轻启,蜜舌哺出,试图吻合对方。

  苏眉声音妩媚,柔情蜜意,换了别的男人,如何也是把持不住。

  但那男人却是翻身躺向一边,轻叹一声:「唉,想到明日之后,你就向别的男人投怀送抱,真烦心。」苏眉心里一急,伏在对方胸上:「你可别这么说,毕竟我和他是夫妻,虽然我这心思,时刻忘不了你,但你说过娶不了我,又让我如何啊。」苏眉这话一半是真,另一半却是作势,因为她知道,身边这个男人,喜好的,就是这个浓情纠结的调调。

  那男人果然重新翻过来,面冲苏眉:「昨天和他做的时候,心里也是百转千回?」见苏眉点头,于是轻轻拂去苏眉眼前的乱发:「讲给我听。」苏眉脸上一红,扭头不说。那男人便抓住苏眉的下巴,把她的脸扭过来。

  苏眉娇呼「你弄痛我了」。却也不生气,反而更贴近那男人,「有什么可说,无非就是那样。」苏眉也不知道和这个男人说了几次,但每次这个男人都要细细地问,其目的无非是证明他的强大。苏眉是个心思灵巧的人物,早就知道这是调情的开端。

  那个男人轻轻解开苏眉的上衣纽扣,雨水淋过的薄衫早就显露出苏眉曼妙的曲线。此时,苏眉的声音更加柔腻,恰似一剂春药,在男人身上慢慢起着作用。

  「和他哪里有什么韵味,无非就是分开久了,例行公事而已。」苏眉看着男人的双眼,任由他解开自己的衣服,接着轻声细语,「接吻也是接了,只不过毫无热情。」说着,苏眉伸出舌尖,在男人嘴上滑腻腻的舔了一下,「就跟以前一样,他脱了衣服,草草爱抚,就要了我。」那男人闪开苏眉已经凑向自己的双唇,进一步问:「你以前说过,你老公也是蛮厉害的,你也应该过了瘾。今天来我这里,怕你已经毫无兴致了吧?」说着,他的手指恶狠狠伸进苏眉的裙下,直接挑开内裤,手指滑向桃源深处。那里已经滑腻一片,如沼泽一般。

  苏眉随着他的手指嘤嘤喘息,呻吟轻语:「你这人可是坏透了,且不说他如何,只说人家对你的心意上,又哪里比他差了。你让我伺候你,从和你好了以后,哪次不是按你的心意来,自从识了你,我却从来没有心思伺候他了。」「胡说!」那男人假装不高兴:「还说没有心思,昨天你光溜溜着身子,让他摸了,做了,舔了,想必你也是舔了他,摸了他,哪个不是伺候他?别在这里讨好我,更别骗我说你昨天没央求他。你这身骚肉,我是知道的,要说实话!」苏眉也假装委曲:「身子自然由不得我,我又不是冷淡,但是心思却在你这里,他压着我,我也想着是你压着我。他摸我,好不过你的手指,他吻我,也好不过你这烂舌头灵活,他做了我,也好不过你做得那样!」说着,苏眉慢慢递手过去,缓缓扯开男人的睡衣,里面居然就是男人的身体了,胯下那根肉棒,早已昂首而立。苏眉握在手中,慢慢撸动。此时苏眉双唇早已闭合不上,娇舌微伸,渴望爱吻。

  那男人乐着看着身旁这个已经无法自拔的女人:「那你可要老实说,舔没舔他?可说了些让男人受不了的疯话?」苏眉和徐庆,是高中时候的同学,临上大学前,俩人终于忍耐不住尝了禁果,从此一发不可收拾。但终究两人从认识到结婚,初时的新奇早就被时间磨光了,剩下的就是多数夫妻间毫无新意的责任和义务。苏眉一直觉得徐庆在床上也是厉害的角色,可是偏偏风情略逊,再加上他学医,有些洁癖,自然一些趣味就不会满足苏眉。

  此时苏眉听男人问起,便不由得说起来:「他哪里有你这般坏,舔这舔那的,他可没有这个兴致,总说不卫生,我哪里好意思逼他那么做。倒是你这坏蛋,一肚子风流。」那男人哈哈大笑:「可惜了,可惜了。」说着,结结实实地吻在了苏眉嘴上。

  他的手指也快似之前,在苏眉穴内按压扣动,苏眉的手也时而紧握男根,时而爱抚对方的阴袋,放不下这个自己身上没有的家伙。

  「看那里,多浪漫和美妙。」那男人说。

  苏眉抬眼望见俩人对面的镜子,自己左腿高高抬起,高跟鞋和长腿构成了笔直一线,鞋跟上挂着被对方脱下的红色内裤,以及褪下一半的丝袜,而双腿中间,乌云之下的红洞时隐时现,他的手指左突右闯,带出的汁液流向另一条腿。而自己上身裸露,浑圆的胸脯随着他的动作左晃右荡。他的雄鞭更是威风八面。苏眉脸色早已火热红透,低头见对方阳具之顶,透亮的粘液悬而欲滴,挂出一道蛛丝般的细线,于是再也无法忍受,放下腿,扑向那紫里透红的肉棒,吞在口中。

  男人长吁一口气,感受着苏眉舌尖的挑逗和唇口的吮吸:「不卫生的事情,我的眉眉也是喜欢的吧。」苏眉吐出肉棒,向男人俏笑:「原以为你洗了澡会清新些,原来还是一样的腥臭。」说完,再一次伸出舌头,从肉棒顶端一直舔到阴囊……苏眉房间的镜子,是被设计过的。镜子另一面,在胡万松眼前却是一面玻璃,那边的景象在这边一清二楚。胡万松完全被这样一幅活春宫惊艳到了。早就从冯娟娟那里知道苏眉是一个风情万种的少妇。平时接触,苏眉羞涩百般却又眉目含韵;声音像浓蜜一般粘滑,又像泉水一样沁人心脾;姿态轻盈又显妖娆,却哪里想象得到,在避人之处,苏眉恰似淫娃尤物,令自己目不转睛。

  身边的数码录影,此刻可千万不要停下,胡万松生怕遗漏一点点。他拿出电话,「娟子,我今天算是开了眼了,这个小眉眉真不简单啊。」冯娟娟从电话这头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