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原警殇——李珊芸之死 】【作者:tuboshuliu】【完】

摘要  寂静的夜里,人们都已进入了安稳的梦乡,市郊的一幢别墅里还亮着朦胧的灯光。   从窗外看进去,亮着灯的房间里有一张大床,躺在床上的是一个浑身赤裸的...

  寂静的夜里,人们都已进入了安稳的梦乡,市郊的一幢别墅里还亮着朦胧的灯光。

  从窗外看进去,亮着灯的房间里有一张大床,躺在床上的是一个浑身赤裸的女人。

  她是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她拥有五官精致而秀美的脸蛋和曲线优美的身材,此时此刻一滴滴晶莹透明的香汗布满在她光洁细腻的肌肤上,连满头的乌黑长发也被她的汗珠打湿,湿漉漉地披在肩头上。

  她的双手被麻绳牢牢的绑在床头,而她不仅没有挣扎,反而还很享受这束缚的感觉。

  她的身上趴着一个同样全身赤裸的男人,男人有着精壮的身躯。

  他压在女人身上,双手紧抓着女人白嫩纤细的小腿架在自己的肩上,莹白如玉的小腿被抓出一道道触目惊心的红印。

  女人似乎也不觉得疼痛,她微闭起星眸,享受着男人粗硬的肉棒在她娇小狭窄的蜜穴里反复进出。

  「唔唔……啊……喔……」

  女人任由她淫荡的喘息声回荡在房间里,她娇美的脸颊如成熟的苹果般红润可爱,一张樱桃小嘴诱惑地微微张开。

  女人的一双腿修长匀称,大腿浑圆结实,没有丝毫的赘肉。

  小腿纤细娇嫩,秀气的脚趾由于兴奋伸得笔直。

  房间里昏黄的灯光在她涂着鲜红丹蔻的脚趾上晶莹流转,折射出诱人的光泽。

  随着男人的动作加快,女人的呼吸越来越粗重,欢快的娇喘声也越来越急促。

  然而男人没有丝毫怜惜,继续把胯下的长枪在女人的蜜洞里猛烈抽送,两片柔嫩的蚌肉被弄得又红又肿。

  快感和疼痛在女人的身体里交织,女人紧紧地咬住下唇,刺眼的鲜血流了下来,点缀在她嫣红的脸庞上,给她增添了妖艳的美丽。

  「啊啊啊——」

  女人嘶声力竭地发出一声娇鸣,期盼已久的高潮终于来临。

  乳白色的淫水从她的小穴里喷涌而出,喷泉般冲击在男人的阴茎上,把男人也刺激出了高潮,顿时男人火热的精液一股脑地射进了女人的子宫,两人的体液就这样水乳交融在一起。

  高潮后女人的胸膛上下起伏,一对高耸饱满的乳房还在意犹未尽地颤动着。

  「王组长最近还好吗?」

  等待女人的高潮余韵过去,男人没头没尾地说了这么一句话,但是这句话让女人的脸庞上瞬间写满了惊讶。

  不等女人作出回应,男人迅速地把从女人身上褪下的乳罩,狠狠地绕在她的脖子上收紧。

  女人下意识的挣扎起来,可惜她的一双皓腕早被牢牢地绑在床头不得动弹,她只能卖力地扭动起她苗条的腰肢。

  缺氧的窒息感迅速地侵蚀着她的大脑,她水汪汪的大眼睛无力地向上翻起白眼,曾经灵活的舌头也颓废地歪在嘴角。

  女人的长腿没有被绑住,于是她用力地踢蹬起穿着肉色透明丝袜的美腿起来,但是这对她脖子上的压迫完全没有帮助,倒是给眼前的男人上演了一出香艳的舞蹈。

  男人稍微放松了勒住她脖子的劲道,饶有兴趣地欣赏起女人的「踢踏舞」来。

  女人踢蹬的幅度越来越大,连脚上的红色细高跟鞋都被蹬落到墙角。

  突然间女人的踢蹬停滞了一下,一大股淡黄色的液体从她的的尿道口喷溅出来,淋湿了大腿根部的丝袜,在丝袜上留下几摊深色的痕迹。

  男人吸了吸鼻子,似乎很享受这股尿骚味,随即他又加紧了手上的力道。

  女人的挣扎渐渐地弱下来,生命的气息正在渐渐地从她的身上消逝,身体内仅存的那些力气只够支持她丰腴的大腿继续无意识的痉挛。

  没过多久,女人失去了所有的活力,她娇小的玉足最后一次绷直,然后就不再动弹了。

  女人曾经娇媚的脑袋无力地歪在一边,可怜的她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了。

  枫原市,这是一个近些年来快速发展的沿海都市。在光鲜亮丽的繁华背后,却存在着一股庞大的黑道势力。他们通过和腐败的政府官员合作,不仅在黑道的「传统行业」:夜总会,歌舞厅,KTV上取得了巨大的成功,还将魔爪伸向了正规的商业活动,比如这几年欣欣向荣的房地产行业。

  对外,他们的公开名称是辰飞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他们的首领叫刘辰飞——一个正值盛年的男人,他性格沉稳狠毒,处事狡猾谨慎,在部下中威望很高。

  警方追踪这件案子已经很长一段时间了,但是一直没有确凿的证据可以对他定罪。专案组组长派出过多个卧底警员,试图潜伏到刘辰飞的身边,可是都被他一一识破了,那些警员的下落至今不明,不用想肯定是被他派人干掉了。

  可是警方一直没有放弃希望,正义终将打倒邪恶,不是吗?

  枫原市的市公安局里,王斌皱起眉头看着他面前的一个大纸箱。这是今天早上丢在公安局门口的,上面用黑色的印刷体写着「王斌收」。

  市局里就他一个人叫王斌,于是很快这个纸箱被送到了他的办公室。听说纸箱已经过了防爆检查,应该不是什么危险品。他的同事们都很好奇,想要和他一起打开这个纸箱,不过他的直觉告诉他这不会是什么好东西。他的这个职务,送礼基本轮不到他,刀片什么的倒是经常能收到。然而这么大一个纸箱搬起来也有些分量,里面肯定不会是刀片这种小玩意了。

  好不容易打发了好奇的同事们,王斌回到办公室,小心地拆掉了纸箱外面包的严严实实的胶带,打开了纸箱。

  「!!!——啊!」

  虽然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可是箱子里的东西还是让王斌大吃了一惊,箱子里居然是一具全身赤裸的年轻女尸,尸体的脸他再熟悉不过,这正是他上个月派去辰飞集团卧底的女警员方韵如,方韵如白皙的粉颈上一道紫红色的痕迹格外的触目惊心。

  门外的同事听到王斌的惊叫声后,以为箱子里有什么危险的东西伤了他,于是都纷纷冲了进来,等他们看到方韵如凄惨的死状后,不忍地转过身去。

  方韵如尸体还保持着新鲜的状态,虽然佳人已经香消玉殒,但是她的娇躯依旧性感诱人,苍白的胴体散发着凄凉的美丽,看得几个血气方刚的男警察下面都撑起了帐篷。

  专案组的成员很快赶来处理了方韵如的尸体,他们看到王斌的表情后没有和他说话,都悄悄地离开了,大家默契地让他一个人待在办公室里静一静。

  短暂的悲痛过后,王斌一拳狠狠地锤在桌子上,也不知道是气愤刘辰飞的残忍还是恼怒自己的疏忽大意。

  他想起当初为了接近刘辰飞他才派出年轻漂亮的方韵如去辰飞集团卧底,没想到这么快就被刘辰飞识破了,王斌紧握住双拳暗暗发誓一定要为方韵如报仇。

  「王组长,请问我可以进来吗?我有事要向您汇报。」门外传来一个清脆娇柔的嗓音,他抬起头,看到说话的是门口的一个年轻女警。

  她的相貌有些陌生,不过那张俏丽的脸蛋和点缀在上面的自信笑容让他看了再也无法忘却。

  「你是新来的同志吗?」

  王斌把女警迎进办公室。

  他有点疑惑,他手下基本都是五大三粗的壮汉,连方韵如也是他从下面分局里调来的,他实在想不明白一个年轻的女警来找他是为了什么事。

  「我是为您负责的辰飞集团案件而来的。我的名字叫李珊芸。」

  市局里负责辰飞集团一案的专案组王组长的办公室门关得紧紧的,就连百叶窗都拉得异常严密。

  「你真的愿意这么做?这可是很危险的,不是儿戏,如果出了什么事——」王组长郑重地告诫李珊芸说道,「你要面对的不仅是刘辰飞,还有那个身份不明的老乞丐,他很可能就是……」「王组长,我明白,我为此专门训练过了,我也有心理准备,我不会辜负组织上对我的期望的。」她自信地说道。

  「好吧,看来我是劝不回你了。唉,为此你要失去的太多了,我实在不忍心——」「组长,为了枫原市的人民,我愿意这么做。」「好吧,这次行动代号为「孤雁计划」,加油吧,孤雁。」组长对面的人影举起手,敬了一个标准的礼,转身从容地走出门去。

  「叮铃铃——」

  床头的闹钟清脆地响起来,一条藕白的玉臂从被子里伸出来,慵懒地按下闹钟。玉臂的主人是一位年轻的姑娘,她不情愿地从睡梦中醒来,打了一个哈欠,她的嗓音甜腻,带着一股江南水乡的柔美。这位姑娘的名字叫李珊芸,她今年24岁,来枫原市还不到几个月。她目前在辰飞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工作,职务是总裁助理,也就是刘辰飞的助理。

  尽管李珊芸还想再睡一会,昨天晚上她工作到很晚,晚上又没怎么睡好。可是她知道刘辰飞不喜欢别人迟到,尤其是他公司里的员工。她只好拖着疲惫的身体从温暖的被窝里钻出来,走进浴室。

  李珊芸喜欢裸睡,她觉得赤裸着身体有助于心情放松和消除疲劳。而且,她在清晨梳洗的时候也喜欢保持裸体。她一个人独自住这间公寓,所以没有什么好害羞的。

  这间公寓虽然很老旧,好几扇房门都有些吱嘎作响,风大的时候简直摇摇欲坠,不过周围的治安还算稳定。站在浴室里的落地镜前,李珊芸满意地审视着自己年轻健康的胴体。她的皮肤白皙,身材苗条匀称。她总留着一头长长的披肩波浪黑发,潇洒地披散在瘦削的香肩上。透过刘海,能看到她光洁秀丽的额头。一张美丽的瓜子脸上镶嵌着一对清澈的眼睛,水灵的大眼睛总是在自信地微笑。李珊芸的琼鼻小巧挺拔,那张鲜艳红润的樱桃小嘴弧度优美,娇嫩得像要滴出水来,让人看了忍不住要去亲上一口。李珊芸很喜欢笑,笑起来的时候粉嫩的脸颊上会出现两个小小的可爱的酒窝。整张脸蛋给人以清纯靓丽的感觉,她真是个完美无瑕,令人怦然心动的美人。

  不过她最引以为傲的不是她的脸蛋,而是她的身材。她身高166cm,体重只有46kg。她的双乳丰满,小腹平坦,大腿结实而丰满,小腿纤细而修长。

  李珊芸平时很注意保养她的双腿和双脚,她的玉腿不仅有着优美的曲线,腿上的肌肤也犹如凝脂般雪白滑腻,似乎吹弹可破。李珊芸保养双腿曲线的秘诀就是时刻穿着丝袜,让丝袜在不知不觉中塑造了她完美的腿型。就连晚上裸睡的时候她都会特意穿着有助于塑形的超薄连裤袜。为了优美的脚型,李珊芸尽量少穿高跟鞋。因为高跟鞋会压迫脚趾,时间长了大脚趾会产生外翻的现象。可是现在她做的总裁助理工作要求她必须每天都穿Christian Louboutin设计的红底细高跟鞋,高达7厘米的鞋跟让李珊芸每天下班后双脚都酸痛不已。

  说什么是为了仪表端庄地接待客人,明明只不过是满足那个色狼总裁的一己私欲。

  每次李珊芸经过那个色狼的身旁,他都会故意用身体来碰触李珊芸高翘圆润的屁股或者是丰满挺拔的乳房。即使李珊芸动作灵活,好几次也被他的手掌边缘蹭到。男人热乎乎的手掌隔着衣料碰到她的肌肤也让李珊芸觉得说不出的恶心。

  李珊芸一想到这些就有气,不禁撅起了可爱的小嘴,气愤地哼了一声。不过生气的神态在李珊芸娇媚的脸庞上看起来倒更像是在撒娇。

  李珊芸从落地镜前走开,坐到一旁的抽水马桶上。她用手指小心地褪下贴身穿的肉色连裤袜,发现加厚的裆部有一块不规则的深色痕迹,在周围的肉色间格外显眼。不用说就肯定又是昨夜留下的。褪下了肉色连裤袜的大腿根部也和往常一样,沾满了粘稠的透明液体。每次看到这些液体的时候,李珊芸总会脸红一下,即使周围没有其他人在。最近不知怎么回事,她的身体越来越敏感。晚上睡觉的时候被子和连裤袜的摩擦都会让她性欲高涨,睡梦中淫水在她的蜜穴里泛滥成灾,早晨醒来的时候大腿内侧总是滑腻腻的。而且不只是在睡觉的时候,凡是内裤或是丝袜摩擦到李珊芸的私处,她就会觉得一阵火热。

  最尴尬的是在马桶上解手,当丝质内裤滑过她的后庭时,李珊芸的私处也会产生一种奇妙的冲动,就像是脚底被毛绒拂过,一种微弱但是能撩动她心弦的感觉。为了让自己安定下来,李珊芸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进入她鼻腔的气息里除了她自己身上的幽幽馨香,李珊芸还嗅到了一丝异味。

  她低下头去,仔细地扫视马桶底部——那里什么都没有。李珊芸明白,那股异味实际上并不存在。自从那件事过后,整个卫生间都被她清理过好几次,而挥散不去的是她内心深处的异味。只要那个人不死,那股异味永远都不会消失。

? ? ? ??——————————————————————————————————————————————————————————

  那是一个月前发生的事……那天她下班的时间比平时早,刘辰飞难得没有找她去陪客户应酬,说是应酬,其实每次都是陪一群三教九流的人物喝酒,那些人喝醉了就对她动手动脚,所以李珊芸很庆幸能够逃过一劫。

  在刘辰飞身边作为总裁助理卧底了几个星期以来,李珊芸连一点确凿的罪证都没找到。除了刘辰飞在工作时候对她偶尔来些性骚扰的伎俩,李珊芸还没见过他进行过任何非法活动。连之前她偷偷进到总裁办公室里安装的窃听器,也没收到任何可疑的会话。要不是手上有之前卧底警员死前拼命送出的部分证据,她都要怀疑自己任务的必要性了。

  回到家,李珊芸用钥匙打开门,连脚上的高跟鞋都来不及脱,就急忙奔进洗手间。今天下班的时候公交车在路上堵了很久,一到家她突然感到内急。

  坐在抽水马桶上,哗哗的细流喷涌而出,李珊芸如释重负地呼出一口气。这时候她才想起脚上还穿着Chrstian Louboutin的红底细高跟鞋,脚底传来的酸痛让她皱起了秀丽的眉毛。

  李珊芸弯下腰,伸出葱白纤细的手指去脱高跟鞋,脖子上却突然一紧,一股巨大的力量把她的身体往上拉起。李珊芸被强迫绷直身体,穿着高跟鞋的双脚被拉离地面,无助地垂在空中。李珊芸想要呼救,可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