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情谱之新市口】【第15集】【作者:小柔柔】【完】

摘要  第十五集   接下来一个星期,我把手机关机,除了清晨出去买菜平时就在家呆着。算算这些年积攒下来的钱也有不少,我就想着如果出了什么事情我就到南边去...

  第十五集

  接下来一个星期,我把手机关机,除了清晨出去买菜平时就在家呆着。算算这些年积攒下来的钱也有不少,我就想着如果出了什么事情我就到南边去找闺女再也不回来。但这房子咋办却是个问题,虽不值钱但也能卖,哪怕只卖个几万块对于我来讲也是一笔大收入……我是现在就卖?……还是再等等看?……怎么卖?

  找中介?……这些事情想得我头疼。同时我又想到,广场现在是个啥情况?

  晚上,我早早吃了饭,看了会儿电视觉得无聊,关灯躺下睡觉,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后来感觉有一丝凉风从窗户吹进来,这才安静下来,就在我似睡非睡的时候就听见有人砸门「咚咚咚!咚咚咚!」我急忙惊醒,一翻身从床上坐起来,心跳成一个。摸着黑我看了看表,已经夜里十一点。

  「咚咚咚!咚咚咚!」砸门声依旧。

  我又紧张又害怕,想着是不是东北人找上门来了?屋里漆黑一片,我坐在床上静静的听着外面砸门声,一声比一声紧,越是这么着,我越是害怕。都说人害怕到一定程度就会愤怒,我似乎也是这样,愣了一下,我突然下地跑到厨房顺手抄起菜刀张嘴大骂:「操你妈的!谁呀!大晚上的砸门!扰了老娘的好梦!我砍死你!」一边说我一边打开灯往外就走。

  我想跑出去拼命,但刚到门口就听外面一个熟悉的声音:「姐!是我!韩娜!」一听是她,我稍稍放下心,忙问:「就你一个?还有谁?」韩娜在门外说:「就我一人,琪琪没来,快点儿开门!」我犹豫了一下,把菜刀握在背后打开门。门一开,韩娜笑嘻嘻的从外面进来,她进了屋,我忙探头看看外面见再没别人,这才稍稍放下心,只觉得浑身发软,手里的菜刀差点儿没掉地上。

  「你个浪婊子!吓死我了!咋也不先来个电话?」我说。

  韩娜这时才发现我手里提着菜刀,惊讶的说:「姐,你拿着菜刀干啥?」我关好门,扭身走进厨房把菜刀放好边说:「我以为是闹贼了。」韩娜笑:「哪有贼偷东西还敲门的?」我让她进了卧室,她上身穿着一件黑色的印花T恤,下身一条牛仔裤衩,里面是黑色的连裤袜,脚上一双崭新的白色镶边运动鞋。韩娜一屁股坐在沙发里:

  「琪琪有活儿,挣钱去了。我刚会了个网友,正好从你这儿路过,上来看看,讨口水。」我听她渴了,扭头到厨房冰箱里给她拿冰镇酸梅汤,笑骂:「操你妈的小浪婊子!你想喝水就大半夜的跑家里来砸门!你挣钱挣够了!也不说想着点儿我这个姐姐!」韩娜接过酸梅汤瓶子拧开后对着嘴儿就喝,我见她那没出息的样儿,又骂:

  「喝我的酸梅汤不花钱是吧?早知道你来,我就先往里尿泡尿,让你好好解解渴!」韩娜听了笑,放下瓶子说:「你个老屄嘴!话真多!想你了,过来看看你,你哪儿来那么多废话!」我笑:「操你妈的!有你这么过来看的吗?空着俩爪子!还搅和别人睡觉!」韩娜喝够了,问:「姐,前两天我给你打电话咋不通?」我说:「手机欠费了,今儿刚交上。」韩娜问:「最近干啥了?也没你的信儿了。」

  我正好趁机打听打听外面,叹了口气说:「我还能干啥?广场也去不了了,去了也是挨欺负,又没人给我出头。」韩娜冷笑了一下说:「姐,你不知道吧,上次打你的那两个王八蛋听说遭报应了!」我借机忙问:「出啥事儿了?」

  韩娜说:「具体我也不特别清楚,我是听包老三和卫荣聊天时候说的,就是上星期的事儿,一个姓段的还有那个黑子,就是广场上曾经打过你的那两个东北人,被别人弄了。」我心里咚咚直跳,故意装着惊讶:「这是咋回事儿?」韩娜说:「听包老三的意思,这帮人来路不明,但手法非常专业,听说那天两个东北人被从广场上架走竟然没一个人看到,而且这帮人下手非常重,听说现在那两个还躺在医院里动不了,连话都说不了,大小便失禁。」听了她的话,我稍稍放下心,看意思没有生命危险。点点头我说:「该!活该!报应!」韩娜说:「话是这么说,不过现在魏全和小沈阳都急了,到处安排人。」我眨眨眼问:「小沈阳?小沈阳是谁?」韩娜说:「小沈阳就是跟魏全合作的东北人的头儿,听说他们都是从沈阳过来的,带了三十个左右的小姐,陆陆续续又从省城那边联系到十几个东北小姐,我听说小沈阳这个人挺狠,在东北犯了人命,他还卖粉儿,现在和魏全合作在百福大街盘了个歌厅,里面啥都有,小姐坐台、卖粉儿吸粉儿、赌博样样俱全。」我点点头:「那卖粉儿的事儿包老三、李瘸子不知道吗?他们就不闻不问?」韩娜摇摇头:「都知道,连公安都知道,但没人问,更没人管,听包老三说,魏全花了大价钱,从上到下都打点到了,就连巡逻片警都分了好处,根本不过来。

  现在啊,新市口只有魏全一人独大,好生意都让他抢去了。」我沉默下来,形势已经变成这样,包老三、李瘸子愿意当缩头王八,还能说啥呢?

  韩娜继续说:「不过这个事儿一出,恐怕这局面就不好说了,听包老三说,魏全一天几个电话打给他,问是不是他做的,三哥也不是吃干饭长大的,能认这个茬?俩人在电话里就喊起来了,火都够大。这两天李瘸子也经常过来,和包老三一聊就是一晚上也不知道说啥,我总觉得有事儿。」和韩娜聊天我知道了大概的情况,心里也有了底,轻松许多,目前看,段然和黑子恐怕一段时间内好不了,而且最重要的,包老三和李瘸子似乎联手了,他俩联手当然是冲魏全来的。

  我岔开话题问:「最近你们姐俩咋样?活儿多吗?」韩娜把嘴一撅摇摇头:「操他妈的!没这么冷清的了,包老三和李瘸子的歌厅夜总会客人少了很多,人家自己养的小姐还不够吃的,我俩连捡漏都没戏,就仗着以前认识的几个老客儿,时不时的叫过去陪陪,琪琪现在还通过网络联系客人,但活儿都不多。」我叹了口气说:「那也总比我强吧?我也不会网络,只能出去,这几天了连一个客人都没拉着。你今儿晚上见的啥网友?」韩娜一听笑了,说:「别提了,我在网上聊的一个网友,聊的时候感觉挺好,像个有钱的,也谈好价了,可见了面儿一看,操!带着一副穷相,还他妈蹬着自行车来的,本来说去开房,他掏钱,可又改主意了。」我听了也笑:「最后呢?」韩娜说:「最后找了个公园儿,给了我俩钱儿,让他摸了摸奶子,搓了搓屄还舔了我屁眼子,操!就这么折腾,我一摸他鸡巴竟然没硬!敢情是个蜡头儿货!

  哈哈……」

  我听到最后也忍不住大笑起来:「操他妈的!这网上真是啥货都有!这么个「纯爷们儿」也出来找女人!」笑罢我说:「你也想着点儿我,别只顾着你俩挣钱。」韩娜说:「挣啥钱啊?也就勉强吃个饭,行了我知道了,回头我帮你在网上联系联系。」说着话,她把牛仔裤衩的扣解开伸手进去隔着连裤袜搓着裤裆说:

  「今儿倒是没白去,可那个傻屄自己鸡巴不硬倒弄得我挺别扭,水儿流了不少,还挺痒。」我看着她那样,知道她没爽,笑:「咋?屄里不舒坦?」韩娜撅着嘴点点头,看着我说:「姐,要不你用手给我来两下?」我白了她一眼:「你刚才咋不难受呢?这会儿又想起这个来了?」韩娜不耐烦的说:「哎呀!别唠叨了!」看她那别扭样,我觉得好笑,只好站起来走到沙发跟前坐在她身旁说:「这样吧,你把屁股撅着,我帮你弄弄。」韩娜点点头站起身把牛仔裤衩和连裤袜都脱掉然后背对着我撅起了大屁股,我从后面一看,大屁股又圆又白,褐色的大屁眼儿张开,屁眼周围还长着几根儿细毛儿,底下两片屄唇随着呼吸一开一合,屄道粉红的嫩肉都看得清楚,屄毛儿又黑又密,低头看看她的裤袜,只见裤裆部湿漉漉的一大片,屄毛儿也是湿湿的,撅着屁股从屄里往外淌水儿。

  我笑着说:「操你妈的,也不知道那个网友是咋弄的你?你这屄水儿咋就跟尿尿似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尿裤了!」韩娜冲我摇晃着屁股回头骂:「你个老屄嘴咋这么多话呢!我这儿正难受着呢,你快点儿吧!真想用臭袜子把你那屄嘴堵上!」我知道她着急了,这才不说话,两手各自往她的屁股上一拍再一分,先将屄掰开,然后凑过去伸出舌头用舌尖溜屄缝儿,我这么一溜,韩娜更受不了了,屁股扭得急,屄水儿突突往外冒。仔仔细细溜了几趟,我见差不多了,这才挺着舌头往她屁眼儿里插。

  「哎呦!我操!……姐……屁眼子你多给我勾两下!刺痒呢!」韩娜说着,屁眼儿一拱,外翻出来。

  我用力把舌头往屁眼儿里挤,挤进去后又往外勾,一来一往增加刺激。

  「啊……哎……活儿好……呦……」韩娜用力叫,屁股用力拱,最后她求饶似的说:「姐,用手吧,给我使劲来两下!」我笑了笑,小嘴儿一撅「噗」的一口香唾先啐在屁眼儿上,然后又一口啐在屄道里,然后左手伸出两根手指就和着唾沫捅进屁眼儿,右手两根手指捅进屄里,入屄后,手指使劲往里伸摸到屄眼子开始磨了起来。这活儿全屏手腕儿的抖动,只见我两个手腕儿快速激烈的颤抖,就像过电一般。

  「哎呦……姐……我操……哎呦……」韩娜边叫边激烈的扭着屁股,屄里的水儿往外冒,屁眼儿一翻「啵」的挤出了一个热屁。

  「哎呦……来了……啊……啊……哎……」韩娜尖叫一声,大屁股猛的拱了两拱最后安静下来。

  我知道她那个劲儿过去了,这才慢慢抽出手指,再看手指上,一手沾满了黏糊糊的屄水儿,一手抠出了褐色的屎。

  我笑骂:「操!应该让你唆了唆了!」

  我刚说完,韩娜扭头冲我张开了嘴,舌头吐出老长。她那意思我再明白不过,笑着骂:「你这个屄货!浪劲儿上来了是吧!给你!」说完,我小嘴一撅「噗」的将一口唾沫直接啐进她嘴里然后先把沾着屄水儿的手指送了进去,笑:「好好唆了唆了。」韩娜小嘴儿一抿迅速的唆了起我的手指,我只觉得柔软的舌头缠绕着手指打转,还挺好玩儿。

  「来,张嘴。」我笑着说。

  韩娜再次张开小嘴儿,我又把另外两根沾着褐色屎的手指又送进她嘴里,笑着说:「好闺女,仔细品品是个啥味儿的。」这次韩娜更卖力气的拼命唆了着手指,没一会儿的功夫就唆了得干干净净,我抽出手指放在鼻子底下闻了闻,点点头说:「行,没味儿,挺好。娜娜,你这脏活儿玩的更精进了。」韩娜笑着起来穿好衣服,说:「能不精进吗?操他妈天天玩儿这个。不过姐,还是女人最了解女人,就你这两下我那劲儿就过去了,真好。」我笑:「废话,我不了解你谁了解你?」看看表我又说:「要不今儿在我这儿睡得了?」时间已经快凌晨一点,韩娜摇摇头:「不了,我回家吧。」我说:「这大晚上的也没车了,你咋回去?」韩娜说:「没事儿我走着回去,在你这儿睡不着,我择席。」我见她非要回家,只好嘱咐她几句把她送走。回到卧室,关灯躺在床上,我觉得轻松了不少,没怎么费事儿就睡着了。

  转天的下午我才起床,正吃方便面,手机来电,一看是周兵,我正想给他打电话不想他先来了。

  「哥,是我。」我说。

  「这几天咋样?」周兵问。

  「嗯,我打听了,没啥事儿,段然和黑子还在医院躺着,不过地头急了,正四处找人。」我把昨天韩娜告诉我的情况跟周兵说说。

  周兵听完放出笑声:「行了,我看没啥事儿,即便有事儿也没啥,我正想找那个叫魏全的,他不来找我,我也会找上他。」我听他这意思还想搞魏全,忙说:「哥,这可不是小事儿,那个段然和黑子充其量是俩杂碎,打了也就打了,不过魏全可不好对付,他手底下有不少人,而且还有几个狠角色,不好惹。」周兵听完,沉默了一下,说:「我现在也不动他,有项目了,过几天还要去外地,等我回来吧,你这些日子多打听打听。」我点头答应,放下电话心里盘算:看样子周兵不会善罢甘休,包老三、李瘸子也要一起对付魏全,虽然现在魏全坐大,但这些人没一个是善茬,如果都冲着魏全来,魏全也吃不下,恐怕要倒霉……我这儿正想着,电话忽然又响起来,我拿起手机一看来电,是个陌生号码。

  「喂您好?」我问。

  「丁莹,我是刘安。」刘安的声音在那边响起。

  「哦……是刘总啊,真难得您还能想得起我?您找我有事儿吗?」我讥讽的说。

  「嗯……啊……是这样……这个……上次那个宋处,宋处想再见你……这个要不……?」刘安有些结巴。

  我听他说这话,心里高兴,说:「刘总,咱先别说宋处的事儿,先说说那个账您还没给我结呢?」刘安一听,似乎有些恼怒,提高了音调说:「丁莹,你怎么又提这个?你是不是以为我求你来着?上次你陪宋处,宋处不是给你钱了吗?那录像里都有啊?

  你没吃亏啊?」

  我也生气,提高声音说:「对!宋处是给我钱了!可那是宋处的意思!刘总,你可是答应过我的,录像以后给我报酬!你总不能拿着别人的好处当自己的钱花啊!天底下也没这个道理!」刘安不耐烦的说:「行行行……你就说,你去?还是不去?你要是不去,我找别人!」我瞪着眼嚷:「操你妈的!你爱找谁找谁!老娘没空!不去!」说完,我把电话使劲挂掉。

  接下来,刘安连着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