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N享】【黑社会的性福往事之北霸天】【完】

摘要 序章   我要讲的故事发生在黑龙江省的一个小县城。这里很穷,曾经是伪满洲时期的政治中心;这里最出名的地标有三个,一个是监狱、一个是精神病院,还有一...

 序章

  我要讲的故事发生在黑龙江省的一个小县城。这里很穷,曾经是伪满洲时期的政治中心;这里最出名的地标有三个,一个是监狱、一个是精神病院,还有一个是建国前的兵工厂。

  这三者之间有什么联系吗?是的,看似毫无相关的三个地方,却是培养黑社会势力的最好温床。

  这里的监狱,应该是黑龙江第三大关押重型犯的监狱。监狱里面比外面的社会还要黑暗,别的地方监狱什么样我不知道,我们这里的监狱有很多讲究。比如睡觉的位置,监狱里面是一个通长的上下大铺,没有电影里面演的一人一个床,上铺最靠墙的位置要留出来一个2人的位置,给老大睡。然后挨着老大排过来的第二个人叫“二铺架子”占一人半的位置,防止后面的人睡觉时翻身和老大抢地方。老大的下铺住着的2个人叫“使唤”,顾名思义就是给老大端茶倒水,扶老大起夜什么的。新来的人除了挨揍就是没有床睡觉。

  监狱里面大多数关押的是本地及周边罪犯,都是3年以下的多,外地转狱过来的大多是重刑犯,7年以上直到死缓的都有,这样就给本地混混与外界混混制造了很多的交流机会,相互学习探讨专研如何犯罪而不被抓。同时在监狱认识了某某大哥,所以本地混混从监狱出来以后就更加嚣张。

  在我的记忆中监狱就发生过两次集体越狱事件。每次都是100人以上集体越狱。而且每次越狱都有或狱警或警察或家属被杀害,这当然是报复!

  精神病医院其实没有多少病人,至少住院的没有多少个,那我为什么还要介绍它呢?因为这里可以证明某人是否有精神问题,有精神病的人,杀了人也没有死刑。所以这里有很多混社会的人都有“精神病”,而且是持证上岗!

  后来两个有证的精神病混混碰到一起了,谁都不怕谁,谁也不服谁,于是双方约定好,一人先捅对方一刀,然后换对方再捅,如此这般,直到一方求饶为止,还找了一大堆不知道有没有精神病的人作证,很荣幸,本人位列其中,亲眼见证了这一历史时刻。最后2个人都因为失血过多全挂了,多年以后大家提起这事还说:“那两个傻B,一对神经病……”

  兵工厂,归首钢所有。原来是专门生产各式枪支的,重火力武器没有,主要是54、64、81、95什么的,没有什么技术含量。这里以前有职工近8000人,有很多还是双职工。到了92年,大家都下岗了,最可气的是厂长和秘书携国家拨的工资款跑出国了,近万名职工43个月工资没有了。

  愤怒的人们在火车道上静坐,导致黑龙江省内北部3条主要铁路干线瘫痪2天。此事后来中央派特别调查组出来协调,最后首钢因此赔给铁路部门损失就3000万。

  兵工厂侧地倒闭了,为了生计,工人们就从工厂偷出来各种枪支的零部件组装后卖出去,我们这里出的枪支比起前段时间的“汉阳造”不知要好多少倍,毕竟是兵工厂出来的。价格还便宜,一把54带20响,在九几年只要300块钱。很多外地人开车来我县买枪,枪支严重泛滥,枪击事件每个月都有。就是现在,2009年,到我们那里枪支还可以买到,只是没有那么泛滥了。

  这样的环境,这样优质的土壤,注定这里不会宁静!

  第一章北霸天(1)

  1995年11月的一天,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本地最大的流氓头子——北霸天,因车祸医治无效死亡。英年39岁。曾经辉煌一时的北霸天,势力范围触及东三省,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其名能治得小儿夜啼。甚至当时的地方政府都拿他毫无办法。

  北霸天,据说当时他手里的枪支弹药,比公安局的还多,手下兄弟更是遍布各个行业。

  北霸天几乎垄断当时的运输行业,所有铁路装卸和公路运输都要给他交抽红。还有当时山上拉下来的木材,过木材检查站时,他的人说放就得放,他的人说罚就得罚,政府官员在那里,只是一个摆设。

  北霸天为了扞卫他的绝对老大地位,铲除异己,曾经制造了四起骇人听闻的枪击事件。最出名的一次是1.20大案,行凶者3人手持微型冲锋枪(当时公安局都没有这种枪),新年的前一天凌晨,闯到被害者家里(被害者也是当时的一个老大,实力与北霸天不相上下,只是没有北霸天狠),扫射,看清楚是扫射,扫射近2分钟,看清楚是2分钟,将被害人全家尽数杀死。后来公安局调查时,对外公布发现墙上弹孔100多个,怕制造恐慌。按照微型冲锋枪每秒钟4发子弹计算,每分钟就是240发,3把枪,2分钟,扣除换弹夹的时间,至少应该是打了1000发以上子弹。事后凶手人间蒸发,到现在还是一个悬案。

  相信各位读者应该也知道,在八几年,各地的悬案应该不少吧。

  北霸天,没有老婆,只有十几个情妇,还有一群愿意随时与他上床的女人,当然,还有就是他看上了随时想上的女人。据说被他强J过的女人直到他死了5年以后,公安局开始立案调查近1年时候,还没有统计完。

  据说北霸天的口味可以收放自如,无论清纯少女,还是半老徐娘,还是异国风味,甚至人妖哥哥他都百无禁忌。最经典的是有一次喝多了,把他手下一个长得比较女性化的小弟开了菊花,不知道是好这一口还是本着宁滥勿缺的原则,就不得而知,因为没有人敢问过。

  北霸天最喜欢群交。后来听北霸天的一个情妇讲过,每次北霸天和她嘿咻的时候,都会有2个保镖在现场,他自己干够了,就让2个保镖接着干,然后缓一缓再来个3P什么的。但是和别的情妇就不这样了,看来北霸天还是比较有原则的。

  北霸天众多的情人当中,据其本人讲最喜欢的是一个叫高媛媛的。

  北霸天的一次生日,那时候北霸天是当地有名的大混混,但还不是绝对的老大,还有几股势力可以与其抗衡。那是八几年的事情,中国大陆还没有那么开放,而当时的混混就是中国除了妓女(当时国内还不流行叫小姐)以外,性改革的前沿阵地。

  北霸天生日的时候,来了不少朋友(多数也是各地的大流氓,还不能叫黑社会,因为没有和政府官员合作勾结),其中当然有不少女性。

  最引人注目的要数一个叫高媛媛的美女,就叫她媛媛吧。媛媛长的真是好看,一双水汪汪的媚眼、上薄下厚的红唇散发着无限的风情、而她的略显浑圆的翘臀在总给人上去摸一下的冲动,而那胸前高耸丰满的乳房更随时都要将上衣撑破似的,任何男人看了都不禁产生冲动渴望捏它一把!同时媛媛的身上,是中国古典美女与那个时代流行元素的完美结合体。一头乌黑的长发,瓜子脸,大大的眼睛,穿一套洗的发白的牛仔装,身上透着一股清纯和一些野性。当然,在混混的眼里只有性感和强J她的欲望。

  但是没有人敢。

  据说媛媛是一个高干的女儿,其哥哥高长青才是真正的大黑社会。黑龙江与当时前苏联的好多大宗贸易,都要经过媛媛的哥哥高长青的手。只是他哥哥从来不会亲自打打杀杀,所以,在混混的眼里,更多的是神秘和无知,直至膜拜!

  北霸天的生日,有媛媛和高长青的到场,增色不少,北霸天对他们哥两个也是待若上宾。喧嚣的场面,觥筹交错。这里就不多浪费口水了。却说媛媛貌似清纯,实出无奈,像她这样的出身,必须将一颗放荡的心隐藏的很深、很深,深到让人不易察觉,就像她的下体一样。已经27岁的媛媛虽然是一个交际花,却没有几个人能真正入她的法眼,她喜欢的人必须是野性与兽性的结合体,这样才能满足她的性欲;她喜欢的人必须是身份地位与权力的结合体,这样才能配上她的出身。

  北霸天就是一个这样的人。宴会散后,大部分人各奔东西,关系铁的聚众赌博,媛媛的哥哥要去苏联办事也走了,走之前叮嘱妹妹好好和北霸天谈一下,这样的狠角色是他们需要的。

  北霸天实在是高兴,喝得多了一点,一个人在招待所(当时我们那里还没有宾馆)的房间里面休息,但没有醉。混社会的人,尤其是当老大的混混,必须时刻保持清醒,否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你说多冤。正盘算叫那个情妇过来陪床,下体的燥热早已让他难以忍受。这个时候有人敲门:“天哥在里面吗?我是媛媛。”

  北霸天一听到这个温柔的声音,下面腾地一声就竖起来了,要不是碍于她家和他哥哥的关系,早就将这个小娘们干翻百八十回了,老大就是老大,关键时候必须为全局考虑,不能因为一个女人毁了自己的前程,所以一直在忍。这次生日宴会上北霸天就感觉到媛媛看他的眼神有点暧昧,还有点……“在,在,是媛媛妹子啊,没有和他们去玩牌啊?”

  北霸天一边说一边开了门。

  “那些男人,天天就知道赌,难道除了赌就没有更有意义的事情吗?”

  “妹妹见笑了,好赌是男人的天性吗?”

  “那你们经常堵什么啊?”

  “扑克、牌九、麻将什么都赌。”

  “我是说赌注是什么?”

  “钱呗!”

  “除了钱呢?”

  “有时候还有命!”

  “就打打杀杀的,就没有点有意思的赌注吗?”

  “这个,妹妹是指什么有意思的赌注呢?”

  “比如说……赌老婆,哈哈”

  “这个当然有,一般是还不上钱的,就拿老婆来抵债。”

  “真的吗?那老婆不愿意这么办啊?”

  “这个,由不得她吧。”

  “那把别人老婆拿来怎么抵债啊?”

  “这……,”

  一向狠毒的北霸天被她这句话给问住了,不知道该不该回答她,想了想,反正是你要问的,就算我说了你不爱听,也不是我的事情。然后说到:

  “自己先用几天,然后卖到妓院,或者找个地方藏好,放风出去让人来嫖,赚够为止。”

  “那别人老婆长得不好看这么办啊?”

  北霸天看看了媛媛,发现她脸上不仅没有一点诧异之情,还充满了好奇?心想:“这个女人真不一般。”说道:

  “那就便宜点卖,反正不能放过她。”

  “哈哈哈,就知道天哥不做亏本的买卖。天哥今天我们也赌一下好不好?”

  “哦,要和我赌什么啊?”

  “我没有赌过,就简单一点的,我们就赌扑克牌,每人随便抽一张,比大小。”

  “呵呵,有意思,那我们拿什么当赌注呢?”

  “人……”

  “人?”

  “对,你输了呢,你就要帮我做件事情,无论什么事情,你必须给我做到!敢接不?”

  说完,媛媛眼睛中投射出一道利剑一样的光,直直盯着北霸天看,看得北霸天心里都有点发毛,北霸天一看这个眼神,明白了,这是在激我啊,今天要是不和她赌我人就丢大了,传出去我还怎么带兄弟当老大啊,但是要赌不知道这个女人会让自己做什么?就在北霸天考虑这会,媛媛又说道:

  “大名鼎鼎的北霸天不是怕了吧?”

  北霸天哈哈大笑道:

  “我是怕你,妹子,赌这个东西可是没有回头路的,尤其是我们道上的人,命可以不要,人绝对不能丢,我是担心妹子你的赌注……”

  “你是担心我的押的赌注小是吗?你输了呢,你就要帮我做件事情,无论什么事情,要是我输了,我人就是你的!这个赌注够吗?”

  “妹子玩笑开大了,要是你真输了……”

  “天哥小瞧我了,别忘了我也是道上的人,命可以不要,人我也丢不起!”

  北霸天仔细看看了媛媛,酒精的作用下,下面自顾自得膨胀了起来,不由得咽了一口口水。媛媛看看北霸天的下面,裤子已经支起了帐篷。伸手摸了一下北霸天的裆部,说道:“天哥要是赢了,人家就是你的人了,随便你怎么折腾,好不好!”

  北霸天本来还在忧郁,顾忌媛媛的家庭和他哥哥,现在被媛媛这样一挑逗,管他“三七二十八”,去他妈的,老子就要她。人在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好,老子和你赌,不为别的,就为了干你。”

  这时候北霸天已经不再考虑其它的,就一心想把眼前这个尤物给干了。拿出扑克牌,反复洗了几遍,放在桌上,一抹,牌成扇形展开背扣在桌子上。媛媛随手抽出一张,看了看,一笑没有说话,然后暗示北霸天,该你了。

  北霸天笑了一下说到:

  “妹子,你帮我抽,输赢都掌握在你自己的手里,随命吧!”

  “好,我就来帮你抽!”

  媛媛又抽了一张牌,没有看,递到北霸天手中,然后说到:

  “天哥,看来你没有戏了,我抽的是大王牌,哈哈,只有2张王牌,我的还是大的,你不可能在大过我了”

  北霸天看看了手里的牌,一脸的无奈,悠悠道:

  “妹子好手气,只是我这张牌也是你抽的”

  “天哥,你不是想耍赖吧,是你要我帮你抽的牌,现在你怪我想耍赖,亏你还是大哥!”

  “呵呵,妹子你误会了,我北霸天岂会和你一个女子耍无赖,只是这张牌,我真的不知道该不该算?”

  “只要天哥你认就好,我看看你是什么牌啊。”媛媛得意的说,北霸天缓缓的把手里牌又传到媛媛的手中,媛媛接过牌一看,不禁大惊失色,慢慢把牌放到桌上说到:

  “天哥,我是你的人了,你想怎么样都可以,我决不食言。”

  到底是什么牌,能比最大的王牌还要大,能让这两个说一不二的野兽都感到无奈?

  第二章北霸天(2)

  说来好笑,这是一副新扑克牌。

  大家都知道,新牌里面一般都会有一张配牌(像小蜜蜂这种大赌场专用的应该没有,反正那个时候我们这里的牌里面都有一张配牌,关键是只有一张),前面说到只是洗了几遍,并没有把这张牌挑出去,王牌有2张,这个牌只有一张,当然应该是这个牌最大了。

  北霸天看了看媛媛,早已经垂涎三尺,加上酒精的作用,一下子就把媛媛拉过来搂在怀里,说到:

  “妹子,一个玩笑何必当真呢?”

  嘴上虽然这样说,手却一直没有闲着,在媛媛的大胸上不停的揉搓,肯不得马上上去嘬几口。媛媛这个骚女一直缺少男人的爱抚,被北霸天这样一弄,早就有点把持不住了,开始微微的娇喘,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