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欲】【作者:不详】【完】

摘要  足欲(一)   “你是我脚下一条卑贱的虫子。”那个女人对我说。她的身材和脸蛋就象色情网站上的酷女郎。她的一只穿着黑色高跟鞋的脚正踩在我的胸口上。我...

  足欲(一)

  “你是我脚下一条卑贱的虫子。”那个女人对我说。她的身材和脸蛋就象色情网站上的酷女郎。她的一只穿着黑色高跟鞋的脚正踩在我的胸口上。我可以清楚地看见她鞋子前端露出的,包在一层薄薄的黑色丝袜里的脚趾,粉红的,圆嘟嘟的,涂着鲜红的指甲油,充满着挑逗的魅力。但此刻,这些令我垂涎的脚趾却充满着征服的力量。尖细的鞋跟象一把闪亮的匕首正缓缓刺入我的胸膛,随着它的刺入,我的身体开始发生了一些奇异的变化,我的身体在慢慢缩小,我的手臂消失了,腿脚消失了,天啊!我正在变成一条蠕动着的、白色的虫子。我拼命扭动着、挣扎着,可却像一条挂在饵钩上的鱼,无力摆脱她脚的控制,恐惧和兴奋交织在那只漂亮的脚下。我从没以这样的角度观察过我身边的那些女人的脚,各式各样的,穿鞋的、没穿鞋的。我听见她们在说:真令人厌恶!它居然长着张人脸!肯定是条变态虫子!

  “我不是变态虫子,我是人!”我竭力辩解,可从我嘴里发出的却是一种怪异的昆虫般的叫声。

  踩死它!踩死它!我听到女人们在喊。她们的脚从各个方向踩踏在我的身体上。我本能地逃避着,可心里却产生了一种莫名的兴奋和快感,一种对践踏的渴望,这种兴奋电流一般穿过我的身体,从我粘糊糊的躯体下面昂立起一根粗壮的东西,颤抖着,挺拔着。

  “太恶心了!”“踩死它!”我听到女人们愤怒地叫喊着。突然,我从那些女人中发现了我熟悉的面孔:初中时的语文老师;上高中时年级里的‘校花’;我的女上司…居然还有我的母亲,她梳着一条粗黑的辫子,穿着一件旧式的花格衬衫,一脸的冷漠与蔑视。我大声地向她呼喊:是我呀!你的儿子!可她无动于衷,抬起脚,狠狠地向我的脑袋踩来。‘啪’的一声,我的脑袋碎了。可那只穿着老式扣带皮鞋的脚仍然碾踩着我头颅的碎片,发出咔嚓卡嚓的声音,红色的浆液溅到她黑色的鞋子上。

  我的身体正在被女人们的脚践踏成一块块凌乱的肉。她们一边开心地笑着,一边不停地狠命地踩踏着,直至把那些肉块碾成一滩滩红色的浆液。奇怪的是我的意识仍然存在于那些残破的躯体中,即使它已经变成了浆液,我能清楚地感受到她们的每一次践踏,痛楚伴随着兴奋,在她们的脚下,我的灵魂却发出了快乐的嚎叫…我的手向床头的闹钟摸索过去。卡通闹钟正跳动着,发出哈哈的笑声:该起床了。

  一缕阳光从窗帘的缝隙照入我昏沉的大脑里,那里,梦境正像小偷一样迅速地悄悄溜走。白天接着夜晚,现实连着梦境。残留在我的大脑中的兴奋驱动着我的手揉搓着我的阴茎,虽然意识的哨兵已发出了警告。

  哐啷一声,门开了。我的阴茎像探出头来的老鼠被吓得缩了回去。

  “还不起床,都几点了。”母亲走到窗前,拉开窗帘。

  我一脸尴尬地躲在被窝里,像行窃时被捉的小偷。从小到大,她走进我的房间时从没有敲过门,也许她的字典里没有隐私这个词。

  和每天一样,吃完早饭,我穿上鞋,拎起皮包,走出家门。客厅墙上,那个褪色的古铜色的木头镜框里,母亲正漠然地望着我的背影,粗黑的辫子绕在她的胸前。

  早晨的太阳圆圆的、亮亮的,可我却以懊恼、焦躁的心情开始了这一天,被兜头浇了盆凉水没办法能产生什么好感受。虽然还是早晨,从车窗外吹进来的风已经热乎乎的了,在我的心里憋着的那团火又被它煽动起来了。我喜欢夏天的唯一原因就是能在这个季节里看到那些女人们可爱的大腿和脚丫;我讨厌冬天的唯一原因就是在这个季节里街上没有了这道风景。公共汽车像老牛一样在拥挤的城市街道上磨蹭着。

  坐在我对面的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女人,她最为醒目的就是脸上两条蓝色的粗粗的纹眉,使人不由得想起古装片里的山寨王,还有就是她耳朵上、手指上的那些金光闪闪的饰物。她正跟坐在我身旁的女伴扯着家常里短。我看着她的脸就象看着一面空白的墙。

  忽然我的耳朵听到她在谈论她的鞋子。我看到她翘起条腿,把脚上的那只紫红色的高跟鞋脱了下来,递到同伴的手里,同伴捧着那双鞋仔细地翻看着,不住地点着头,那女人得意地摇晃着那只没穿鞋的脚丫子。我的脑子里不知道是哪根筋被那只摇晃的脚丫子触动了,对面的那张平庸的脸一下子变得生动起来。我盯着那只穿着肉色丝袜的肥大的脚丫子,清楚地看到在大脚趾的下面有一个小洞,这个发现令我感到一阵莫名的兴奋,我想象着那只脚会在那双光亮的鞋子里留下怎样的味道。车子猛然一顿,那只脚触到了我的腿上,使我砰然心跳。“喂,你盯着我的脚看什么?”那女人说。

  “没,没看什么。”我有些结巴。

  “没看什么,看你那付色迷迷的样子就不像好人,你是不是喜欢看老娘的脚丫子?来,叫你看个够。”她说着抬起腿,把那只穿着丝袜脚伸到我脸前,在我眼前不到半寸的距离,肥厚的脚掌夹带着一股闷湿的热气覆盖了我整个的脸庞,我眼前只剩下那只特写的、放大了的脚。

  我听到她说:“怎么样,我的鞋还不错吧。”

  她穿上鞋子,站起身,白了我一眼,和她的同伴一起挤向车门。一个中年男人坐在了她原来的位子上,他不会发现我脑中的幻想和搁在双腿上的皮包下面突起的裤裆。

  我多么希望坐在这个位子上的是那个站在他旁边的长头发姑娘,她穿着一件白色的体恤衫,下面是条牛仔短裤,清晰地勾勒出她圆满的臀部,两条腿匀称修长,赤脚穿了双坡跟凉鞋,趾甲上描着鲜艳的花纹。这种想法就像每次我出门坐火车时,都盼望坐在我对面的是一位漂亮的女士一样。最好是靠窗的座位,因为那样才隐蔽、方便。她脱下鞋子,把两只脚伸到我旁边的座位上,让捂在鞋子里憋闷了半天的脚趾头得以自由地活动舒展。我趴在我们之间的小桌上,假装睡觉的样子,然而在桌子下面,我的眼睛和鼻子像看见骨头的狗,急切地扑过去。它们就在我的眼前,我的鼻子几乎可以碰到她的趾尖,我的眼睛可以清楚地看见她的脚指头在袜底上留下的黑乎乎的渍迹,脚趾的每次屈伸都会把一股浓浓的味道送到我的鼻子里,该怎样形容那种味道呢,那也许令别人作呕的味道却能带给我一种奇妙的感觉,我悄悄地伸出舌尖…我不得不终止我的幻想因为我站起身把座位让给了一位白头发的老太太,除了我之外,没有人理会她的艰难。她坐下时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好人哪。

  我感到羞愧,我还算是好人吗?

  车子继续向前开着,车窗像一幅不断变化着的、庸俗的都市风景画。我在反思。我知道我脑子里有种毛病,他们管它叫‘恋脚癖’,还有其它的一些名词:恋足症,拜脚狂等等,这是一种对异性的脚及相关物品,如鞋袜,具有性倾向的行为。这是我在网上和一些心理学书中查到的,他们为它下了定义,却没能解释清楚它的根源。可令我不解的是为什么一个相貌庸俗的中年妇女引发了我的性冲动,难道仅仅是她在我面前露出了那只肥大的脚丫子吗?他们说心理疾病也是一种疾病,如果这样,那么我是不是已经病得不浅了。我回忆起在我成长的一段时期里,大概是小学到初中吧,尤其对年长的妇女的脚感兴趣。我想起了上初中时的语文老师,她大概有四十岁左右吧,总是喜欢系一条白色的纱巾,打扮得要比通常她那个年龄的妇女更时髦一些,长相也更端正一点,尤其她的嗓音,绵绵的、含了糖似的。天热的时候,她站在讲台后面总习惯地弯起一条腿,脚便不自觉地从鞋子里滑了出来,一边讲课,一边用脚掌拨弄着鞋子。坐在第一排的我总是被她的这个动作深深吸引,有时候整整一堂课,我的眼睛像一只苍蝇一样粘在她的脚上,像坐在电影院里盼望电影开演一样,等待她的脚溜出她的鞋子,然后随着她脚丫的活动,两条腿在桌子下面偷偷地磨擦着。我记不清我第一次射精是在什么时候,因为我记得从很小的时候我就开始手淫了,但我记得有一次,在上她的课时,在磨擦的双腿把我带到兴奋的顶点的一霎那,我同时感到了下面传来的一种尖锐的痛楚。好不容易熬到下课,我弯着腰偷偷跑进厕所,关上门,解开裤子,我的裤衩前面湿了很大一块,而且我惊奇地发现我的鸡鸡露出了圆圆的、红色的头,原来包在它上面的皮肤现在褪了下来,卡在那个头的下缘,这就是疼痛的原因。我异常惊恐,认为这是上天对我不轨行为的惩罚,害我的身体得了一种怪病,我暗暗发誓以后上课决不再干这种勾当了,可是下次还没用。也许每个处于青春期有手淫习惯的孩子都是在这种矛盾的煎熬中度过的。

  我的思绪顺着记忆的河流继续漂着,像一个探险者想要探究它的源头,全然忘记了此刻还处于拥挤的车厢里。我看见了一幕童年时的景象:我穿着开裆裤,追赶着一只母鸡,那时候城市里还可以养鸡。在一旁,母亲正和几个院子里的邻居闲聊着。当我跑到她们身边的时候,其中的一个女人,也是一个孩子妈妈,我记不清她的模样,突然从鞋子里伸出脚来,脚上穿的是红色的短袜,用脚趾逗弄着我吊在裤裆外面的小鸡鸡说:“瞧,这里还有一只小鸡呢。”女人们哄然笑了。在她们的笑声中,我害羞地跑掉了,那个时候的我居然已经懂得羞愧了,可是她的脚趾在我的鸡鸡上留下的感觉却深深印在了我的脑海里。哦,这是不是追溯到我恋足癖的根源了呢?如果是的话,在那么小的年龄就会产生性兴奋,而且一次小小的玩笑竟会埋下如此可怕的种子,以至于在心灵的土壤里长出这样一棵畸形的、结满了焦虑和痛苦的树?

  车停了,我到站了。我走下车,可仍不知道答案。也许我们永远也不知道过去是怎样塑造现实的。

  足欲(二)

  我走进那座被玻璃包裹着的大楼,我工作的公司在第十三层。我奇怪为什么现代人要造出这么多样子简单、亮闪闪的玻璃怪物,也许恰恰体现了他们自己内心的感觉:外表现代,内心空虚。当我像每天一样坐在电脑前开始工作的时候,我却不能像往常那样静下心来。忽然秘书小杨走到我跟前,叫我到主任室去。“主任叫我什么事?”我惴惴不安地问她。“我哪知道!”小丫头片子仰着头,一脸的傲慢。

  我轻轻敲了敲主任办公室的门,直到听到里面传出一声:进来,才敢走进去。在一张枣红色的宽大的老板桌后面坐着我的上司,一个已经三十多岁的女人。不过从她精心保养的脸上,你无法猜到她的实际年龄,从她的身材上也看不出来,因为她的身材仍然像年轻姑娘一样充满弹性和活力,我知道她经常去健美中心,就在她的房间里还有一架‘健美骑士’。一言毕之,她是那种所说的现代女性的典型代表:漂亮、时尚、聪明、能干。在她面前,我总有一种莫名的自卑感。

  “主任,您找我有事吗?”我惶恐地站在她面前。她并没有让我坐下,从一摞文件中抽出一份纸来,冷冷地对我说:“这就是你的报告吗?”她猛地把它摔在桌子上,几页纸从桌上散落到地上。我就知道要倒霉,因为要赶时间我只好七拼八凑了一些别人的东西,还是没有逃过她的眼睛。我不敢正视她的目光,慌忙弯下腰去拾地上的报告。一页纸正落在她的脚边,我不得不俯身过去,不得不看见桌子下面她那包裹在黑色丝袜里的腿和穿着黑色高跟鞋的脚,我只能用完美两个字来形容它们构成的形状和曲线。这时,电话铃响了,她拿起听筒。她的一只鞋子从她的足跟上滑落下来,随着她清脆、悦耳的声音,她的鞋子挂在她的足尖上象秋千一样不停悠荡着,画出一道道优美的弧线,我的血液一下子在脑子里奔涌起来,我呆住了。

  “你懂得什么是服从吗?”她居高临下地看着我。

  我习惯地点着头。

  “不,你不懂。服从是发自内心的,就像狗对主人一样。”

  我一脸的茫然,可还是努力地点着头。

  “你还是不懂,不过你必须得懂,如果你还想在我手下讨碗饭吃的话,现在把我的鞋子擦干净。”她命令道。

  她的鞋子光鉴照人,可我明白我得去擦,而且从心底里我发现我并不讨厌做这件事情。

  “难道你不知道首先要跪下吗?”

  我迟疑了。对一个男人来说这可不像擦鞋那样简单。

  “我给你三秒钟的时间,像你这样的男人,我可以随便从大街上拣一个回来。”

  她盛气凌人的目光让我感到自己的卑微,我知道她说的都是事实,我也懂得生存的艰难。

  “一 二 三”

  她的目光利剑般刺穿了我的自尊心。我双膝一软跪了下来,颤抖着用手去擦她的皮鞋。这么的麻利,连我自己都感到有些奇怪。

  她却突然一下子把我踢翻在地,一脚踏在了我的胸口上。“知道我脚上的这双意大利皮鞋值多少钱吗?八千块。是你几个月的工资?你配用手吗?”她的脚加大了力量,我感到有些透不过气来,可被这样一个漂亮的女人踩在脚下,我的心里却产生了一种从未体验过的莫名的兴奋。

  她的目光似乎洞察了我的心机。

  “你是不是喜欢被女人踩在脚下?” 她一脸的鄙夷。

  “不,不是的。”

  “不是,我看是,而且我从你的眼神里看出你是个受虐狂。”

  “不,我不是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