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谋】【作者:撸小安】【完】

摘要  办公室的房门被大力撞开,门板撞在墙上,发出刺耳的碰撞声。   金彪被吓得一哆嗦,被人扯着衣领摁在地上,才看清来人是自己的合伙人陆小安。   「你…...

  办公室的房门被大力撞开,门板撞在墙上,发出刺耳的碰撞声。

  金彪被吓得一哆嗦,被人扯着衣领摁在地上,才看清来人是自己的合伙人陆小安。

  「你…你干什……?」

  金彪本想大声质问,待看清陆小安顶着自己脑袋的东西之后,声音立刻软了下来。

  「有…有话…好说…」

  陆小安握紧了手中的枪,狠狠一拳打在金彪肥胖的脸蛋上,打得他鼻血狂喷,梳得整齐的花白头发也黏满了鲜血和地板上的灰尘。

  「金瘸子,你这个王八蛋!四年!我整整花了四年时间的专利!你竟然就这么偷偷的卖掉了?我日你先人!」

  又是一拳打在金彪脸上,顿时他的鼻子歪在了一边,几个公司的文员想上前阻止,看到陆小安手中的枪,都怕得不敢靠前。

  「你卖了就卖了,你为什么还要杀了娜娜?她哪里对不起你?」陆小安一拳接一拳的打在金彪的脸上,打得他七荤八素。

  「你不给我活路,想逼死我,老子叫你先死!」陆小安卡住金彪的脖子,就要开枪,却忽然脑后遭到重击,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

  ***********************************公司研发部里灯火通明,公司的新技术研发已经到了关键阶段,公司总裁陆小安亲自带队,所有人都不敢怠慢。

  「嗯…轻点…别让他们听见…」

  娜娜坐在办公桌的边缘,玉腿微张,环住陆小安的腰肢,红唇轻抿,发出压抑的呻吟。

  「怕什么,总裁室的隔音好着呢。」

  陆小安气喘如牛,一把将娜娜搂起,仅凭臂力拖着她粉嫩的骄臀,在室内走动了起来,同时胯下冲顶不断。

  娜娜啐了他一口,连忙伸手搂住他的脖子。

  「看……没人注意咱们。」

  陆小安将玻璃幕墙上的窗帘拉开一道缝隙,将娜娜的脸凑了上去。

  「哎呀,你要死啊!」娜娜惊叫一声,连忙扭开头。

  陆小安哈哈笑着走回桌前,将娜娜放在老板椅上,一双美腿左右分开,搭在扶手上,一阵剧烈的耸动,干得娜娜娇喘不已。

  「总裁,您有时间嘛?」办公室门被敲响,一个女人的软绵绵的声音传了进来。

  两人闻听,立刻一番鸡飞狗跳,娜娜的衣服早就脱掉了,只剩下胸罩还挂在脖子上,陆小安稍好,还穿着衬衫。

  无奈之下,娜娜一头钻进陆小安办公桌下的空间里,陆小安忙坐在椅子上,将身体尽量靠近在桌子。

  「请进!」

  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声音由远及近,娜娜能听见她在自己身后只隔着一层木板停下。

  「总裁,文件上出了点问题,你看这里……」

  陆小安强打着精神,和女职员讨论着文件的问题。忽然身子一僵。

  「总裁,您没事吧?」

  「呃…没…没事…」

  又多说了几句,那名女职员也不再多留,利落的拿起文件,走到门口的时候,还贴心的帮助陆小安锁好了房门。

  陆小安老脸一红,人家早都发现了,只是没有说破而已。

  接着,他一推办公桌,老板椅向后滑去,露出里面千娇百媚的伊人。

  娜娜手中正握着陆小安的阳具,嘴巴塞得满满的,憋得通红的小脸上满是兴奋。

  「你这个小坏蛋!」

  陆小安将她拉出,放倒在厚厚的地毯上,一个饿虎扑羊,两人滚作一团。

  云收雨歇,两人搂在一起做着时候的温存。

  「你那个骚狐狸哪去了?也不帮着看门。」娜娜似乎还对刚才有下属打扰心存不忿,嗔怪道。

  「我那个宝贝秘书啊,估计是傍上哪个大款了吧,前几天离职了。」「哼哼,她自己走了最好,不然……」

  「她是走了,给我留下一个烂摊子。」陆小安道:「要不,你叫你那个发小跳槽过来吧。」

  「你可别乱打陈雪的主意,人家可是本分人家的孩子。」娜娜气得拧了陆小安一把道:「一提陈雪怎么又硬了?你这个坏蛋,想什么呢?」「嘿嘿,没什么没什么。」

  「我明天就给你换一个女秘书,我认识一个阿姨,五十 七 岁了,经验丰富,绝对能胜任你的工作。」

  看着陆小安垮下来的脸,娜娜嘿嘿的笑着。

  两人又温存了一会,才起来穿衣。

  「你怎么不穿上次那套情趣内衣了?」

  「我才不穿呢,每次一穿上,你就像吃了药似的。」「怎么?你不舒服?」

  「哎呀,坏死了,陪在一起的丝袜有一只找不到了嘛。」「没事,我下次给你买一打。」

  ***********************************金彪家,陆小安和金彪正坐在一起喝茶。

  「知道嘛?咱们最大的竞争对手的一个高层已经秘密来华了。」陆小安故作神秘的说。

  「有这事?」金彪牛眼一瞪。

  「搞不好他们是听到什么风声了。」

  「你是说公司有……」

  「很有可能。」

  两人各自打着各自的小算盘,就在这时,金彪的一名手下敲了敲门道:「金总,客人到了。」

  「那我就不多留了。」陆小安站起神道:「十八拜都拜了,最后这一哆嗦,咱们可得挺住。」

  「是啊,等过了这一关就好了。」

  「等咱搞定了这次,我也考虑急流勇退了,找两个女秘书,一个国货,一个洋妞,往怀里这么一搂……」

  「哈哈,还是你会享受。」

  「对了,我借用下厕所。」

  ***********************************陈晓迪,陆小安美艳的女秘书,毕业于名牌大学,曾经出国深造,胸大但不无脑,骚媚但不花瓶。

  生意场上,她是得力的助臂,床第间,她是风骚美艳的情人。

  她的存在让陆小安将那句「有事秘书干,没事干秘书」的绝句奉为经典。

  但他从没想过有一天两人会在这种场合下用这样的身份见面。

  几个公司里的亲信打来电话,捉到了一个想偷公司新技术的商业间谍,陆小安没有任何犹豫的叫他们报警,但那名亲信却说,还是请他亲自看过再说,陆小安只得叫他们把人带到老地方。

  漆黑的房间里,一个穿着职业套裙的单薄纤细身影蜷成一团缩在墙角,被突如其来的灯光照得闭起眼睛,用手挡着灯光。

  「把手放下!」陆小安大声道。

  当陈晓迪梨花带雨的脸蛋出现在陆小安的视线中的时候,他才算明白为什么那名亲信叫他看过再做决定,他们都知道,陈晓迪是陆小安的人。

  陈晓迪身体瑟瑟发抖,一方面是因为房间里阴冷,更多的是因为恐惧。

  身为陆小安的秘书和情人,她知道陆小安以及公司运作中很多令人不齿的内幕,而其中就包括对于她这种吃里扒外的人的处置。

  她慌忙爬过来,想去抱陆小安的腿,又不敢,只得一个劲的求饶。

  「想死想活?」陆小安叹了口气问。

  「想活…陆总,我想活,您饶了我吧。」

  「那就给我滚过来,含着!」

  没有任何犹豫,在陆小安吐出这个字的时候,她就立刻爬过去。

  人所共知,陆小安是个色鬼,却唯独对陈晓迪的身体着迷不已,这也是为何别的总裁换秘书如同女人来大姨妈时换卫生巾一样勤,而他却一直任用陈晓迪。

  只要他还对自己有所迷恋,自己就有活路。虽然此刻室内人数众多,但为了活命,也不上许多了。

  认准了注意,陈晓迪立刻跪伏在陆小安胯下,解开了他的皮带,冰凉的指尖熟练的掏出他的阳具,红唇微张,含进嘴里,细细舔舐。

  身后一名亲信搬来一张沙发椅,陆小安坐在上面享受着陈晓迪熟练的服务。

  陆小安一只手抓住她的后脑,陈晓迪立刻会意的张开嘴巴,方便陆小安深深的进出,阳具深深插入,直达喉咙,陈晓迪一阵阵的恶心。她的嘴巴被当成性器一般用力的抽插,不多时,陈晓迪就因为干呕和窒息而感到眩晕。

  就在她一位自己就要这么被憋死的时候,嘴巴里的阳具才慢慢的退出来,带起一缕缕的银丝。在她剧烈的呼吸下如风中的蛛网般抖动。

  陆小安一把把她拉起,撤掉裙子和外套,扔进了套间的浴室里。

  浴室采用全敞开式设计,靠一侧墙角,另外两面全部都是透明的玻璃幕墙,里面发生的一切,都逃不过整个屋子人的视线。

  在陆小安的命令下,陈晓迪背靠着墙角站好,穿着黑色连裤丝袜的双腿紧紧的并在一起,手足无措的看着陆小安。

  陆小安一把扯下莲蓬头,对准陈晓迪自下而上的喷射出冰凉的水流,水流触到陈晓迪的脚尖,她身子一抖,低低的叫了一声。

  水流的位置不断上升,丝袜被打湿,但发出如塑料如丝质般的光泽。紧紧的贴在陈晓迪那对曾被戏称为「两条腿也能玩一夜」的修长美腿上,让她感到越发的寒冷。

  水流射在她的胸口,丝质的衬衣便得隐隐透明,现出黑色蕾丝胸罩的花纹,陈晓迪不敢乱动,只得紧靠墙角,哀鸣不止。

  「把屁股撅起来!」

  陈晓迪立刻听话的手扶着墙,翘起浑圆的雪臀,下半身都被湿润的黑丝包裹,淫靡而诱人。

  胯间的丝袜被拉起,发出拉扯的声音,而后一根火热的阳具挺了进来,直刺腿间柔腻。陈晓迪一声轻吟,被狠狠干到深处,男人毫不怜香惜玉,一双大手卡住她纤纤细腰,大力征伐,浑圆的黑丝美臀如鼓面般被敲击得啪啪作响。

  陈晓迪玉首频摇,身体如风中柳絮震荡不止,不知要飘向何方。

  陆小安低吼一声,一阵猛冲,身子一僵,一股浓精已经喷射而出。

  陈晓迪软绵绵的身子从她怀里跌出,瘫坐在墙边,身上的衬衫和裤袜紧紧的贴在身上,胯间一抹雪白的肌肤外露,红肿的花瓣间,一股白色浆液正缓缓流出。

  本以为能稍事休息,却立刻被拉着头发从浴室里揪了出来,仍在屋子中央。

  「她是你们的了,我明天早上回来。」

  听到陆小安的话,陈晓迪身子立刻摊了下来,她爬起来,想去抱住陆小安的脚,却被一脚踹开。

  第二天一早,室内一片狼藉。

  陈晓迪浑身赤裸,头上戴着不知谁的内裤,和狗一般,被牵着满屋子的爬,速度稍有降低,就被重重的踢上几脚。她白嫩的身体上满是淤青和咬痕,腿间方寸之间的白色浆液已经结成了厚厚一坨。

  看到陆小安进门,她连忙爬过来,低下头,讨好的舔舐陆小安的脚掌,却被陆小安一脚踢开。

  「差不多了,一会儿把她送到老三那去。」

  陈晓迪彻底垮了下来,她不住的哀求,自己什么都做,只求陆小安别这么对她,因为她知道,他口中的那个老三,是个蛇头,也贩卖人口,一旦落入他手里,自己会被贩卖到欧洲,成为最低档的妓女。

  但陆小安似乎已经打定了主意,头也不回的出了屋,只留下陈晓迪撕心裂肺的求饶声。

  ***********************************陆小安坐在车里,虽然车速飞快,但他还是不停的催促司机再开快点。

  他接到可靠消息,金彪将在今天密会公司最大的竞争对手,一家美国公司的高层,商谈出售公司还未注册专利的这项新技术。

  一得到这个消息,陆小安立刻调兵遣将,叫上最得力最信得过的人手,奔赴交易现场。

  几辆车渐渐驶出了市区,路上的车辆便得少了起来。

  忽然,旁边车道和他们并排行驶的一辆货柜车忽然一头撞向了最前面的一辆车,而后面的一辆货车也高速追了上来!

  陆小安所在车的司机用力踩下刹车,却还是被货柜车顶飞,几个翻滚之后,才缓缓停下。

  车辆被巨大的外力挤压得变形,车窗玻璃撞得粉碎,邮箱破裂,一股带着刺鼻味道的燃油流淌了下来。

  陆小安坐被撞得头破血流,稍稍一动,身体就传来撕裂的剧痛。

  陆小安想打开车门,却发现车门早就变形,和车身镶在了一起,他只得从车窗的缝隙里爬出来。

  他爬出车窗,刚想站起来,就脚下一软,这才注意他的一条腿早已鲜血淋漓,不听使唤。

  车身已经燃起大火,炙热的火焰舔舐着油箱,随时都可能爆炸。

  陆小安奋力向远处爬去,他身后汽车发出震耳欲聋的爆炸声,灼人的气浪将他推出好远。

  他耳朵嗡嗡作响,隐约听见身后有人高喊:「看看周围!别留活口!」再次醒来的时候,陆小安已经在医院里了。

  洁白的天花板,浅色的窗帘,仪器滴滴滴的让人心烦的叫声。

  「陆总,您醒了!」

  周围几个亲信围拢上来。

  陆小安努力思索了一阵,才回忆起发生了什么。

  他挣扎着爬起来,一把抓住其中一个人,问:「他们呢?和我一起去的……」那名亲信颓然的摇了摇头,陆小安跌回床上。

  「陆总,咱们的新技术…被抢注了…在美国!」陆小安半晌才道:「金瘸子,一定是金瘸子下的手,他察觉我们发现他偷偷盗卖……」

  病房的房门被撞开,一个人跌跌撞撞的走了进来。

  「不好了不好了,嫂子,嫂子她……」

  他看到陆小安已经清醒,忙闭上嘴巴。屋里的人都屏住了呼吸。

  「娜娜怎么了?」

  陆小安打破沉默,嗓音干涩的问。

  「没…」那名亲信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说:「娜娜嫂子没事啊,我说的是我家嫂子……」

  「放屁!快告诉我!」

  亲信踌躇了一会儿,才一咬牙道:「嫂子,嫂子被撞了,有看见过程的说,那车就是为了撞人来的,嫂子被撞倒后,那车不光没下来人救嫂子,还来回碾压了几次…嫂子当场就……」

  ***********************************陆小安睁开眼的时候,他又被重新送回了医院,金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