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国医者也仁心】【作者:apphen】【完】

摘要  在巴西玛瑙斯,企业都要为员工购买医疗保险。员工如果生病了,就可以到企业指定的医疗机构里免费就诊了。但是,诊病和买药是绝缘分开的,诊病的医生是只...

  在巴西玛瑙斯,企业都要为员工购买医疗保险。员工如果生病了,就可以到企业指定的医疗机构里免费就诊了。但是,诊病和买药是绝缘分开的,诊病的医生是只负责开药,却不卖药。可惜的是,亲身经历之后才发现,这里的医疗真的是太差了。两次去过医院,两次都是不得已而为之,没事谁愿意去医院呢,对吧?

  再说了,巴西说的是葡萄牙语,沟通起来本就费劲。

  去了两次,医院的流程也就知道个七七八八了。一进医院,首先要到接待处挂单,挂了单会有女护士给测脉搏。测了之后,就要在大厅里等号,等待时间的长短,要看等号人的多少。等到号了,就会有医生给你初诊了,然后会给你确定个初诊结果,如果需要进一步体检或X光什麽,也会由医生在诊断单中一并写明。

  体检之后呢,会参考体检结果单,开出最终的诊断结果,并列明所应购买的药品和用法,你就可以去医药公司去买药了。

  第一次去医院,是因为脑袋不舒服,整天感觉心力不继,晕晕沉沉。去到医院,医生稍稍诊断了下,就由一名很魁梧的男护士带我去打针了。打的是小针,在右手的右背钻了三针,发现不对,又在左手手背钻了三针,发现还是不对,最后没办法,脱开半个屁股打了个屁股针了。这针打得,真是针打得烂,打针的人也烂,给我安排个女护士也好啊。

  第二次去医院,那是因为偏头痛,先是右后脑勺连续阵痛,没过两天呢,就右眼胀痛了,又过了几天右耳又在那里痛了。反反覆覆,所以我很担心是不是右脑里面长了什麽肿瘤之类的东东,真是身也痛,心也忐忑啊。没办法,想着就算为求心安,也得去医院查个明白不是。去到医院,又是一个不漂亮的女护士给我测了脉,之后一位男医生又让我去抽血。倒楣的是,这次给我抽血的护士,居然就是上次给我打针的魁梧的男人。看到他,我已然有些担心了,不曾想这次和上次的经历依然相似:往右手脉络插针插两次抽不出血,就又转左手脉络插了。抽完血,医生又给我开了个验血和给脑部拍X片的单据。前后花了一个星期的时间,诊断结果是并无大碍。后来回到国内,才发现原来是右边的两颗烂牙发炎引发的。

  有了前两次打针和插针的不爽经历,再谈起玛瑙斯的医院,那真的是谈医色变。只可惜,天不佑我,就在上周,就在我刚从中国返回巴西玛瑙斯一周之后,我第三次去了医院。

  这次的起因,是在12月25日的晚上,和同事打完麻将回来,往床上一躺,一个晚上我右侧肋骨下面肝胆那个位置就在不停的阵痛,直至清晨。一早,我便上GOOGLE查了下症状的资料,说是有可能是坐姿不对引起的,但也可能是肝脏出了问题,最好去检查下。因为后续的一周,只是偶尔会跳痛一阵,所以直到1月4日我才去到医院。

  给我诊断的是一位男医生,了解了大概的情况后,就给我开了胸透的单据,并要求我当天就去做胸透。可是,当我拿了单准备做胸透的时候,接待的女护士告诉我,医生不在,只能明天赶早,这一早就早到了1月5日的上午七点,而且胸透前一定要空腹,就连关天的晚上也不能吃肉和鸡蛋等。也就是说,早上六点,我就得起床往医院赶,这对习惯於睡到七点一刻的我来说,真是要命。

  第二天一早,我还真的在六点钟起床了,刷了牙,戴上眼镜,穿了T恤和一条松软的短裤,揣上一盒用作早餐的巧克力就出门了。坐上TAXI,去到医院才六点一刻,好在医院已经开门了,而且断断续续来了很多排队体检的人。直到七点一刻,才轮到我进入体检室。那个医生分别往我左右肋骨的下方涂了一种糨糊一样的东东,感觉特凉。检查的结果,依然是一切正常,这下心安很多了。但安全起见,我还是想找诊治医生给我确认一下检查结论,毕竟是专业的东西嘛。

  一推开诊断室的门,就看到了一位白人女医生端坐在那里。一看到这位白人女医生,我就在庆幸,幸好自己今天戴了眼镜,要不然啊,以我那麽近视的视力,大好的秀色就没的餐了。

  女医生很年轻,最多也就二十五 岁的样子,而且身型很好,最要命的是,我看到了她深深的乳沟。白色的制服下面,是两个丰满的乳房,大有呼之欲出之势,那一刻,我的胯下之物顷刻雄起。

  可理智告诉我,我是在医院里看病,所以,我还是走到医生的对面坐了下来,但视觉却有意的往上抬,想尽量不让医生看出我的色心。视觉一抬,自然就成了平视,哇,才发现,医生很美,是我两年来在玛瑙斯见到过最美的一位。五官很精致,鼻铤而微微上翘,眼有神而略有媚意,紮了一个可爱的马尾辫,嘴上涂了唇红,双手的指甲都上了漂亮的火红色,右手的无名指上戴了一只戒指,很明显是一位已婚女性。

  很快,我的意淫被女医生善意的打断了,我才恍然原来医生已跟了我说了好几句,只是我太专注於意淫而没能反应。好在,她很有耐心,她也看出了我的不解。於是,她握着我的手,双眼直直的盯着我,想用「文字语言」+「身体语言」的方式为我解说,也就是在那时我才体会到何谓「医者仁心」。可是,即使是这样的方式,我也还是只能把她的意思听个大概,但我的双眼却可以很色眯眯又很坦然的盯着她了。原来,她是在跟我说,从检查报告来看,一切正常,不用担心。

  但是,我实在不愿意把我的视觉从她的美丽的乳沟处离开,更不愿意就这样草草的欣赏完一个美女,更何况是一个极品美女。

  然而,她已经开始给我写诊断结果了,在我看来,这就是逐客令,在她低头书写的同时,我更加肆无忌惮的意淫着,盯着她的奶子死死的看。正看着,医生右边额前突然垂下了一缕头发。就这一缕突然垂下的头发,让她顷刻之间变得无比的妩媚,我似乎看到一个极品的、妩媚的、性感的熟女。我看到她在单上盖了章,署名Juliana,很美的名字。

  突然,我灵机一动,示意Juliana此刻右边肋骨的下方又开始阵痛了。

  果然,Juliana让我躺上了诊断室的手术台上,开始为我检查。由於意淫一直处於进行时,所以我的阴茎一直处於博起状态,今天穿短裤又很宽松,一平躺下来,就很容易看到我阴茎博起的状态了。为了掩饰我的窘态,我把双手有意的放在了裆部,好在Juliana还在座位上。我偷看了一眼,身材很棒,细细的腰肢,性感的大屁股。

  Juliana来到台前,首先惊诧的是我腿上浓密而卷曲的腿毛,便开玩笑的说,「你的腿毛好长啊。」并用手在我的腿毛上轻抚了一下。真是书到用时方恨少啊,如果葡萄牙学得好的话,我一定会跟Juliana说:「其他地方的毛更茂盛,是不是看到心痒痒?」可惜,我不会说,所以我只是勉强的笑了笑。

  Juliana慢慢的开始检查了,她按了按右边我示意疼痛的地方,原本是不痛的,但为了意淫我不得不故做呻吟。看到我双手护住了裆部,Juliana示意我拿开双手,没办法我只能缓缓的移开双手了,但双手一拿开,此刻的尴尬就没法再掩盖了,心中忐忑难安,只能闭着眼睛了。可意外竟在这时发生,我感觉自己的阴茎隔着裤子被摸了一下,我不由爽快的「嗯」了一声。但立马我就觉得不对劲:奇怪啊,我的双手明明已经挪开了啊。等我睁开眼睛,抬头一看,发现Juliana那只涂了火红指甲油的粉白右手正盖在了我阴茎上。

  「我美吗?」Juliana看到我盯着她看,便问道。

  「很美。你是我见过的最美的一个巴西女人。」我回答说。

  「是吗?那你喜欢吗?」「喜欢,非常喜欢。」正当我急切的期待下文的时候,Juliana转身离开手术台,也带走了盖在我阴茎上的那只涂了火红指甲油的粉白右手。我失望的平躺了下来,懊恼不已。

  「卡嚓。」很快我听到了锁门的声音,原来Juliana是起身把门给反锁了,我即刻转忧为喜,以一种异常期待的眼神企盼着Juliana的回归。

  如果不是因为在巴西,不是因为在人家的国度里,我早就跳下去抱住她了,但多年看A片的经验告诉我应该保持警惕,我没有起身,反而警觉的观察了天花板,最终好在没有发现监控器之类的东东。

  「美丽是需要花钱的,你懂吗?」Juliana回到台边,看着我问。

  「我懂。」虽然只有一个葡语单词,但我回答得异常激动,我感觉心跳在继续加快。

  Juliana再次抚摸着我的腿毛,不过这次明显加大了力度,而且面部也开始轻微泛红了。随着抚摸位置的不断上移,Juliana的粉手再次来到了我的裆部,我的短裤和内裤很快被一并拉至了膝盖关节处。Juliana的右手随之握住了我早已博起的阴茎,「嘶……」一声长嘶,我打了个冷颤,因为她的手实在是太冰了,一时之间竟似乎无法承受,我的阴茎海绵体也随之急速冷缩变短变小。看到这一情景,Juliana稍顿了一下,但很快就明白了过来。

  她移开了仍握着我阴茎的右手,慢慢把头低了下来,双唇含住了我的阴茎,而且一含到底,做了次深喉。我的阴茎也因为温暖环境的到来,再次充分博起了,变化就在几秒之间,以至於突然发胀的阴茎骤然顶到了Juliana的喉咙。

  这一顶,让Juliana极度反胃,朱唇快速的离开了我的阴茎,差点就当场呕吐。

  稍事休息,Juliana的朱唇再次与我的阴茎结合。Juliana的口技很好,时而尽根没入,时而舔吸龟头,时而用舌尖刮弄马眼,时而像吃玉米一般亲舔海绵体的四周,我的感觉竟已飘飘欲仙。我慢慢的撑起了上半身,好欣赏Juliana舔弄我阴茎的性福画面,竟然被我看到阴茎已经遍体通红,不是因为过度博起的缘故,而是Juliana的口红痕迹。此情此景,让我几乎把持不住,差点倾精而射。但我知道,还不是射精的时候。我慢慢的坐了起来,右手抚摸着Juliana的马尾辫,慢慢的把她的头停了下来,又做了一次深喉。

  我扶着Juliana的头,示意她让我站起来,而让她就靠在手术台边。

  我从手术台上下来,短裤和内裤也褪到了脚裸的位置。我双手扶着Juliana的头,开始亲吻她的额头,轻咬她的鼻子,舔弄她的耳朵,慢慢的移到了她的嘴唇上。她的嘴唇很薄,唇红由於先前帮我舔弄阴茎的关系,也大部分脱落,但唇部看起来依然非常性感。看着Juliana精美的五官,我忍不住和她的双唇轻轻地碰吻了几下,然后开始吸衔她的上唇和下唇,我把舌头伸入Juliana的口中,寻找着她的芳舌,慢慢的,她也开始把舌头深深的伸入到了我的口中,我便用嘴唇衔住了她的舌头,几秒后才松开,搞得Juliana矫嗔阵阵,那感觉真是棒极了。正是那「意中玉人深深拥,两片朱唇浅浅尝」啊。

  与此同时,我的双手也没能闲着,开始抚摸Juliana的奶子。白色的医生制服下面,只戴了两个很薄的柔丝奶罩,手摸在上面,能很清晰的感觉到下面的两个饱满而弹性十足的奶子。由於奶罩是前开的,所以很容易就被打开了,打开之后,意外的发现,在两个奶子上,居然各穿了一个钢环,但我并没有脱下Juliana的奶罩,谁叫我在意的是她的奶子而不是罩呢。摆脱了奶罩的束缚,Juliana的两个奶子终於全方位的展现在了我的眼前,那一刻我的眼球几乎看爆,那不只是两个普普通通的奶子,更是两个雪白无暇、丰满挺拔、圆滑爽嫩的奶子,真是此物只应天上有,居然今朝被我有性了。说时迟那时快,在脱开奶罩的那一刹那,我的嘴巴精准的吸住了Juliana的右奶的奶头,开始像婴儿吸奶那样狂吸着,我想,如果可以,我愿意一辈子做Juliana那长不大的小孩,一辈子去吸她的奶。我的双手,此刻也开始猛力的揉捏着这双美乳,偶尔也去轻扯一下穿透奶头的两只钢环。

  当我的右手继续往下探索的时候,我摸到了在Juliana的肚脐上居然也带有一只钢环,不过我并没做过多的停留,因为肚脐虽好,但却不是我的性趣之地。

  一阵之后,我示意Juliana平躺到手术台上,而我则顺利的褪去了Juliana的长裤,只留下一条白色的比基尼内裤仍盖着那桃源圣地。Juliana的双腿修长,洁白,但此刻我已不能再去亲吻她的美腿,因为毕竟这是在医院的诊疗室里,我一定要尽快的进入那最后的桃源圣地。只见那比基尼的中间也湿润一片,正中间更是陷下去了一条缝,我的右手轻抚着Juliana的大腿根部,头则凑向了中间的那条缝,阵阵体香淡淡袭来,我轻舔了一下那缝,而Juliana则迫不急待的用手按住了我的脑袋,示意我加快速度。於是,我快速的除去了她的比基尼。在比基尼被褪去的那一刻,一个无毛、粉嫩而又白里透红的美穴毫无遮掩的展示在了我的面前。这让我立马想起了AV巨星STOYA,这位有着白雪公主之称的STOYA,不仅全身上下白,就连生殖器处也是粉嫩且白里透红,堪称人间神器,已不能记得,对着STOYA的表演喷射过多少次。

  Juliana的秘处已水流潺潺,两片阴唇更已胀起,而那个同样穿着钢环的阴蒂竞也已异常突起。没有再等待,我快速的爬上手术台,把寂寞良久的阴茎准确的插入Juliana的美穴之中,一种温暖、被包融的感觉,立马传遍全身,我没有立即抽插,而是让阴茎在Juliana的阴道里略做停留,好好享受这种有性之福。

  一会之后,我缓缓的抽动着自己的阴茎,开展有节奏的抽插,看着自己全体通红的阴茎在Juliana的阴道里进出,阴茎上的唇红又被一点点的磨到了阴唇上,真是肉体和心灵的双重享受,没想到竟然通过这种方式,我把Juliana的唇红由嘴唇红转移到了阴唇红,虽然说不上是「完璧归赵」,但要还是勉强称得上「斗转星移」的。和AV女星一样,随着我抽插的节奏,Juliana也用手时快时慢的抚摸着自己的阴蒂,偶尔还拉拉阴蒂上的那个环,还会把沾满淫液的手指送到口中吸吮,看起来还很带劲的样子。

  抽插了一会,渐渐感觉有些不支了,毕竟还是头一天的晚上八点前进过餐的,便想到搞颗巧克力来边吃边搞。刚拿出巧克力,我又心生一计,趁阴茎离开Juliana阴道的间隙,掰了一块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