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富少群体包养东北丝袜老骚娘们】【作者:liyuehua】【完】

摘要    第一章码头   「呜!」一艘从厦门开来的轮船停靠在台中一个码头,这个码头不是正常的码头,而是一个海滨大饭店的码头。   甲板放了下去,船里一...

    第一章码头

  「呜!」一艘从厦门开来的轮船停靠在台中一个码头,这个码头不是正常的码头,而是一个海滨大饭店的码头。

  甲板放了下去,船里一群人走了出来。高跟鞋踩地板的声音之后,传来一阵老女人叽叽喳喳的说话声,而且还是东北女人的说话声。

  「诶呀妈呀,这船坐了这么久,累死俺了。」

  「你瞅瞅,人家这酒店咋就这么气派呢。」

  「俺寻思,这回一定能成。」

  ……

  码头上灯火通明,一下子把这群女人照的非常清楚。

  只见这群女人估计有五六十个吧,全部都是40岁以上的老女人,最大的看上去有50多,个个身材高大,奶大屁股翘腿长,浓妆艳抹,头发烫成了各种顔色,穿着风骚浪荡,各个都是丝袜高跟鞋,加上紧身能体现身材的服饰,有的还有皮草做装饰,操着东北腔,有很多还抽着烟,大声喧闹着,扭着屁股叉着腰走上了码头。

  与此同时,酒店的一个大型包厢里,有一个T 台,T 台周围坐着大概二十个个光着身子的男孩子,几乎都是十几岁的,最小的看上去只有19岁,最大的也就22岁,几乎都是清秀的、白皙的、瘦小的台湾公子哥。这些男孩子都是没穿衣服,一个个鸡巴高高挺起,看着包厢墙壁上做爱的贴纸和大屏幕中的黄片。他们激烈的讨论着。

  「能找个东北女人做马子,还真是不错呢。」

  「太妹真的都玩腻了,好想换换口味啊。」

  「对啊,能和她们炒饭,最好能给我生个仔。」这是怎么回事呢?

  原来,这是一年一度的台湾公子哥的淫乱盛宴。这一天,很多到年龄的台湾富豪的公子哥都会偷偷来到台中,年龄限制是在19岁到22岁之间。在这里,他们将迎来大批来自大陆的东北熟女。这些女人在台湾非常受欢迎,很多他们的父辈都找了东北女人做小三,这些女人每天穿着风骚性感,加上非常开放,在这些性欲勃发的台湾小正太面前晃来晃去,把他们一个个都看炸了。所以这些操遍了小少女的公子哥早就想换换口味了。这一天自然非常受圈子里的欢迎。

  那么,这些东北娘们都是什么背景呢?她们几乎清一色都是离异的妇女,年龄要求在40岁到55岁之间,身高要求在一米七以上,胸围和臀围都是经过了严格的筛选。由于这些东北女人好吃懒做,几乎找不到工作,做鸡危险而且有点擡不起头,因此来台湾发展就成了很好的目标。由于这里的青年都是非常有钱的,有很多一掷千金,能够勾搭上这些台湾富少,几乎成了东北老娘们的梦想。最让她们开心的是,每年来台湾的一批东北老娘们都很受欢迎,第一批基本上会被抢走一半,剩下的会推送给其他没有来的富少。并且很多达到23岁的富少甚至会直接娶了这些比他们大20岁的东北娘们,因为操起来太爽了,并且由于东北老娘们体格好,甚至还有部分为这些台湾富少生孩子,由一个没文化、好吃懒做、在大陆没人要的母鸡,变成富家太太,和富少一起继承家産,变成凤凰。

  这样的故事激励了大量的东北娘们报名,经过筛选的能够有资格偷渡到台中。

  东北老娘们下了船都在码头的广场上集合。这时候,一个身高 一米八、烫了黄色大波浪头、脸上涂脂抹粉、上身豹纹紧身衣、下身黑色包臀皮裙、黑色丝袜和黑色长筒过膝靴的48岁女人,和一个20左右、身穿高雅晚礼服、身高 一米六左右、清秀白皙帅气的男生一到来到了广场上,男生一直抱着这个女人的屁股,时不时在她的腿上抚摸着。

  「各位阿姨好,我是周强,叫我强仔就好了。这是我太太刘丽丽姨。」下面立马开始了窃窃私语,原来,这个活动就是周强和刘丽一起办的。据传言,周强在19岁的时候一次嫖娼,莫名其妙的嫖到了刚到台湾第一次卖淫的刘丽,那是刘丽44岁了,和几个姐妹一起。周强从来没有这么爽过,刘丽强健的体格、高挑的身材、巨大的屁股、风骚的性格和无穷无尽的性欲,让他爽爆了,于是他就把刘丽接回了家里淫乐,后来包养了起来。在和家人几次斗争之后,他于次年和刘丽结婚。第二年刘丽就为周强生下来孩子。后来不知道怎么了,周强的父亲离奇死亡,整个大家産就落到了周强手中。于是他就有推荐东北老娘们给台湾富少的想法。并且慢慢办了起来。目前已经初具规模了。丽姨和强仔的故事激励了无数东北骚娘们来台湾碰运气,也刺激了很多台湾富少来这里找泄欲工具。

  「我看大家精神状态都很好啊,走,一起进来吧。」

第二章T台

  在一阵尖叫声中,大厅的灯熄灭了。在五光十色的灯光中,强仔的声音传来:

  「麻吉,ready ?」

  「ready !」所有的青年都高喊。

  「Let 『s begin !」

  一个身穿泳衣、下身肉色丝袜、脚上水晶恨天高的老熟女走来,头发染成了绿色,画了绿色的眼影和唇彩,大概45岁左右,身高 175 ,扭着巨大的屁股,亮着两条大长腿走上了T 台,只见她到了台中央,剧烈的扭动自己的大屁股,嘴里不断飞吻着台下的青年,嘴里用这些台湾富少最喜欢的东北腔说:「诶呀妈呀,这噶哒咋这么多人呢?」

  这时,台下一个160 的、19岁的富少受不了了,大喊一声:「就你了,当我马子吧!」

  之间他一下子跳上了台子,抱住了这个老娘们,由于这些富少都是天天健身的,所以他不费吹灰之力就公主抱起了这个娘们,手不停在她的屁股、大腿上抚摸,一下子就吻上了这个娘们,并把她抱下了台,只听到丝袜刺啦被撕开的声音,然后就是插入的舒爽声,之后就是肉体啪啪啪啪啪啪,老女人啊啊啊啊啊!

  「恭喜,韩少获得头牌。大家继续努力!」

  之后走过来一个穿着护士装的熟女,但是看上去只有40岁,并不是特别成熟,身高也就一米七,她极尽风骚之能,在台上晃来晃去,很多青年伸手去摸她的腿和屁股,还有的把她拉过来亲嘴,甚至有的把鸡巴在她的脚上摩擦,但是都摇摇头。于是这个老熟女黯然离场。

  「哦,不好意思这位佳丽,不要灰心,我们还有推荐上门的活动,不要放弃。」强仔说。

  又有几个熟女上台了,有的穿着豹纹,有的穿着空姐制服,有的穿着女警装,都是卖弄风骚,有的被青年拉了下去,抱到一边肏了起来,有的还是没人要,默默离场了。

  这时,一个大概50岁、177 的熟女,头发高高盘起,画了正式场合采用的妆,上身黑色的貂皮大衣,下面是黑色的包臀皮裙,肉色丝袜,白色过膝长靴,走到T 台中间,突然一下掀开了皮草,里面居然一丝不挂,两个略微下垂的大奶子就在那里摇摆,然后她大大的岔开腿,一下子撕开了丝袜裆部,大喊:「谁来舔老娘的屄!」

  下面的青年都疯狂了,之间这个老娘们跪在T 台边一个富少的面前,把她的骚屄露出来,这个富少这是不客气,抱住屁股就舔,这个舔好之后,她移动到下一个,在第五个富少那里,终于青年受不了了,一下子把鸡巴插了进去,这个熟女立马将两条大长腿缠在了青年的腰部,青年一下就抱起了熟女,边走边干,好不快活。

  「这位阿姨太有创意了,恭喜你!」周强说。

  看到她这样,接下来几个老娘们也这样,但是明显慢慢就不好使了,第四个熟女被抱走后,后面几个就没被富少看上。

  「哇塞,看那个阿姨!」这时,大家的眼神都被一个阿姨吸引了!

  只见一个46岁的熟女,身高达到了恐怖的185 !并且看上去还是一个混血,很可能是中俄混血,之间她鼻梁非常高,头发染成了大红色,黑色眼影和黑色唇彩,只见她上身穿了银灰色的长袖西装,里面明显什么都没穿,直接裹着E 罩杯的大奶子,下面是银灰色的包臀西裙,包裹着硕大的屁股,两条大长腿,大腿粗,小腿细,裹着咖啡色的丝袜,脚上踢着银色的高跟鞋,鞋跟极高,鞋尖非常尖,加上她脚大,可以很好的显出气质。

  只见她站在台中间,左手掐腰,右手吸着一柄女士香烟,用东北口音说:

  「俺寻思能不能有个小乖把我领走。」

  顿时青年们炸开了锅。

  「阿姨看看我吧,我家几十亿资産!」

  「别理那个太保,我卡里一千万,全都给你!」「他是个劈腿男,我特别忠诚,我给你两套别墅!」「龟毛!看看我!」这时,一个身高 一米55的瘦小青年一下子跳上了T 台,看上去他有22岁,「这是结婚协议!我正式向你求婚,我的三套别墅、5 千万存款、五部豪车我们都共享,我已经签名了,你只要签名,我们明天就结婚!」顿时全场鸦雀无声。

  「咯咯!就你了!」老娘们开心的像一个小姑娘,顺手把名字签了。这可把富少激动坏了,当场把她往前面一按,撕开丝袜,让老娘们腿大大的岔开,由于他身材矮小,她劈腿都快成150 度了,然后富少站在后面对着这个屁股插了进去,抱着这个大屁股在T 台上一顿疯狂的猛肏,嘴里高喊:「她是我的女人了,哈哈哈!」老娘们也高喊:「诶呀妈呀,操死我了!」「真是动人的啊!居然还有这一手,祝福他们,但是,不要在T 台上办事,可以下去。」

  于是两个人边走边操,下了T 台。

  只能说这些老娘们真是极尽所能的卖骚,只见他们连女兵装、OL装、兔子装、猫女装、豹纹装、旗袍、水手装、女仆装、篮球服都穿了,青年一阵阵嚎叫,后面不断传来操干的声音和射精的声音,以及东北老女人不断用东北骚浪话刺激大家的神经。终于,最后一个55岁的老女人,一米78,穿着女学生装,紮了两个马尾辫,在那里唱小红帽,被最后一个19岁的正太领走了。

  其他熟女只好走一圈之后黯然离场。

  「好了,每个人都找到了自己的伴侣,让这场淫乱盛宴更精彩吧!」这时,强仔和丽姨也纵倾的操干起来!

  第三章亮仔和红姨

  一辆开着敞篷的玛莎拉蒂奔驰在台中的沿海公路上。一个清秀的22岁青年,上身穿着T 恤,下半身什么都没穿,挺着大鸡巴,身旁一个美熟女,穿着豹纹连衣裙,黑色的丝袜裹在腿上,此时她已经脱了那双白色的恨天高,将双脚紧紧夹着青年的大鸡巴猛烈的足交,青年左手扶着方向盘,右手在熟女的丝袜大腿上疯狂的抚摸。这个青年叫吴亮,是台中昌隆吴氏集团的公子,由于是次子,所以并没有什么需要担当的责任,19 岁就尝了女人,21岁少女少妇已经玩的没意思了,每日花天酒地之后,听说东北老娘们很骚,看了她们的视频之后感觉想尝尝,于是就参加了活动,带走了这个叫陈红的48岁的熟女。陈红家是黑龙江的,身高 173,家里有两个孩子,出来打工和工地的一个汉子操上了,被老公发现了,就离婚了,她孩子也不带,每天就是打打零工,偶尔卖淫。听自己的姐妹说有这么个机会就来试试,办理了假的入台证等等手续之后,就坐船来到了台中,没想到真的被选中了!

  此时红姨正在吸着香烟,而亮仔在用蓝牙打电话,两人驱车前往亮仔的别墅。

  「起喜,你个衰仔,谁让你不来呢?爽的要死,」亮仔正和一个好兄弟聊天,这个孩子因为父母管的严没有能够参加,正在懊悔,「我马子叫红姨……」「啥玩意啊,俺哪是你马子啦。」红姨用力搓着亮仔的鸡巴。

  「哈哈,我马子生气了,恩恩,哦哦,我太太,我太太行了吧,哦my god,太爽了!」这时红姨的脚已经快把亮仔的精液吸出来了。

  「来,给老娘喷一个!」红姨风骚的说。

  「挂了!」亮仔挂了电话。用力抓着红姨的丝袜大屁股,用力搓揉。

  「啊!射了!」只见亮仔的精液喷涌而出,全部射到了红姨的黑色丝袜上了。

  「诶呦我的妈呀,射的啥玩意,都射我脚上了,恶心死了!」红姨故作风骚地说。然后缓缓脱下丝袜,直接往外一扔。

  「换条丝袜嘛,就喜欢你穿丝袜。」亮仔说。

  「小毛孩子。」红姨故作娇嗔的说。随即从包里拿出了一条黑色的裤袜,直接一下子把自己的大白脚放在了亮仔面前的前玻璃上,然后将丝袜套在脚尖上,慢慢滑过美脚、小腿、大腿,然后换另一只脚,仍然放在前玻璃上,慢慢穿上,然后猛地擡了一下屁股,将裤袜套在屁股上。

  「诶呀妈呀,刚才被你这个小鬼头整的,妆都花了,该补补妆了。」随即红姨拿出那个蓝色的口红,对着汽车的后视镜,在自己嘴唇上从上到下涂着,一边涂,一边上下嘴绷在一起将唇彩涂均匀,一边魅惑的看着亮仔。

  女人最风骚的两个动作就是穿丝袜和涂唇彩了,亮仔的鸡巴瞬间就硬了!

  车停了,停在了一个偏僻的靠海路边,只见亮仔缓缓的转过身去看着红姨。

  「咋地啦?咋停着儿了呢?」红姨一边拨弄丝袜,一边魅惑的舔着嘴片。

  「真是被你这个欧巴桑勾引的要爆炸了!」亮仔脱了上衣,冲了上去,一边一把扯烂了红姨的丝袜裆部,将硬挺的鸡巴直接插了进去,一边射出舌头,一口吸住了红姨的嘴唇。

  红姨的右腿放在了挡风玻璃上,屁股被亮仔抱着,亮仔一边大肆抚摸红姨的大屁股,一边像打桩一样疯狂的在红姨的骚逼中抽插,上面两人疯狂的接吻。

  一会,亮仔低下头,用力隔着豹纹啃咬着红姨的大奶子,下面紧紧抱着东北骚娘们的大屁股,用力一下一下猛操,红姨被操的啊啊啊直叫。

  「啊啊,东北的女人操起来就是爽。红姨,别只在那里啊啊,说话。」「小毛孩子,知道啥就爽。啊啊啊!你让俺说啥?」「东北口音,随便就行,听到东北话就觉得骚浪!」「诶呀妈呀,啥玩意啊!」红姨说。没想到这句字正腔圆的普通东北话居然激发了亮仔巨大的兽欲,亮仔擡起红姨的左脚,放到面前,伸出舌头奋力舔起了丝袜脚,下面的鸡巴居然更粗了,操的红姨爽的飞了天,不断「诶呀妈呀,啥玩意啊!诶呀妈呀,啥玩意啊!」地喊了起来。

  海风不断吹来,海浪打在礁石上发出啪啪的声音,海边的豪车上,一个富少,集合帅气和前途为一体,居然不断疯狂操弄着一个艳丽无比的东北老娘们!玛莎拉蒂不断上下起伏。

  突然,亮仔感到快射了,就紧紧抱着那条大长腿,身体充分与丝袜相接触,嘴一刻不能的舔弄着,下面更快的操弄了。红姨也抱着亮仔,指导他喜欢东北话,就更加快速的高喊:「诶呀妈呀,啥玩意啊!」终于,在狂操200 下之后,亮仔的精液喷涌而出!两具肉体紧紧抱在一起,一分锺后才放松下来。

  红姨从来没有被操的这么爽过,还在浑身抽搐的喊着:「诶呀妈呀,啥玩意啊!」

  而亮仔也不管红姨了,踩起油门,玛莎拉蒂飞驰起来。等待这对台湾富少与东北骚娘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