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荡的餐厅】【完】

摘要  公司后面巷子新开一间咖啡厅,是两位姊妹惠玲及小惠合伙开的,另有一位大美女阿信在吧台帮忙。因为三各大美女的关系,所以生意好的不得了。当然我也是常...

  公司后面巷子新开一间咖啡厅,是两位姊妹惠玲及小惠合伙开的,另有一位大美女阿信在吧台帮忙。因为三各大美女的关系,所以生意好的不得了。当然我也是常客啰。有美食可吃,又有美色可看,我就几乎每天都去吃午餐。没多久就与她们混熟了。

  一日早上起的太早,就先去餐厅吃早餐。店里没甚么客人,小惠与阿信就坐着陪我吃早餐。刚好报纸写一篇交换夫妻的文章,三人就讨论起来。她们完全没经验,小惠还好,至少嫁过两过老公。

  而阿信因为老公是古意人,所以更是没经验。她两听的津津有味,听到我与老婆的风流事,两人都目瞪口呆了。尤其小惠更是离谱,双脚夹紧不断的磨榇。真是淫荡!

  后来有客人进来了,他们就各自去忙了,我也进厕所小便。正在舒畅时,小惠探头进来,刚好看到我还没收进去的肉棒。她哇的一声:「不小喔!难怪有那么多的风流事。」看她两眼盯着我的鸡巴直看,好淫荡!我接着问:「要不要试试?」她说好,马上进来也将门关好。两人在厕所就热吻起来。舌头立刻就伸进她的口内挑逗她的香舌,我的双手也大胆的完全伸入短裤内,大力的搓揉两片细致的臀肉,小惠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略略挣扎了几下后,大概也被吻的春心荡漾吧,变成不停的在我身上蠕动,香舌也配合的跟我缠绵起来,胸前两团软肉磨的我心痒难耐……吻了一阵之后,我们稍微分开一点,但我手上还是摸着她的小屁屁,她脸红红的趴在我胸前喘气,我低声问她:『小骚货,又穿丁字裤ㄚ…』哇~~好家伙,果然!是一条两边都是细带子的淡紫色丁字裤,前面没有任何花纹,而是完全透明的薄纱,而且小小的没办法完全覆盖住她的阴毛裤头还露出一小片呢,而再下面一点的阴唇也清清楚楚的显现出来,还隐约看见小穴已泛滥成灾,淫光闪闪ㄟ…我兴奋的说:『还说你不骚,穿着这种内裤是想让男人兴奋来干你吧!而且…湿答答了耶…』说完我就隔着内裤舔上她的阴唇,鼻子则顶在她的花丛里闻着阵阵的芳香,小穴也从没受过这种刺激,整个身体颤了一下,双手抓着我的头说:「哎哟~~你怎么舔那里ㄚ~~从来没有人舔过那里ㄟ~~啊~~好刺激喔~~好痒喔~~不要、不要啦~~」,小惠嘴里说不要可手却一直按着我的头,阴户也一直往上抬,双脚也自动开的更开还把一只脚跨在我肩上,『还有更刺激的ㄟ』我说完把她的丁字裤拨到一边,着肉的舔着可爱的小花瓣,然后找到早已挺起的小肉芽,不停用舌头在肉芽上划圈。

  这时小惠低声说:「不行啦~~~喔~~好刺激喔~~我不行了啦~~你好坏喔~~要到了啦~~~~啊~~~」接着小惠身体一抖,双手大力的抱着我的头,阴户一股阴精狂泄。

  这骚货还真容易高潮ㄟ,喷的我满嘴满脸都是,我站起来对小惠说:「哇~~你喷的还真多ㄟ,快帮我舔干净,小惠于是害羞的双手环着我的脖子,轻轻的亲着我的唇把我嘴上的淫水都吸掉,接着用小舌头把我脸上剩余的淫水都舔干净,舔完后,我问她:『好吃吗?舒服吗?』小惠脸红的说:「讨厌~~叫人家吃自己的东西,人家从没吃过ㄟ~~阿雄~~你的舌头好厉害喔~~我从来没被舔过那里,原来这么舒服~~」然后躲在我胸口,我一边搓着她的屁屁〈她的臀肉还真好摸!〉一边说『这样就舒服ㄚ,那等下你不就会爽死掉』。

  她一听,疑惑的看着我:「等一下?什么等一下啊?」我奸笑了两声把她身体转成背向我,趴在门板上,将她的丁字裤扯下一脚,然后将我的裤子连内裤一起脱掉,露出已经蓄势待发的大鸡巴顶在她的阴唇上,然后在她耳边轻声说:『现在才是重头戏呢!』小惠然知道我要干麻,连忙说:「不行啦,我们进来太久了啦,要赶快出去啦,要不然被发现就完了。」虽然嘴里这么说但屁股还是缓缓的摇着,用她的阴唇摩擦着我的龟头,我不理会她的话,虽然我也很怕有人突然进来,但眼前的美肉比较重要,箭都已经在弦上了,岂有不发的道理,于是我将龟头沾了沾她的淫水缓缓的挤进她已湿淋淋的小穴里。

  当龟头刚挤进穴口时,小惠张大嘴巴惊呼:「啊~~~好大喔~~~慢点~~太大了会痛~~」于是我放慢速度,先抽出一点再进去,这样来回几次终于完全插到底了,但还有一小截露在外面。

  喔~~好爽喔~~又暖又湿还很紧ㄟ!,我没有立刻抽送,小声问她:『还会痛吗?』小惠:「嗯~~比较不会了~~但是很胀~~你的好大喔~~」我一边缓缓的抽动一边问说:『很大吗?喜欢吗?你老公很小吗?』小惠习惯了我的粗大,渐渐有了美感,一边轻声的呻吟一边回答我:「我不知道他大不大,两任老公都一样大,但是肯定没你的大,你的又粗又大」。

  我一听大为得意,心想:哈哈,我的鸡巴自认打遍天下无敌手,用过的都说赞呢!你那个软脚虾老公怎么比的上我呢!我得意的想着,跨下的肉棒渐渐的加快速度和力道,把郁小惠的哀哀叫:「啊…啊…然~~好舒服喔~~怎么会这么舒服ㄚ~~啊~~啊~~原来大得真的比较好~~啊~~」。

  我看着小惠因为弯着腰弓起的背,心想:上半身还没玩ㄟ,于是我双手伸到她胸前的奶子上大力的搓揉起来,哇~~还真不赖ㄟ,饱满又柔软,于是我把刚刚他身上一直没脱的T桖往上拉到奶子上方,从背后解开他淡紫色的胸罩,两粒奶子就这样暴露在空气中,因为小惠是弯着腰的,所以两粒奶子就显得更大了,我一手握着一粒大奶,一边加快速度,还把剩下的一小截完全插进去了,似乎突破了第二层,顶入了她的子宫颈,一边对她说:『小惠,你的奶子也不小啊,有C吧,你一定是常被你老公摸才会这么大吧!你这么骚,你老公一定常常干你吧!』。

  小惠感到我更深入了马上叫出声:「啊~~谁说的~~人家才B而已~~啊~~~~~~~好深喔~~怎么你刚刚没完全插进来啊~~我…第一次…被…插的这么…深…喔~~~~~我不行了~~喔~~要到了~~~~啊~~~~」话一说完小惠就高潮了,身体不停的抖,阵阵淫水狂喷,喷的我阴毛和小腹都湿了,心想这骚货的淫水还真多ㄟ……我停下动作让小惠喘口气,小惠一边喘着气一边回过头对我说:「好舒服喔,然~~你好棒喔,我跟我老公做的时候最多才一次,你刚刚已经让我泄了两次耶,而且我们都很久才做一次,因为他太忙了,一个月才干两三次。」我笑说:『嘿嘿,这样就满足啦,我可还没结束ㄟ……』。

  说完就抽出我的鸡巴,把小惠转成正面先从腿弯处抬起她的左脚,把我的鸡巴狠狠的一插到底,然后再把她的右脚依样从腿弯处抬起来,然后双手捧着她的屁股,抱着她快速的干着她的小穴,小惠没试过这样干,说:「啊~~你要干嘛ㄚ~~~~啊…啊…啊…啊」这个姿势完全由我主动,小惠只有挨插的份,被我干到说不出话来,只能「啊、啊」的哼着。

  接着我马上风驰电击的猛干起来,因为时间有限,小惠也忍不住的叫出声:「啊~~~啊~~~好快喔……好爽喔…不行了又要泄了……ㄚ然…你好猛喔…啊~~啊~~啊~~~~~~~」小惠第三次高潮又到了,这次小穴收缩的比前两次都还要激烈,一缩一缩的咬着我的鸡巴,终于我也快忍不住了『小惠~~要射了~~我要射了,要射在哪里?』郁敏:「不行射在里面,我今天是危险期」『那射在你嘴里好了』不等她回答我就将她放下来,将湿淋淋的鸡巴插进她的小嘴,双手抱着她的头抽送起来,小惠也乖巧的吸吮着我的鸡巴,小巧的舌头还绕着我的龟头舔,怪怪!没想到小惠的口技也不错,下次要叫她好好的含一含,不到几秒我将一股浓精射到小惠的嘴里,因为量太多了,怕会溢出来弄脏衣服,小惠只好乖乖的吞进喉咙里,然后还不停的吸,把我的精华都吸的一滴不剩。

  喔~~~真是太爽了,人生的最高享受莫过于此ㄚ~~小惠用嘴将我鸡巴清理干净,然侯抬头看着我说:「你的…肉棒真的好大喔…我还含不到一半ㄟ…」我将小惠拉起来亲了她一下说:『小亲亲,这次先这样,下次再给你更爽的!』小惠听完打了我一下说:「讨厌!」。

  我们赶快整理了一下衣服出去,在外面碰到阿信,她用暧昧的眼神看着我与小惠说:「生小孩喔!上个厕所上那么久?」我尴尬的边离开边说:「没有啦!肚子不舒服。」我急速的离开时,小惠跟着出来,轻声的说:「中午记得来吃饭,我煮东西帮你补一下!」我说好,就赶紧上班去了。这时候面却传来阿信的笑骂声:「狗男女,骚货!你叫了太大声了。还好客人没听见。」真糗!阿信知道了。

  中午我硬着头皮去吃饭,小惠热情的拿好吃的东西给我吃,而阿信站在柜台里暧昧的对我笑。我只好害羞着低头吃饭了。

  吃饱了,店里也只剩我一个客人了。惠玲直接坐在我身边,这时阿信端一杯咖啡过来放着,然后瞪着我说:「情圣!喝杯咖啡提提神吧!不然太累了,有人会心疼的。」说完就摇着屁股离开。惠玲一看,哈哈大笑的对我说:「你惨了!谁叫你早上在厕所将小惠干的那么爽,而害阿信在外面哈的要死。别说她要,我也要试试。小惠说你好棒,这辈子她没那么爽过。真的吗?」我正支支ㄨㄨ的不晓得怎么回答时,小惠刚好出来帮我说:「别欺负他了!不然待会你们被他干的爽死了,不要喊救命喔!」说完就进柜台与阿信笑闹着。这时惠玲又说:「反正没客人了,我们去隔壁唱歌吧!」我也没事了,四个人就高高兴兴的唱歌去。

  四个人边唱边拼酒。小惠喝到躺在我怀里,我的手当然就不安分的挑逗她。这时阿信正与惠玲在合唱,小惠就趁机拉我进厕所。我与她热烈的亲吻起来。接着我拉下她的内裤,蹲下来舔她的阴穴。经过我的舔、吸、插、小惠爽死了。

  「哥…好舒服喔…喔…人家要飞上天了…喔…喔…受不了我出来了喔喔…」才舔几下,小惠竟然高潮了。我回头一看,哇!门没关好,被看光了。这时外面的情景更让我吓一跳。惠玲将阿信压着,两人也热吻着。只见惠玲白净净的屁股对着我摇摆着。我忍不住了,走出厕所,抱住惠玲的肥臀抚摸起来。接着我也将她的内裤拉下来,掏出我的鸡巴,用力的插进她那淫水泛滥的阴穴里。

  「喔!…好大…好粗…哥…用力点…我里面痒死了…喔…喔……」惠玲呻吟着。

  我开始展开功力,拼命的抽插。而惠玲亦配合着我努力的摇。

  「啊……啊……轻一点……啊……哦……好舒服哦……天啊……唉哟……真好……啊呀……轻……哦……好好……我……又……啊……来了……来了……」她淫水不断的喷出,阴道阵阵紧缩,浑身大颤不停,又高潮了。

  「好深……好深……插死人了……好……啊……啊……」她越来越声音越高,回荡在房间当中,也不理是不是会传音到外面,只管舒服的浪叫。

  「啊……亲哥……亲老公……插妹妹……妹妹好……舒服……好……爽……啊……啊……我又……完了……啊……啊……」她不晓得是泄了第几次,「噗!噗!」的浪水又冲出穴来,我的下身也被她喷得一片狼籍,鸡巴插在穴里头,觉得越包越紧,鸡巴深插的时候,下腹被肥白的屁股反弹得非常舒服,于是更努力的插进抽出,两手按住肥臀,腰杆直送,刺得惠玲又是「老公、亲哥」的满口胡乱叫春。

  这时我看到仍压在下面的阿信,看到她的美唇,我毫不犹疑地亲下去了。这时我鸡巴插着惠玲的肥穴,嘴巴却与阿信热吻着,真是好爽啊!

  忽然我发觉龟头暴胀,每一抽插穴肉滑过龟头的感觉都十分受用,知道来到射精的关头,急忙拨翻开惠玲的屁股,让鸡巴插的更深,又送了几十下之后,终于忍受不住,赶快抵紧花心,叫道:「惠玲……要射了……射了……」一下子精液全喷进惠玲子宫之中,惠玲承受了热烫的阳精,美得直哆嗦,「啊……!」的一声长叫,忍不住跟着又泄了一次。

  我无力的趴到惠玲背上,但嘴巴仍亲着阿信。三人满身大汗,酣畅无比,都不停的喘气。过了好一会儿,才坐起身来。

  「好哥哥,你弄得我好舒服,你舒服吗?」这时小惠也从厕所出来了,她对着惠玲说:「姊!怎样?不错吧!」四人整理一下衣服,就又回餐厅了。小惠进厨房煮饭,惠玲家里有事先离开。这时听里就剩我与阿信两人,看着她那美丽的脸孔,我忍不住又与她热吻起来了。

  当然我的双手亦不安分的抚摸她的全身。突然阿信推开我,喘息着说「哥我要」接着就拉我上阁楼。

  一上床我便放胆的解开她的腰带,褪下牛仔裤,看见阿信内里是一件小巧的淡蓝三角裤,丝质的布面有着明显的湿渍,我用食中两指一探一按,果然黏滑腻稠,淫水早泛滥成灾。

  我嘴上没停止对双乳的吸吮舔弄,两手从容的解除自己身上的衣物,剥了精光,再除掉阿信仅存的那条小内裤,两人便赤裸裸的相拥在一起。阿信鼻中嗅着男人的体味,身上的要害以经全部落入男人的掌握,只有无助的发着呓语:「唔……嗯……啊呀……」我接着抬高她的腿,用力的将鸡巴插进去。

  「好痛啊!一点也不心疼我,我好痛啊……」阿信紧皱着眉头,惊呼了一下。

  我很抱歉,我说:「对不起……,我怎么会不疼你,真的,马上就好了,小亲亲。」「谁是你亲亲,你就只会欺负我。」我听她又嗔又娇的,忍不住去亲吻她的唇,阿信自动的用小舌回应我,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