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捉奸捉到了宝贝,意外操了老婆漂亮多汁女同事】【作者:不详】【完】

摘要  这次到合肥去出差,一去两个月,时间过得真慢,闲暇无事,我总是想我们家的那个浪货。特别是没事时躺在宾馆的席梦思上的时候,更想。想她那鲜红的嘴唇,...

  这次到合肥去出差,一去两个月,时间过得真慢,闲暇无事,我总是想我们家的那个浪货。特别是没事时躺在宾馆的席梦思上的时候,更想。想她那鲜红的嘴唇,想她那柔嫩的乳房,想她那滚圆的大屁股,想她那洁白的大腿和她大腿中间的那个洞洞,更想她在性交时那个浪样。

  事情好不容易办完了,我就急急忙忙往回赶,坐在火车上我就想,回家后啥也不干,一定要先把这骚货干一夥出出气,干得她哇哇乱叫,干得她死去活来。

  一路上,我满脑子想的都是回到家后怎样和她接吻,怎样摸她奶子,怎样和她做爱。

  终于到家了。为了给她一个惊喜,我没有打电话让她到车站接我,我知道,她也一定想我了。

  当我回到家门口,发现门锁是从里面锁上的,知道老婆在家里,不由得心里一阵狂喜,我马上就可以日到她了!

  我掏出钥匙,轻手轻脚地开开大门,悄悄走进院子里,站在房门口,等待着她欢呼一声迎上来,扑进我的怀里,和我紧紧的搂抱在一起,然后再深情的接吻…等了一会 ,没见老婆来迎接我,我觉得有些奇怪,就悄悄走到卧室的窗子前面,从窗子里偷偷往屋里看。

  不看则已,一看可把我气坏了,我赫然发现老婆正如同母狗一样,被一个人骑在身上,并且全身与那人前后迎合,看到老婆脸上愉悦的表情,我知道老婆这时候正在高潮当中,胸前的乳房,因为姿势与被男人干的缘故,正在极为淫浪的来回摆动,妻子在性交时所呈现出来的淫荡神态与叫声是那样的淫荡无耻!这时候我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耻辱和气愤,这个骚货,趁我不在家,大白天干这种事!我一定不能饶了他们!

  我猛的推开房门,走了进去。这对狗男女看到我闯进来,显得极度惊慌,吓得脸色苍白。趴在我老婆屁股上的人急忙站起来,「啪!」一条两头蛇的假阳具掉到了地上,仍在微微的抖动着。这时候,我才发现,骑在老婆身上这人原来是个女的。

  这女的我认识,她叫张彦波,是老婆一个车间的工友,比老婆小十多岁,未婚,经常到我家来玩。这小妖精长得非常美丽,我早就对她垂涎三尺,想入非非了。

  张彦波不知所措的站在那里,羞得满脸通红,赤裸裸的雪白裸体在我的注视下瑟瑟发抖,好像受到极度惊吓的小绵羊。我下体开始兴奋起来,将裤子高高地撑起。

  这时候我的眼中只有张彦波那美丽至极的胴体了。我将公事包放下,转身将门关上,脱去身上的衣服,来到她们的身前,一把把张彦波抓过来将她推倒在床上,这样,张彦波美丽的裸体,一览无遗的呈现在我的眼前。

  我熟练地沿着张彦波的肚脐周围轻轻地吻 着,张彦波仍然沉浸在刚才做爱的余韵里,敏感带被我这样刺激之后,整个人如受电击般的僵硬在地板上,并且整个人向上弓起,两手紧紧地按在地板上,双眼紧闭,口里「喔…啊…嗯…嗯」浪叫起来。

  我非常清楚,张彦波还沉浸在先前和我老婆做爱的余韵里,极度希望我能够迅速地更进一步,但是我却故意地继续舔弄张彦波的肚脐,并且两手伸进张彦波的上衣里面,我的双手接触到的是对极为熟悉却又好像很陌生的乳房,我轻轻地揉捏,缓缓地自两旁摸向张彦波的乳尖,张彦波口里发出极低的呻吟声,如泣如诉,极为诱人。我收回双手,张彦波相当自动地将上衣拉上,露出那肥硕的乳房,并且自己玩弄了起来 。我的双手收回之后,开始去解张彦波的牛仔裤,由于张彦波的臀部因为兴奋而腾空着,所以很容易地将将张彦波的牛仔裤褪到膝盖,这时候我开始将目标移转到三角地带,我隔着内裤或吸或舔,并且将手指轻轻地戳弄张彦波的肉穴,张彦波已经快要忍受不住了,这时候我起身,将西装长裤脱下,张彦波像只发情的母猫般地扑向我的下身,熟练地掏出肉棒,就开始舔弄起来。

  那种味道,从张彦波的口里传到大脑里面,让她几乎要麻痹掉,但是更能促使她拚命地舔、热情地舔、忘形地舔……我终于忍受不住了,腰间一阵颤抖,热热的精液倾泻直入张彦波的口里。

  她继续地吸弄着我的肉棒,很快地肉棒再度硬了起来,张彦波欢呼一声,转身趴在地上,摇摆着臀部等待我的插入。

  我拉起她的腰,让她的穴洞对准自己的肉棒,用力地插了进去,深深地将肉棒插入她的体内,并且开始剧烈地抽送 大力抽送,以致于张彦波的臀部每受到男体撞击而抖动变形。

  张彦波忘情的浪叫着:「许哥…我对不起你…,和张姐干这种事,你进使劲的操我吧…,好出出气…许哥,你好厉害啊 你…使劲搞…你好棒喔…我要丢了啦」。

  在我猛烈的抽送下,张彦波很快地就两次高潮,并且在第二次高潮时与我一起攀上欢乐的颠峰。

  完事后,我依然紧紧的把张彦波搂在怀里,抚摸着她柔滑的乳房。她使劲的扭动着身子,想要起身。

  我抱紧她不放:「我好不容易弄到你,插一会儿就完了吗?我还要好好的玩一玩呢!」说真的,有好几次我都要把张彦波勾到手了,就是老婆从中破坏,我才没有如愿以偿,今天要不是她们干这丑事,被我逮了个正着,她才不会让我干张彦波呢!

  这时张彦波已不像先前那么害羞及害怕,轻轻说道:「改天再说吧,还有张姐呢!」我反驳道:「不行,无论如何今天还要再插一回。」张彦波坚持道:「改天吧,要不,张姐该生气了,你先弄她吧,我今天痛得很。」我发现,老婆正瞪着发红的眼看着我们,胸脯一起一伏,雪白奶子颤抖着。

  显然她已经被我和张彦波刚才的动作刺激的性慾极其高涨了,淫水正顺着她雪白的大腿流下来。

  不管她,还是先干了张彦波再说!我强而有力的手,分开张彦波的两腿,另一手提着阳物,向那肿起的阴户慢慢送入,每逢进入一点,张彦波便「嗯哼」一声,好不容易又塞了个尽根而入。

  我好不得意,不由狠狠的抽插起来。张彦波眼里秋波转动,讷讷的说道:「你饶了我吧,我要痛死了,求求你先干张姐吧,这些天她想死你了。」我毫不理会张彦波哀求,粗黑鸡巴向里插进一半,我感到张彦波浑身立感一震,立刻意识到可能我这粗大的鸡巴真令她有些吃不消。我用自己两手紧紧抱着张彦波的腰,然后下面疯狂的抽插起来,我将尽根鸡巴插入,直抵穴心,张彦波强忍刺痛,又怕我狠干过头干抵子宫,把她子宫给干穿,所以只好尽量配我的插弄。

  不多时,张彦波的骚水也潺潺的向外猛泄,渐渐的,张彦波不由的浪起来,粉颊泛起两朵彩霞,神情淫荡,渐渐狂野着魔似娇哭,嘴里浪喊着:「唔唔…天啊…爽死人了。…好…舒服唔唔」我见张彦波高兴浪叫,就用大龟头在她小穴壁上磨擦,上勾下冲,爽得张彦波一身浪肉混混动着叫道:「哎唷……痒死了……痒死了……救命…快…别磨…快干。…重重的干小穴…」不多时我高举并分开张彦波的双腿,张彦波阴穴更加显露,张彦波用双手紧搂我脖子,屁股转动得更厉害,穴心亦配合我龟头的揉擦:「啊…好……许哥,你真有一套…被你弄得…痛快…快猛干…啊…好啊……」我加快了速度,一下下结实的插进了子宫,两个卵蜜蛋敲打着她白里透红屁股,阴阜击打在她的会阴处,发出「噗嗤噗嗤!」的响声!

  「啊…真是美…极了……穴可舒服…上了天啦。唷…痛快死了!许哥,你真会插!」张彦波忘情的浪叫着。我每插一下,都会叫张彦波发浪。

  我被张彦波的荡声引发性起兽性,猛把阳具顶下,粗大的鸡巴使劲在穴上磨磨转张彦波猛将阴壁收缩紧密,一股浓热淫水从子宫喷得我发寒的抖颤,也将热辣辣的精液,一阵一阵的射进子宫,双双的进入极乐后,我紧抱着张彦波还不愿松手,鸡巴在她小穴里跳,突突的跳。

  这一次的我功力更大,足足插弄张彦波两个钟头才泄出。

  我太累了,拥抱着张彦波昏昏欲睡,一不注意,竟被张彦波滑脱了,这小妖精转身就跑。

  我起身去追,刚追到卧室门口,老婆闪过来,把门口堵住了。她上身已经穿上了一件T 恤,下面依然设么也没穿,黑黑的阴毛已经被淫水打湿了。没办法,我只好眼睁睁的看着张彦波从从容容的穿好衣服,从从容容的走了。好在她临走前,还给了我一个飞吻。

  张彦波走后,我看见老婆站在门口,讪讪的,脸红的像是要下蛋的母鸡。她已经穿上了件青色的T恤,摆垂到大腿边。老婆这时候的姿势,从背部到地面,用身体画了道极美的曲线,我不禁看的呆了!

  老婆搭讪着说︰「你还生气吗?」

  我装作气昂昂的不理她,她继续搭讪着:「张彦波叫你干了好几伙,你也够本了,该消气了吧?」我往外走去,刚走到门口,不防老婆迎上来,把胸脯故意的撞在了我的肩膀上。老婆「嘤」的一声,两手抚胸蹲了下去。我看见这个样子,赶忙地扶起她来,但是却又不知该如何?帮她揉一揉吗?我还正在有些生气,但是放下她走,却又不放心,正不知如何是好时,我听到老婆说︰「你撞死我了,可不可以帮我揉一揉?我胸口跟肩膀被你撞得好疼啊!」我扶着老婆来到客厅,让老婆躺在沙发上开始按摩她的手臂,老婆示意我按摩一下胸部,我伸出手轻轻地碰触,老婆说︰「你帮我脱掉T恤好吗?」我将老婆扶起坐好,并且帮她把T恤脱掉。由于老婆的T 恤衫领口开得很低,所以她那丰满的胸部,几乎有大半裸露在外面,我看着她雪白的双乳,心里不由得一阵阵的冲激!

  老婆镀起鲜红的小嘴︰「你好坏喔!一直盯着人家的胸部看,你好坏喔!」虽然嘴里说好坏,却抓住我的手去紧贴在自己的胸前。

  我再也假装不成生气了。五指握住老婆那丰满的奶子,使劲的揉搓着。由于老婆并没有带胸罩,所以隔着T 恤,我可以完全地感受到女人奶子的柔滑,感受到老婆挺翘的奶子在颤抖!

  接着老婆继续抓着我的手去拨落自己的上衣,那对美丽挺俏的乳房立刻呈现在我的面前,老婆淫笑着,故意挺动一下身子,那对美丽白皙的奶子一阵抖动,我忍不住地搂了上去,用嘴去用力的吸吮。

  「啊…啊…啊…你别这样用力吸嘛……嗯啊…嗯啊……」我有些疯狂地去吸弄老婆的奶子,并且两手拚命地去掐、去捏、去揉,老婆被我弄得乳头硬挺起来。

  我立刻将她一把抱住,再合上她的嘴唇,一手解开她背后的衣扣,一手顺着她洁白细嫩而滑溜的背部,慢慢的滑了下去,直到了她那圆润浑肥的屁股。

  「老公…… 不要,…… 」

  她一面挣扎着,假装躲避我的攻势,作着象徵性的抗拒,一面晃动着上身,希望我进一步的继续侵犯她。

  「老公…… 你…… 你坏死了…… 」

  她用手无力地 搂 着我,一面又假装要去重新戴好奶罩,我那容得她,把头一低埋在她那两个柔软的乳间,张着嘴含住了一个乳头,在乳头周围吮着,或轻轻咬着乳头,往后拔起……「老公…… 哼…… 你别咬…… 」

  她不由的颤抖着,我把她压在大床上,她的手将我紧紧的抱住,一张脸火烫的脸颊贴紧我的脸颊。

  「老公…… 把嘴张开…… 我受不了了 老公 不行…我下面 流水…… 」「下面怎么了,我看看!」我说着就伸出了一支手来,往她那紧紧的三角裤摸索进入,我只觉得隆高的阴户上长着密的阴毛,两片阴唇一张一合的动着,整个隆高的阴户就像一支刚出笼的包子,我一双手不时的在那隆起的肉户上抚按,拨弄着她的阴毛。

  「老公…… 不行,难受…… 你快把手指插进去吧…… 」她欲仙欲死的说着,轻摆着她肥嫩的屁股。

  我听她这一说,又把手指插入她的阴户内,往那阴核一按一捏,又把嘴含住她的乳头,轻轻吸、微微咬。

  立即的那粒紫色的乳头又挺硬了起来,我乾脆又把她的三角裤头也脱了下来,在那隆高的阴户上游移行走,拨弄着她的阴毛。她的阴毛在我的刺激下,一根根的站立起来。

  我的手指很快就找到了她的屄豆子,也就是阴蒂。我仔细的捻搓着,她的阴蒂很快就长大起来,她浪的把屁股扭来扭去。我突然捏着阴蒂用力一捏。

  「啊!」老婆疼的尖叫起来,「你真坏,你」

  接着那不老实的手指又插入了阴道,捣呀、弄呀、掏呀!直弄得老婆整个身体抖颤不已,她整个肥大浑圆的屁股挺着,凑合着我手指的攻势。

  「老公…… 痒死了…… 里面真痒…… 」

  「要不要我替你搔搔痒?」

  「嗯不要,… 要嘛…… 快,我要! 」

  她说着就伸出手来拉开我西装裤子的拉链,再由内裤掏出我那根早已涨大的宝贝来。

  我把鸡巴在她的阴唇上磨擦着,只弄得她娇声浪叫不已……「老公…… 快点嘛…… 把你那个塞进去…… 」我一用力,整个龟头齐根而没,她可能觉得下面的小洞一下子充实了,不自禁的发出欢畅舒服的的哼哼声。

  「喔…… 好舒服…… 」她满足的叫着。

  老婆被我这么一下子的猛插猛入,真是欲仙欲死,也由于她淫浪的叫声,更使得我的欲情更为高涨。

  我毫无一点怜香惜玉之心,一味的猛插猛抽,直抽插得她上身直挺,玉首一阵乱摇,滚圆的屁股乱晃乱摇,乱挺乱转。

  妈的,她屁股转得快、我插得也快,她扭得急,我抽的也急。我的鸡巴合着她的迎凑,犹如一根铁棒,也犹如条小鳗鱼直往她的深处钻……渐渐的,我的大肉棒更粗大了,觉得老婆阴唇内好像有股热流在冲激……终于,一股热浪汹涌澎湃,洒进她的阴道里。

  老婆躺卧在我的臂弯里,轻抚着我的面颊,无限柔情的说︰「老公…好吗…? 」「嗯…好… 」

  「舒服吗?你!」

  「舒服,舒服死了。」

  「那你还生我的气吗?」

  我不回答,只是使劲的搂着她,两只手在她乳房上尽情的抚摸着,揉捏着……休息了一会,老婆到浴室冲澡。从门缝里,我看见莲蓬头里的热水冲洗在她身上,老婆的两只手正在揉捏着自己的两个乳头,嘴里「呃喔」的轻轻叫着,发出舒服的浪叫声。

  看着她那个浪瘙痒,我又亢奋起来,急忙冲进浴室,从后面揽住了她,把胀大的大鸡巴插进她两片滚圆的大屁股中间的肉缝里,用力的摩擦起来。老婆急忙趴下,两只手撑在浴缸沿上,把大屁股撅起来。 我趴在她背上,两只手从她腋下穿到她胸前,轻轻的揉着她的乳房,肉棒胀得发紫。老婆摇动着臀部,扭动着屁股,将她那热呼呼的阴户对准了我。

  我扶住老婆的腰,大吼一声,把鸡巴捅了进去,就开始前后抽送,动作虽然生涩,但却力道十足,每次插入都没根到底! 老婆给我顶得是心花怒放,嘴里「啊…啊…啊……」的叫个不停。

  没有五分钟,我就已经射精了,趴在老婆背上不停地喘气。

  晚饭后,老婆洗完澡就就早早上床了。她仰面躺在床上,一丝不挂。她把一双雪白的粉腿大开着,露出那个迷人的桃源洞来。

  从后窗射进来的微弱星光,柔和的洒在她本来就洁白的皮肤上,闪耀着白玉般的光芒,我的天啊!一个赤裸裸的大白羊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