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歹徒瞄上了开宝马的女民警】【作者:万岁万岁万万岁】【完】

摘要  「看看吧,很多网民对你们破案态度非常不满,」局长把计算机转向大康,「自己看吧,所有的网民都指向一点:为什么前两个普通妇女被奸杀时你们不作为,一...

  「看看吧,很多网民对你们破案态度非常不满,」局长把计算机转向大康,「自己看吧,所有的网民都指向一点:为什么前两个普通妇女被奸杀时你们不作为,一旦驾驶叉一的女警遇害,没多大工夫你们便破案了?」局长指的是近期破获的美女警察王茜茜遇害案。

  「有些网民甚说话已经很难听了。」局长接着说,「他们甚至说王茜茜是因为和市长上床,当小三才买得起这辆叉一的。说什么市长一招手,王茜茜便和他一起去宾馆开房。而且一进屋立刻主动的脱衣服,赤条条的为市长跳裸体舞,然后再和市长一起上床,把房间弄得污秽不堪;有人甚至说王茜茜是警妓,按照市长的旨意为省领导提供性服务,不管省里哪位领导来检查她都负责陪房,为咱们市领导谋取利益。所以市委要求你们赶快提出一份有说服力的破案报告来,把这股歪风压下去,以正视听。破除谣言的唯一方法是信息公开,你们立即着手这件事。」局长严肃的说。

  「无论哪个案子,我们都积极寻找线索。」大康警官无可奈何的说。「这些意见我会带回去好好总结,尽快提交报告。」然后他敬礼,转身离开了局长办公室。

  「那我们怎么办?杀害王茜茜的凶手抓到了也拖着不报?吃到第三碗饭时饱了。早知道第三碗饭能吃饱,便不要吃前两碗,直接吃第三碗好了嘛。」大康队长回到刑侦队后,正好听到怪话大王程钢在发牢骚。看来大家对网上的东西都已经知道得很清楚了。

  「别瞎说,」大康制止了程钢,「注意尊重群众,倾听百姓的意见。」「他们算哪家老百姓?爱哭的孩子先喝奶罢了。」程钢在旁边不服气的说,「网调证明:凡是在网上大吵大闹,打东骂西的,在社会上全是胆小鬼,工作能力很弱;别人不教便不知道怎么干,老板让往东绝不敢往西。」大康不再理会程钢,思路回到了这次破案的历程。

  2010年10月8日凌晨1点多,某派出所接到居民吴某报案:7日下午17时多,吴某的嫂子王茜茜驾驶一辆新购未上牌的白色宝马X1越野车出门接女儿。但是直到晚上久等不见人接的女儿独自回家时,王茜茜仍然未归。且她的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亲戚朋友家也没有她的消息。

  当地派出所将情况上报后,市刑侦队立即展开前期调查工作。

  按照规定,居民失踪24小时之后方可以立案。因为绝大多数『失踪』案都是因个人原因暂时失去联系,并不是真正失踪。如无异常失踪人很快便会重新出现。过早立案只是在做无用功,浪费社会资源,加重警力不足的矛盾。这次失踪才几个小时便开始调查了,是处理本案中第一个特殊的地方。但这并非罕见,因为许多失踪人的亲属都曾得到过警方的类似援助。

  大康队长立即派人去通讯公司查看了女事主的手机通话记录,未见异常。经联系最后通话的几个人都有不在场证明;于是大康安排人沿着王茜茜可能的行进路线查看沿途各单位的摄像头纪录。

  由于监视摄像头分属于不同的单位:有的属于交通局,有的属于各大银行、商场、旅馆和车站;除了交通局以外,其他各单位的录像要到早晨上班以后才可以调看。不过本市白色叉一不多,且目标显眼,上班后仅一个小时刑警队便查到了王茜茜的行踪。

  本市一超市停车场监视探头的录像显示:事发当时,王茜茜在该停车场开门上车时被三个守候多时的歹徒所控制。当时一名歹徒从副驾方向上车,控制住了方向盘;另一名歹徒打开驾驶员的车门控制住了王茜茜。然后他们用枪逼着王茜茜坐到后排。一人开车,另外两人将王茜茜夹在后排座位中间后匆匆离去。

  失踪案变成了绑架案。

  大康立即向局里做了汇报,要求成立专案组。绑架属于重案、大案;局里马上批准了这一要求,命大康担任专案组组长,增派组员;要求首先解救人质。并指示统计以前类似的案件,看看有没有可以串并案处理的。此时离王茜茜失踪还不到12个小时。

  「离开驾驶位置时是整个过程中王茜茜最有可能自救的机会,但是她没能利用。」大康反复看着视频资料并联想到,「她可以利用下车时身旁只有一个歹徒的机会,肘击匪徒,然后利用此时正是下班人多的时候大声呼救,及时跑开。因为路上人多,匪徒应该不敢开枪。况且那支枪未必是真的。即便是真枪,如果是自制的钢珠枪杀伤力便不会很大,跑出二十米后若想在身上打个包都不太容易。」「并且,匪徒的目的是抢钱,不是报复。只要你跑开一点,他们便会自己逃命去了。没必要追上去非把你打死不可,否则他们会被警察抓住枪毙。」「她还有另外一种脱身的方法,」大康警长继续想,「她可以僵持在那里不上、下车,直接警告歹徒『这里有实时监控,警察马上就到。』作出这种警告后歹徒都会有所顾忌。因为谁也不知道监控另一头是否有人正在监视。况且类似的这种劫持,其情劫、仇劫的可能性都很小,他们一般只为劫财,没有立即置人死地的意图。王茜茜只需说没钱,把车给歹徒,匪徒不敢拖延一般都会选择放弃。

  如果仍不放弃,再把身上所有的钱都扔给他即可脱身。」「但是她没有这样做,」大康在想,「没有选择最佳时机用最佳方法脱身的原因是平时没有想过或遇到过类似的问题;慌了,一时手足无措。这与她的老警务人员身份非常不符。」

  大康的眼前出现了王茜茜的靓影,他在局里开会时遇到过王茜茜,她胸脯饱满,身材苗条,脸庞靓丽,女性特征十足。看起来30岁不到的样子,根本不像档案里说的37岁。

  档案里还说王茜茜在某政法学校毕业后便加入警队。尽管事后局里不断放风说她『作为为数不多的女侦查员,她办过不少大案。同事们因此都称她为「最美丽的警花」;还说王茜茜是经侦大队民警。2008年涉案总额达2亿多元的「矾山连环会案」,就是她经手的。』

  但是所谓『经手』无非是整理文件之类的文案工作,不可能真刀真枪的干过、查过。漂亮的女人多弱智,她可能真的不堪大用。否则透露出的信息一定要说她在这些案件中『立了大功,』『起到了关键作用。』而不是『经手、参加过』这类不关痛痒的词汇了。说实在的,市里、局里放出来的风你说他说谎吧,人家一句假话都没有,但是和央视网调一样,也绝对说明不了任何问题。

  「你们几个马上开咱们那辆新长城立即沿着匪徒逃走的路线继续察看各个摄像点的资料,死死的咬住他!」大康安排程钢他们说。他连队上唯一的好车也批出去了。当然这也是一个抢占资源的小把戏,因为成立专案组的命令里还来不及提及车辆的使用问题,现在把车开出去;一会领导上班后来检查,自然会把这辆车交给专案组使用了,队里其他桑塔纳什么的破车老出毛病,不堪重用。

  大康还立即向武警求援,打出计划,要求准备三名狙击手。按照以往的经验,这种案件最后很可能以狙击手行动而结束,提前不准备,临时抱佛脚是要出状况的。

  果然,功夫不大又有信息反馈了回来,在一家银行的ATM机上发现有人用王茜茜的卡取走了2700元人民币,并且留下了取款人经过伪装的影像。取款人不是王茜茜,那他必定是劫匪之一。

  参加劫持活动的3名歹徒是施正赞、叶长锋和吴正查。他们进城打工却又吃不了苦,便干起了打家劫舍的营生。他们已经作案多起;这次准备了假手枪、绳子、手套、胶带纸、铁锤、手电筒、帽子等,准备再次绑架。这天他们一到停车场便选定了目标,开宝马越野的肯定不会是穷人。另一个原因是,他们的目标是年轻女子。

  下午五点,王茜茜从商场买了东西出来后,三个歹徒立即将她劫持。由施正赞驾驶着这辆价值40余万元的宝马轿车逃离现场。

  车上,匪徒从王茜茜身上搜出现金1870元,「这里有钱没有?」领头的施正赞将一根手指隔着内裤插进王茜茜肛门的位置说。这是匪徒的一种试探,看看他们是否能够轻易得手。

  王茜茜连阻拦都不敢,只是一个劲的摇头。

  王茜茜没有激烈的反抗使他们很放心;如果反抗太激烈他们会选择放弃。

  「我说的是里面!」施正赞变本加厉,专拣软柿子捏「里面真的什么都没有!」王茜茜耐心的解释说「你说话我不信,你把它拿出来。」

  「没有我怎么拿得出来?不信你拿。」王茜茜对这种无赖的态度非常恼怒,「没有!怎么拿得出来?」

  「你把皮带松开,我摸。看看是不是真的没有?」施正赞正中下怀。

  待到为了证明自己清白的王茜茜急匆匆松开裤腰带后,他把手从王茜茜后面的屁股沟里伸到她的裤裆里美美的摸索了一番。

  王茜茜发现了匪徒的不轨,猛的甩了一下屁股,但是仍不能摆脱被猥亵。

  「我不检查了啊!让你自己往外掏。」施正赞威胁说。接着他用一根手指插入了王茜茜的肛门。杵动了几下后他说「没有。可能在前面的洞里。」王茜茜坚决拒绝了。「不行。你手脏。」

  施正赞从王茜茜的裤子里抽出手来,嗅了嗅刚挖过美女肛门的手指,嘿嘿的说,「恐怕过一会你要求着我检查呢!」「把你的包给我。」施正赞又说。他暂时停止了对王茜茜的性骚扰并不是发了什么善心,而是准备找到合适的环境后更加残酷的糟踏她。

  王茜茜把手袋交给了匪徒。

  从手袋里搜出了银行卡,逼问密码后在ATM机上取现2700元。这便是大康从ATM机监控镜头视频资料中看到的情景。

  在案犯搜身的时候,劫匪取下了王茜茜手机电池扔出车外。接着他们对王茜茜的身体产生了兴趣。为了达到他们丑恶的目的,他们将王茜茜的手反绑到背后,捆绑的过程中他们在王茜茜的身上摸摸碰碰,抓乳抠阴,极尽骚扰之能事。这时,王茜茜凭借自己的力量逃出魔掌的可能已经非常渺茫了。

  「钱你们已经拿到了。车你们也拿去用去,放我走吧。」王茜茜与匪徒谈判说。

  「可以。」为首的施正赞说。但是这只是为了稳住王茜茜不让她求救。由于劫匪身上有明显特征,一人是结巴、一人手有残疾,害怕王茜茜记住他们的特征。

  因此,在抢劫之前,他们就没有想过放活的回去。「但是,我们现在放了你,你去报警怎么办?」

  「我保证不去报警。」一直十分配合的王茜茜更是拼命的摇头保证说。

  「这我们怎么相信?」还是为首的施正赞说,「你跟我们一起出城,到了人少的地方我们再放你下车,你自己走着回家。怎么样?」由于匪徒说的煞有介事,王茜茜默认了匪徒的安排。

  王茜茜的忍耐和这几年公安部的宣传有很大的关系。公安部反复宣传说「遇到匪徒的劫持不要做无谓的反抗,保住生命最重要。」一些媒体也跟着起哄,说什么「不要与劫匪硬顶,」他们的言外之意是:如果遇到了强奸的,你们便让他强奸好了。强奸又不是送命;丢掉贞操总比激怒了匪徒把你掐死好吧?

  孰不知,在人多的地方及时的呼救才是最好的自救。无原则的迁就只能是匪徒更加猖狂。如果被劫持,首先要保证的是镇定,然后寻找脱险的机会。脱险的手段可以是呼救,也可以是逃脱。没有找到机会之前可以与劫匪周旋。要知道不仅受害人,那些作案的劫匪同样也害怕得要死,机会随时可能出现。

  那些不全面的宣传无疑成了王茜茜送命的第一根紧箍咒。

  「不做无谓的反抗。」在很多时候是成立的,但是有更多的时候是不成立的。

  以劫持飞机为例,以前的宣传是「遇到劫机犯不要做无谓的抵抗。要无条件的听从劫机犯的安排。」这种做法的前提条件是当时的劫机犯的目的是劫机逃跑,或是引人注意达到自己的政治目的,并不准备杀人;服从了他们可以生还,反抗则可能会刺激劫机犯炸机,机毁人亡。

  这一情况到了911之后便完全改变了。911之后的劫机的目的完全是为了将飞机当作炸弹进行报复。这时如果听了劫匪的话,满足了劫匪的要求。他们便会开着飞机撞大楼,全机人反而要送命。所以现在遇到劫机别无选择,只能和他搏斗,全飞机几百人打几个匪徒,虽然有人可能会因此受伤,但是绝大多数人可以得救。

  而且现在的安检设备比以前先进了很多,歹徒不可能再带入爆炸物这样的危险品,只要他们不控制驾驶室便很难真正威胁乘客的生命安全。所以现在坐飞机完全有理由盼着劫机犯的出现。那时不要犹豫在第一时间便要扑上去,你不会因此送命,后面却有60万等着呢!一架飞机几个亿,价值相当于一个大中型企业,保住飞机给个几十万奖金算不了什么。

  至于面对劫持人质的险情,情况则非常复杂。一般认为最先做的应该是寻机呼救,或者直接逃生;即便是服从,也不能让他非常容易得达到目的。例如如果旁边不远有很多人或有警察(以能否听见呼喊为评判远近的标准),便可以呼救;如果没人便不能呼救,那样会激怒劫匪,造成不必要的伤害。呼救的过程中即便遭到伤害,因局面混乱,劫匪也要寻机逃跑,所以一般都不会是致命的。

  王茜茜因为机械的理解了公安部的错误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