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的朋友】【完】

摘要  开学后,因为我骑车上学的路上会经过姊姊的学校,所以几乎每天都顺路载她去学校,以致她许多朋友都看过我了,虽然都只是停车时短短的见到几秒,但是看的...

  开学后,因为我骑车上学的路上会经过姊姊的学校,所以几乎每天都顺路载她去学校,以致她许多朋友都看过我了,虽然都只是停车时短短的见到几秒,但是看的出来她很多朋友都是正妹阿,不对,应该说是正姐,因为都比我大一岁一上。

  不过没关系,年龄不是问题大概也是因为这样,所以到了中秋她们班要出来烤肉的时候,老姐居然找我一起去,我那时候跟我们班的都还不熟,所以也就答应该她一起去玩那天,也是一样,我骑着我的咘咘,载着姐姐去跟她朋友们会合,在集合点我突然感觉到自己有种被利用的感觉,因为在那边几乎每台车都是成双成对情侣档,只有少数几台是女生载女生的,难道我是被抓来当男朋友的吗?

  在十台车都集合完毕之后,就浩浩荡荡的出发了,目的地是乌来在路上我观察了一下,除了我们以外的九台车,有七台是情侣档,另外两台是女女配,但是很可惜都带着口罩,看不清楚长相,不过有几个穿着短裙短裤的露出雪白修长的双腿,也给了我无限的想象空间,更期待他们脱下口罩之后的样子。

  刚开始路程内,原本还没什么动静,姐姐像平常一样的握着把手,但是在停第一个红绿灯的时候,我们左右两边停了两台情侣车,年轻情侣骑车,通常都是女的抱住男的腰部,男的在停车的时候手在女生的腿上游移,我们左右两台也不例外。

  而就在这时候,老姊原本抓的把手的双手突然转来抱着我的腰,整个人也趴到我背上,看来老姊果然是把我抓来冒充男友机车再起动之后,我就问老姐「你今天是找我来顶替男朋友吗?」

  「你…你想得美勒。」嘴上虽然这么说,但是声音却让我感觉到她的心虚。

  「真的吗?那我等下就叫你姐姐啰。」

  「喂……」老姊因为被我抓包,有点尴尬,「你都知道了还要破我梗,帮你姊姊演一下不行吗?」

  「行行行。」我正得意中「那至少跟我讲一下来龙去脉吧。」原来老姐虽然是读女生居多的护理学校,但大概因为太漂亮了吧,还是吸引到许多外校的男生们前来追求,自从之前几次我载老姊去上课的时候遇到了几个他同学,许多人就纷纷开始传说老姐交了男朋友,也很多人上老姊的网志、布洛格去求证,老姐为了摆脱这些烦人的苍蝇,所以就宣布说他有男朋友了,而且感情很要好,从此以后他身边的确少了许多苍蝇。

  但在中秋烤肉这种重要时候,男朋友如果没来,这个谎言就马上破功了,我是他亲弟弟这件事情,在场只有他一个麻吉知道,也就是其中一台女女配的驾驶过了几个路口之后,又遇到红绿灯了,这时候我想到反正我现在在演戏,就给她演的像一点吧,于是便伸手去摸姐姐的小手跟双腿姐也感觉到了,小声的在我耳边说「连姊姊的豆腐也敢吃,不想活了吗?」

  「呵呵!」我也小声的说:「听说我现在是你男朋友喔。」姐被我讲的无法回嘴,但是她抱着我的手却突然用力的捏我肚子,还狠狠的说「对阿!老公。」

  接下来的路上我就安分许多了,骑了一个小时后,到了乌来的一条溪边。我们把车停好,走下通往溪边的石阶,终于到达目的地了。这个时候大概是下午六点左右,太阳已经快下山了,我们开始努力争取时间,希望在太阳下山前把火生好幸好,皇天不负苦心人,我们在天色全黑之前把火生好,食料也准备好。

  因为人数众多,所以我们分成三炉来烤,我们这炉有我、姐、姐的那个麻吉和他载的、还有一对情侣档,我们六个就这样围着烤炉开始烤肉了这时候大家就开始烤东西来吃了,在等东西熟的这段时间,大家开始自我介绍姐的那个死党姓林,单名一个云,还真是有个性的名子,更让我佩服的是,穿着打扮非常男性化,剪个到肩的短发(类似F4的长度)。

  另一对情侣,男的叫小陈,社会人士,听说是科技业,长相穿着都颇老气,但是一百九十公分身高,就足够让人对他另眼相看(足足高了我五公分)女生叫郭郭,我姐的同学,有着一张可爱的圆脸和丰满的身材上面几个在以后的故事中会再出现,现在只是配角,所以简单描述一下,接下来这位才是这集的女主角。

  雅蓉,她有着一头栗子色的长发,标致的五官,性感的身材,而且重要的是她穿着超辣,一件细肩带小可爱外面披着一套小外套,在配上超短的牛仔短裙,加上黑色短丝袜,看了整个就是想喷鼻血。

  在所有人都介绍完后烤盘上的东西也都差不多能吃了,我很有绅士风度的让女生们先吃,姐姐这时也不时的拿些东西来喂我吃,在烤肉过程中我不断找话题跟雅蓉聊天,想跟她多认识认识发现到她这个人满活泼的,很好相处,不过他似乎只把我当成同学的男朋友,并没有什么特别的。

  感觉大概过了一个多小时吧,我这时候突然想上厕所,所以就站起来,跟姐说我要去找一下厕所。而在旁边的雅蓉,听到我要找厕所,就说她也想去,叫我带她一起去,我当然是说OK啰。

  就这样我们两个摸黑走上了石阶,在马路上就有一家餐厅,我礼貌性的问老板能不能借个厕所,没想到老板居然说要收钱,一个人二十块,天哪!简直就是趁火打劫。

  这时候雅蓉手伸进口袋准备掏钱了,我看到后马上握住她的手,她疑惑的看了我一眼,我对她摇摇头,暗示她不要付这种钱,这时候她脸上露出很急的表情,也是在暗示我她快忍不住了,这时我牵着她的走就往外面走,走出店门口后她就问我「现在勒?」

  「刚刚我有看到公厕的招牌,走吧,我载你。」我载着雅蓉穿过了漆黑的道路后就来到了乌来区公所前面的公厕,我把车停在路边,不过呢,只看到招牌,完全没看到厕所在哪,我们两下车找了几分钟,终于找到了,原来在一个停车场的最里面停车场里面空无一人,也没有管理亭,走到中间的逃生指示灯发出幽暗的绿光,雅蓉往停车场那边看一眼后就说「阿杰,我们还是回去好了」

  我笑笑的看着她几秒,知道她一定是害怕了,想不到她这么胆小。「来!有我在,别怕」说完我就牵着她的走往前走。

  「走慢点啦,别走那么快。」雅蓉说着说着,整个人都贴到我身边,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她的胸部也刚好靠在我手臂上,让我感觉还满爽的我们两慢慢走到了厕所,男生厕所的速度总是比女生快一点,我出来后决定吓她一下,就先到阴暗的角落躲起来。

  没多久,雅蓉出来了,她大概以为我还在里面,所以先在洗手台梳洗一下、照照镜子,没多久她就发现不对劲了,怎么会这么的安静,探头往男厕一看,里面居然没人,这时候他有点慌了,一个人摸着墙慢慢走到停车场看看「阿杰,别闹了,快点出来啦,人家会害怕。」

  雅蓉小声的说,并摸着墙前进当她走过我面前的时候,我才慢慢从她后面出现,轻轻的拍一下她的肩「嘿!找我ㄚ。」

  这个小动作却让雅蓉整个人吓了一大跳,她马上转过身来「喂!」边说边用她的小粉拳垂我的胸口「你很坏耶,干嘛吓人家。」「呵呵!开个玩笑的,别生气吗?」

  「吓死我了啦!」她继续捶着我。

  「对不起啰,我来补偿你一下吧」我说着。

  「不用了啦,没关系,回去了吧。」她说完就很自动的牵起我的手来准备离开。

  不过这时我却把她硬拉了回来,这时雅蓉重心不稳整个倒在我怀中,我一手握着她的手,一手搂着她的腰说:「不,一定要补偿一下。」我说完就吻上她的唇,她被我突如其来的举动给吓的不知所措,傻傻的楞在那边给我亲吻了几分钟后我才放开她。

  「阿杰,你刚才在干什么?」雅蓉一手摸着自己的嘴唇,有点不敢相信个看着我说。

  「我在补偿你,跟你道歉ㄚ。」现在回想起来,我自己都觉得自己好无赖「喜欢吗?」

  「我…我不知道。」雅蓉依然很错愕。

  「不知道?那就再来一次吧」说完我就马上把她搂过来在深深的一吻。

  这次雅蓉依然没有拒绝我的意思,于是我就更进一步,让我的舌头钻进她的小嘴内,她一开始有点抗拒,但没几下,她的小舌头也开始跟我打起舌战了,我看她已经被我俘虏了,一手搂着她的腰,另一手隔着她的小可爱搓揉的她的胸部。

  这时她也轻轻的呻吟了起来,我看时机差不多了,可以跟她来一场停车场大战,就将她整个人抱起来,准备放到旁边那台车的后车箱上好好的肏一番只不过没想到那台车居然装了警报器,我们俩一碰到那台车它就大声作响。

  我们俩都被吓了一大跳,这时雅蓉恢复了理智,羞红着脸跑出了停车场,而我呢,在触动警报器的那瞬间就已经软掉了,也只能摸摸鼻子的走了我到外面的时候雅蓉已经带好安全帽坐上我的后座等我了,回溪边的路上她问我「如果刚才警报器没响的话,我们会发生什么事吗?」

  不知道她是天真或是白痴,还是在给我装傻「这个吗,很难说,我也不知道耶。」要装傻?大家一起来。

  「你常用这种方式跟女生道歉吗?」她又问。

  「那可要看情况啰。」我说:「要看对方是不是个美女。」「呵呵,所以说我是个美女啰。」她得意的说着。

  「当然啰。」

  就在我们简短的对话后,我们又回到了溪边从马路上看下去,很明显的看到三团火光,不用问,就是我们的人了我们又再度归队之后,同伴们关心的问说怎么去了这么久。

  我们先是抱怨说上面的餐厅趁火打劫,再说公厕那边阴森恐怖,所以害我们拖了这么久,至于后面在停车场那段,我们两个都很有默契的省略掉了。这时候,大家也差不多吃饱了,炉火继续让他烧,就有人来提议讲鬼故事,男生们很兴奋,女生们则说怕怕,但是没说不要喔。于是我们二十个人围成一圈就开始轮流讲鬼故事了。

  来的这几个男生除了我是学生以外,其他不是社会人士就是正在当兵,他们讲的也不外乎军中鬼故事,女生们讲范围的就比较广,有医院、学校、宿舍,当然最恐怖的是宿舍啰,因为毕竟是住的地方,就这样轮到我了。

  「大家听了一个晚上的鬼故事,那有没有看过真的鬼呢?」大家都摇摇头。

  「小弟我呢,从小就有阴阳眼,可以感觉到一些普通人感觉不到的讯息,譬如说,像我现在身边就有几位好兄弟。」

  此言一出,引起现场的一阵哗然。

  「不过大家别紧张。」我又接着说:「他们都是无害的」「我现在来证明给大家看。」这时候我从口袋中拿出一副扑克牌,并对着一个不熟的女生摊开来,说:「请帮我抽一张。」那女生有点半信半疑的抽了一张「请给大家看一下你抽到什么牌?」那女生拿着牌给其他人看,我又问:「抽到了鬼牌吗?」这时大伙发出了一点惊讶声「你怎么知道是鬼牌。」我说:「证明真的有好兄弟啦。」有几个女生双手抱肩。这时我又笑笑的说:「开玩笑的,我刚是乱猜的。好请把这张牌放回牌堆中,并随意切牌。」那个女生切了几次牌后,再把牌还给我我这时随一指一个男生「请站到我旁边来。」那个男生手撑地,准备起来了,我又马上补充「不!我不是说你,我是说你前面那位好兄弟。」

  「请帮我找出她刚才插进来的牌。」我对着空气说,而扑克牌一整叠好好的在我手掌心上,但是在这时却慢慢的分成了两叠,在上面那叠快掉到地上的时候竟然停住了,并且有再度慢慢的回复成原状,只留下了一张牌。这段过程只有短短的几秒钟,但是现场惊呼声不断。

  这时候我再把外露的那张牌拿起来:「这张就是好兄弟选出来的牌,看看他有没有选中。」我把牌翻过来,果然是之前选出来的鬼牌到了这边,几个男生知道我原来是在表演魔术,就笑笑的给我拍手鼓掌,而女生们,有的跟着鼓掌,有的发出害怕的声音,显然是真的被骗了。

  「跟大家开个玩笑,其实这是个魔术表演,大家不要害怕。」我为了安抚那些惊魂未定的人,免得等下有人怕的说想回家我表演完后。

  又有几个来讲鬼故事,讲完一轮后已经十一点多了。大伙提议换个地点继续玩正当大家讨论要去哪的时候,雅蓉却说她要回家了,因为如果再不回去的话她就不能进家门了。这时候大家正在兴头上,被她这样突如其来的一搞,不免有点不知所措。载雅蓉来的林云,理所当然应该载他回去,她也毫不扭捏的说:「好吧!我送你回家。」

  这时候反而老姊脸色变了,老姊当然不想她死党这么早就离开,于是她看了看我:「等一下,阿杰,你不是也有门禁吗?不如,你先送雅容回家吧。」我转头瞄向老姐,看到她在对我使眼色,我也不是笨蛋,这么好的机会,怎么轻易放过,于是我就打蛇随棍上,附和着她说:「对阿!还是我送你好了,雅蓉。」

  雅蓉面无表情的点点头,看不出来是高兴还是不高兴我们一行人就这样再度出发了,除了我载的从姐姐变成雅蓉外,其他人都没变,最后其他人是决定去碧潭,我心中不禁在想:「这么晚去碧潭干嘛?找鬼吗?」一路上我跟雅蓉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知道了她有一个欣赏的学长,但是却不敢跟对方表白,不!应该说她们连朋友阶段都还没达到,再到了碧潭的时候,我们这车跟其他人道别了,继续往市区前进这时候我问雅蓉:「你门禁是几点阿?」「大概十二点半吧」

  「是可以进去,只是第二天会被骂很惨而已」

  原来雅蓉也是南部人,上来台北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