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柜内的偷窥》(完)【作者:gn7650104】

  林子健和李欣黛两人是大学期间认识的,有着共同的朋友,频繁活动交流下,之前从未有过恋爱经验的两人很快产生了紧密相连的感情,交往不久后就开始了同居生活。

  大四那年,欣黛怀孕了,两人在大学毕业前结了婚,虽说是奉子成婚,但两人的感情依然很好,也得到了同学们的祝福。

  很快……十多年过去了,林子健在毕业后,目前作为政府机关的公务人员,经济状况小康,和老婆李欣黛夫妻感情亲近,女儿思帖今年也已经14岁了,就读国三,正值青少女时期,长得清秀可人,在班上受到很多男同学们的爱戴。

  子健和欣黛夫妻二人的大学同学——方政治,目前和林子健任职同样的工作岗位,林子健和方政治大学期间就是好友,出社会后又是同事,双方家庭互动频繁,常常一起约出去喝酒、吃饭。

  方政治的两个儿子——方智锦、方智泉,和思帖是青梅竹马,三个孩子年龄相近,思帖小时候便长得可爱,如果蜜桃成熟时,更出落的玫瑰一般,两兄弟都很喜欢她,趁着父亲和林家夫妇聊天时,便找机会亲近思帖,思帖和他兄弟俩相识多年,三个孩童到现在成为青少年男女,也建立了深厚的感情。

  今天晚上,方政治来到林家拜访子健和欣黛夫妻,方智锦、方智泉也随父亲来到林家,大人们说话的时间,兄弟俩藉机缠在林思帖左右。

  夜深了,方政治在林家喝了不少酒,在林子健和李欣黛的挽留下,留在林家过夜,当夜,方政治喝多了,没多久便躺在客房床上呼呼大睡,方智锦、方智泉和林思帖三人正值青少年期,精力旺盛,没这般早睡,在思帖的怂恿下,带着智锦、智泉兄弟二人,偷偷摸摸地来到林家的主卧室……

  方智锦悄声道:「思帖,这么晚了,我们在叔叔、婶婶的房间干啥?」

  林思帖瞪了他一眼,道:「嘘~~要你来你跟来就是了,多问这么多干嘛?

  最近晚上,我睡不着起来找东西吃时,总看到爸爸、妈妈在房里不知道做些什么事,我不明白,所以找你们两个来陪我一块儿看!「

  三人悄悄躲入主卧室的大衣柜中,没多久,主卧室大灯亮起,林子健、李欣黛夫妇俩回入房中,李欣黛细声道:「政治和孩子们今晚都住这儿,要不今晚别做了?」

  林子健一手抱住李欣黛的纤腰,笑道:「政治早醉昏了头,你担心什么?难道还怕孩子们偷瞧不成?他们年纪都还小,就算给他们看了,也看不明白的,别说这么多了,欣黛,我们上床吧!」

  李欣黛笑道:「瞧你这急色相!不时昨天才刚刚做过?先把灯关了吧!」

  林子健摇头道:「不要!别关灯!今天我要好好看看你的身体!」

  说着,双手环抱,以将李欣黛紧紧抱在胸前,两人激情深吻,林子健双手并用,三两下脱去自己全身衣裤,跟着便来脱老婆的上衣,李欣黛软身相就,顺从地脱下长裤。

  衣柜内,三个未经人事的青少年男女,对眼前情节虽未全然明了,但也多少曾在电影上看过男女主角的欢爱情节,一时看得血脉贲张,林思帖感觉双颊逐渐发烫。

  此时衣柜外,林子健已脱得乾乾净净,李欣黛全身上下也只剩下胸罩、内裤遮掩羞处。

  衣柜内的方智锦、方智泉看见欣黛半裸的身体,光滑的裸背、纤腰,淡紫色内衣下,丰满的胸部随着林子健的抚弄颤动着,美腿间的淡紫色内裤,隐约可以看见私处的细细毛发,兄弟俩感觉一股从所未有的冲动自下身直冲脑门,肉棒登时高高挺起,顶在思帖温软的屁股上。

  林思帖正好奇观望衣柜外的情势,忽然感觉两根热腾腾的硬物顶在了屁屁上,兄弟俩身体紧贴自己,将自己紧紧夹在了中间,回头瞪了两人一眼,双手手肘分别在两兄弟的肚子上撞了一下,像是在警告两兄弟别压着自己。

  三人隔着衣柜,继续看着林子健、李欣黛的动作,李欣黛依在林子健身上,喘息道:「子健,我们到床上去!」

  林子健轻轻扭转了李欣黛的身体,温柔的说:「不要!我还想再看看你。」

  双手移上欣黛后背,解开了欣黛的胸罩勾环,奶罩松脱滑落,李欣黛双手按胸,赶在胸罩落下前一秒钟,遮住了胸前D罩杯的双乳,衣柜内的方智锦、方智泉心中同时呼喊:「手拿开!把手拿开!」

  林子健将李欣黛的身子转向自己,深深的吻了老婆一下,双手慢慢拉开老婆按在胸前的白嫩手掌,欣黛160公分、48公斤,三围92-58-92公分、D罩杯的丰满身材尽现衣柜内三名青少年的眼前。

  林子健握住了李欣黛的乳房温柔抚摸,亲吻着老婆的香腮,方智锦、方智泉看得血脉贲张,两人同时伸手窜入裤档,搓弄搭起高高帐篷的老二,两眼发直,瞪视着李欣黛赤裸的上身,偷偷瞄了身旁的思帖尚未发育完全的少女胸部。

  林子健左手爱抚着老婆的乳房,右手缓缓下滑,搂住了欣黛的纤腰,在老婆的额头上又吻了一下,双手扶着欣黛腰身,将内裤缓缓脱下,李欣黛脸泛红晕,但也配合老公的动作,轮流抬起两条美腿,内裤顺利脱下,林子健顺势将老婆的内裤挂在了大衣柜的把手上。

  李欣黛大腿和臀部尽现林子健眼前,林子健一面欣赏着欣黛的裸体,一面亲吻着欣黛的耳垂道:「欣黛,我们真的在一起好多年了,这些年来,发生了好多事,唯一没变的是你的身体,还是这么好看诱人……欣黛,你实话告诉我吧!你这一生中,究竟有过几个男人?」

  李欣黛原本听到老公赞美,双颊潮红,听到最后几句话时,脸色微微一沉,举起手掌,在老公的屁股上重重拍打了一记,微怒道:「我这一辈子,就只交过你一个男朋友,就只嫁过你这一个老公,你明明知道的,干嘛要怀疑我?」

  林子健连忙道歉,解释道:「我这是在担心你,我们结婚已经14年了,我现在已经渐渐迈入中年,你却还是维持得这么漂亮,要是以后我无法再满足你,或是有人看你长得漂亮,想欺负你,我又不在你身边,那该如何是好……」

  李欣黛知道老公的话确实发自真心,怒气早已退去,微微一笑,垫起脚尖,在老公的脸颊上亲了一下,柔声说:「子健,我这一辈子都是你一个人的,无论发生什么事,我都只爱你一个人,下个月,你就要升上主任了,将来有机会,还可以出来参选议员,你在工作上的人脉这么广,谁还敢来欺负我?别说这些麻烦事了,我们还是快些做爱吧!不然我的好弟弟都要着凉了。」笑着握住了林子健的老二。

  林子健抚摸李欣黛的乳房与阴户,李欣黛温软的小手也温驯地替林子健套弄的肉棒,没多久时间,欣黛下体小穴已经湿漉漉地流下了淫液,林子健双臂用力,将李欣黛拦腰抱起,李欣黛双臂环抱老公后颈,双腿盘在林子健腰际,阴户毛发贴着林子健下腹,林子健埋首亲吻李欣黛的乳头,双手抱住欣黛的香臀,高挺的肉棒渐渐对上了欣黛湿润的小穴……

  林思帖看到衣柜外的爸妈热情欢合,感到兴致勃勃、双颊发烧,这时,衣柜内的方智锦、方智泉,一左一右分别牵住了林思帖的手,思帖忽觉双手掌心分别握住了两根硬梆梆、热腾腾的大热狗,惊吓之下,转头看向左右两人,只见智锦、智泉兄弟俩不知何时已将裤子连同内裤褪至膝下,自己手掌握的确是两人年轻力壮的肉棒!

  林思帖毕竟是未经人事的14岁少女,手掌中忽然给人塞入两个硬梆梆的男根,一时惊得不知所措,正想甩手骂人,忽听衣柜之外传来阵阵喘息、浪叫,原来林子健已将肉棒插入李欣黛阴户深处,正自猛力抽插,随着林子健一下一下的猛攻,每一次深深插入,就是大步跨前,李欣黛迎合老公的攻势,屁股扭动,双腿盘上老公腰身,随着两人身躯的剧烈震动,缓缓向衣柜逼近。

  思帖看着爸妈愉悦的神情,看着爸爸的巨炮在妈妈的蜜穴中进进出出,再看此时手里握着方智锦、方智泉两根热挺挺的肉棒,不禁好奇起来:「这两根东西也和爸爸的一样厉害吗?」

  想到此处,不禁动起小手,撸动手中的两根老二,方智锦、方智泉黑暗中感觉到思帖竟主动为自己打手枪,爽得连自己老爸姓啥名谁也忘了!两人一左、一右开始亲吻思帖清秀的脸蛋,双手在思帖年轻的胴体四处游移。

  方智锦、方智泉隔着衣裳,抚摸思帖的少女乳房,只觉触手温软、滑腻,说不出的舒服,随着玲珑有致的身体曲线,慢慢摸上了思帖的屁股和私处,林思帖受到两兄弟的轻薄,只觉一股从所未有的快感袭卷而来,两朵红云飘上脸颊,双眼媚波流转,不时偷瞧着两兄弟的肉棒,感觉小手撸动肉棒的速度随着两兄弟的放肆骚扰愈来愈快。

  方智锦在林思帖的尻枪下,爽歪的他手忙脚乱地解开思帖丝质衬衫的扣子,方智泉也回过神来,帮助哥哥一起替思帖宽衣,衬衫很快敞开,思帖今年才14岁,身材尚未完全成形,但157公分、42公斤,三围82-57-83公分,B罩杯的少女身体在漆黑的衣柜内若隐若现,思帖的胸部虽然不如母亲丰满,但配合纤瘦苗条的身形,更突显青春少女玲珑有致的独特韵味,两兄弟看得更加兴奋,套在思帖小手里的肉棒更加壮大了。

  方智锦得理不饶人,趁兄弟智泉看得痴了的当口,双手已抢先窜入思帖敞开的衬衫之间,隔着小可爱,尽情抚摸少女柔嫩精致的乳房,待智泉回过神来,思帖的上围胸部已被哥哥霸占,只好转移目标,动手松开思帖的腰带,轻轻褪下思帖的长裤,隔着内裤,双手沿着思帖股沟,沿路摸索,爱抚着少女的阴部、香臀。

  林思帖看着衣柜外的爸妈愈干愈勇,少女娇嫩的身躯第一次受到男人如此亲近的接触,奇妙的感觉自芳心深处快速涌出,情欲和对「性」的好奇心像一根细针深深插入了青少女的神经中枢,只觉全身肌肤发热,眼中流波闪烁,不但没有抗拒两人的轻薄非礼,反而带着期待的眼光望着搂抱自己的两个男人。

  方智锦、方智泉见思帖没有抗拒,愈是大起了胆子,两人四手并用,脱去了少女娇躯上最后的遮蔽,思帖此刻青少女的性荷尔蒙分泌旺盛,看着爸妈欢好的愉悦神情,更是对「性」大感好奇,兼之对青梅竹马的智锦、智泉兄弟本就心存好感,对两人的不规矩没有阻止,反而软身相就,任凭二人除去自己贴身内衣,少女的赤裸胴体在最后一道遮蔽脱下后,毫无遮拦的呈现在智锦、智泉兄弟二人眼前。

  方智锦、方智泉眼见自小暗恋的标致少女赤裸地站在自己身侧,那股兴奋、成就感更激发二人情欲,火热身体紧贴思帖标致的裸体,两人一左一右轮流与思帖接吻,抚摸着林思帖的处女乳房,爱抚着思帖每一寸的细致肌肤,兄弟俩争相伸手探寻思帖双腿间的处女禁地,两名青少年虽无性爱经验,抚摸技巧生涩粗糙,却也逗得思帖未经开发的处女私处涌出一波波湿淋淋的蜜汁。

  此时,林子健、李欣黛已经一路将战地转移到了大衣柜前,林子健转身放下李欣黛的身体,李欣黛媚眼半眯,双手趴扶在衣柜门边,让老公从身后插入,林子健双手扶着欣黛腰际,柔嫩丰臀随着肉棒一下一下的进击,夫妻俩臀股相击,发出「啪啪」声响,林子健愈战愈勇,大手将老婆的背部按在衣柜上,喘着粗气,肉棒干得更加卖力,欣黛趴在衣柜上,屁股配合着老公的插入挺出,让老公能够插到小穴最深处,半转上身,娇喘着和老公深深舌吻。

  智锦、智泉兄弟俩只见李欣黛的乳房在林子健的激烈性爱下,深深挤压在衣柜方格内,粉红色乳晕距离方智锦眼前不过6、7公分,这位自幼敬爱的婶婶甜腻诱人的蜜桃当前,看得智锦、智泉兄弟俩猛咽口水,只觉一股冲动想凑上前去吸吮婶婶的乳房,却又不敢放肆,只好退而求其次,转而低头吸吮思帖的乳头,双手更是毫不客气地抚弄着思帖的赤裸娇躯。

  兄弟二人一左、一右吸吮着林思帖的粉红乳晕,同时抬起思帖的美腿,拉起思帖双臂勾住自己后颈,将思帖整人抬起,双腿分到最开,思帖光滑的后背依靠在两人臂弯、肩头,智锦、智泉看着婶婶的乳头压在衣柜方格内,在激烈性爱下激得通红,衣柜外的林子健叔叔喘着粗气,交错着美丽婶婶李欣黛的娇喘声,更激发兄弟二人的性欲大盛,空出的手指剥开思帖紧闭的两片处女阴唇,尽情玩弄可爱的阴蒂,林思帖被逗弄的情热如沸,险些浪叫出声,方智锦赶紧一探头,吻住了思帖的小嘴,笨拙的大舌头伸入少女两片香唇之内,探索少女湿滑的香舌。

  方智锦、方智泉见到思帖春情尽现的美态,知道时机成熟,两人一前、一后紧紧夹着少女的青春肉体,竞争着要将肉棒督进思帖的处女小穴,方智泉趁着思帖屁股扭动的时机,抓到了机会,抢先将肉棒凑上了思帖湿润的小穴口,肉棒前端龟头刚插入了小半截,却给思帖一把握住,一扭屁股,让肉棒滑出体外,对着智泉摇了摇头。

  方智锦见状一阵狂喜,抬起思帖大腿,便要将肉棒送入思帖体内,不料插入不到3公分,便落得和弟弟一般下场,被林思帖一把握住了粗热坚挺的肉棒,硬生生拽出。

  兄弟两人一脸迷惘地望着林思帖,思帖对两人轻声耳语道:「不行,爸爸妈妈告诉我,要等结婚以后,才可以跟老公爱爱!」

  两人大感失望,暗恨林子健和李欣黛的教养食古不化,看得到,却干不着,人生闷事莫过於此!只好占占手头便宜,恣意抚摸、拥抱思帖赤裸的青春肉体。

  林思帖握着两人的肉棒,贴着小穴口,在阴蒂和蜜缝间缓缓滑动,满溢而出的淫水润滑了兄弟俩的龟头、炮身,温热的淫汁在肉棒上,润滑了思帖的小手,思帖也加快了打飞机的速度,爽得两兄弟差一点儿一泄千里。

  林子健拥抱老婆,老汉推车依旧卖力耕耘着,李欣黛腰身摇摆,身子一软,向后倒入了老公怀里,林子健温柔地抱起老婆,让她香驱仰躺自己胸前,双臂托起欣黛双腿,从后插入,一下下都身身插入小穴深处,欣黛依偎子健怀中,单手向后勾住了老公的脖子,一手淫荡地抚摸着自己丰满的美乳,这个体位双腿大开,衣柜内的三名少年男女清楚看见李欣黛私处柔软的阴毛、湿润的阴户,和林子健粗壮的肉棒在穴内插进翻出,不断带出了一波波的淫水。

  林子健深吸一口气,猛地发劲,将李欣黛整个身体挤压在了衣柜门前,后腰运劲,疯狂在老婆的穴内连干数十下,透过衣柜方格,方智锦、方智泉兄弟俩,只见欣黛丰满的乳房深深挤压在了衣柜方格内,下腹私处也透过衣柜方格看得一清二楚,兄弟俩人互相打了个眼色,心中皆想:「我们这时如果趁机偷偷摸上婶婶一把,婶婶绝不会发现!」

  色从心起,方智泉趁思帖媚眼半闭,沈醉在情欲深渊之时,大着胆子,缓缓伸手,按向欣黛的乳房,方智锦见思帖并未注意,也将手指伸前,穿过方格,中指小心翼翼地捏弄着欣黛的阴蒂,食指和无名指轻轻抚摸着欣黛被子健干得大开的两片阴唇,禁忌的刺激感,更大大满足了兄弟俩的性欲。

  正沉醉於老公性爱中的李欣黛,对於衣柜内暗藏三名少年男女的事毫无所觉,只觉乳房和阴蒂传来阵阵酥痒的诱人快感,专心打着飞机的林思帖只觉掌中的两支铁棒愈发灼热,衣柜外的子健、欣黛也已进入高潮,林子健一声沉吟,肉棒青筋颤动,精液泉涌而出,一滴不漏地灌入了欣黛的子宫深处,方智锦、方智泉兄弟俩在林思帖的热情服务下,早已支持不住,精关大开,处男精液,强劲射出,穿越窗格,分别射在了欣黛的小腹和屁眼上,索性高潮未退的欣黛,并未发现到这后续的两波精液并非出自老公的大屌。

  难忘的一晚终究是过去了,两个月后,李欣黛在验孕过后,确认自己怀上了第二胎……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