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催眠用惯的梗和套路》(完)【作者:空想】

  套路一:老二= 固定棒作用:固定身体,缓解冲击,降低惯性作用触发场景:公交车,私家车,试衣间……

  正文1:「小姨,你这是要去哪?」

  走到小姨家,陆风正好遇见小姨拿着车钥匙准备上车。

  「是小风啊,小姨要去公司一趟,怎么,有事吗?」小姨见陆风来了,顿时露出亲切的笑容。

  「哦没事……不过,小姨你是不是忘记了什么。」

  小姨听到我的话突然整个人呆立了一会,然后又醒悟过来,懊恼自己真是不小心。

  「啊,对对对,小姨差点忘记了,开车如果不用固定棒的话,是很容易出事故的,不过……我好像没带耶。」

  「诶对了,小风,你不是有固定棒吗,借小姨用用好不好,等下小姨请你吃饭。」

  面对小姨的请求,陆风义不容辞的答应了她。

  「来,你先坐在座椅上,把裤子脱了,这样更方便些。」

  陆风坐到了驾驶位上,按照小姨说的脱光了裤子,露出一根笔直坚挺的老二。

  小姨看着陆风的老二两眼发光,在其注视中,撩起衣裙同样脱下了黑色蕾丝内裤。

  然后屁股悬在陆风的大腿上空,一手握住硬的充血的老二,一手扒开自己的两片大阴唇,保持这样缓慢坐了下去,顿时幽深的阴道成功套住了固定棒,被固定在了陆风的怀里。

  「好了,小姨要开车了,小风要是无聊的话,可以玩小姨的奶子。」

  在小姨的关怀下,陆风一边伸出双手揉捏玩弄那对肉团,一边挺动着胯下的凶兽,将小姨刺激的跌宕起伏、呻吟声不止。

  「小姨,你说……我们是不是像是在做爱啊。」

  「啊……怎么可能……我只是在……固定身体……怎么会……会是在做爱呢……嗯啊……轻一点……」

  正文2:陆风坐在公交车上,迎面上来一位刚怀孕不久的孕妇,而正当她走到陆风的位置时,车突然的发动,导致她一不小心身子一歪,正好往陆风怀里坐去。

  陆风眼疾手快,刹那间拉开了裤子的拉链,释放出活力无穷的老二,由于重力加惯性加孕妇没有穿内裤,其屁股的位置又正好对准了陆风的老二,导致坐下来身体紧贴陆风的那一刻,老二正中靶心,捅进了阴道深处。

  孕妇「啊」的一声,显然没想到会受到如此大的刺激,顿时疼的一动不动。

  「这位帅哥,这椅子上怎么会有这么大根刺啊,捅的我好痛。」

  「啊,美女你以前难道没见过?这是固定棒啊,专为孕妇准备的。」旁边有个美女见孕妇如此大惊小怪,顿时鄙夷道。

  孕妇见状只好坚强的忍住了叫声,心想一定不能让别人看低自己。

  或许是因为痛感和快感的双重作用,使得孕妇紧闭双眼,无力的瘫软在陆风身上,任由陆风做活塞运动,全当是在润滑固定棒了……

  ……

  套路二:老二= 助孕器作用:助孕触发场景:医院,邻居家,新婚家庭……

  正文1:「陆医生,能帮我看一下吗?这都快三年了,我咋还没怀上,是不是生育有问题啊。」

  「呃……这位女士,诊断的结果显示你的确无法生育。」

  「啊那可怎么办啊,我爸妈还等着我传宗接代呢。」

  「也不是没有办法,最近医院刚引进一批助孕棒,可以提高百分百的怀孕率。」陆风突然坐在椅子上,悠闲的说道。

  「是吗,那赶紧让我试一试。」蔡女士本来很伤心,结果一听有希望,顿时迫不及待的吵着要接受治疗。

  「那行,你先把衣服脱下来,穿着衣服不方便治疗。」

  「这……必须要脱吗?」见在场的还有自己的老公和护士,蔡女士有点羞涩起来。

  「老婆,医生说的肯定是对的,你快点脱吧,早接受治疗早让咱妈安心啊!」

  在老公的催促下,蔡女士放下戒心,一件一件的脱掉了自己身上的衣服,只留胸罩和内裤。

  「接下来,需要先将助孕棒润湿,就麻烦蔡女士了。」陆风指了指胯下的『助孕棒』,示意其做下准备工作,同时一边解释准备工作的重要性。

  「是这样吗?」蔡女士在陆风的指导下,张开红红的嘴唇一口含住『助孕棒』。

  「对,『助孕棒』只有在受到刺激的条件下才能释放药水,所以你不仅要舔吸,还要上下吞吐,把『助孕棒』的每一处都照顾到。」

  蔡女士显然是第一次做这种活儿,所以初次显得有点生疏,不过在陆风的调教下,很快变得熟练并且举一反三起来。

  最终在一次深喉中,陆风将治疗药水射进了蔡女士的食道,命令她全部吞了进去。

  「准备工作做完了,接下来就是进一步治疗,这一步又叫子宫治疗,是通过『助孕棒』将助孕药水射进子宫内部,进行体内治疗反应,当然,必须是要在子宫,不然无法生效。」

  蔡女士和她的老公还是第一次听说这种治疗,连呼直呼陆神医。

  「来,趴在办公桌上,自己用双手扒开阴穴,对,就是这样,要进去啦。」

  陆风双手托住蔡女士的胸部,老二很顺利的便找到了骚穴的入口,然后提示了一声,就猛地插了进去,一旁的老公看的下体鼓起了小帐篷。

  「这样不行啊蔡女士,子宫口太紧了,插不进去。」抽查了数十下,躺在蔡女士背上的陆风突然为难道。

  「啊……那……那怎么办?」

  「唔,这样吧,咱们换个姿势。」被插的有点站不稳的蔡女士在陆风的指导下,翻了个身,然后双手勾住了陆风的脖子,双腿在老公的帮助下夹紧了陆风的腰部。

  「好嘞,您抱紧啊!」

  陆风在蔡女士还没有反应过来时,将她的身体用力往上抛起一小段高度,然后稳稳的用自己的老二接住,在重力的加持下,老二顿时顺利插入子宫内部,而每一下都正中靶心。

  很快,陆风就干的蔡女士差点爽翻了过去,最终在其老公期待的眼神中,将浓浓的『助孕药水』射进了子宫内部。

  ……

  套路三:老二= 按摩棒作用:按摩,缓解压力,消除疲劳触发场景:洗浴中心,按摩中心,邻居家……

  正文:「那个,王静同学,你昨晚做什么了,怎么不停的打着哈欠,看起来这么累。」

  上课时,同桌王静闭着眼睛,头像小鸡啄米一样忽上忽下,看起来煞是可爱。

  「啊……没做什么呀,就是写作业写到了很晚,所以现在感觉好困。」似乎是被陆风吵醒,王静费劲的转过头来回答道,一副下一秒就要睡着的样子。

  「你这样可不行啊,根本没法听老师讲课了。」

  「是哦,可是我太困了嘛,不行,再让我睡会。」说着,还真趴了下去。

  「喂喂,醒醒,待会老师要是发现就完了,这样吧,我会一种按摩,或许这样可以让你清醒清醒。」陆风摇晃着王静的手臂说道。

  「好吧,我听你的。」

  「那你过来背靠着我坐到我的大腿上吧。」陆风拉开裤子的拉链,并拍了拍大腿示意其过来。

  等王静坐过来时,陆风的老二恰好就抵在王静的内裤上,可以明显的感觉到内裤后有一条迷人的缝隙。

  看着因为太困而躺在自己怀里就此睡着的王静,陆风开始了他口中的按摩。

  只见他双手从王静衣服下端伸了进去,路过滑嫩的肚皮径直向两座乳峰覆盖,在手指灵活的按摩下,王静的乳房一会儿被拉长压扁,一会儿又被揉成各种形状,时不时的还捏住两颗红樱桃一阵玩弄,在源源不断的刺激下,王静的倦意顿时消了一半,从睡梦中醒来,醒来后的王静不由自主发出微弱的呻吟声,只好用手捂住嘴巴才没引起其它同学的注意。

  「不行啊,我还是好困。」眯着眼睛的王静感觉到胸前的温暖,对陆风的按摩服务表示不满意。

  「别急,这才刚按摩了上边,还有下边没有按摩呢。」

  说着,陆风应了她的要求,双手伸到了裙底,温柔的帮王静脱去那块遮挡物,顿时,手指触摸到光洁无毛的耻丘,再往下则是无数处男日想夜想的神秘地带——一条密缝加两片阴唇构成的神圣之地。

  用手指不停的揉搓浅插一阵子,待蜜汁充分的润湿了腔道后,陆风摆好姿势,将老二对准阴道口,看了下又睡过去的王静正一脸祥和的模样,便狠心的抓紧她的腰部用力一撞,不一会儿,就响起了哼哼哼和啪啪啪的声音,老二在肉穴中开始了活塞式按摩运动。

  「王静同学,感觉怎么样?是不是不仅不困了,还很爽很舒服?」陆风邪笑着问道。

  这时的王静哪里还睡的着,早已被干的爽上天了,甚至连话都说的断断续续的。

  「是……是啊……你这按摩……还真是……真是有效……我都快……都快受不了了……嗯啊……轻一点……」

  「啊!!!」

  在王静的尖叫声中,精液像子弹一样,毫无保留的全部射在了她的阴道里,等到子宫恋恋不舍的吸干剩下的精液后,王静在那一瞬间宛如精神焕发,全身都充满了活力。

  「王静,还有陆风,你们上课叫什么,是不是不想学了。」还沉迷在余韵当中的两人被老师的批评声唤回现实。

  「没有啊老师,是因为王静她太累了,所以我才想帮她做按摩,一不小心就叫出了声来。」

  「对对,就是这样,老师我错了。」

  「哦?是吗?什么按摩?刚好我也说累了,来帮我按摩一下试试,要是让哟不满意你就等着请家长吧!」

  「可恶,老师竟然威胁我,作为一个男人,怎么能忍!」

  这时,全班都笑了……

  ……

  套路四:老二= 温度计作用:测量人体温度,有时还能注射感冒药触发场景:保健室,医院,邻居家,操场……

  正文:「咚咚咚」门外传来急促的敲门声。

  「谁呀?」陆风打开门,发现敲门的是隔壁的杨阿姨,看她这么急肯定有什么急事。

  「小陆就你一个人你在家吗,你家有没有温度计啊?」杨阿姨着急的询问道。

  「好像没有吧!怎么了,谁生病了?」陆风有点摸不着头脑。

  「嗨,还不是小甜这孩子,今天不知道怎么了,突然说不舒服,结果我一模头,发现她感冒了,头烫的很。」

  「那我赶紧过去看看。」

  「可是没有温度计啊。」

  「这不就是吗,我一直放裤裆里在。」陆风一边跑一边拉开拉链露出一根又粗又长的棒子,杨阿姨见状顿时松了口气,连忙向陆风投去感激的眼神,她可是知道,陆风胯下的那根温度计不普通,用一次就会报废一次,而且还有注射感冒药的功能,陆风肯帮忙,那便是欠下了一个大人情。

  「在这,小甜快出来,妈妈带陆哥来看你了。」当下还是治疗要紧,心急的杨阿姨领着陆风来到女儿的卧室后,就将刚过15岁的女儿交给了陆风照顾。

  小甜一见陆哥来了,立马高兴的掀开被子扑到陆风的怀里,撒起娇来,天真又可爱,萌了陆风一脸。

  「小甜,想不想陆哥啊?」陆风摸了摸小甜的头,与此同时悄悄修改了小甜小时候的记忆。

  「想,好想和陆哥一起玩。」

  「是吗,可惜小甜感冒了,不能出去玩了。」

  「啊,为什么,人家要出去玩嘛。」

  「小甜,别急啊,陆哥还可以在家里陪你玩啊,你还记不记得我们以前经常玩过的游戏。」

  「是过家家吗?好啊好啊,我最喜欢玩过家家了。」小甜顺着陆风的话语开始回忆起小时候经常玩的一些羞耻游戏,连忙兴奋的吵嚷起来,这一刻,小甜的心智仿佛回到了小时候,那个和陆哥一起玩过家家的自己。

  「那从现在开始我是医生,小甜就是病人了,作为病人,要乖乖听医生的话哦。」

  「嗯,小甜现在是病人,感冒了,要看医生。」小甜从小就很聪明,所以很快就进入了状态。

  「那,陆哥要来检查一下小甜的唾液分泌是否正常喽。」陆风抬起小甜的下巴,温柔的吻住了小甜细腻的小嘴,开始索取她的香汁。

  被抱在怀里,小甜一开始很不舒服,但没过不久就安稳下来,渐渐适应了,因为陆风的亲吻让她感觉到很舒服。

  良久,唇分,两人的舌尖连接着一道亮晶晶的细线,说不出的淫乱。

  「嗯,唾液正常,接下来应该检查胸部是否发育良好。」

  此时的小甜忘记了这意味着什么,只当做是在和陆哥做游戏,觉得很好玩,很有趣,过程还很舒服。

  在其注视下,陆风掀起她的衣角,轻轻的含住了那一对还未发育完全的小巧乳房,叼在嘴里品尝起来。

  小甜被陆风的行为逗的直痒痒,嘻嘻哈哈笑了起来,看起来似乎有点享受陆风的治疗。

  「嗯,乳房发育良好,没有任何问题,接下来就是最后的检查了,不过呢,还需要病人脱光衣服互动一下。」

  说完,陆风当着小甜的面脱光了衣服,然后同样脱光了小甜的衣服,好奇的小甜上下打量起来。

  「陆哥,那个棒子是什么呀,怎么和我的不一样,小甜的那里是一个洞呢。」遗忘了性的小甜指着陆风的老二说道。

  「这个啊,这个叫做人体温度计,专门测量人体温度的,接下来要用到它。」

  「原来是这样。」小甜说着,突然打了个喷嚏,身体有些颤抖,看来是感冒所致。

  「小甜快钻进去,小心感冒加重。」

  陆风见状,立马上床盖上被子,同时胸口留下了一个缝隙示意甜甜赶紧回到被子里面。

  小甜歪了歪头,露出呆萌呆萌的表情,然后到陆风的身上从那个缝隙钻了进去。

  「呀,这就是温度计吗,好好玩。」

  由于是头朝床尾,所以她一进去就碰到了一个棍子状的物体,当她两只小手握住棍身和鸟蛋时,那东西还跳了几下,立了起来,吸引住了小甜的注意力。

  「小甜,别光顾着玩,要用嘴含住,用舌头舔一舔,要是舔的好的话还有牛奶喝哟。」

  「真的?」小甜一听立马来劲了,张开嘴就咬了上去。

  「别咬,记住不能用牙齿,这样会喝不到牛奶的,要像吃雪糕那样舔。」试了几次,小甜终于学会了如何口交,开始吞吐起来。

  搞定了小甜那诱人的小嘴,陆风转而检查小甜肥嫩鲜红的蜜穴。

  「唔,陆哥你弄得我好痒。」被子里传出小甜的喘息声。

  一番技巧熟练的挑逗下,蜜穴很快就流出了妹汁,小甜的带有一点腥味。

  「小甜出来吧,陆哥刚才检查发现你的小妹妹里面温度有点高,看来需要治疗一下。」

  「不要嘛,我还没喝到牛奶呢。」甜甜听到要开始治疗了,调皮的撒起娇来。

  「乖,等下你想喝多少大哥哥都给你喝。」拍了拍小甜柔软的屁股,后者不情愿的爬了出来。

  「啊欠」这时,小甜突然打了个喷嚏。

  为了防止感冒加剧,所以现在不能让小甜赤裸的呆在外面,陆风只好想到一个办法,找来一件小甜父亲穿过的皮大衣。

  将被子掀开后,陆风一把抱起小甜。

  「来,双手勾住我的脖子,两只腿夹紧我的腰,对对对,就是这样。」趁小甜像一只八爪鱼一样挂在自己身上,陆风连忙小心的穿上一件T恤,然后又反穿皮大衣,将小甜紧紧的裹在了衣服里面,赤裸的抱在一起好为她取暖。

  「小甜,陆哥接下来要开始治疗,将温度计插进你体内喽。」

  「陆哥,会不会很疼啊。」

  「没事没事,一会就好了,陆哥会轻一点的。」

  安抚好小甜后,陆风托住小甜屁股的双手瞬间撤去,没了力量的支撑,小甜的身体顿时落了下去,恰好这时老二抵在幼穴上,于是显而易见的,老二略微艰难的捅开了肉壁,插入了阴道内部。

  「啊,好痛好痛。」

  那一瞬间,老二仿佛要将小甜的下体撕裂一般,使得小甜不由自主的哭了起来。

  「小甜不哭,相信陆哥很快就会好的,不信咱们去问问你妈妈。」

  为了让小甜缓解一丝疼痛,陆风小心翼翼的抱着小甜来到了厨房,见到了正在做完饭的杨阿姨。

  「阿姨,我用温度计测了一下,发现小甜的体温很高,她现在被我插哭了,您快点安慰安慰她吧。」

  「傻孩子,不哭,妈妈当时也是这么过来的,要学会坚强。」

  杨阿姨摸了摸小甜的头,见两人被衣服遮挡住的下体流出一丝丝血液,顿时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心想自己的孩子终于是长大了。

  也许是妈妈的安慰起了作用,小甜没过多久就适应了温度计停留在自己体内的异样感,竟然主动扭动起来。

  「不疼了么,身体这么不安分。」

  「嗯,不疼了,就是有点痒。」

  「那好,陆哥要开始治疗了,毕竟还要完成阿姨给的任务。」

  就这样,陆风自顾自的挺动起来,而一旁的杨阿姨则是一边做饭一边注视着两人的一举一动。

  「陆风,别忘记了把感冒药注射到小甜的体内,还有今晚就留下来吃饭吧。」

  临走时,杨阿姨还不忘叮嘱一声。

  「知道啦,我会好好『照顾』小甜的。」

  说完,陆风一边操着怀中的娇躯,一边四处游荡,不一会,两人就流出了汗水。

  ……

  晚上吃饭时,小甜依然是被裹在陆风的怀里,至于吃饭则是陆风嘴对嘴喂进去的。

  「陆风,治疗的怎么样了?」杨阿姨看着如此温馨的场面,问道。

  「嗯,进展很顺利,这已经是第四发感冒药了,相信再治疗一晚就没事了。」陆风将嘴里的稀饭渡到小甜的嘴里后,非常开心的说道,刚说完,又忍不住在小甜又紧又窄的阴道内来了一发……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