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的第一次》【作者:sooler】

  今天是圣诞节。我和嘉豪已经拍拖超过三个月了。南方的圣诞没什么气氛,就是酒吧满座而已。毕竟这只是小年轻的爱好。中国人并没有庆祝圣诞的传统,最多最多就只是过过元旦而已。

  没有地方溜达的我们跑到了世纪大信广场。

  一路上嘉豪好享受旁人的注目礼。(目光其实都在我身上)可能是奇怪吧,一个漂漂亮亮的大姐姐拖着一个小鲜肉弟弟出门,痴缠到好像情侣一样。

  姐弟恋,我还是第一次尝试。

  交往了一段时间之后,我也了解了很多关于嘉豪的事。他比我小4岁,是某某电子科技大学的高材生。平常就一个宅男模样,下班回家就爱打游戏。特别是英雄联盟,可以说是痴迷进去。

  他在一家燃具股份公司里面当一个小小的设计师,负责产品功能设计。现在很多东西都讲求智能化,就连一个插座一个拖把也要智能。哎哟我去……这人不就越用越笨了吗?

  和他相处的第一天,他就带我去他家(进展没那么快啦!)去参观他那个所谓的秘密基地。就是在书房里面装了几套音响而已。具体来说是胆机,好像灯泡一样的功放。他说这里所有的机子,包括音箱都是他一手一脚地搞出来。他说玩这个会上瘾,有时候还会有幻觉。

  果然宅男就是和我不一样。我满脑子都是什么化妆品啊,手法啊,方案啊,保养技巧啊那些,而他的脑子里面就全是线路板和电线。

  有一次他妈妈问我,其实为什么我会喜欢他。当时侯我回答不出来。女人嘛,其实也不是什么深奥的动物。寻找伴侣都希望能找到一个真正爱惜自己的就可以了。难道就因为这个我就喜欢上嘉豪?他身高没我高,身材也不好。年龄又比我小。学历嘛,勉强算一样吧。家里有钱?我猜应该差不多。样子嘛,就一个小白脸样儿,长期在办公室里面呵护着,就跟电视上那些小鲜肉差不多,白白嫩嫩的,身材也不扎实,属于偏瘦那种。

  按正常来说,我应该选一个比我高,比我高学历,比我家有钱,年纪比我大一点的才对啊。毕竟是这样才能给到女人所需要的安全感。可是为什么我会选择他呢?真的有点儿奇怪。起码当时的我并没有找到答案。

     ***    ***    ***    ***

  「那个,啊芷。你是认真的吗?怎么开始的?」May姐是我店里的搭档,也可以说是我的师傅。当时侯在4S店工作的时候,她是我第一个客户。一台小小的雅力士,就是家庭主妇买菜的那种小车。

  May姐很有魄力,或许是以前当过小三的缘故吧。她明白女人不可以靠男人,靠男人的女人最终的命只有悲剧的下场。之前May姐也是化妆师,主要是新娘妆。一般来说婚礼的前一晚都是那些所谓兄弟的单身派对。May姐那晚上结识了一个在本地开厂的男人,情投意合之下就在一块了。虽然当天晚上就知道他已经结婚,但是对方条件太优厚了。相识不够半年就给她买车,还打本十万让她出来搞小生意。

  只是过了三年,就分开了。May姐并不后悔,她说爱情只要认真过了就好。结不结果并不重要,而且因为这几年,她也有了点资本和我合股开了这家代理店。

  May姐很喜欢我,因为我们身上都有着相同的影子。我们不希望大富大贵,但是都希望能靠自己的双手闯一片天。毛泽东曾经说过,女人能顶半片天。女人绝对不是男人的附属品。

  当时侯may姐知道我和嘉豪正式在一块的时候吓了一跳。她很奇怪为什么以我的条件会找个这样的男朋友。我记得当时是这样说的:

  「其实我也没想到会跟他发展起来。可能我已经两年没拍拖了,身体有点欠爱吧。所以才饥不择食……>_<!」

  「去你的吧!还饥不择食……外面这么多男人,又不见你挑一个。」May姐当时说我是「好拣唔拣,拣个烂灯盏」意思是好的不挑挑个坏的。

  「可能我喜欢他够听教听话呢……」

  「小心,男人都这样。刚认识时候肯定什么都答应你!」

  「嗯,我知道。老娘也不是第一次拍拖。」

  「还敢说自己老娘?放屁。」

  那天,我们聊了很久。一直到深夜。

  ················································································

  圣诞节其实也没什么气氛,过了10点之后基本上旺场的只有那些KTV和酒吧。毕竟第二天还得上班,成年人都不喜欢太晚睡。

  「芷,你要回去了吗?」

  「嗯。差不多,今晚就不去看电影了。完事都得12点多。你明天还要上班呢。」说完,我就打开了车门,坐到驾驶室里。这辆飞度是我早俩个月买的,公司的生意渐渐上了轨道,平常来美容的客人也挺稳定的。于是我就恨下心来给了首付,买到了人生中第一辆车。

  一路上慢悠悠地开,一边和嘉豪聊天。我们基本上什么都会聊一下,本来就开朗性格的我不会找不到话题。小芳曾经说过我的舌头可能有半尺长。

  大约半个小时吧,就到了嘉豪家的楼下。他喜欢让我坐在车里面,他站外面来个goodbye kiss。因为这样他就能用手抬着我的脸蛋,低头亲我。而不是我弯腰低头亲他。他说这样才能找回一点点男人的感觉。

  小区里面的灯光都不怎么足,差不多五十米左右才有一盏暗黄暗黄的小路灯。其实这种情调和气氛挺好的。我车里刚好播到胡琳的爱不完,悠悠的蓝调翻唱其实挺好听的,但就是有着浓浓的催情味道。(你们可以试试听,粤语滴哦……)

  「谁在我未全醒时,静静地亲亲我。

  困扰中给我支持,冰封中送我火。

  谁令我绝无可疑,活着多么不错。

  你眼睛给我歌词,填活这生命歌。

  知不知许多许多你的故事,令我爱一生都也爱不完。

  可不可今天准许这生以后,亦让我眷念。

  知不知一丝一丝你的注视,令我醉一生都也醉不玩。

  可不可今天准许这生以后,亦让我跟你再继续热恋······」

  足足吻了有几分钟,当分开的时候,唾液好像藕断丝连一样,在我们彼此的嘴角上拉扯成一条透明的线,就像述说着不想这刻分别的心情。当然,习惯准时睡眠的我可没有这种感觉。我拿起车里的那瓶小茗同学红茶喝了一口,想漱掉那股浓浓的催情剂。

  「其实,那个我今晚不想你走。你知道吗,我还是处男。」

  噗……

  我还没喝下嘴里,想不到他居然还飙出这样的狂语!红茶全部喷到他脸上。

别提有多搞笑了。我去……

  天啊……哪儿人啊?无缘无故地飙出来这么一句话。本来气氛还算可以的,幽幽地路灯,催情般的音乐。我当时侯还想着今晚过得不错,挺有情调的。就好像张学友那首月半弯一样的情景。

  月半弯,倚于深宵,晚风轻飘。一张俏脸泛着半点的醉意。夜以醉了,夜以醉倒了。让它安静到天晓。

  突然间一句「我是处男」。我的天!这是人吗?这货绝对是气氛破坏机。本来嘛,这氛围自然而然就会擦出点火花什么的,这个我可以接受。干柴烈火下一男一女很正常的事。可你别说出来啊,还说什么我是处男这么大逆不道的话。我要不是能控制住自己情绪,我估计我都拿起那把呔盘锁往他脑袋上面敲下去了。

  同时另一方面我又在想,尼玛这真的活见鬼了。你说正常人来说,按我那个年代来说,初中拍拖都属于可以普遍的情况了。就算初中没有谈过恋爱,那么高中时候总有吧?高中时候可是最多情侣的时候,基本上每个班都至少十来二十对。放学了就看见那些女的坐着男的单车一块吃饭一块回家。

  我靠,这是活化石啊!就算高中没有谈过恋爱,那大学总有了吧?难道有人会蹲在宿舍里面老老实实温书?打游戏?我的天……

  我想到这里,又看到嘉豪脸上满是红茶的样子,连本来造型挺好的发型都塌了下来,我就忍不住大笑……对,就跟杨千嬅那种大笑一模一样!而且还活活地笑到我肚子痛,上气不接下气。而嘉豪还一脸萌萌地不知道我在干嘛。

  足足有几分钟,我才笑完。「那你……哈哈……想干嘛?哈哈哈哈·····不行了,笑死我了。」

  「呃···今晚···我能留下不?」

  「可以,可以···哈哈呵,今晚,姐姐帮你毕业好不好?」

  还没等我说完,他就急急忙忙地冲到我车里。

  车离开小区,一直去到市中心的那家夜思酒店。一路上我就没停下来,一直在笑。

  「我说,你是不是有病。这种话都说得出口。」

  「我就实话实说啊。你看我们都三个月了。怎么说都应该再发展下去了吧?

  「但也不用说出来啊,你第一次交女朋友吗?这事不是应该自然而然的吗?

  「那······那自然而然是怎么样?」

  - -!我冷汗都滴出来了!这货,前世一定是逗逼。不,这辈子也是逗逼。

  噗……我又笑出声来。

  「笑什么,我本来就是第一次交女朋友。」

  噗……我听到这句又笑出来,我想,如果我含着红茶的话,我的车玻璃都已经被我洗干净了。

  「天啊,那你跟我说,你上学的时候都干嘛去?」

  「在宿舍啊。没人跟我说外面可以泡妞啊。」

  「你是傻的吗?班室里面呢?这么多女的还不谈恋爱。就算没有,别的系也有啊。那些美术音乐系的,气质女多得跟什么一样。」

  「我们那个班你又不是不知道。都是男的,你看我们那些兄弟(会友),哪个结婚的?连女朋友都没有好不好?就算你说别的班有,当时侯我们都没胆去好不好。而且你当那些师兄是好人啊?都是禽兽……」

  - -!天啊,居然还有这藉口。「那你跟我说,你大学时候都干嘛去?别跟我说在宿舍里面打游戏。」

  「就是打游戏啊,你看过的。一个宿舍里面刚好5个人。基本天天晚上开黑,有时候还通宵。」

  「我无言了,你慢慢……」

  这边我才停好了车,他已经拿着我们的身份证和房卡绕到地下一楼的电梯口那等我。速度可想然之又多快,我还以为他刘翔上身。

  最近这一年内,市里面开了很多这种情侣酒店。收费也比外面那些如家七天的贵上不少。不过氛围也好上不少。大房里面有些还有情趣家私,就是那种躺上去很舒服自然而然就是摆出各种姿势的定做沙发或者床。(别问我为什么知道,这事儿我以后再说。)

  上到房间里面,我们就各自各洗澡。把那些敏感的地方都洗的干干净净。毕竟我还是有点儿洁癖,还把莲蓬拆下来,用那个小水管往里面灌洗干净。很久没用过了,我很怕里面有些什么异味。我很讨厌那股味道,反正怎么形容也形容不到,就是一闻到就什么心情都没有。当然,如果男人身上有那种特殊的异味我就更加反感。

  轮到他去的时候,我千叮嘱万叮嘱一定无论如何要洗得干干净净。结果他进去洗手间足足半个小时有多。

  出来的时候他也有点不好意思,只穿着内裤。妈啊,比小女生还离谱,居然还脸红。我不知道怎么反应,他就急急地走过来把我浴巾一扯。

  于是我就赤身裸体的在他面前。

  「你别这么猴急好不?」我略略带点生气。

  「那······」

  「你去把灯光调暗一点先。」

  「哦。」见他转身走到床头柜边,准备关灯。我也拿起我正在充电的手机,打开了刚刚那首胡琳的「爱不完」。蓝调的调情音乐又在耳边响起······

  我没有躺到床上,而是选择了倚在一边的那张情趣沙发上面。身体躺在上面,自然而然地就摆出了羞耻的姿势。可是我没有觉得不好意思,双脚张开成八字形一样,各自搁在沙发两边的靠手上。可能已经习惯了这种姿势,大大方方地将自己展示在另一半的面前。

  我用手势示意他过来抱我。嘉豪穿过我的背,双手环住我颈部,嘴上确实不停地吸吮我口腔里面的津液。就好像一个在沙漠里面饥渴了一辈子的人找到绿洲的感觉,他的嘴巴好像章鱼的吸盘一样,不停地吮吸着我。有时候又会轻咬我的下唇让我痛并快乐着。而且舌头在我口腔里面好像搅拌机一样不停地拨弄我每一丝的请调。很快我涂着口红的嘴唇也感觉到了干裂的滋味。好像欲火把我烤干掉一样。多亏了我这些日子的教导,现在嘉豪的接吻技巧总算是跟得上我了。我口腔中分泌出大量的津液,我不停地卷动舌头,让舌尖往他嘴里推去。让他能多吸收一点我对他的爱意。

  这时嘉豪硬直的肉棒忽然间想对我发起进攻。我察觉到了后,马上就把他推开。

  「怎么了?」

  「哪儿有人像你这样急躁的啊。」

  「哪,应该怎么办。」

  「慢慢来好不好?」

  「呃,我知道了。」说完这句话后好像点明了灯一样,他轻跪在我面前。用嘴巴逐个逐个地吸吮我的脚指头。在暗暗的灯光下,我的脚趾上的红指甲映衬着什么,反射出光泽的旋律。而嘉豪的舌头则是在我脚尖上跳着舞步,时而伸出舌尖往我指缝之间撩动。配合上双手在我小腿上面轻按,传来了丝丝快感。我不由得脸红心跳起来。

  他沿着脚掌一路往上直到我大腿的内侧,每隔几公分就深吻一下,口腔里瞬间抽成真空让我感受到官能上的极致畅快。好久了,已经没有和男人爱爱。看见他这么卖力地为我服务,我心里面有种异样的冲动好像被激发起来,我开始有点害怕起来。这难道才是真正的我吗?

  「这招你从哪里学来的?」他不是说自己是处男吗?怎么会这么懂女人的禁忌地带?

  「我看AV学来的。里面那些男人都喜欢这样帮女人服务。有时候还会隔着丝袜。」

  「哦。那你继续,不要停。」>_<!

  嘉豪听到我的话,就明白我喜欢他这么服务。左脚服侍完毕就轮到右脚,那种刺激的感觉一直缠绕着我心头。实在是太舒服了,「啊……」我情不自禁地轻呼一声。

  嘉豪服侍完之后,就跪在我面前,仔细地看着我的阴唇。灯光虽然灰暗,但光线还算是比较足够。他好像发现什么新大陆一样,眼睛一个劲儿往我小穴的深处不停探秘。使我觉得又带来不自然。

  「你干嘛呢。」

  「没,我只是觉得有点黑。」

  「你什么意思。」

  「不是不是,我······」

  「你的意思是嫌弃我吗?」

  「不是啊,真的不是。只是我看Av的时候都没有觉得会黑这么多。」

  「那是自然的好不?我都多大了?就你还是处男而已。」我有点生气。在我们一起之前我一共有过4个男朋友。高中那个是初恋,然后到大学曾经交往过俩个学长。之后出来工作后就又交往了一个同事。嘉豪是第五任的男朋友。这之前我都已经跟他坦白过了,现在说这些话不是嫌弃是什么?

  正常人只要有过性生活,体内分泌的雌激素会让那几个敏感部位变黑。这都是常识啊好不好?我真搞不懂那些天天说粉红粉红的人有什么意思?在淘宝上面有卖那些什么变粉的产品很多都会伤害到女生。其实这有什么好呢?是不是?我一直以来都非常反感些老说什么什么木耳的男性,你们就没有想过自己的那里也是脏兮兮的吗?你怎么不买来把它搞粉红色了?

  见到我有点生气,嘉豪连忙跟我说了几句对不起。「我真的不是这个意思。

我没有嫌弃你,你愿意跟我在一起我已经非常幸运了。」见我还是鼓起两鳃,他知道他怎么说也没用了。这时他不知道哪儿来的念头,一鼓作气的用嘴巴往我最深处探索。我知道,他这是用行动来告诉我事实。

  当他的舌头伸到我小穴的深处,我马上就打了个冷颤。实在太刺激了,温暖而柔弱的舌头在我穴壁里不停舔弄,我简直心如鹿撞。

  「别啊,那儿脏。」

  「不怕,」嘉豪探出来说「我就爱这样的你。」

  听到这句话,我好像找回了初恋的感觉一样,小心脏在砰砰地乱跳。不知道是他服侍得我太过舒服还是怎样。总之我很爱他这样说话。

  嘉豪的嘴巴开始进攻我那可怜的小阴蒂,他舌头的缠绕和牙齿的轻咬让我很难受,下体有种舒服但是搔痒无比的快感。不一会,我感觉到我阴道分泌的爱液开始成倍增加,甚至还留到我屁股上来。而嘉豪,则是好像同时开启了抽水机和搅拌机一样,不停地在我小穴里面翻滚和吮吸。

  我不敢想象下体发生的事情,我只想闭上双眼静静地感受这一切。突然间,我好像打了个冷颤一样,双腿不受控制地诈了跳,然后下体好像有电流通过一样,慢慢地麻痹开去。很自然地把双腿抬高,好像很渴求地让他更加深入。我耳朵里面只充斥着「窣……窣……窣……窣……」的声音,是嘉豪不停吮喝着我淫液的声音,情况简直不能再淫荡到极点。

  「嘉豪,我······啊……」我竟然好像少女含春一样呼唤着,我知道是时候了。我想要,我想要,我想要。我想要嘉豪的肉棒狠狠地插入······

  嘉豪好像明白我意思一样,站直身来。「没关系吗?我没戴啊。」

  「快啊,我理你那么多干嘛?」我似乎是疯了,「快点!」

  足足大半年了,我少有地被挑逗到欲罢不能。

  嘉豪他一挺直腰板,那肉棒就好像被黑洞吸进去一样自然而然地一下子就插入到最深处。「啊……呼,嘶……呼!嘶……呼···」我深呼吸了几下。很痛!真的很痛!我的眼泪在框里面打转。真的!那眼泪,好像喝红酒t那种感觉,在杯里面不停地旋转摇晃。但,真的好爽!

  这时候我也同时听到嘉豪的轻声呻吟。同时下体敏锐地感觉到一张一缩的那种感觉。我知道他已经射了。

  对!没有错。就尼玛这么一下,就软了······就没了······

  呃···我想,毕竟是处男,我明白的。他根本受不了这样的刺激。但是那前戏,就连我也快承受不住了!

     ***    ***    ***    ***

  在这个晚上,我和他其实都没有满足。我知道的,但是他没有再向我索求些什么。至少那天晚上他表现得很安份,就像个小婴儿一样躺在床上,枕着我的手臂,抱着我的腰间,一头蒙进去我的胸部那儿,睡着了。好像真的是我亲弟弟一样那种感觉。

  我并没有睡着。我在那个晚上想了很多。究竟我为什么喜欢他?就这么一个条件比我差很多的男人。

  可能我和他相比之下,更变态的是我吧。

  因为我发现了,原来我抖S!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