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催眠)【作者:玄远】

  看着周围熟悉而有陌生的街道突然有种物逝人悲的感觉。

  从口袋拿出一根可循环使用的无害仿造烟,这种烟的烟对于广大烟民来说可谓之福星,毕竟是无害的,而且一根用个几年都没事,虽然稍微有点贵就是了。

  深吸一口,吐出,走过红绿灯毫无目的的散着步直至一条小巷,他不得不承认自己迷路了。

  忽然他看见拐角走来一个靓丽的身影,她有着一头漂亮的银发长及腰部,能看出来她长时间特别用心的保养。

  上身穿着一件刚好合身的白色背心以及稍小的夹克,能够看到她胸前诱人的凸起。

  下身一件短裙和包裹住美腿的黑丝再加上那嫩白的绝对领域,这让他不禁咽了一口口水。

  只见她一手提着一个袋子另一手拿着手机摆弄着。

  他心中大喜,但喜的原因不止是找到可以问路的人而已,满脸笑容的他将烟收起向前大步走去。

  「嗨!美女打扰一下,我叫崔勉,能够告诉我隆安怎么走吗?我迷路了,出去了几年这里变化太大都认不出来了。」他一脸迷路之人终于找到救星的表情。

  听到他的解释,刚因陌生人迅速靠近而后退的一步又抬了回来,她的语气不像外表那样高冷。

  「隆安的话……嗯?!」

  刚想指路的她身体一阵晃动险些栽倒,多亏崔勉及时扶起,看着她的睡脸崔勉心脏剧烈跳动。

  「看来这是真的,那个遗迹还是有必要再去啊。」

  美女之所以会晕倒是因为崔勉在她抬头分心只是到达了她的身侧,在她想要伸手之时崔勉将手无声无息的摸到了她的脑部将一枚针状物瞬间插入。

  这枚针是他前两天在无意间闯入的遗迹中找到的,刚开始在里面醒来的时候他特别方,知道自己变为所谓的主体时,他方了,甚至到最后知道了他面前石柱之上的那枚针的作用时……他更方了。

  当那枚针插入生物脑部之时对于主体的命令会「绝对服从」

  作为一个正常的成年单身狗的崔勉可是不少浏览适合他的网页,对此针,他只能说……神器啊!

  将美女扶起,心中一动,她站直并睁开了双眼,毫无焦距的瞳孔也返回了一见面那时的明亮。

  「先是像那边走……」记忆还只是保留在刚才的那一瞬的她,醒来后只是继续的说着。

  「美女!」「嗯?」

  「我是你儿子!」说着掉节操的话的崔勉抱向美女的纤腰,并把头伸向美女的胸前的山峰好好的享受了一次什么叫做「洗面奶」

  莫名其妙的就成为了妈妈的美女一脸慈祥双手紧紧的拥抱着连名字都不知道的陌生的「儿子」,哪怕「儿子」看起来比自己都老也没任何的不适,好似本来如此一般。

  感受了一会儿「洗面奶」的崔勉抬起头心中一动再次说到「我是你哥!」

  双手将美女死死的抱向自己,感受着压着自己身体的两团柔软,双手抚摸着美女富有弹性的翘臀,崔勉下体充血快要把持不住了。

  而对于自己在短短几分内就变换了两个角色的美女此时扮演着「好妹妹」的角色,一脸羞红无力的被抱在怀里,甚至还轻轻的喊了一声「哥哥」

  就快要把持不住的崔勉被两道突然出现的声响惊到,现在可是在外面啊,好险好险一看原来是美女因无力而掉落的装满书本的袋子以及手机。

  被惊醒的崔勉接下来打算再试一次,再试一次这枚针的力量。

  「我是你爹!」

  看着因自己摸头而一脸享受的「好女儿」,崔勉心里最后的一块石头终于落下,这枚针的运用是真的,它的力量也如描述那样强大。

  崔勉他明白,这个美女是自己的了。

  一路走向美女的家,通过交流崔勉知道了她叫做李雪琳,父母离婚多年,有个双胞胎妹妹,她跟着父亲妹妹跟着母亲,在去年父亲出差打工留下她自己一人在家。

  而她是刚从妹妹家里回来,学习较好的她是经常会去妹妹家里指导学习。

  跟着她走进一座别墅,这就是她的家,不得不说她还真是个白富美啊。

  将门反锁,确定不会有人来打扰后,崔勉带着自己的「好女儿」走向大厅。

  由于为了来这座城市赶了不久的车以至于饭都没吃的崔勉,为了让自己的第一次更有活力,所以,先吃饭再说吧。

  单身多年的自己虽然也会做饭吧,不过还是让美女来做饭更有吸引力,难道不是么?

  「爸爸,你先坐,我下面给你吃哦!」作为好女儿的李雪琳倒是有点活泼,此时更是说出了一语双关的话(笑)

  「雪琳啊!你先去穿个围裙吧别烫着了,顺便把衣服也脱了吧,这天太热了。」

  「嗯!」

  理所当然的并没有安生的坐下来的崔勉跟着李雪琳去拿围巾。

  从后面看着那随着步子哪怕是裙子都不能完全遮挡的抖动的翘臀,这次毫无忌惮的崔勉当即把裤子一拖丢在一旁,赤着脚踩在地板上,同样裸露的还有充血挺起的老二。

  不知不觉中李雪琳已经拿到了围裙并开始听崔勉所说的开始脱衣,不过哪怕是定下计划后依然没忍住的崔勉冲上去中断了她的动作。

  李雪琳作为一名新世纪「好女儿」对于父亲的话当然是照听了,顺从的跟着父亲的动作一件一件的脱着衣服。

  先是马甲,紧接着就是短裙。

  蹲下身来的崔勉手一抖一抖的在女儿的帮助下把女儿的短裙一点点褪下,中途也没少碰到光滑白嫩的大腿,以及在诱人的黑丝的包裹中有着别样的触感的小腿。

  就算是现在手里还残留着那美妙的触感,但紧接着他果断的把目标又锁定在了那象征着少女心灵纯洁的白色棉质胖次……他再次伸出了狼爪。

  将褪下的棉质内裤握在手里,能够亲身体会到那残留的温度,真是太好了!

  忽然崔勉闻到了一股淡淡的另类的香气,瞬间崔勉的目光死死的盯住手中柔软的内裤,难道!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处子幽香?!

  同时,感受到了父亲对于自己内裤的过分关注的李雪琳满脸通红。

  「父,父亲,最,最近因为事,情太多内裤近一周没来得及换洗……」紧张的她都结巴了,此时的她也是特别可爱。

  「放心!没事的,你以后在家就别穿内裤了,内衣也是。」

  说笑话,崔勉当然不会在意这些的,别说是一周了,只要是李雪琳这样的超级美女,哪怕是一个月哪怕是半年,都没事!

  现在,李雪琳的身上只剩下了背心内衣以及黑丝了,稍大的背心前侧悄悄的遮挡到了私处,那若隐若现的粉红更是有了别样的魅力。

  随手将尚留着温度的内裤放入口袋,崔勉抬头看着一脸羞涩的李雪琳,在一头银发之中白皙的脸蛋微微发红好似苹果。

  看来哪怕是记忆都改变了,身体的一些反应还是保留着的,那么值得沉思的是所谓的「绝对服从」的指令的执行到底是以什么为标准呢。

  这点必须搞清楚。

  崔勉所下的指令特别模糊,除了关系以外没有任何补充,那么指令的执行都是针在作用,目前只知道了针改变了记忆,之后什么不知道,必须要落实,不然不能安心。

  接着崔勉又将目光放在了那若隐若现的粉红之上,不过现在还是专心享受一下这个美妙的佳肴吧。

  伸手将背心向上掀起,随着崔勉的动作带起了空气流动,感受到了下身再次一凉的李雪琳就是一声下意识的娇呼,听的崔勉又是一阵痒痒。

  这时催眠才发现那一只隐藏着的私处上方毫无杂草,从毛孔能够看出这不是刮掉的……那么……白虎么!

  以现年代女性格外开放的情况来说,这可是珍惜生物啊更别说是像李雪琳这样美貌无双的大美女在18岁还保留着处女了。

  一直以来以运气差而认为自己是非洲人的崔勉表示,最近自己偷渡成功了!

自己成为了一名荣耀的欧皇!

  在美人羞涩的诱惑下刚想不管三七二十一的扑上去崔勉……

  咕噜!咕……

  好吧!你赢了,再次冷静下来的崔勉在肚子的叫喊中决定等填饱肚子在正式来时。

  不过,如果真的就这样直接等吃饭的话,崔勉自己都该质疑自己是不是男人了,自家奋力挺起的老二的幸福不能就这么拖延!……先吃点甜点吧!

  这么想着的崔勉站起身来对着雪琳的樱桃小嘴就是一个舌吻,那柔软的小嘴湿润的嫩舌以及隐约有点甜味的唾液,还有那肩上环抱着自己脖子的双臂,这完全就是在以前根本不可能享受到的,可以感受到未来的生活将与过去有着天与地之间那般的差距。

  不过甜点可不是这个呢。

  长达1分的初吻在两方剧烈的喘息中结束了,第一次的舌吻让两人完全沉浸入那美妙的感觉之中,要不是生命的本能的挣扎两人甚至都有可能会窒息呢,不信的话试试1分以上的憋气再说,嗯,没练过的,练过的忽略。

  悄悄的等了一会两人缓过来以后。「爸爸!我还要做饭呢,只有填饱肚子才能在之后更加尽兴,这样你才能更加得舒服,获得更多的快感,难道不是么?!」

  听着雪琳以自己的意志说出这样淫秽的富有诱惑力的话语,崔勉心理一阵满足。

  「做饭先不急,你看我的下面,充血都这么厉害了,难道不应该先解决一下吗?」

  李雪琳低下头看到了自己「爸爸」对着自己的半裸身躯挺起的下体。「嗯……」

  虽然害羞,脸颊透红,但仍没一点拒绝之意。

  崔勉可以肯定的是雪琳的父亲对于雪琳从没有做出如此淫乱之事,而疑似替代了她父亲的这个角色得自己也没做出更多的指令,那么以雪琳此时并无反抗之意来看,在她的记忆中此是显然不是第一次,而且并不是强迫,或许是两情相愿的。

  那么,问题再次来了,指令是以什么为标准呢?看来之后还需要套话。

  在崔勉胡思乱想之时,有着自己意识明显不是只能依靠指令的人偶的雪琳已自己选定了解决方法。

  只见她蹲下身来,由于她身高比起崔勉差的并不是很多的原因,以至于她在拥有一双诱人长腿的情况下蹲着之时头部刚好较之于崔勉的下体高出一部分。

  白嫩的大腿在蹲下之时因与饱满的小腿挤压而稍显肥胖,但却丝毫不影响美感,反而更有肉感,让人忍不住的欲伸出狼爪去蹂躏一番,更甚者,在黑丝包裹下的大半部分的玉腿更是诱惑十足。

  于是,崔勉果断的伸出狼爪在玉腿之上到处抚摸,再加上那不时在充满弹性的嫩肉上的揉捏,致使敏感的雪琳发出一声声诱人的呻吟。

  紧接着崔勉便居高临下的看到了雪琳那傲人的双峰,毫不掩饰自己欲望的他便直接伸手去捏,那柔软却又充满弹性的双峰其触感的美妙是他以前一直都不敢想象的,哪怕是隔着一层衣服,触感依旧足矣回味无穷。

  这时,因为父亲动作而脑海一片空白的雪琳,再次的行动了起来,她掀起背心下摆直至胸部以上,被没有一丝下垂仿佛在挑战地心引力的双峰所支撑。

  但是,最引人注目的是!竟然没有那让崔勉无比遐想的大凶之兆,雪琳她上身竟然是真空上阵!

  似是感受到父亲目光中的震惊,雪琳一脸羞涩又有些无奈的说道「在,在妹妹家的时候,胸罩弄湿了,而她和母亲的尺寸都不适合,所以只能穿着妹妹的外套抄小道尽快回家了……」

  尤其是在说母亲和妹妹的尺寸都不适的时候她骄傲的挺了挺那傲人的双峰,那激起的一阵阵波动甚是壮观。

  忽然,她发现现在耽误的时间太多了,她也不多说,按着她的想法根据记忆中自己曾经拿着黄瓜练习出来的身经百战的高超武艺,果断的将那根比黄瓜还要粗上不少的「黑长直」放入自己两峰之间,并不断的用双峰挤压,而且还时不时的用那两枚粉红色的甚是可爱的此时已经突起的小樱桃去尽心的挑逗。

  虽然没有人看到,但是她的私处确实是开始湿润了起来,可是双手尽用的她是无法完成自我发电的,所以她只能不断的摩擦双腿试图缓解现况。

  哪怕是因为第一次正式的给自己的父亲做实战而脑中空白一片,可是她心中仍有那么一丝的意识给自己加油「李雪琳!你苦心训练准备了这么久终于到了和父亲实战的机会了!绝对要做好,要让父亲好好舒服一下缓解多年的疲劳!……」

  在用胸前柔软尽心按摩一段时间后的雪琳决定再进一步,她张开嘴组织晶莹的口水从那粉嫩的下唇划出滴至胸前沟中的那根「黑长直」

  在散发着细微清香的口水的滋润下双峰的柔软给了崔勉更多的快感,但是多年自撸成才的经验让他不至于现在就已缴械投降,,虽然也已经接近了吧。

  之后,雪琳做出了最后的一部,低头将那根「黑长直」的棒状体,又名为肉棒的无法被双峰所包裹到的前端部分用粉嫩的舌头细心的舔了舔,那种刚被温暖覆盖瞬间却又被凉风所吹拂,之后再度被温暖覆盖的如同冰火两重天的感觉,再次将快感翻倍,崔勉他明白自己快要射了,在如此美人尽心尽力用高超的技巧所服侍的感觉,以及那一生中少见的身份差距的征服感,犹如一步升仙。

  丝!

  只见雪琳猛的将那多余出来的部分尽数塞进小嘴之中,本来就不大的小嘴因为努力的伸张唯恐让牙齿碰到那脆弱之物而有一种撕裂的疼痛,但是雪琳她并没有因此而有一丝松懈,她,能忍!

  通过胸部而感受到「黑长直」棒状体的异动的雪琳知道原因,所以她在吸入之时便是猛地一吸,到用劲不是过大亦不是过小,而是达到了能给人快感的最佳力度。

  随着崔勉的一声低沉的嘶吼,他双手抱住雪琳开始了最后的冲刺,一边的射出一边的在湿润的通道里尽情的抽插,两人同时达到了欲仙欲死高潮。

  「目前算是稍微得知记忆的改造是与作为宿主的自己的想法有关吧,悄悄能够安心了。」

  再一次美妙的喷射后,坐在客厅沙发上的崔勉如此想到,处于这个位置的他只要测过头便能够看到在厨房忙碌着的雪琳,以及那因大腿的行动而不一颤一颤的丰满翘臀,哪怕她还是处女,但臀部如此丰腴还是让崔勉想到她的母亲究竟是何种光彩,竟有如此优良血统。

  不过现在还不是去捕获那两个美人儿的时候,需要在等一段时间,然后去再去一次那个遗迹,当初在那里只产生了一根,而这针也只是一次性用品。

  还有就是,崔勉发现了现在的他无法对于雪琳的记忆进行再一次的大修改,或许大修改有着次数限制或者是刚使用的那一段时间内,这不勉让崔勉感到不小的遗憾。

  现在崔勉打算让他的第一个猎物,也就是雪琳向着性奴隶女仆发展。

  崔勉心中一动,对着雪琳的记忆做着修改,这是细节的修改,通过修改记忆甚至能够让雪琳瞬间学会她曾经所不会的技巧。

  就比如说刚才的那次口交,曾经清纯的她并没有接触过这样的技巧,但是通过崔勉记忆中看过无数遍的岛国爱情动作大片中的技巧她却是能够熟练的使用出。

  崔勉观察着这里,翻出几颗核桃吃了吃又喝了点饮料,悄悄顶了顶饥饿的崔勉将目光再次转向了雪琳。

  (这前面的是填一些之前的坑,后面开始你们要的更新。你们的崔更让咱明白了咱不是在自娱自乐。)

  「嗯?!」

  突然的袭击让少女刚缓过来的脸色再次泛红,并且发出一声美妙的娇喘。

  「父亲?!又要来了吗?嗯?!可以的,不影响做饭的……」扭头看到站在身后的父亲,眼角的余光瞅到了父亲那微斜的腿,以及那紧贴自己足以自傲的翘臀,下体不由得一片湿润,她下意识的加紧双腿。

  感受到两腿之间火热的棍状物体,她明白了自家的父亲大人又忍不住了,明明在外出的那一年之前无数次的调教已经将自己全身上下除了处女的任何地方都开发过了,没想到现在还是如此的眷恋。

  这从侧面说明了自己的酮体父亲大人同样是无比的喜爱,百玩不厌。

  心中被高兴淹没不知所措的雪琳,主动的摆弄着双腿,用自己两只充满肉感但却不显肥胖的大腿摩擦着那根肉棒,那根从幼年便以陪伴自己于现实以及梦境的肉棒。

  而在雪琳用心的摩擦着肉棒之时她胸前挺立的双峰也被两只狼爪深深的牢牢的抓住。

  不安分的狼爪在感受着双峰的柔软与惊人弹性的同时也在时不时分出利爪前往峰顶的那颗粉嫩,雪琳心中生起一阵阵又痒又麻的感觉从粉嫩的圣女果中传来。

  于是被两面夹击的雪琳只能保持于用心用双腿侍奉老二,一面感受着双峰传来的奇妙感觉,同时在分出心来做饭这样的状态。

  另一边,再次精虫上脑的崔勉刚将老二送入雪琳张开的两腿之间,双手伸向那芊芊不可一握的腰部,不过立即送老二传来的美妙触感让他一愣,随即便反应过来,将双手埋在双峰,不时的揉捏着粉嫩的已经凸起的樱桃,心理闪过一个个邪恶的计划,下体偶尔的一次前冲触碰到雪琳那已湿润的鲍鱼带起一声声高调的娇喘与呻吟,听着大大小小的由雪琳所发出的动听的声音所组成的美妙歌曲,那感觉,美如天堂

  刚刚把自己无数子孙喷发在雪琳两双白嫩丰满的大腿之间,崔勉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崔勉也知道,如果不是那个遗迹里的奇遇,以自己的家世,财力,与工作,可能一辈子都不可能与雪琳这样的美女有过路人以上的关系。

  哪怕现在这个时代绝世的美女不在少数,曾经之存在于想象和yy之中的除了例外就没有丑女的二次元中的各种女主女神们也出现在世界的各个角落。

  但以世界庞大的人口比例和自己无能的力量,都足以让自己永远的只能成为路人或者只有一面之缘的龙套。

  但是!!!现在他,崔勉将成为主角,这个念头在升起后便一发不可收拾,虽然心底里他知道自己并不是什么傲天,不过……

  如果真的有操纵着这一切让自己有了这种一步登天的机遇的幕后黑手的话,那么还真的不得不感谢他(她)啊,感谢他(她)给了自己这个机会,虽然不知道那个存在是否有着目的,有的话,那目的又是什么……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

  看着哪怕因为自己「父亲」的挑逗而全身无力,白嫩的的皮肤染上了无尽的霞红,不断的喘息声说明着她的状态并不好,但就算如此也仍然坚持着强行控制着自己的身体去用心坐着「父亲」喜欢的料理,对此崔勉邪恶的笑了。

  那些真的重要吗?

  所以,与其拒绝这些而去一生的碌碌无为做个路人,崔勉他更愿意去享受这一时的美好。

  「叮!~咚!」

  「主人!您妹妹来了,是否开门?」智脑的声音从厨房传出。

  崔勉来不及惊讶雪琳竟然会有智脑这种天价的处于实验期的家用智能,听到雪琳的妹妹来了,崔勉的第一反应不是又要多了一个美人「玩具」,而是急着躲起来……

  因为手里的针可是只有刚才用在雪琳身上的那根,没错,当初从遗迹里出来的时候只拿了一根针,早知道就多等一段等新一批生产出来的时候再离开了。

  针的制作需要以宿主大脑为基础加以制作,这是崔勉从那里看到的,而在崔勉醒来的时候也就只有一根的现货,其他的还在制作中……

  仿佛感受到了崔勉的焦虑雪琳走了过来「父亲大人还在生母亲和妹妹的气吗?」

  「嗯,现在的我并不想见到她们」等到那些针制作完成就是见她们的时候了。

反应过来的崔勉回应着雪琳「快帮我找个地方藏着。」

  「嗯,父亲大人跟我来吧。」

  就这样崔勉就跟着雪琳一路跑到她的卧室,然后就看到让他傻眼的一幕,雪琳的卧室下还有个地下室,没错,特别隐秘的地下室。

  「父亲大人您先进去吧,我去应付一下妹妹,很快就回来。」

  地下室里很空旷,看起来并不比这栋别墅小,装的也有大量的灯。

  但是……这是什么?沾满红色绿色液体的唐刀与红缨枪?破烂不堪有着大量空洞与抓痕的同样沾满红色绿色液体的铠甲?

  强压着恶心感的催眠仔细观察着,从液体的干涸程度上来看是最近粘上去的,但是那红色液体怎么这么像血呢?!?!

  看来自己这个「女儿」并没有这么简单啊……

  不久后,因为没有对比无法做出判断多长时间的崔勉看到雪琳下来了,看来是已经把她妹妹打发走了。

  「雪琳这些都是什么?」

  在灯光边缘的朦胧光芒下低着头的雪琳看起来有着阴森。

  「那些是我前几天刚换下的铠甲和武器,这些已经不能再用了,上面那些红色的是人血,绿色的是怪物的血。」

  「其实里面还是有他们的脑浆的,但是被颜色最多的另两种给洗刷掉或者掩盖了。」

  「这……」崔勉心中大大的吃惊。

  「在几年前我就因为进入过遗迹并且得到了很多的东西和并不怎么会用的实力,后来我就被军队发现并加入军队,战争无处不在,特别是现在这个时代,所以我休息的时间很短。」

  道理崔勉都明白了,不过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硬要说的话……这样就不能玩的太过火了算不算?

  吃着比什么满汉全席还要屌到爆的人体盛宴,最重要的是那个人还是雪琳这样的大美女。

  当然,对于自己一个星期没有清洗自己娇躯的雪琳在听到父亲大人说要吃人体盛宴后大惊失色,不是她不希望人体盛宴这样的玩法,单单只是对于自己现在的身躯并不抱有卫生的期望,所以在尽可能的在食物凉下来前去清洗了一下身体。

  现在雪琳正两腮通红的躺在客厅那张大桌上,下面铺着好几层的桌垫,崔勉也不想艮坏了雪琳的看起柔弱大小姐的娇躯。

  清洗后的雪琳原本白嫩的肌肤更加的晶莹透澈,如同白雪公主般白里透红的肌肤就像石榴那般让人看见就忍不住的上去咬一口,空气中飘荡的随着清洗后肆无忌惮的散发着的处子幽香更是妙不可言的催化剂无时不刻的刺激着人的大脑神经。

  为了能有更好的第一次的体验,强忍着诱惑在一声声娇喘中吃完雪琳做好的堪称一绝的料理后,崔勉决定……

  先去洗个澡吧!(* ?﹃`* )

  随后,和雪琳一起来到卧室的崔勉一点一点的将雪琳身上最后的防线解除。

  说到底崔勉内心深处也是一个比较古板的天朝人啊,不然也不能在不是阳痿的情况下坚持那么长时间,换做别人估计一进门就会直接将她就地正法吧。

  「嗯~」这是两人深沉的拥吻着,与换衣这是在服的时候不同,这时有着更加令人着迷的感觉在刺激着两人的大脑,如同毒药般引人沉入其中无法自拔。

  「卟~」生物求生的本能再次疯狂的提醒,让两人不舍的从热吻中分离,一丝代表着淫秽的银丝象征着他们的不舍连接着两人的嘴唇。

  仅仅只是接吻就有如此的快感吗?

  这不仅仅是在回忆自己迷失在接吻带来的快感中,这同样是在感叹雪琳的敏感程度。

  脸颊通红甚至红到耳根的雪琳在崔勉的身下不断的摩擦着自己的双腿,从崔勉的角度刚好可以看到那闪烁着淫秽光芒的秘制液体,这一幕就好似在欢迎着崔勉他的进入。

  虽然事实的确如此……

  一手揉捏着雪琳那柔软的胸部,如同两座耸立的柔软雪山,山顶上的粉嫩樱桃也是吸引着人最本能的目光。

  所以兽性大发的崔勉遵照本能一口就啃了上去。「嗯~好痒,好奇怪~~明明不是第一次……」

  [ 当然是第一次啦,毕竟你的新记忆那只是伪造的而已……] 心中怀着邪恶心思的崔眠双手猛然使劲儿,就仿佛想要将那两颗棉花球给捏爆一样。

  「嗯?!~疼~」

  铺垫也差不多那么该结束了,接下来就是主食了。

  「接下来你准备好了吗?」

  「父亲大人,请尽情享受,我可是准备10年了……」

  崔眠看着李雪琳那张初次见面时高冷又纯洁的脸庞,此时正在享受着源源不断的快感的她脸上充满着妩媚,潮红的脸蛋和仿佛能挤出水的一双大眼睛。……当然她确实挤出了眼泪,名为喜悦的泪水。

  双手抱起那双大长腿,嫩滑感觉让崔眠不由得在多摸了几下,而那两腿之间的少女神秘地带也大大方方的出现在眼前,少女私密的三角地带不断的流出不明液体,象征着其主人的请求。

  「来,就由你来引导它的插入吧。」崔眠挺着那根硬的有些发肿的大兄弟。

  而父亲的乖女儿当然理所当然的听从了父亲大人的命令,伸出双手将那根「黑长直」头部一点一点的插入自己处女地。

  「父亲大人请一鼓作气的让女儿变为您的女人吧!」李雪琳睁大双眼注视着自己的父亲大人,想要记下现在所要发生的所有。

  然而可悲的她并不知道,现在所发生的一切对于曾经的她是多么恐怖,宛如地狱一般。

  仅仅只是龟头进入就能感受到那种紧凑的快感,当一点点插入时哪种一点点分开紧凑的肉壁时更是有着别样的快感,崔眠有种自己是正在只有自己一个的游戏服务器开荒的感觉,特别是那个游戏服务器是所有人都想要进入的超稀有服务器。

  所以当崔眠一鼓作气进行冲刺时冲破那层名为「处女膜」的世界boss时,就有了爆出唯一神器的快感。

  当崔眠将自己的便宜女儿的一血拿到手后,甚至还用自己那巨大的黑长直插入了那封闭严实的宫内,就好像二血到手,快感如潮,甚至差点就让崔眠立马缴械投降并且获得秒射男的称号。

  突然的崔眠心里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感想油然而生,但是崔眠并不知道这到底是因为什么,而且,作为一个男人,甚至是刚刚才从处男转职而成的男人,面前有着这么一个大美女妩媚的躺在你的面前任你宰割,你还能想着其他吗?

  所以崔眠就把这种感觉瞬间就抛到了脑后。

  看着今天第一次见面就成为了自己的便宜女儿的雪琳,看着她香汗淋淋的明明痛的要死,但还是为了这个今天刚刚见面就成为了可以让自己付出所有的父亲的——陌生人。

  为了他而强行摆出一副我不疼,我很爽,父亲大人请尽情发泄的妩媚表情。

  看到这里崔眠莫名想笑。

  崔眠奋起力气如同草原上的草泥马一样奔腾不息,同时还抓起面前的两座高挺的山峰,用湿润的舌头疯狂的去湿润那两颗粉红的樱桃,柔软的触感如同再吃不能用力太啃咬的布丁。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