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兰菊竹之梅的性辣味】【完】

摘要  「爸爸要去上班喽。」   「爸爸,等一下,顺便载我一程。」   「冬竹,你换下来要洗的衣服那?你又没丢到洗衣篮吧!」「抱歉啦~我放在床上啦,帮我...

  「爸爸要去上班喽。」

  「爸爸,等一下,顺便载我一程。」

  「冬竹,你换下来要洗的衣服那?你又没丢到洗衣篮吧!」「抱歉啦~我放在床上啦,帮我拿一下。妈妈谢谢你,那我去上学去喔。」我无奈地摇了摇头,真的是拿这个女人没有办法。

  我是李春梅,是一个家庭主妇,像刚才那样混乱的情景时有发生,这就是我的家庭。

  我有一个心爱的丈夫和三个可爱的女儿加一个儿子,这么多成员的家庭,带来的欢乐虽然很多但让我烦心的事情也不少。

  「真受不了,积累了这么多都没洗……什么时候才会长大,唉~」结果还是要让母亲自己来收拾衣服,我是不是太宠女人了呢。

  「唔哇!这衣服好夸张哦。」

  在收拾冬竹床上的衣服时,竟然从中发现了一件款式特别成人和轻佻的衣服,这样的衣服就算是成人的我也会不好意思穿吧,如果是年轻时候或许还可以。

  恰好冬竹的房间里有试衣镜,我拿着那件特别的衣服在镜子前比试了一下,这种辣妹穿的衣服到底是什么时候买的呢。

  当镜子中的我和那件衣服重合在一起的时候,连自己也有点脸红了,这到底是像谁啊。

  我有三个女儿,大女儿陆夏兰,二女儿陆秋菊,最小的那一个就是陆冬竹,每一个都不能让我省心。

  平时在家里实在没事做的我,看见了这件有趣的衣服,一时玩心大起,拿着衣服又把夏兰的咖啡色假发拿了出来,搭配起来一起穿在了自己的身上。

  看着试衣镜中那个完全变样的我,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和认不出,这还是我吗?胸口开的这么大,连乳沟都露出来了。

  完全就像是一个十七八 岁,那种会整夜流连夜店的辣妹嘛,虽然我年轻的时候也很爱玩,但自从结婚之后就已经没再去过那种地方了,说来也好怀念。

  「挺适合的嘛,我也算是徐娘半老、风韵犹存不是嘛!」「啊!好想穿给别人看哦,……,虽然时间还早,不如出去买东西好了。」这种打扮的漂漂亮亮想要得到别人赞美的心情果然不会随着年纪而改变,但话是这么说啦,那种事情我哪做得出来。

  结果我还是做了,这个年纪穿着辣妹的衣服走到了大街上。

  「路人都在看哎?果然显得很突兀吗?」

  「喔!?什么时候这里开了一间KTV的,一直都没发现,不如进去看看好了。」其实是路人看我的眼神让我很不好意思,进去KTV躲一下比较不错,等过一段时间再回家好了。

  「喔?这妮子就不错哎!」KTV楼上的一间房里,有三个年轻人正无聊地打发时间,其中一个从放置在KTV门口的监视摄像头画面中发现了我的到来。

  「无脑妹一枚~」

  「啊!我瞧瞧。」

  「只要能赚钱都好啦。」

  「完全不成问题。」

  「咦,你不是讨厌那种的吗?」

  「那对奶子能够随我玩的话,谁会在意个屁喔!」三人计划了一下打定了主意。

  「您好,我们这里要唱歌玩乐的话是需要办理会员的,而做会员卡需要查看身份证,是否能请您出示一下?」「耶?!」听着前台服务员的介绍,我有些后悔进来和打扮成这样了。

  「惨了,这东西要是拿出来的话,身份就曝光了。」到时候肯定会是这样的:知道那个人吗?就是住在这附近的大婶耶。

  唔~哇,不会吧?考虑一下年纪好不好吗?大婶这种打扮,而且住在附近。

  他们肯定会这样议论的吧。

  就在我不知所措,找寻着借口打算离开的时候,身后传来了一道友善的声音。

  「hi,你一个人吗?」

  「欸?」

  「我们也要进去唱,一起如何?」

  骗人的吧,这个该不会是在搭讪吧?十几年没有过了,而且还是长的这么帅的年轻小夥,看起来他们也才和我那个读高 中的儿子差不多大小。

  「真、真的?可以吗?」

  「是啊,我们也三个大男人,寂寞的很咧。」

  其中一个染着金发的男孩向柜台服务员说:「要平常的那个包厢。」而我就在其他两个男孩的簇拥下像公主一样往里面走去,却没听到那个服务员低声的回答:「哦,监视器我会关掉的。你们可别惊动警察。」「放心好了,我们会处理妥当的。」「你叫什么名字?」「爱丽,请多指教哦。」

  这个名字是我年轻时候出入夜店时经常用的,没想到这么多年后竟然还有用武之地。

  「爱丽真的很会唱呢!」

  在那三个帅气的男孩的恭维和陪伴下,我真的有一种像是被人捧在手心里的感觉。

  「是你唱的太烂了。」

  「去你的。」

  真的好快乐,和他们在一起玩,总觉得似乎连我都变得年轻了。

  「咕噜咕噜咕噜……」

  「真猛呢你。怎么,你好像很习惯喝酒的样子?」「喝那么多不要紧吧。」「咕唔,哈啊啊……,不要紧,不要紧,再多叫几杯来呀。」我这豪饮的技术可是当年和许多男人一起拼酒锻炼出来的,不过因此被他们占便宜没少交『学费』就是啦。

  「她自个儿喝到烂醉了耶,喂。」

  「那就准备上吧。」

  「爱丽,要玩吗?国王游戏,虽然很老套,不过很有趣那。」「耶!?嗯,要,我要玩!!」这个游戏也是当年在夜店里和大家经常玩的游戏之一。

  我记得规则大概是按照玩的人数,拿出比相应人数多一张的扑克牌,从A开始当作一,后面再依次递增,其中一定要有一张鬼牌,如果谁抽到鬼牌谁就当国王。

  游戏的玩法很简单,就是抽到鬼牌的国王,可以命令任意其他两个数字的人做某一件指定的事情,当然前提是大家的牌只有自己知道,完全是凭运气凑在一起的两个人。

  而之前多放进去的那张牌就是国王的牌,但他不能够看,所以要是想出了什么奇怪的招数,说不定最后会害到自己哦,如果没抽到鬼牌的话,当然要重新洗牌。

  「那么,你先抽好了。」

  「真要命,差点就睡着了。」

  看了我的酒量也有所下降了呢,才这么几杯酒就已经有点头晕了。

  「漂亮,我是国王!」

  长着一张娃娃脸的高轩高声叫着,真是好运气那。

  「爱丽抽到了几号?」

  一直都很有礼貌的哲良往我身边靠近。

  「不~行,是秘密。」

  「好啦好啦,知道啦。」

  当我还在期待着接下来会是谁要接受国王的命令时,却没见到高轩、哲良、弘彦他们三个在桌子底下的小动作。

  「那么,3号给1号……来一段口交吧。」

  「欸?口交是指那个口交吗?」

  我的大脑可能受到酒精的刺激,连反应都慢了半拍。

  当我还在思考这项命令是否如自己所想的那样的时候,旁边的哲良已经站起身来,把他的牛仔裤的拉链给拉了下来。

  「那么,爱丽,请多指教。」

  在我还在困惑他要做什么的时候,一根已经勃起至超粗的肉棒就从裤裆里弹跳了出来。

  我用手下意思地抵挡那根肉棒向前的入侵,「你们总是在做这种事吗?」虽然年轻的时候玩的比这个还要过分,但是没想到到了这个年纪还要和这些小孩子玩这种游戏。

  「又不是小朋友,稍微来一下,好吗?」

  哲良有些心急地劝说着。

  「在我看来他们确实都是小朋友呀,不过,这边的这根倒真不是小朋友的样子呢,他们几个也真的不得了。」既然已经出来玩了,索性就放开些吧,反正这些事情我也不是没玩过。

  就这样安慰自己一番,我的手可是主动去摸哲良的超大肉棒。

  「唔喔~真积极呢!」

  「那,咪咪也露出来好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看起来有些坏坏的弘彦已经绕到了我的身后,从身后突然向我的胸部进行袭击。

  「那,咪咪也露出来好了。」

  「耶,可是……我不太有自信欸。」

  「不不不,这么大的咪咪我是第一次看见喔。」「那,只、只能看而已知道吗?」我一定是昏头了,愿赌服输帮忙口交也就算了,现在连他们这多余的要求竟然也照办了,但其实心里应该也是有着小期待的吧,看见欧巴桑的乳房也会勃起吗。

  当我把上衣拉到腋下,两颗肉球从衣内弹跳而出,这个年纪还能保持这么挺拔的巨乳,我对自己的身材还是有些自信的。

  「喔,果然很大那。」

  身后的弘彦已经难以自持地用双手玩弄着我的乳房,连前面的哲良也是。

  「嗯~,哎呦,就叫你们不准乱揉的。」

  「这种的不揉,反而失利吧。」

  我的类似娇嗔的责怪果然毫无说服力。

  「爱丽你看,阴茎已经翘得恨天高了。」

  没想到哲良的肉棒勃起后竟然会变得这么长,看起来真的是气势汹汹。

  我没忘记之前的命令,用手先抚摸着他的超长肉棒,而他也在玩弄着我那大的不像话的奶子。

  「摸起来真的很舒适,QQ嫩嫩的。」

  「是、是吗?」

  我一边摸着哲良的肉棒一边感叹着,这是什么呀,也太硬了吧。

  见他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蹲下身去近距离地观察着他的肉棒,真的好长,跟丈夫的差距这么大。

  「要大口含下去喔!快点!」

  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的长的肉棒,我有些昏头了,凑近了闻一闻,就连气味都好重。

  「怎么,你喜欢阴茎的气味吗?」

  「欸!有、有吗~?」

  真的要不妙起来了,身体自动对小弟弟做出了反应,感觉内裤已经有些湿嗒嗒了。

  我心想,算了,赶快速战速决好了,这样的小孩子应该也忍不了多久吧。

  「我可以稍微试一下吗?」

  说着抱着认真到底的决心把哲良的这根巨型肉棒含到嘴里。

  虽然丈夫是一个十分木讷的人,但好在自己结婚以前在夜店从男人们身上学回来的技巧还是没有忘记,用足了所有的技术才勉强地把这根巨型肉棒含到了喉咙深处,努力忍受着喉部的不适。

  「爱、爱丽好棒噢,你是第一位把我的全部含进嘴里的人喔。」话是这样说,但哲良并没有乖乖地站在那里让我来控制节奏,而是抱着我的头开始了往我喉咙的抽插,喉咙被插的这么深真的是第一次,还在继续,是要插到多深啦。

  不过好在我之前的判断不错,哲良也没有尝试过这么深入的深喉口交吧,在持续抽插了一会后,小弟弟开始抖个不停,好像是快射了。

  「啊啊……,就快…射了。」

  果然,哲良已经抑制不住自己射精的冲动了,而我也没有丝毫要放过他的意思,手口并用继续挑逗着他快要爆发的肉棒,这可是我多年累积的经验,能让男人爽上天的技术。

  「射了射了,爱丽,嘴巴张开。」

  我顺从地张开了嘴巴,表情还做出一副委屈的样子,这是男人最喜欢看到的,让女人屈服在他们的命令之下。

  哲良的精液就像是一道强力的水柱一样一股接一股地喷射进了我的嘴巴里,味道好重,腥臭味快使人喘不过气来,量跟浓度也完全不同。

  「喝下去喔,爱丽。」

  我稍微一犹豫,最后还是照着他的指示要那满腔的精华吞入肚中。

  「让我看,让我看。」

  大概是第一次见到有这么听话的女人吧。

  「喔喔,真的都喝下去了耶!」

  我把嘴巴张得大大,连舌头也一起吐了出来。

  不行啦,不就此打住的话我会变不回去,心里是这么想的,但还是有点舍不得离开这里,又在哄骗着自己,我还没赢回来呢,再呆一会儿吧。

  第二轮游戏继续,哲良抽到了国王,他的命令是一号给三号乳交,怎么会这样,才刚刚口交过的说。

  「比长度我是赢不过哲良啦,但比粗我就不妨多让了。」染着黄色头发的弘彦已经自说自话地抓着我的奶子往他的肉棒开始架起来,他的肉棒真的很粗欸,跟丈夫相比相差了一大圈。

  「话先说在前,做爱免谈喔。」

  既然都已经口交过了,也不差乳交了,只是做爱这一点是我最后的防线。

  「知道了,那不重要,爱丽你有男友吗?」

  弘彦已经坐在了沙发上享受着我的胸推,既然要做干脆就自己主动点好了。

  「耶?嗯,是有啦。」

  「真的假的,他绝对有拜托你乳交吧。」

  丈夫虽然对我很好也很照顾这个家,但夫妻的生活上确实没多少情趣,一般夫妻要求做的事他都不会提。

  「你用这对奶子把多少人搞到射过呢。」

  「我不记得了。」

  「多到记不住哦?」

  「咦!变得一柱擎天啦。」

  「啊~肌肤触感棒透了唷。」

  没想到我一直引以爲豪的巨乳竟然也不能将弘彦的肉棒深埋乳下,他的龟头还是整个暴露在了外面,现在的孩子每个都很大根吗。

  「哎呀,舔舔老二就湿了?」

  屁股和小穴突然受到了侵犯,把我吓了一跳。

  「唔~~哇,好色噢,这顔色看来很会玩呢。」高轩对着我的肉穴顔色评头论足,那也是当然的,我都生过孩子了。

  「老二往这个捅进去的话好像会很爽!要不要试插看看?」被高轩用手指玩弄了一下肉缝,我的身体就颤抖个不停,原来我已经兴奋成这样了。

  「我不试!」

  「我的龟头够大,保证你爽歪歪喔。」

  好久已经没有这种快感了,令人有点害怕。

  「表情好淫荡,只差临门一脚的感觉耶。」

  弘彦将我的身体压倒,骑到了我的胸前,用力地挤压着乳房自己进行着乳交,看样子,我距离下一步堕落也不远了。

  「喔喔,精液涌上来了。」

  弘彦抽插乳房的动作加快起来,我能感觉到它清楚的跳动。

  「咕啊,射了射了!」

  这么近距离的射精,全部的精液都喷到了我的脸上。

  「不行喔,怎么可以把店内弄脏的说。」

  又一次被强逼着喝下了精液。

  「高潮得真猛烈,最近都没跟男友做吗?」

  原本已经射过一次的哲良走了过来,看他肉棒的样子已经恢复了精神了,年轻人的体力真好。

  「我看游戏就不必玩了吧,直接插进入喔,爱丽。」「不,不行。就说做爱免谈。」虽然有想过会变成这样,但我还是没办法。

  「其实我们原本是打算稍微玩玩就结束的,要怪就怪爱丽实在太诱人了。」「到这地步来却不做爱,岂不是强人所难吗?」「你看老二也说他忍耐不住了。」他们三人你一言我一语地轮番轰炸,我的底线也开始变得模糊了。

  「一次就好啦,好吗?爱丽也压抑很久了吧。」如果答应一次的话后面两人也要做吧,居然会对刚认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