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色满园关不住】 【作者:笨死的豬】【完】

摘要  一缕清晨的阳光刺透浅绿色的窗帘,照耀着大床上的两具肉体散发出迷人的光辉。   男的叫刘敬成,再过几个星期就要踏入不惑之年的他,普通平凡的外貌加1...

  一缕清晨的阳光刺透浅绿色的窗帘,照耀着大床上的两具肉体散发出迷人的光辉。

  男的叫刘敬成,再过几个星期就要踏入不惑之年的他,普通平凡的外貌加172cm不起眼的身高,属于那种扔在人堆中就找不出来的路人。

  他是M市一家生产药品的公司的一位负责人,虽然收入丰富但平时不是饭局应酬就是外地出差,原本在大学时代为了泡美眉而苦练出来的六块腹肌也团结成了一块。

  昨晚好不容易有了时间在家陪陪妻子,打算培养一下夫妻感情,谁知造化弄人。

  昨晚,妻子杨芸早早地就回到家准备晚餐。

  她是本地一所二流高中的数学老师,长着一张标准的瓜子脸,纤长浓密的睫毛加上一双勾人的桃花眼曾被朋友取笑为狐狸精,165cm的身高加上高跟鞋也不算矮,雪白柔嫩的肌肤吹弹可破任谁也看不出她已是30岁的人妻,那挺翘丰满的肥臀加上34E的爆乳更是惹人遐想。

  晚饭完毕,当身着一件短袖T恤和只到大腿根部的棉质短裤的杨芸坐在沙发上看狗血韩剧时,刘敬成不怀好意的大手就悄悄地钻到了杨芸的肥臀之下肆意揉捏。

  只见杨芸肉感十足的肥臀在刘敬成大手搓揉下不住地变化各种形状,刘敬成五指用力一捏就深深地陷入臀肉的包围,当手再一松开,白嫩的臀肉又立马抖动地恢复原状,绕是这样的调戏杨芸也纹丝不动。

  刘敬成心想「小骚货,有你受不了的时候。」

  其实刘敬成不知道的是杨芸早就已经心都快要跳出来了「死鬼真会弄,嗯……好舒服啊。」,感受到丈夫的大手作怪早就是欲火难耐,只是不想在丈夫面前丢脸。

  杨芸的阴户异常饱满,尤其是现在穿着略紧的短裤,阴户就像一只肥美的鲍鱼大刺刺地凸显在那,刘敬成的手指准确无误地摸到了杨芸的鲍鱼上,粗长的中指陷在肉缝之中不停地来回搓动。

  「嘶」杨芸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肥美的鲍鱼也开始自动分泌汁水。

  刘敬成会心一笑感到妻子的鲍鱼开始变得湿润,他的手指不断感到有热气呼出,刘敬成再接再厉开始转攻妻子异常敏感的阴蒂,两只手指头或轻或重地捏搓她的小豆子,这下杨芸吃不消了脸色开始出现潮红身体也开始变热。

  一双桃花眼像水雾一般变得朦胧,鲜红的小嘴开始变得有些干燥时不时地就会吐出小香舌来回舔舐。

  「不行,不能再这样下去。」

  羞耻感让杨芸及时清醒了头脑,她慢慢地深呼吸调节紊乱的气息嗔怪道「平时不在家,这一在家你就不消停了。」刘敬成嘿嘿一笑「可刚才看老婆你好像很享受的样子嘛。」妻子向丈夫胸口打了一记粉拳「去死。」便趁自己神智还算清醒的时候赶紧走向卫生间去擦拭那从小穴不断流淌出来的丢人淫液顺便洗个澡压一压心中欲火。

  刘敬成望着在浴室里准备洗澡的妻子他开始担忧起来,他知道这么多年在外陪吃陪喝的,早就把身子里的那点本钱掏空了,恐怕在床上满足不了已到虎狼之年的娇妻了,所以早早就私自备下了药物以防万一。

  趁着这时候妻子不在刘敬成偷偷拿出了准备多时的蓝色小药丸服用,因为要等药效发作还需要一段时间,妻子洗完澡后再过一会估计就差不多了。

  浴室此时不断传来流水的声音让刚才热血沸腾的刘敬成心中火又烧起来,悄悄起身打算偷窥一下妻子洗澡的美景,由于家里只有夫妻二人,所以杨芸平时洗澡从来不锁门,加上水声的掩盖当刘敬成打开浴室门时杨芸并没有听见动静,虽然浴室内云气缭绕,但也难掩杨芸的魔鬼身材。

  在莲蓬头的冲洗下杨芸的两颗乳头直直地挺立在空气中像是等待着被人品尝,虽然杨芸的年龄早不是含苞待放的少女了,但神奇的是乳头却依然是娇小粉嫩让人垂涎欲滴,并不像其他已婚少妇似的变成难看的黑褐色。

  此时的杨芸正用涂满沐浴液的双手不断地揉弄自己的34E爆乳,用手指不断地来回拨弄充血的乳头,杨芸似乎不满足于这样的刺激手掌开始用力地抓捏自己的奶子,仿佛是一个威猛的男人在挑逗她一样,刘敬成只知道这时候无论在她面前出现一根如何粗大了得的肉棒肯定都没有好「下场」。

  突然杨芸的玉手向下体移去,两根手指在肉穴里快速地搅动仿佛要搅他个天翻地覆似的,每次手指进出都能带出一丝晶莹的粘液,「哦,哦……哼」喉咙里不时地发出低浅的呻吟声,第一次看妻子自慰刘敬成看得口干舌燥,而且他发现自己竟然感到一丝兴奋,就像从来不曾得到的东西突然出现在自己眼前,而他更清楚这件东西不是他的而是别人所拥有的,这样的奇异心理是他从来不曾体会过的。

  正当刘敬成沉浸在妻子美丽的肉体幻想中时,妻子突然朝浴室门口看去,「啊」地一声惊叫打破了刘敬成的幻想,同时用手护住重要部位,刘敬成硬着头皮拉开浴室的门制止道「别叫,是我。」待杨芸看清后才长吁一口气略带怒火地说「你有病啊!躲外面偷看干嘛?!

  吓死我了。」

  刘敬成自知闯祸憨憨一笑道「不怕不怕,家里不就我们两个人吗?」刘敬成先「虚晃一枪」马上就关门离开,不待妻子反应就抢白道「老婆你慢慢洗啊,我去接个电话。」杨芸此刻对丈夫是又羞又恼,不知他有没有看到自己刚才的丢人行为,只能怀着不安和怒气继续洗。

  在床上足足等了半个小时的刘敬成对妻子可谓望眼欲穿,听到开门声时整个人都精神起来,两眼放光紧盯着门口。

  杨芸却穿着一身棉质长袖睡衣睡裤将火爆的身材掩藏了起来,神情冷漠地走了进来,刘敬成多年的商场打拼一看就知道妻子还在生气自己偷窥她的事,便笑着称赞道「老婆真好看,一件普通睡衣都难掩高贵气质和魔鬼身材。」杨芸听后冰容稍解但也不回话自顾自地上了床背对着刘敬成躺下,刘敬成只好腆着个脸凑近身子哀求道「老婆,咱俩是不是好久没亲热亲热了。」闻着杨芸刚洗完澡身上所散发出的香气再加上药物的作用,刘敬成的肉棒顿时坚硬如铁隔着内裤紧贴着妻子的丰臀磨蹭。

  杨芸刚才被挑的火起本就打算今晚和丈夫好好温存一下的,谁知竟发生偷窥这样的小插曲而且还是自己自慰,一下子坏了兴致,此时自己的臀部被丈夫的肉棒所侵袭刚下去的欲望又有些窜动。

  但她又拉不下脸只好强忍心中欲火,刘敬成见妻子不为所动一边继续开口劝解一边大手在妻子腰部及臀部不停游走「这不是太久没碰你才一下没忍住吗?」杨芸听着丈夫在耳边的解释又感受到他大手的爱抚,身子不由自主地扭动起来。

  刘敬成一见有戏就以退为进道「再说屋子里就咱俩人,你刚才也太大惊小怪了。」「这么说还是我的错了?!」

  杨芸也不愿一晚上都这样僵持着,一听丈夫的抱怨就顺势发难也顺便找台阶下,「是是是,都是我的错,所以这不是要好好给老婆赔罪吗?」刘敬成见妻子总算和自己说话了也就打蛇随棍上赶紧道歉。

  「现在知道错了?刚才都把我吓死了。」

  既然已经开口说话,杨芸也不好继续冷着个脸,「所以说你胆子小嘛。」刘敬成一见有话题聊也恢复了往日的一家之主的威严与自信开口笑道,「那万一真要是小偷闯进来怎么办?多危险啊。」杨芸担心道,刘敬成心中笑道「就你刚才那个骚样,是个男人都被你吸干,还怎么抢劫啊。」但又不能说出来只得附和道「不会,咱小区保安系统多严格啊,再说就算有小偷进来,也不得被你打倒啊。」「你以为我母老虎啊!怎么打得过那些小偷。」杨芸刚下去的怒火又被挑了起来,「我是说小偷如果看见我老婆这魔鬼的身材早就鼻血喷了一地,无力反抗了,然后你再用这对大咪咪砸晕他就行了。」说着刘敬成自己都忍不住笑了,他的大手也准确地覆在了妻子的乳球上。

  「讨厌。」

  杨芸也被丈夫的笑话逗弄的不行。

  刘敬成一看妻子对他的骚扰并不抗拒随即一只手开始慢慢地搓揉着两颗香喷喷的肉球,另一只手快速地解开妻子的睡衣纽扣。

  随着丈夫的挑逗杨芸的娇躯像着了火似的不住地在刘敬成怀里扭动,脱掉了睡衣才发现杨芸的乳球毫无遮掩是真空上阵,其实刘敬成刚才触摸到乳房的时候就已经发现,也知道妻子只是故作生气才敢大着胆子调戏。

  不管见多少次,这对肥美的奶子总是让人忍不住把玩一番,刘敬成忍不住低头一口含住了粉嫩小巧的乳头,不停地用舌头打圈舔弄,时不时地用牙齿轻咬。

  杨芸被刺激的全身无力说不出话来,只能抱着丈夫的头无意识地发出「嗯,嗯……」地哼声,刘敬成对着两颗乳头吃了好一会才松开了嘴,却又趁着杨芸喘气的空档强吻上了她的殷桃小嘴,舌头侵入到口内追逐着她的香舌,两人就这样互相贪婪地索取对方的唾液。

  在亲吻的同时刘敬成的手也没闲着,顺着腰肢一路下滑来到了芳草地附近。

  毫不费力地就钻进了睡裤里,这一摸才知道妻子连内裤都没穿,不算睡衣睡裤的话名副其实的真空上阵。

  刘敬成不由地心中暗暗一笑,似乎了解到丈夫的心思,杨芸的屁股害羞地扭动了起来。

  「嘿嘿,原来老婆你都准备好了」

  听着丈夫的戏谑杨芸脸都红了,更显得迷人和可爱,刘敬成的手指犹如灵动的小蛇一般精准地摸到了妻子充血肿胀的阴蒂,不停地挑弄揉搓刺激的妻子大声地呻吟,粗大的手指也不断地在小穴里进进出出。

  当刘敬成发现自己体力无法满足妻子时就开始转而专注于前戏,所以不一会儿杨芸的小穴就淫水泛滥、泥泞不堪了。

  这时刘敬成脱下自己的衣裤,露出了早已涨大多时的黑褐色肉棒,药物的作用使得刘敬成的肉棒比平时看起来粗大许多,分布在肉棒上的青筋像暴怒的青蛇一样狰狞。

  杨芸看得不免有些迷离「好像比平时大好多。」她轻声地自语道。

  刘敬成将腰一挺把肉棒送到了妻子嘴边,杨芸近距离看着这狰狞的肉棒,喉咙滚动偷偷地咽了口口水。

  平时很少会帮丈夫做口舌服务的她这次也有些动情了,害怕地吐出小舌头在马眼上先轻轻刮了一下,眼睛看着丈夫一脸享受的样子,大起胆子开始尝试将大肉棒一点一点地含入口中并不时地用舌头「打扫」棒身和舔弄马眼。

  「呜呜呜……咕噜……咕噜呜,」

  刘敬成第一次看到自己如此雄伟的肉棒和妻子那臣服于肉棒下的可怜兮兮的眼神,占有和征服的欲望一下冲上大脑,不顾妻子的反应强势地跪坐在妻子头上,肉棒快速地在她嘴里上上下抽动。

  杨芸看着丈夫不停地拍打丈夫的大腿示意他慢一点自己受不了,同时嘴角不停地流出一些口水和唾液,「好大,嘴巴都快塞满了,第一次被插这么深。」杨芸看似被强迫口交但似乎自己也沉迷其中,刘敬成感觉准备的差不多了适时地将肉棒抽了出来,「呜呜……呼啊,呼,呼。」杨芸大口大口地喘气,挺着湿漉漉的肉棒刘敬成分开妻子双腿缓缓地插入妻子的还是粉红的嫩屄里,一个多月没操,想不到这么紧,肉棒瞬间就被潮湿温热的嫩肉紧紧包围挤压,爽的刘敬成感觉升天一样。

  「哦!」

  似乎对老公的「新尺寸」

  不太适应杨芸忍不住叫了出来,杨芸有点害怕、难受又有点期待的复杂表情让刘敬成感到莫名的兴奋,深吸一口气平复一下心情,刘敬成开始了久未演练的活塞运动。

  狰狞的大肉棒不急不缓地在妻子的嫩屄里进进出出,每一次的抽插都能听见水花迸溅的声音和肉体碰撞的颤抖,「老公……嗯你…你慢点……太快了。」长久的空虚让杨芸一时不适应况且还是「威力加强版」,「就这还快,小骚货让你看个厉害的。」男人天生的征服欲和成就感让刘敬成根本不理会妻子的求饶,反而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和力道一顿猛插。

  「哦!哦……啊啊……死鬼,让你慢点。」

  突如其来的猛插让杨芸大叫了起来,奇怪的是杨芸的小穴却收缩的更紧了好像是对肉棒大力抽插的赞赏。

  刘敬成忍不住笑了出来「嘴上说不要身体却很老实嘛,你个小骚货额。」杨芸也不理会丈夫的调笑开始竭力压抑住自己的感受尽量不叫出来让他看笑话,肉体的快感是人为所无法抑制的,「嗯嗯……额…我,我快…嗯呜…快来了」。

  刘敬成一听妻子高潮的信号,赶紧加快速度疯狂抽插「啊啊!……啊,哦哦。」终于在持续这样抽插了百来下,随着小穴里阴精的喷涌杨芸来了第一次高潮,可问题是刘敬成却没有射精肉棒依然坚硬如铁地呆在蜜壶里,无奈只能接着挺枪缓慢抽插,但太久没做爱的杨芸体力有点跟不上了,「死鬼…嗯…什么时候这…这么厉害了?」杨芸断断续续地发出了疑问,与其说是疑问不如说是求饶,「我一直这么厉害你都不知道。」刘敬成当然不能说出自己服用药物的事情但妻子的话让他异常满足,就这样又抽插了一会儿还是没有射精的倾向,「老公,你就快点射出来嘛,人家受不了了。」杨芸突然用一种发嗲的语气犹如少女一般向刘敬成求饶,这是杨芸的杀手锏,刘敬成曾说过杨芸在床上发嗲就和发骚一样让他感到很刺激。

  刘敬成听了也开始有些不忍心妻子难受,但无奈肉棒坚挺就是没有射精的感觉,「我也想射啊,但就是射不出来。」刘敬成苦着脸老实地说出了难处,「那要怎么样你才会射嘛,人家配合你啊。」真诚的实话到了杨芸的耳朵却变成了丈夫故意要调戏她,估计是让她配合自己玩一些奇怪的东西或姿势的谎话,忍不住肉体的折磨只能向丈夫妥协。

  这一乌龙刘敬成当然不知道,竟然真的开始思索起怎么样才够刺激让自己射出来,苦苦思索不可得时刘敬成灵光一闪却又有些犯难了,「你想好没有。」虽然是在思考但刘敬成的大肉棒可没闲着,一直小幅度地进犯着妻子的小穴,杨芸也确实有些累了,「额,我怕说出来你骂我,」刘敬成有点小心翼翼地说道,「你先说出来听听。」杨芸不理会丈夫的那点小心思,「就是……就是能不能……不要叫我老公,就当作陌生人在操你。」刘敬成吞吞吐吐说出内心想法,说这话的同时杨芸感觉到体内的肉棒又大了几分,「什么!」杨芸一下听懵了,当她反应过来时「你变态啊!哪有人希望自己老婆被别人弄的。」这次杨芸真的有点急了,她害怕丈夫已经不爱她才会有这种恶心要求,「你别急啊,我这只是一种角色扮演,又不是真的。」刘敬成慌忙解释,「不是真的也不行,我觉得恶心。」杨芸还是坚持己见但态度稍微缓和一点,「你下来,我不想做了。」心情的失落让杨芸没有了欲望,刘敬成知道自己这次真的闯祸了,也不敢硬来乖乖地从妻子身上下来,但男子的尊严让他现在不想和妻子同在一间房,从地上拿起一件睡衣披上走出了卧室,待在书房里看起了岛国片自己解决。

  刘敬成走后杨芸开始胡思乱想,是多年的夫妻生活让他开始厌倦自己为将来的出轨先打预防针,还是他心理真的变态,各种奇奇怪怪的念头在杨芸脑子盘绕,就这样伴随着害怕和担心最终挡不住困意进入了梦乡。

  刘敬成解决完生理需求后慢慢地开始思索起自己刚才的吓人想法,怎么自己突然会有让老婆被别人操的可怕念头,这不是戴绿帽当活王八吗,难道自己真的有病,思前想后觉得越来越可怕。

  所幸这个时代网络发达什么困惑都能在网上找到答案,赶紧打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