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才传说之张洁篇】【作者:我是小才】【完】

摘要  第一章   「张姐,我快到了,你到哪了?」李仁才问道。   「我已经订好房间了,在306。」电话那头一个娇柔妩媚的声音道。   「哎,你怎么又先把...

  第一章

  「张姐,我快到了,你到哪了?」李仁才问道。

  「我已经订好房间了,在306。」电话那头一个娇柔妩媚的声音道。

  「哎,你怎么又先把房间订好了?」李仁才声音有点急了。

  「怎么,姐姐定的房间你有意见?」

  「那道不是……」

  「那你还有什么意见?赶紧过来」张洁明显不愿意在这个问题上多做纠缠。

  「你等急了?」李仁才淫淫的道,似乎抛弃了刚才的情绪。

  「你……你……你爱来不来」这回倒是把张洁给弄急了。

  「嘿嘿,好姐姐,别急呀,我马上就到」这家伙似乎摸着了那个声音娇媚女人的脉,继续淫淫的道。

  「去你的,我先挂了」张洁好像是怕了这个混蛋了。

  「哎……」李仁才叹了口气,没了刚才那淫荡的表情。对于宾馆订房间的事,他倒是无所谓,事实上张洁每次定的地方还都相当不错,主要问题是每次都是张洁比他先到一步把住宾馆的钱给先付了。一次两次到无所谓,关键是每次都是,而且李仁才给她买的所有东西张洁却是一概不要,这让李仁才心理有种说不上来的很别扭的感觉。

  思量间,已经到了约定好的利华酒店。李仁才停好了车,从副驾上拉起一个大旅行包,琢磨着,不晓得张姐看见这些东西会是什么反应,想到这,淫才已经觉得有些热血澎湃了。

  到了306号房间,叩了叩门,却是等了那么一小会,门才轻轻的打开,从门后露出半边柔顺的俏脸,一屡湿漉漉的长发趴在那半边俏脸上,头上还盖着宾馆里的白色浴巾,几根玉指还轻轻的搭在上面。

  看清了来人,美人显然是微微松了一口气,一边拉开了房门,回身向屋里走去,一边随口说道「来啦」

  李仁才心中摇头暗笑,这会儿了,还小心翼翼个什么劲呀。然后「恩」的一声,漫不经心的应道,随后目光就定在了那还包裹着浴袍的娇躯上。厚实的浴袍依然包裹不住那动人的身材,仅仅是那隐约的轮廓和走路间摇曳生枝的妩媚,就让淫才的「怒气值」提升了好几个百分点。

  关门的时候,随着李仁才的转身,身上大背包碰到门框时的闷响引起了张洁的注意,「你怎么背了那么大一包,什么东西呀」「好东西呀」李仁才淫笑道。看到李仁才淫荡的表情,张洁心理生起了一阵不安,蹙起的眉头让人心痛。

  「放心吧,不是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怕张洁多想,淫才回了一句,然后把背包随手扔到了地板上。李仁才知道张洁还不是放的太开,所以,还真没想玩太过界的。

  「喔」张洁继续用双手揉搓着潮湿的长发,连她自己也说不清,他对这个小她十岁还往上的男人有一种莫名的信任。

  一双有力的臂膀从身后环上了张洁的纤腰,「哎,我还擦头发呢」说着,微微挣脱了一下。不过男人的臂膀依然有力,张洁便顺从的换了个侧身的姿势,继续揉搓着长发。

  李仁才轻轻低下头,想要吻在美人如玉的颈子上,这次张洁可是有点不愿意了「哎,别,我头发还没干呢。」

  「唉,不影响。」说着,就要把张洁往床上抱。

  「等等,你不先洗个澡么?」张洁有点洁癖。

  「拉倒吧,这会儿正有感觉。」说着,就把张洁轻轻的摔在床上。

  李仁才快速的把自己剥光,跳上床,搂住了美人,接着就往美人脸上狂亲。

  张洁也很有感觉,但她属于「慢热型」,对上来就这么热烈还是有点抵触的,但当淫才把她的香舌吸入口中,一双色手在她身上游走没多久,她也就放开了。

  李仁才慢慢的把美人的浴袍抖开摔在一旁,这下两人都挣脱了所有的束缚,回归了原始。

  双手大力揉捏着那两只可爱的大白兔,淫人心中不住的惊叹,虽然是三十四岁的熟女了,而且哺育过一个女儿,可是这奶子翘挺依旧,一点也不比少女的差,而且更多了三分丰腴。

  一双足有D罩杯的美乳在李仁才手中不断变换着形状,戏耍了一会,他的右手向下探去,分开了美人的大腿。

  足有18公分长的大肉棒抵住了美人凄凄芳草之后的幽谷,轻轻佻弄着,但并没有急于进入。

  张洁的身体更加的火热起来,潮水般的慾望席卷而来,打湿了那可爱的幽谷。

  可是那条鸡巴好像觉得还不够,依旧用龙头轻轻的撩拨着那萋萋的芳草,只是偶尔触碰一下幽门。

  「恩……」一声娇吟,淫人差点没忍住就失礼的破门而入了,但是为了能听到美人娇喘着的祈求,淫人还是忍住了。

  可是张洁却是真的快受不住了。慾火不断地炙烤着她,她需要,她的小妹妹更需要……

  张洁微微抬了抬下体,想让小妹妹跟鸡巴更亲近一些,但马上,少妇的矜持又占了上风,身体平缓了下来。

  可是这一瞬间微微的动作,显然逃不过咱们淫人的感觉,鸡巴立刻变得更加活跃了,不断地在芳草间游走,穿梭……

  「恩……恩……」张洁越来越控制不住自己了,似乎她也发现了那个混蛋的居心叵测,微皱着眉,轻轻张开了双眼,看着不断坏笑的他。

  「你……你……」

  「我怎么?」鸡巴活跃依旧,但显然还是不想入关。

  「你干嘛呀,快点呀。」

  「我什么也没干呀,快点什么?」说着,还示威似地抖了抖肉棒。

  「你……你……快点呀,我受不了了」美人顾不得矜持,小妹妹再次往上贴了贴,可是没想到鸡巴铁了心的就是不进去,但当小妹妹受不了地球重力,落回「地平线」的时候,鸡巴却又再次贱贱的顶了回来,并且在幽谷之上轻轻划了一下。

  「恩……」这一下端的是厉害,可不是跟挑了美人的心尖一般么。

  「宝贝,想要什么,你可要自己说出来呀。」李仁才浅吻了一下有些娇喘的美人。

  「我……我……想要……」

  「想要什么」

  「想要你的……」李仁才几乎是贴上了美人的樱桃小口,可就是没听见那俩字。

  李仁才叹了口气,一鼓作气,再而衰,今儿个调教到这份上,已经是「历史性」的突破了,慢慢来,太猛的话,美人翻脸,可就不好玩了。

  想到这,淫人一挺下身,鸡巴势如破竹般突进了幽谷,窄紧柔滑的肉壁严丝合缝的包裹住肉棒,带来了无上的快感。

  「啊……」张洁在没有心理准备的情况下,突然身体被填满了,甚至带点撕裂般的痛楚,但身体满足的满涨感,却让这一声娇吟听起来有三分痛楚,七分销魂。

  鸡巴的攻势一发而不可收拾,回回使得十分力,次次抽出九分长。没有丝毫的技巧,只有猛兽般的攻势,但却恰好符合了这种如狼似虎年纪女人最根本的需求。

  「啊……恩……恩……太猛了……」这显然是矜持人妻仅有的能表达此时销魂感受的语句了。

  李仁才双手让两只大白兔不断变换着淫靡的造型,如猛兽般的血盆大口不停地舔噬着美人的小嘴,颈,肩,玉臂……

  「宝贝,我和王哥的鸡巴谁的大」李仁才突兀的问了一句。

  「你怎……恩~ 啊……」

  「斯……」李仁才显然没想到这句话对王洁的刺激这么大,只觉得肉壁一阵阵紧缩,接着一股热浪激流而出,她居然就这么高潮了……这一下刺激对李仁才来说也是非同小可,差点就缴了械。赶紧深吸一口气,慢慢才缓了过来。暗道一声好险,差点坏了大事呀。

  「恩……啊……」张洁轻咬着嘴唇,身体又间歇的痉挛了几次,才慢慢的恢复了平静。

  「你怎么……」美人睁开了眼睛,泫然若涕。

  「我怎么」淫才恬不知耻的想去吻她,却让张洁羞赧的避开了。

  这下淫才知道自己貌似捅了大篓子,刚把女人伺候高潮了,亲一下都不让,麻烦大了。这货还不住的诽谤着。

  「别提他好么……」接着美人突然自己软了下来,反而有点软语相求的味道。

  「嗯,对不起,不提他了。」

  「别和我说对不起」美人轻抬玉臂,堵住了淫才的嘴。

  李仁才含糊的恩了一声,然后舔吻着美人的掌心,下身还没忘记轻微的耸动着。

  美人又害羞的把手掌缩了回去,潜吟了一声,道「你还没到么」「怎么,你到点儿了就不想管我啦?」淫才坏笑道。

  「去你的……」还没等张洁说完,淫才又狠狠的吻了她两下,配合着下体的大力耸动,张洁觉得自己差点又要到了。

  「你不想知道我今天带那一大包东西是什么么?」「什么呀」张洁正high着呢,漫不经心的问道。

  「猜猜」

  「不知道」美人对那个显然没什么兴趣,说着,还往李仁才怀里缩了缩。

  「能让你变得更诱惑的好东西」

  话题没离开过那包未知的东西,张洁这才来了兴致,不过听了刚才的话,却有点不太满意「姐姐还不够诱惑么」美人突然一反清纯淡雅的人妻形象,抛着媚眼,满脸春情的来了那么一句。

  刚刚高潮的人妻,素来淡雅的气质,突然间用这么娇艳欲滴表情勾了人一下,李仁才觉得自己不敢喘气了,怕一个大喘气,自个有点飘忽的魂魄都给吹走了。

  开始还顾及到美丽人妻刚刚高潮后敏感的体制而改为温柔抽送的李仁才,突然大力来了那么几下,有点惩罚的意味 .张洁暗悔,何苦由来,没事骚那一下干吗,这不是自食其果么,赶紧转移话题。

  「哎,慢点呀--你拿的什么呀」

  「小妖精,一会在收拾你」说着,又痛吻了美人一下,也不顾美人的感受就「啵」的一声,「抽身」下床了。

  这要是搁那二十来岁的女孩子,正high着呢,说走就走,不翻脸也得大发娇嗔,但张洁却没什么不满意的表情,只是有点不适应突然地空虚,微蹙着眉头,疑惑的看着李仁才的动作。

  李仁才有点恋姐情节,在张洁这,他毫无防备的放下了一身的伪装,就把她当成了亲爱的大姐姐,依恋里爱上那一点点变态的兴奋。拉开旅行包,拿出了包里的东西,回身向他的张姐显摆似地摇晃着。

  张洁的注意力首先被他下面的东西给吸引了。健硕完美的男性身材,下身略显粗大的肉棒张牙舞爪,肆无忌惮的摇晃着,脸上却带着孩子般天真无邪的笑容,巨大的反差让她没能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李仁才也有点尴尬,显然是也注意到了自己的囧相,不过这贱人马上就把这情绪给抛诸脑后,换上一脸淫笑,慢慢的向张洁逼去。

  当张洁看清了李仁才手里拿的东西,马上就笑不出来了「你怎么拿这么些东西,我可不穿。」张洁满脸的羞红。

  李仁才右手抓着一把丝质情趣睡衣,左手晃着一条可爱的丁字裤,淫荡的凑到了张洁身边,一脸的贱笑。他也不说话,就这么谄媚的看着诱人的漂亮姐姐,还一个劲的往她身上蹭。

  看着这个弟弟一脸的讨好,张洁心理有种别样的感觉。她知道李仁才在性方面很开放,还很有点重口味,这从他没事会偷偷地让张洁看一些在她看来很过分的图片,小说上就知道。但是李仁才却从来没有过分的强迫她做一些她不愿意做的事情,即使仁才有时候明显的很不尽兴,但他总是顺着她的意思来,这些感动,张洁从来没有表示过,可她更没有忘记过,心理总藏着一丝愧疚。

  「你这冤家」张洁低叹了一声,犹豫不决的去接那羞人的衣物。

  李仁才眼前一亮,「嘿嘿,姐,要不我帮你穿吧。」看见张洁的反应,淫才立马就后悔了。

  「你……我不穿了……」

  张姐明显还没坚定信念,来这么羞人的一句话,我不是贱么我,李仁才心中后悔不已。

  淫才发挥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劝了老半天,张洁才勉强答应。

  「你不能看哈,边去」女人穿衣服或者脱衣服的时候,远比她光着身子还感觉羞涩。

  「哎,成成成,我不看好吧,我扭脸。」

  张洁正想尝试着穿上这比不穿更诱惑的衣服时,突然看见李仁才鬼鬼祟祟的轻轻晃动的脑袋,立刻大发娇嗔「你……你猫洗手间去。」李仁才哀叹,人都TM自己贱死的,我何必呢。

  「嘿嘿,我,我不看了成不」李仁才一脸「老实」。

  「不成,去,猫着去」张洁一副“ 非暴力不合作的” 严肃表情。

  浪费表情,李仁才心中暗道,一脸衰样的往卫生间挪。

  进了卫生间,李仁才想想,不对,我在这干吗?对着镜子看自己裸体呀。于是又转身去屋里拿烟。

  突然看见李仁才出来,张洁大为警惕,居然还用那透明了衣服护住了敏感部位,淫才大感不忿,至于么,还什么事没干过么。

  「我拿烟」李仁才晃了晃手里的家伙,顺带翻了个大白眼。

  却见张洁仍然一脸警惕,居然还撇了撇嘴,一副我不相信你的娇媚小女人像。

  得,您是姐,李仁才老老实实猫了回去。

  坐在马桶盖上,燃起一支香烟,美美的吸了一口,一低头却看见了自己有些疲软的小弟弟上,忍不住一阵哀叹,哎,这TM折腾的。忽然又想起刚才看见张洁还没有一点要穿的决断,还没有一点要往身上套的迹象,李仁才悲哀的想,不晓得这只烟抽完,那边能搞定不。想像一下,这个矜持的人妻能这么轻易的答应自己的这个要求,以实属不易,刚才决定可就是一句话的事,万一她要是穿上以后一看太羞人,再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