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圣的仕途之路】【作者:supermotoo】【上部】【完】

摘要  (一)   朱远今年27 岁,大学毕业后和正常人一样,娶妻生子,经过多年的打拼,终于混迹到了某县政府办公室做了一个秘书。虽然办公室里秘书好几个,...

  (一)

  朱远今年27 岁,大学毕业后和正常人一样,娶妻生子,经过多年的打拼,终于混迹到了某县政府办公室做了一个秘书。虽然办公室里秘书好几个,他只不过是副县长的秘书,但在普通老百姓眼里,他依然深得仰慕,有不少人争先恐后地来巴结他,好像将来他就要做到县领导的位置一样。其实,朱远心里很清楚,这些巴结他的人都是冲着他伺候的那主儿来的,他内心对这些人不屑一顾,却也不想得罪这帮人,搞得大家面子难堪,所以呢,他还是过着相对单纯的生活,只不过,在五月的一天,这些情况有了转变。

  在县公安局长位置上干了8年的张铁终于蹦躂不了了,因年龄超大不得不退了下来,在他保护下的各种势力顿时没了主张。作为县城最顶级的龙兴大酒店也不例外,到处寻找关系找突破口。朱远的中学同学许友三就在这家酒店当保安队长,这不,幕后老板温可华先是让这小子天天跟朱远泡,接着自己亲自到朱远办公室,邀请朱远务必赏脸去吃了晚宴。

  下午一下班,许友三早已在办公楼前等候。见朱远走来,忙屁颠屁颠地跑上前。「温总特意让我在这里恭候,这是温总的座驾,请上车,朱大秘书!」许友三顺势做了个摆手弯腰的姿势。朱远忍住了笑,坐上车,车一溜烟就到了龙兴大酒店。

  许友三一路礼让,招呼朱远乘电梯上了三楼。四位佳丽早已侍候在那里鞠躬道好。二人刚落座,一位胖胖的先生就连说失礼失礼,伸着双手进来了,他身后随了一位很有风韵的女士。

  胖先生径直握了朱远的手说:「这位一定是朱秘书了吧?久仰久仰!」朱远知道这位肯定就是温总了,便说:「久仰久仰。」温可华又忙介绍身后的女士:

  「我们酒店的副老总,兰芹小姐,也是贱内。」朱远仔细一看,是一位大美人儿!穿的是一套黑色羊毛裙,领子开得很低,露出一片迷人的雪白,看年纪不会超过三十。招呼完毕,进入宴席,觥筹交错之间,温总和她的夫人频繁地和朱远客套着。朱远看着前面这位女士,总觉得眼皮涩涩的,似乎这女人身上释放着炫目的光芒。朱远也忍不住放开了酒量,内心的防线渐渐松动。

  一个多小时后,朱远也有些酩酊了,温可华和许友三更是过量。酒席之上,温可华豪言壮语地说:「朱老弟,朱远叫一声老弟,以后有用得着兄弟的地方,尽管言语一声。这杯酒,哥先干了……」时间到了9点,朱远忙说:「不早了,耽误各位时间了。没有不散的筵席,是不是就到这里?」温可华说:「那我们就不挽留了。兰芹,你开车送一下朱老弟。」朱远心里很是窃喜,但嘴上还是说:「那怎麽好意思?算了算了。」兰芹却径直走上前来,拉住朱远的胳膊就要走,一不小心手臂碰到女人隆起的胸部,心里一阵荡漾。

  上了车,朱远说:「我先去下县府,兰总你把我送到那里就可以了。」兰芹很细心地问:「你还要忙啊?」朱远说:「还有一点小事要处理。」到了县府,忙到快10点,出了大楼本想打车回家的,发现兰芹的那辆白色车还停在那里。朱远心便狂跳起来,想尽量从容些,却忍不住跑了过去。车灯熄着,门却静静地开了。他钻了进去,一把抱起兰芹,狂乱地亲吻起来。兰芹浑身不停地哆嗦着,手在朱远的背上使劲地抠。

  好一会儿,兰芹轻轻说:「我们走吧,别老在这里。」车启动了,朱远问:

  「我们去哪里?」

  兰芹问:「你愿意去哪里?」朱远说:「去我家吧,家里没人。」兰芹不做声了,只顾开车。见车是往自己家的方向开,朱远再一次心跳。他预感到今晚会发生些事情。这正是他最近这些日子天天想着的事,却没想到会像夏天的暴雨一样说来就来了。一会儿,就到了宿舍区。上了楼,一进门,兰芹就双目紧闭,靠着门发软。看着女人胸前深陷的乳沟,朱远忙把她搂了起来,无限爱怜地亲吻着。随即拉下兰芹的羊毛裙两边肩带,惊得他几乎要晕过去。

  一对硕大丰满的乳房上随着她的呼吸一起一浮,很诱人。我忙从她身后打开胸罩扣子,发现这女人丰满的乳房高高耸起,而乳头却小巧浑圆像少女。朱远胸口发慌,浑身支援不住了,赶紧把裙子褪下,抱起女人就来到卧室往床上一放,三下两下边把自己脱了个乾乾净净。

  这才定睛一看,兰芹身上还有一条极其诱惑的猩红色小内裤,似乎有些许阴毛跑到外边。朱远抑制住内心的冲动,凑近了过去,那种女体的香气顿时扑鼻而来。这一幕,把朱远的慾火推向了顶点,他忙将那条蕾丝小内裤脱下来,看着浓密而光亮的阴毛,正整齐的排列着在眼前。朱远使劲地把兰芹双腿张开,贪婪地看着阴户,两片肥美的阴唇,正微微的张开来,而中间那条鲜红色的肉缝已经溢满了淫水。朱远趴了上去。兰芹却是双目紧合,微微张开嘴,紧张地呼吸。

  朱远伏在兰芹耳边问:「要用套子吗?」兰芹有气无力地说:「你家的套子还是不要动了,来吧,带套子就……就浪费了……」朱远在上面提着龟头,对准兰芹的阴户,先把兰芹那两片已相当湿润的阴唇顶开来,轻轻试探了两下,然后全身一用力,整根肉棒,噗吱一声,插进了兰芹的阴道内了。朱远和兰芹同时长长呼了一口气!时间飞快地走动着,像是过了几万年。朱远把头埋在兰芹的乳沟中挤压着,全身一阵抽搐,便把那股热哄哄浓浓的精液全都喷到了兰芹的子宫内里去。

  射完之后,朱远有些后悔,忙把那根还没软下来的肉棒从阴道内抽出。兰芹虽然还沉浸在性慾的快感中却仍然清醒地安慰朱远,「不要担心,我上环了。」朱远心想,真是个体贴的女人,忙俯下身子,和兰芹接吻着,还不是用手抚摸着丰满的乳房。

  「朱远,没想到你挺能干的。」

  「哎,一般一般,比你老公怎样?」

  「他呀,以前还行,现在都把心思花在外面女人身上了,我都不知道他现在怎样。」「他不会现在不跟你同房吧?」

  「哎,」兰芹幽幽地说:「不怕你笑话,最近两个月我都没跟他那个过,他呀,这阵子也是着急。」朱远故意问道:「他着什麽急啊?」

  「还不是张局长退了,想再找个靠山了。朱远,你要能帮忙的话,就把侯副县长介绍给他认识一下吧。」朱远笑着说:「那是自然,你不说,我也会帮他这个忙的,谁让咱俩关系不一般呢。」说完,一阵淫笑,恣情地玩弄着丰盈雪白的乳房、大腿和肥臀。等朱远玩弄够了,兰芹说:「你刚才射得我下面粘糊糊的,我得用一下你家的卫生间洗个澡。」朱远说:「那当然没问题,你去吧。」等兰芹进了卫生间,朱远竟然觉得有些犯困乏力,也不知是刚才用力过猛了还是酒喝多了,反正混混沉沉地就想睡。

  要睡着的时候,兰芹跑过来请了一下他的额头,「我走了,你好好休息。」朱远没有言语,摆摆手,就进入了美妙的梦乡……过了一个星期,正巧侯副县长要去农村检查义务教育工作,朱远灵机一动,说:「老板,这次下去,总得准备些钱才好,我有一个小小的建议,可以让领导少花钱多办事。」侯副县长喉咙里动了一下,「哦,说说看。」朱远说:「您这次下去,可以带上个别有责任心的私营老板,您什麽都不用说,他们自然会见机行事的。」侯副县长一听,很高兴:「小朱,很有想法嘛,好,年轻人,好好干!」朱远忙说了几句感谢领导栽培之类的话。回到办公室朱远马上给温可华打了电话,温可华一听,高兴地不得了,忙说一些感谢和掏心窝子的话,屁颠屁颠就叫财务提钱做准备了,这些不说。

  话说第二天,侯副县长带了我们一行人浩浩荡荡地去了青田乡,乡长、副乡长还有一帮人都在那里恭候。隐约发现人群中有一个穿着时髦的女人很是显眼,黑色微卷的披肩发,但也顾不得许多,跟着侯副县长听完乡领导的汇报,看了几个破烂不堪的村小学,毫无疑问,温可华是捐款最积极的,侯副县长也是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了。

  中午侯副县长坚持要在最穷的村里吃农家饭,乡里的领导也拗不过,吃了之后发现确实难吃,所以乡里的领导提议晚上回到乡里的招待所吃,侯副县长就不再推辞了。因为市里催促侯副县长赶紧上报一个材料,侯副县长边让朱远在下午提前返回县里。

  路上,朱远问司机小刘:「早上我们到的时候,迎接的人群中有一个穿着洋气的女人,是谁呀?」小刘说:「那个啊,可是青田一枝花,乡团委的副书记,陈副乡长的老婆吴欣,不过奇怪的是,两人结婚两年了都没有小孩……」小刘说到这里,觉得有些多嘴,不该说三道四,便不吭声了,朱远也不再问什麽。四点钟回到县府大楼,小刘又开着侯副县长的本田一溜烟跑回乡里,朱远赶紧三步并作两步,回到办公室急忙整理材料,终于赶在下班前把材料弄好发了出去。在食堂吃过晚饭,朱远觉得索然无味,便一个人在街上漫无目的地闲逛着,不知不觉居然来到了龙兴大酒店门前。

  正准备离开,一辆白色轿车在我身旁急停了下来,朱远正想说一句国骂,车窗摇了下来,一张熟悉地面孔映入眼帘。

  (二)

  轿车在朱远身旁停下,车窗摇了下来,原来是兰芹,「喂,朱大秘书,你今天怎麽有空到小店来呀!」朱远闻听此言,有些窘迫,忙争辩道:「我晚饭吃得太饱了,瞎溜躂,凑巧刚走到你这里……我说兰总啊,你今天可是光彩照人、美得令人窒息啊!」朱远说这话虽然是想转移话题,故意拿兰芹打趣。但平心而论,兰芹今天穿得是够艳丽的,低胸的细肩带紫红丝质上衣,袒露出一片雪白的胸肌,在两团半球中间,挤出诱人的乳沟,一条配合耳环的白金项链在胸脯,益增丰韵。

  兰芹咯咯直笑,「你嘴巴是不是抹了蜜啦……你等我一下,我停下车。」待兰芹把车停好,首先从车厢内伸出一双穿着黑色的网格丝袜的秀腿,肥瘦适中。

  兰芹穿着一条米色短裙,将她的纤细的腰部、结实的小腹和圆翘的秀臀包裹成最诱人的形状,让人不禁心里暗生爱慕。

  「你不是和老温一起去乡下了,怎麽在这里?」「我去了,因为单位有事,侯副叫我先回来办事,这不,事情办完了,现在就站在你面前了。」「现在没事了吧?要不上去坐坐?」

  朱远心说好啊,但嘴上又不便说出口,还想故意保持一份矜持,「暂时倒没什麽事……你忙你的事去吧,不用管我。」「你呀,就别摆谱啦……我这里能有多大的事,现在要忙的事就是把你陪好。

  走,到我办公室坐坐。」不由分说,兰芹挽着朱远的胳膊就往大厅里进。

  说实话,这个酒店装修得还是蛮富丽堂皇的。上次过来吃饭没太留意(本来心里就很勉强不太乐意),这次朱远在兰芹的引领下,仔细打量着整个酒店的结构布局和装饰。二楼是餐厅,有大堂式的,有包厢式的。三楼也有几个包厢,上次吃饭的「步步高陞」就在楼梯旁边,放眼看过去,走廊尽头还有茶艺室、咖啡厅。四楼是几个卡拉0K室和健身房、按摩室、桑拿蒸汽室。五楼是高级客房。六楼就是酒店高级管理人员的办公室了。

  兰芹告诉朱远:「这边走,我的办公室在最西边。」朱远跟着走进挂着「副总经理」牌子的办公室,一路上都没见到房门上挂有「总经理 」的牌子,心想:「温总的办公室该不会在最东边吧?」进了房间,兰芹说:「喝点咖啡吧。」朱远欣然应允。看着兰芹在座位前审查报表忙碌的样子,也是那麽的妩媚可人,朱远忍不住内心的荡漾,悄悄起身,走到兰芹身旁,俯下身子,闻着兰芹身上散发的成熟女人香味,顿觉心旷神怡。

  从上往下,仔细看着雪白的乳沟,朱远忍不住将手伸进兰芹的衣服内抚摸那久违了一个多星期的美乳。兰芹放下手上的工作,抬起头来,双眼充满了深情,彷佛里面有一潭深邃诱人的溪水,娇美的朱唇微微张开,露出几颗洁白整齐的牙齿。朱远右手抚摸着兰芹的秀发,俯身低头就去亲吻她的嘴唇,这边的左手也没有停止,继续不停地搓揉她的乳房。渐渐地,兰芹开始有反应,口里不断发出了「唔唔啊啊」的呻吟声。

  听到女人淫靡的呻吟声,朱远有点受不了了,腾出左手,想顺势伸入兰芹的裙子里,谁知道兰芹立刻用手挡住了朱远的进攻。

  「别,这样不行,让人看到不好。」朱远顿觉有些扫兴,不过听到兰芹后面的话,立马愁云消散,喜上心头。

  「去我家吧。」说完,兰芹整理好被我弄乱了的衣服,打了几个电话,交代了一些事情,就开车回了自己家。

  一到家,关上门,朱远就把手伸进了兰芹短裙内,「刚才不让我摸,现在可以了吧?」兰芹用右手食指戳了一下朱远的头,娇嗔道,「你呀,干吗变得这麽色急哟。」朱远摸了几下,感觉女人的内裤上有些异样,便掀开她的短裙。原来白色的性感内裤底端有一小块泛黄的污渍,似乎是女人兴奋后的分泌物。朱远把兰芹拖到客厅的沙发上,心想就在这里把她正法了。

  兰芹看着朱远猴急的样子,咯咯直笑,「等下啊,我先去洗个澡。」女人洗澡就是麻烦,洗了二十分钟还没出来,看着时间已经走到八点了,心里有些着急,「侯副县长和温可华差不多吃完饭准备回来了吧,得抓紧时间放了这一炮。」等兰芹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一条并不够宽大的浴巾包裹着雪白细嫩的皮肤和曼妙的胴体,两只雪白的大腿十分惹火。朱远早已把长裤脱掉,只穿着一条短裤,这下,短裤里的玩意儿立马翘了起来。

  「你的小弟弟怎麽这麽不争气。」兰芹娇嗔道。

  朱远闻听此言,腾地一下从沙发弹起,「今天我一定让他好好表现,为党国争一口气。」兰芹咯咯直笑,「怎麽又扯到党国了。」朱远不在言语,将兰芹拦腰抱起,进了卧室。扯去兰芹身上的浴巾,露出雪白无暇的娇嫩胴体,慢慢地将她双腿分开。

  上次喝了不少酒,没来得及仔细欣赏眼前的美人,原来兰芹的阴毛还挺茂盛的,在下腹部位呈现出倒三角型,往下成长条状一直绵延到菊花蕾,黑黝黝的。

  阴毛掩盖下的蜜穴洞口已经微微地敞开,两片阴唇不算太黑,露出里面红红的腔肉。朱远忍不住用舌尖碰了一下,兰芹马上有了强烈的反应,身子不住地颤抖,朱远又连续舔了几下,赶紧潮水汹涌了,忙把自己的弟弟对准位置,插了进去。

  两人像上紧的发条,有节奏地持续运动。才刚刚动作了二三十下,朱远的手机突然响了。兰芹便呻吟着说:「不要接,不要接。」朱远说:「是你老公打来的,还是接一下,放心,我两不误就是了。」说完,继续动着身子,接了电话。兰芹怕自己出声,赶紧双手搂住朱远的后背,咬着朱远的肩头。

  「朱老弟吗?你在干什麽?」

  朱远说:「在同朋友搓麻将。有什麽情况?」

  温可华说:「哈哈……告……告诉你哟,侯……侯副县长今天对老哥我很……很满意,这次你……你帮了老哥一个大……大忙,老哥一定好好……好好感激你……」朱远心想,这还用你说,该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