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营绿花】【完】

摘要  军营绿花一当兵第二年的时候,一次训练不小心伤了大腿根部,流了好多血。战友把我送到部队的医院,办完了住院手续后,他们都走了。本来是要有人留下陪护...

  军营绿花一当兵第二年的时候,一次训练不小心伤了大腿根部,流了好多血。战友把我送到部队的医院,办完了住院手续后,他们都走了。本来是要有人留下陪护的,可是部队还有两天要去拉练,所以只好我自己一个人了。医院的病房都满了,只好把我塞到后山上的房间里,这儿是部队的疗养院,平常很少有人的。想到今后要自己一个人在这,心里还真有点怕怕的。正在床上躺着,门被推开了。进来个戴口罩的小护士,拿了一大堆东西。先是帮我输液,然后一本正经地对我说:“把裤子脱了!”

  我瞪大了眼睛。她看到我吃惊的样子,咯咯地笑了。等她拿开了口罩之后,我才看清是我的老乡文雪。她比我早当一年兵,是个很可爱的女孩子。老乡聚会的时候见过几次。没想到是她来给我做。我问她能不能换个男兵来,她笑了,说哪有男护士啊,都是女的,她的好几个小姐妹都想着要来呢,要不是她跟护士长好的话,早让别人给抢去了。说实话,当着个女兵的面脱裤子我还真有点不习惯。见我拖拖拉拉的,她故意说:

  “怎么啦,是不是要我亲自动手啊?”

  我用一只手解腰带,半天也没解开。她嘴里嘟哝着笨死了,帮我解开。血已经把我的内裤和大腿粘到了一起,小雪很小心地用酒精棉球帮我擦,然后开始脱我的内裤。我赶忙用手挡住我的宝贝(这丫头真鬼,先帮我输液,让我只能用一只手活动)。

  “就你那破玩意,谁稀罕啊!”她拿出个手术刀片,“你伤到这里了,要把你的毛毛刮掉。”

  我怎么会让她动我这里啊,死活不让她动手。她也急了问我是不是想让护士长亲自动手啊?护士长是我们连长的老婆,经常到我们连队去,是个漂亮又泼辣的女人。连队的干部都怕她,怕她开起玩笑来晕素不忌。我摇头。她一边准备东西一边跟我聊天,她告诉我护士长要是来的话,非整死我不可。二连的一个男兵来割包皮,是护士长帮他做的,她那天是故意整那个男兵的,才开始就把他的弄得挺的高高的。护士长一边刮一边用手揉男兵的宝贝,才刮了一半,男兵就射了,弄了护士长手上和身上都是的。我相信她说的是实话,因为护士长就是这样的女人,一想到护士长,我的老二对不住立正了。看到我的变化,小雪红了脸,用手拍了拍我的宝贝,说想什么呢,你个坏东西?我也红了脸,说:“人家可是每一次被女孩子看啊!”。我真他妈的不害臊,还在上高中的时候就跟一个比我大的学姐泡上了,我的小弟弟就是在她的爱抚下茁壮成长的。

  “没事的,有姐姐这样漂亮的女生伺候它,你还不放心啊”她开始刮了,我的小弟弟在她的手里一跳一跳的,弄得她呼吸开始变得急促起来。胸脯一起一伏的,我从她宽大的军服领口能够清晰地看到她的乳沟和两个圆圆的半球,不由得我的小弟弟涨得更厉害了。她停下来,叫我不要乱动,我装着很委屈地说我没动啊。

  “没动?没动怎么会在我手里跳啊?告诉你我可是每一次做这个,刮破了可别怪我!”

  让她这么一说我还真老实了,终于等到她刮完了。两腿之间光秃秃的,只有一根肉棒挺着,很粗很长,我不知道小雪看了会是什么感受,反正我自己挺自信的。小雪用纱布浸上水帮我擦拭,连小弟弟也不放过。而且擦得很仔细。当她褪下包皮,露出我的龟头时,我可糗大了。因为这两天训练,再加上晚上胡思乱想,那上面的味很大。小雪好象也闻到了,她皱了皱鼻子。等擦完了之后,小雪在我的宝贝上拍了一下说:“好了,你可以休息了!”

  本来以为这下子她该帮我把内裤穿上了,可是她没有,还在清理伤口,我在心里琢磨着她是不是想多看会啊,也就装着不知道,随便她怎么办吧。处理完了之后,小雪开始对我说:“这么大的孩子,要注意个人卫生啊,这里要经常洗洗,不然会得病的。尤其是这个地方不能有脏东西”。说着用手摸着我的龟头根部的沟沟。刺激得我竟然有想尿尿的感觉。完事之后,小雪陪着我说话,身上很好闻的味道,让我忍不住心猿意马了。直到有电话过来催她(这个病房有电话的,可能是给疗养的老干部准备的吧),她在恋恋不舍地走了,我要她没事了就来陪我,她点点头。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一个女人用手揉着我的弟弟,最后我的小弟弟竟然还插进了她的身体里,这个女人一会变成小雪,一会变成护士长,第二天我看到我的内裤上湿了一大片,粘粘的。二部队去外地拉练了,我只好一个人在这安心地养病了。还好有小雪陪着我,每一次小雪来换药的时候都要把我的内裤给脱下来,我知道其实没必要的,伤的那个地方根本不需要这样的,看来小丫头是喜欢上我了吧,我心里窃喜,想着哪一天是不是能和她温存一下。这机会终于来了,那天很闷热,天上乌云密布,看来是要下声大雨了。正在想的时候,小雪跑来了,真是天赐良机啊!没多久,天就开始下雨了。小雪象往常一样帮我换药。其实我的伤口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多亏了小雪跟护士长说了一下,能让我多住几天院。在换药的时候,小雪总是有意无意地用手碰我的小弟弟,弄得它昂首挺胸的站着。突然一声炸雷,吓得小雪趴在我的身上,紧紧地抱着我,当然了,另一只手也紧紧地握着我的弟弟。我用手拍拍她的后背,在她耳边轻轻地说:“不要怕,小妹妹!有哥哥保护你呢”。等雷声过后,小雪起身说她比我大,要我叫她姐姐,我哪能叫她啊,其实她才比我大两个月。见我不叫她,小雪开始用手搔我,两个人闹着,忽然间她不动了,原来是我在推她的时候,不小心把手放在她的胸脯上。两个人就这样一动不动。我看到她的眼睛亮亮的,象是要流出水来。见她没有推开我的意思,我试探着用手揉她的乳房,小雪竟然闭上了眼睛。我的胆子更大了,解开她的衣服,把她的乳罩解下来,露出两个圆圆的乳房。小雪的乳房很漂亮,又软又挺的,两个粉红的乳头在我的手掌里已经挺了起来。我把小雪搂过来,用嘴含着一支乳房,开始用舌尖缠绕着乳头,这一招是学姐教我的,每一次我弄她的时候,她都叫得很大声。果然小雪也开始叫了,不过她好象不敢放开声音,只是小声地哼哼着。我开始进攻另外一支,她拚命地套弄着我的鸡鸡。玩了一会,我把她压在身下,她抱着我的脑袋,吻住了我的嘴巴。看来她也很有经验,舌尖在我的嘴里乱搅,弄得我心痒痒的,忍不住把手伸到她的下面,脱下她的裙子。当我要脱下她的内裤时,她用手按住我的手,不让我脱。我哪能这样就放手啊,一边继续进攻她,一边坚持着,终于她的手放开了。她的下面早已一片汪洋了。我的手在她的阴唇边拨弄着,才玩了一会,她的两腿就分开了,让我的手指很顺利地插了进去。原来她已经不是处女了,我的内疚早已不在了,在她的小屄里挖弄着,弄得她开始大声地叫着:“好弟弟……姐姐的小屄好痒……饶了姐姐吧!”

  以前和学姐在一起,她总是不让我进去,最多就是让我把鸡巴放在她的骚屄边磨磨,她说这样能提高她的性欲。这次我可不想再这样了,再说我的鸡巴已经被小雪揉弄得快爆炸了。我翻身起来,分开她的双腿,挺着鸡巴就要往里肏。小雪用手挡住我的进攻,嘴里说:“不要啊,你不能害了姐姐哦!”

  我哪管得了这么多,用鸡巴磨着她的手和大腿,没一会工夫,她就松开了手,露出粉红的小屄,一张一歙的。我端着枪在她的肉粒上磨着,以前我经常这样帮学姐弄,已经很熟练了,只不过学姐的骚屄已经发黑,而小雪的小屄看起来没被肏过几次。

  “好弟弟……不要磨了……姐姐的B好痒哦!……人家已经让你肏了……你还不快进来啊!” 我不能再逗她了,扛起她的双腿(这招也是学姐教我的),对着她的小屄肏了下去。

  “噢……弟弟你的好大啊……轻点肏姐姐啊……姐姐的小屄快爆了……嗯…啊……快点…… 肏得姐姐好爽哦……大鸡巴弟弟,肏死姐姐吧……”

  在小雪的浪叫声中,我一次次地肏着她,她的小屄好紧,裹着我的鸡巴,每一次肏的时候,都深深地肏到底,爽得她身体不停地扭着。小屄被我肏得外翻,肉粒挺挺的。

  “好弟弟……姐姐快要泄了……人家好痒哦……快用你的大鸡巴肏我吧…哦…哦…”小雪浪叫着,淫水一股股地涌出来,每一次肏的时候,都啪啪地响。我的龟头被她浇得受不了了,拚命地肏了几下,然后一挺,一股精液射在她的子宫里,射得她身体不停地抖着。终于两个人静了下来。我用手摸着她的乳房,她用手摸着我的鸡巴,两个舌头缠在了一起。好一会,小雪说:“弟弟你好棒哦,弄得姐姐好舒服。姐姐有一年多没有尝到这滋味了。去年回家的时候被男朋友给做了,这个王八蛋后来又泡上了别的女人,早知道我就把第一次留给弟弟你了。你不会嫌弃我吧”?我摇摇头。

  “不过你也不要伤心哦,他的那个没有你的大,没有你的粗,也没有你弄得姐姐这么爽哦!以后我要天天来吃你的小弟弟啊!还有你可不能让别的人上了你啊!你可不知道,我的一帮小姐妹都想着你呢,尤其是莹莹,为了你差点跟我翻脸哦。”

  莹莹也是小老乡,跟小雪是很好的朋友,她的爸爸在另外一个部队当团长。是个很可爱的女孩子。我说怎么会跟别人呢,有小雪姐姐就行了。小雪咯咯地笑了。我发现我的鸡巴又起来了,翻身上去,小雪忙推开我说:“不要了,刚才人家已经被你弄得受不了了,要是再来,还不得弄死我啊!”我哪管得了这么多啊,挺枪刺了进去。由于是刚肏过,里面还很滑。我噗哧噗哧地肏了她半天,骚屄里竟然被肏出了泡沫,小雪也已经没有了反抗能力了,只有任凭我在抽插她。等到雨停的时候,我们已经肏了三次了。护士长打来电话,问小雪怎么这么长时间还不回去,小雪说雨下得太大,“什么啊你个骚蹄子,刚才下雨了不要你去,你非要去,现在弄得舒服了吧,我告诉你小雪,你要是把小林弄得起不了床,看我不收拾你!”护士长在那边发火了。

  “我没有啊,帮他换完药了之后就在这陪他聊天呢,我们什么事也没做啊!” “什么事没做?你说我相信吗?快点回来!”

  小雪冲我吐了吐舌头,“护士长很厉害的,你可要注意了,她可是你们连长夫人啊”

  三从这以后,小雪天天都往我这跑,一有空就让我插她,她每次来的时候都穿着裙子,我知道这是为了我方便。所以每次都很用力地插她。还好这里比较偏,人来得少,所以我们在床上、沙发上、茶几上变着花样地玩,第一次都把小雪弄得很爽。真没想到在部队里还有这样的好事,还好我平常锻练得身体很棒,不然肯定吃不消了。有一次我正在从后面插小雪的时候,忽然听到外面有人跑,我们赶紧收拾好,小雪做在我床边,装着聊天的样子。是莹莹过来了护士长让她来叫小雪。看到我们红着脸,满头是汗的样子,她的脸色很不好看。临走的时候还拧了我一把,问小雪这么骚B弄得爽不爽啊?晚上小雪打来电话说她跟莹莹吵了一架,原来她俩平常没事的时候喜欢在一起睡,有时候互相摸摸什么的,这几天莹莹找小雪,小雪也不理她,气得莹莹问小雪是不是被我给肏了,就不理她了,两个人大吵了一架。小雪问我该怎么办,我说我哪知道啊。小雪在那边想了半天跟我说,她想让莹莹明天替她来给我换药,我问她能舍得吗,小雪在电话里呸了我一口,说便宜你了。第二天,果然是莹莹来了,我故意问她小雪怎么没来,她红着脸说小雪有事了,看来她害羞的样子,我的老二忍不住站了起来,她好象也感觉到了,脸更红了。等她换完了药,我看她的手还是不想离开我鸡巴,知道小雪已经跟她说了。我顺手把她拉过来,吻住她的嘴,解开她的军服,里面只穿了一个乳罩。她的乳房和小雪的一样漂亮,只不过比小雪的小了一点,握在手里很舒服。莹莹一边用手套弄着我的鸡巴,一边对我说:“小雪这个骚B,都被人干过了还想在我前面找你,真是把我给气死了,人家还是个处女啊”。我伸手摸了摸她的小屄,一个手指探进去,果然有个东西挡住了。我问她一会进去的时候她怕不怕啊,她说不怕,她早就盼着能跟我做一回呢。我分开她的双腿,挺着鸡巴就肏了进去。才进了一半,被的处女膜给挡住了。我猛地一挺,刺了进去,莹莹痛苦地叫了一声:“好痛啊……哥哥你慢点啊!”

  里面很涩,我小心地抽肏了几十下,感觉到里面已经湿润了,就猛地肏到了底。随着我的动作,莹莹大叫着,只是不象小雪那样浪叫,很害羞的样子,这样更使我感到兴奋,鸡巴在她的小屄里塞得满满的,干到爽处,莹莹竟也象浪女一样叫起来,难道是女人都这样啊!屁股一挺一挺地配合我,让我第一次都肏到底。小屄被我干得外翻,露出粉红的肉,淫水涌出来,湿了我的毛毛。这几天跟小雪玩得有点过火,我感觉到好象有点快撑不住了,好在莹莹也快泄了,我猛挺了几下,感到一股股淫水浇在我的龟头上,我忍不住地射了出来。射出来的同时,莹莹大叫了一声,软了下来。过了好久,我把鸡巴从她的小屄里抽出来,上面全是血迹,我用卫生纸擦干净,又帮着莹莹收拾好,之后躺在莹莹身边,温柔地吻着她(学姐教过我的,和女人做完了之后,千万不能提了枪就走人)。温存了好长时间,我在她耳边小声地说:“莹莹你好棒哦,你不知道我有多爱你!”莹莹红着脸说:“哥哥你也棒啊,你不知道我有多喜欢你哦,刚才你的那个太厉害了,挺得人家都快疯了!”我把她的手放在我的鸡巴上,轻轻地揉着她的乳房。在她的套弄下,我的鸡巴很快又硬了起来,莹莹吓得问我不会是又想了吧,我点点头。莹莹说:“不要啊,人家这里还在疼呢,以后再做好不好啊?”我答应了她。莹莹走了,没多久,小雪就来了,看到我的样子,她的脸很不好看。我知道她在吃醋,拉她过来,撩起裙子,就肏了进去,我已经习惯了她来我这不穿内裤了。小雪在我身上拚命地套弄着,我知道她在那边早已春心荡漾了,里面已经很湿了。直到泄了之后,她才问我是她还还是莹莹好,我哪能说莹莹好啊,把她夸了一顿,小雪满意地笑了。四之后的几天,跟神仙似的,两个丫头天天来找我,我都快被她俩掏干了,幸亏我的身体棒。要不谁能受得了啊。一天,小雪来了,我看她眼睛红红的,问她怎么了。波动迟疑了半天才回答我,护士长把她叫去,训了一顿。问她是不是跟我好上了,还说要把她调出去。我也吓得够呛,要知道她可是我连长的老婆啊!小雪哭着跟我做着,我发现她这次特别的疯,可能是她知道今后我们在一起的机会不多的缘故吧。我也尽力地配合她。在小雪两次高潮之后,她爬在我的身上。我安慰她说今后出院了我会找她的。小雪这才停止了哭泣。女人啊,真是要命!临走的时候,小雪叫我一定不要忘了她,我点点头。之后的几天都是护士长来的,我心里有鬼,也不敢胡思乱想了。直到有一天,护士长实在忍不住了,噗地笑了出来。我看到她笑了,知道没事了。她拍着我的鸡巴问:“你这个小东西,是怎么折腾小雪的?”我赶忙否认。 “哦!”她不相信,低头闻了闻,“一点都不注意卫生,玩过之后也不知道洗一下。”

  说着又绷着脸问我到底有没有,是不是要告诉我连长啊?我吓坏了,在她的一再追问下,我承认了。 “你们几天玩一次啊?”

  我说天天都在一起,每次要玩再三回。她瞪大了眼睛。想了好长一会,忽然红了脸,叫我写份检查,晚上八点送到她家。连长在医院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