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往事之我与女网友的第一次(续)】【6】【完】

摘要  第六章   当再一次睁开眼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一两点钟的样子了。我看了看时间,坐了起来,头迷迷糊糊昏昏沉沉的,胃部也火烧火燎的难受。喝白酒的...

  第六章

  当再一次睁开眼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一两点钟的样子了。我看了看时间,坐了起来,头迷迷糊糊昏昏沉沉的,胃部也火烧火燎的难受。喝白酒的人都知道,人要是喝多了,睡醒会感觉口干舌燥的,第一件事就是找水喝。

  由于胃部的烧灼感,使得我口渴难受,于是我去了厨房拿着水瓢盛了一瓢凉水,咕咚咕咚直接灌进肚子里。喝完水的胃舒服了,由于凉水刺激胃部,使得混沌的大脑也跟着清醒多了。

  看了看周围,屋内一个人影也没有,餐桌上有给我留的饭菜。胃难受的缘故也吃不下啥。透过窗户看了看外面,天气还不错。于是我决定出去透透气嗮嗮阳光,顺便撒撒(尿尿)水。这个季节屋内很阴冷,出门感觉比屋内要暖和得多。

  站在屋门口,我点燃一支香烟,也没观察院子周围。一个声音从左侧传来。

  姐夫,你酒醒啦?显然吓了我一跳。我侧身一看是小龙在东仓房处,蹲在地上看不清在捅咕什么。

  我反应过来说,是小龙啊。吓我一跳。

  为了掩饰刚才的尴尬表现,继续说,我以为家里就剩下我自己了呢。你没去上地啊。

  小龙:没有啊,咱爸妈让我在家陪着你,就没让我去。

  我:你在干啥呢?

  小龙抬起手里的东西,对我说:姐夫你过来看看,这是什么?认识不?

  我走了过去,一瞧还真不知道他手里的东西是什么。一根细细的铜丝被围成了圈,大概有10公分左右的直径。连接圆圈的结合部还有一根比较粗的铁丝是直直的。我从小在城里长大,还真不认识他手里的东西是干什么的。

  我问小龙这是做什么用的。他很神秘笑着和我说,到时候你就知道了。我昨天不是你和你说了吗。要领你去后山玩好玩的。这时我才回忆起昨天下午他确实和我说过。我心想山上除了庄稼地和乡间地头有那么几处坟茔地。就在也没什么了啊。能上哪玩去呢?一说到玩也提醒了我,他手里的工具,我猜测有可能是一种扑捉器什么的。

  小龙抬起脸看着我说,姐夫,没事了吧。没想到你挺能喝啊。

  我笑了笑心想,他这个年纪怎能理解我现在的状态呢。如果有一天,他换做成是我,我想也许会比我还要拼命的。

  我看着小龙说,你是不是在学校里也会和同学喝点啊。也会抽烟吧。

  小龙嘿嘿笑着说,姐夫你厉害啊,啥都被你看出来啦。恩,在学校的时候确实和同学出去喝过几回。烟就是瞎鼓动。

  我很认真的对小龙说,不是姐夫厉害,是因为姐夫也是从你这个年龄走过来的。所以对你们这些半大小男生比较了解的。

  小龙笑着说,姐夫原来你也在像我这么大的时候抽烟喝酒啊。

  我拿出一根烟扔给他,小龙点燃,很自然的吸了起来,看他吸烟的样子,我也想起了曾经的我。我想劝劝她,就跟他讲,你们还小,吸烟喝酒不是这个年龄应该做的。偶尔喝个酒吸点烟是没什么的,主要的精力还是要放在学业上。在一个抽烟喝酒是需要钱的,没有钱怎么办?像他这个年龄正处在青春期,容易走歪路的。

  小龙听完我说的这些,嘴上到是没说什么,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也许听明白了一点吧。

  吸了一会烟,我问小龙。

  你姐也跟着爸妈上地了?小龙回到:是啊。怎么了姐夫。我看了一下时间,我说一会咱们也去帮忙吧。

  小龙:咱们就别去了,有前院老赵家的铁蛋哥帮忙呢。

  他一提到赵铁蛋这个人,我心里莫名的咯噔一下,才想起来,昨晚卸车的一幕。心想着,对啊,我还要问小龙呢。

  我:小龙,姐夫问想问你点事,你能告诉我吗?

  小龙是个激灵的孩子,知道我也得到了他家人的认可。在他心里早已经把我这个还未和他姐结婚的男人,当做了自己的亲人,况且他和我混的也很熟络啦。

  小龙没加思索的和我说,姐夫你问吧。只要是我知道的,我就告诉你。

  我:姐夫一直都不解,老赵家那小子咋牛逼哄哄的呢?昨天给咱家卸车时,我和他对过视,感觉好像对我很不友善。有点挑衅的意思,我真想削他一顿。我把我心中的疑惑跟小舅子说了出来。

  小龙:就这事啊。我以为是什么呢。

  我:对,就这事。赶紧的,别墨迹。

  我又递给他一支烟,然后催促的他说,又问道,是不是和你姐有关?

  小龙看了看我说道,好吧,好吧,姐夫,我说我说。

  于是小龙和我讲了这个赵家大小子的事情。

  我家和赵家是20多年的老邻居,两家处一直很好。来往的也比较频繁。赵家有和我家一样都是一个姑娘一个小子。大的你认识了就是赵铁蛋,小的和我同岁是个女孩,也是我学校的同学。

  我们四个从小就在一起玩。上小学放学都是一起走的,小时候感情处挺好的,铁蛋比我们都大,一直像大哥哥照顾我们。后来我姐上了初中,我妈开始嘱咐我姐男女有别,尽量不要和比自己大的男孩子嬉笑打闹什么的,渐渐我姐对前院的铁蛋疏远了些。他也曾偷着问我,为啥我姐不像小时候跟他在一起玩了。我那时候小啊,我说我也不知道啊。

  从上初中开始起,我姐的变化很大,尤其是张的一天比一天好看,成绩又好,人也漂亮,喜欢她的男生可多了,她都不理会。哪个时候,铁蛋高我姐一届,总是在放学的时候尾随着我姐,怕有喜欢我姐的男生劫道,暗中保护她。还别说真遇到过几回不知深浅的小子,都被铁蛋给打跑了。

  我心想,这赵铁其貌不扬的,一身发达的肌肉,看似没有头脑,但对女人很上心啊,对雪娇尾随看似是保护,实际是清除异己啊。

  我又给小龙点燃了一根烟,他吸了一口接着说。从此以后学校就传开了,说什么赵铁蛋是我姐的对象,再也没有男生敢来向我姐求爱的了。可我知道,什么对象啊。我姐从来就没答应过他,对赵铁蛋也不冷不热的。有一次,他单独找我姐谈了一次,被我姐当场就拒绝了。

  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这件事被我们两家大人知道了,还是他爸妈主动单独找我家谈了他家铁蛋和我姐的事,他家的想法认为两个孩子从小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毕竟还是老邻居互相都比较了解。他们家也很喜欢我姐。希望两家能噶亲家。和我家商量早点把这门亲事定下来。

  但被我妈婉言谢绝了,我妈是个开明的人,也深知两家交好。我妈觉得我姐还小,毕竟还是孩子,况且还在上学。也没把话跟老赵家说死,就说等孩子大一大在说吧。那一年我姐才15岁。

  虽然我爸妈是看着铁蛋长大的,对这孩子也不讨厌,给我父母的印象就是发「闷」。他们也说,这孩子过日子是把好手。但总觉得真要是把我姐给他们老赵家,还是觉得很些亏的。毕竟我姐上学时候成绩很好,而赵铁蛋学习又不咋地,也看出他没多大出息。如果当初我姐没辍学,估计考大学是没问题。

  姐夫,农村要是考出去一个大学生可了不得啊。

  我笑着回到,可不是吗,我跟他说,我大学里同学不少都是农村考出来的。

  我还和他讲,考上了大学也就等于改变了自己的命运。我也给小龙打气。希望他以后也能上大学,要吸取他姐姐的教训。

  小龙说道这,我在想,也很理解和支持他父母当时的想法,说白了,就是不想让雪娇像他们一样「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一辈子。考上了大学就有了新的出路。人生命运也就改变了。

  小龙接着说,姐夫,发生老赵家提亲这件事发生以后,转过年春天我姐就辍学了。为什么辍学,我和你慢慢讲。通过小龙的讲述我也对雪娇的很多过去的事情有了真正了解。

  那一年她家春种整地,他爸被犁地的机器搅伤了腿住进了医院,她家也乱套了,家里也没什么存款,怎么办,治病需要钱,种地需要钱,两个孩子上学也需要钱,只能向亲朋好友求救。老赵家听说雪娇家的事情,第一时间站出来帮助了他们家。经过大家的帮助,他爸的腿经过近2年的时间治好了。他父母对这件上非常感激所有帮助他们家的人,尤其是老赵家。从这件事后两家的关系更紧密了。

  由于给他爸治病时。在亲盆友好处没少借钱。她家那年欠了不少外债,总共有近10万,老赵一家就拿了近4万。当时的10万可不是小数目啊,那个时候家里的地少,一年就那么点经济收入,也就能维持个温饱,她妈妈也算了一笔账,这些钱需要她家不吃不喝五到六年时间才能还上,这么办?她妈妈也没招了,虽然借给她家钱的人家都不着急还。可他妈是个有志气的人,明白一个道理,欠人家的永远都是欠人家。在最无助的时候也曾想过,老赵家提亲的事,这样一来,欠老赵家的就不用还了,也能减轻一些压力。可后来他妈一想,这不是买女儿吗,拿女儿一辈子的幸福当交易吗?她妈心一横也打消了这个念头。

  后来,为了多挣些钱还债她妈一狠心,就不让雪娇继续上学了,跟着他们老乡出来打工了。雪娇当时也哭过闹过,可现实很残酷,面对躺在床上的父亲,面对年幼的弟弟,还有一大笔外债,不得不同意母亲的决定。其实,一直到现在雪娇的妈妈都觉很得对不起她们姑娘,很自责也很内疚。当时真是被生活所迫啊。

  现在好了,因为村里不少人出去打工留下大量农田没人种,他爸脑子活,就把没人种的地承包了下来,没用上二年家里就把债还上了。

  雪娇怎么出来打工之前我是有些了解的,没想到还有这些故事那。我就记得之前说她父母看别人家孩子出来打工没少挣钱,家里条件不好,就让老乡带着出来了。

  现在我才明白,第一,我们当时还交往的不深,所以没必要和我说的更多吧。

  第二她不是有意向我隐瞒什么,而是对父母有些怨气罢了。

  雪娇妈妈当初决定是生活所致,虽然她不了解她的女儿在外面所受的苦和遭受过的罪。要不是被生活所逼迫,我想现在的雪娇应该还在校园里快乐成长着,也许有一天她会考上自己喜欢的学校,而走出农村。现在看来,雪娇无论用那种方式都已经达到和脱离了农村目的。

  有的时候,人得信命啊。有那句老话「命中占终须有,命中无莫强求」。就这样,我和雪娇阴错阳差的走到了一起,也许,要不是他母亲的决绝,现在有可能也已经是赵家的儿媳妇了。感叹啊,缘分天注定的。

  小龙后来又和我讲,他老姐在十里八村出了名大美人。相中她姐的小伙,可以排成一排。就算搁在城里也算数一数二的。真应了那句话,「一家姑娘百家求啊」。得知我姐辍学以后,家里的门槛子都要被提亲的踩破了,老赵家也来过很多次,都被他妈给婉拒了。可老赵家那小子一直没有放弃对雪娇的追求。

  听完小龙的讲述,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赵铁蛋对我这么敌意。原来如此啊。

  咱换一个角度想,如果我是铁蛋,我喜欢多年的女人,被人抢跑了。我会开心吗?

  显然答案是不会。

  可问题是这个女人根本就不喜欢你赵铁蛋啊,对不对。爱情就是这样,不能只是一头热,需要两个人产生共鸣才能称之为「爱情」。所以他这是单相思啊。

  想一想这小子还蛮有意思的。

  知道了很多为什么,我的心也释然了。

  看了看时间,我和小龙唠了近两个小时,在看看外面的天,夕照日也快落下了。我和小龙说,你姐咋还不回来呢,要不我们去接她吧。

  小龙说,正好,我也去山上看看我之前的战果。

  虽然我没细问。但多少能知道他所指的战果是什么。他家这地区属于平原,他所指的后山,说白了就是一个小土包儿而已,能有啥飞禽猛兽的。我想,这小子也许是套到了兔子或者野鸡吧。

  我们俩骑上摩托车奔着后山开去。路熟悉了,很快也就要到他们家的地了。

  远远看去,地边上停着带斗的拖拉机,不用想,一定是赵家的。好像还有两个人推搡撕扯着。离的远看的不是很清楚。

  于是我也加快了速度,要看个究竟。转眼就要来到了两个人附近,定睛一瞧这不是雪娇和赵铁蛋吗,隐约感觉两个连拉带扯的争吵着什么。马上就要到他们身边时,我感觉出有些不对劲了,心也提到嗓子眼。走近一听正赶上赵铁蛋说喜欢雪娇的话语,雪娇也没给他好脸色,骂他滚,这小子还要用手要强行的去抱雪娇。

  我「怒发冲冠」,没顾着后面坐着人,就跳下了摩托。火气一下爆发了,嘴里叫骂,我「操你妈」的,你敢动老子的女人,你他妈的活腻了。没等我话音落下,两个健步就串了上去,一个炮拳就把赵铁蛋给撂倒了,虽后我用脚照着逼养的身上一顿猛踢。雪娇被这一幕吓蒙了,一个劲的喊老公啊,别打了,别打了,喊声很大。还是他小弟弟反应快,从后面拉着我喊着,姐夫,别打了。

  被小弟一拉,这小子反应来过了,站起身照我肚子上就是一脚,把我踹的带着小龙也一起跟着倒在地上了。然后又挨了这小子几脚,嘴上还不干不净的,骂我。我被他的反击彻底激怒了,我也急眼,两个人厮打在了一起,谁都没占到什么便宜,正当我处于劣势的时候,雪娇的父母也跑了过来大声喝止住我们的厮打。

  此时的我躺在地上雪娇护在我身边,哭腔问道,凯哥你没事吧,我喘着粗气,累得说不出来话,用手拍拍她的胳膊示意她没事。

  这小子,站了起来,要耀武扬威的当着雪娇父母的面指着我说,你算什么东西啊,敢和我抢女人,你记住,雪娇是我要娶的女人,赶紧滚回你的城里去。听到这些话,我觉得很好笑,通过这SB言行就判断出此人讲出的话,又愚昧又无知。就是个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农民」。

  雪娇的爸也急眼了,严厉喝到,铁蛋你这兔崽子想干啥!干玩意打我家「人」那。这也太不像话了。你别站在这了,赶紧走回去吧。

  叔叔,婶子,不是我先动手的,是这小子……

  没等他话说完,被我雪娇妈妈的话给打住了,你这也太不像话了,别说了!

  我和你叔不想听你说这些。赶紧滚!

  这小子一看这架势根本说不过这一家人,也没人向着他,于是涨红这脸转身开着拖拉机灰溜溜的走了。

  这一刻,我虽败犹荣,就在这件事上我看出,我已经彻底征服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