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纯洁过】【完】

摘要  和第一个女人上床是在上幼儿班时,虽然只有6、7岁,但我却早知道男人和女人的凹凸互补性原理。父母的呻吟声是我的第一课,令我终生难忘。那只是过家家...

  和第一个女人上床是在上幼儿班时,虽然只有6、7岁,但我却早知道男人和女人的凹凸互补性原理。父母的呻吟声是我的第一课,令我终生难忘。那只是过家家,但我们已开始群交了,没有爸爸、妈妈、宝贝,没有做饭、打针、喂猪,有的只是不同姿势的交媾。现在才知道,原来那时我就会老汉推车了。幼儿班时,我第一次进了女厕所,并在里面干了我的小马子。其实我的小弟弟从没硬过,也从没插进去过,但我却一直以此为荣,因为那时我就已经性交了。

  我挺帅的,无论是身体还是脸,发型亦或衣着无不个性张扬。初二时,一个女孩子开始追我,而且是疯狂的那种,现在回头想想,太他妈的后悔了,我的初恋为什么会交给那样一个蹩女,大脸、短发、矮个,除了挺骚以外几乎没有什么优点。我当时还很年轻,没经验,于是乎,接受了她。我们俩经常玩一些当时看来很淫贱,现在很老土的东西,比如上课时,她坐我前面,我们挨着窗户,她便把手顺着墙蹭过来,我抓住她的手。她的手特别小,特别软,握在手里滑滑的,胖胖的,跟灌上水的避孕套一样,爽的很。她的袖口系着扣子,我便眼睛盯着黑板一边用右手抄笔记,一边用左手解钮扣。那是一件很耗力的活,不过我还是成功了。我顺着她的嫩的都能捏出水来的小手向上摸。多美的胳膊呀,干爽、光滑、柔软、芳香,我已经情不自禁的勃起了。她在充分享受了一个她爱的人的爱抚后,回头冲我甜甜的一笑,趁我骨头酥了的一瞬,抽回了手和胳膊。我甚至还问过她内裤是什么颜色的,她笑眯眯的掐了我一下,然后说:“黄色的”。那年,我14岁。

  是她主动吻了我,而且是骗去的。我们是在一个县城的初中里上学,冬天,没有暖气,得生炉子。记得当时我还是个干部什么的,于是,寒假开学前的一天晚上,她来到了我家。很礼貌的,她对我妈说:“阿姨,明天我们要开学了,我是来叫班长去生炉子的。”我们俩都特笨,弄了一屋子烟。我和她并排坐在有门的那边墙的中间的一个位子上。那是个绝妙的位子,无论是在前门还是后门,只要不进来,无论是谁也不会发现这里还有人——除非从窗户外看,但我们在二楼。

  没开学,也没供电,外面一片漆黑,里面比外面还要黑,整个教室里只有我们俩的心跳声,烟一股一股的从窗户飞出去。突然,她一把抱住了我,轻轻地在我的脸上亲了一下。我当时懵了,呆呆地坐在那,过了一小会,我慢慢地转过头,看看她,然后猛地吧她揽在怀里,用我的唇盖住了她的唇。女人的唇是上帝的最佳作品,柔柔的、湿湿的、甚至觉得它在随着我的唇的动而不停地改变自己的形状,像一块刚出炉的热蛋塔。就这样,我们紧紧地拥在一起,唇粘着唇,闭着眼,她将自己的乳房紧紧地贴在我的胸膛上,没留一点缝隙,我都快窒息了,但她还是在努力抱紧我。这种压迫带来的快感伴随着唇的温度而上升,像做爱一样,我们忘情地扭动着头和身体,直至气喘吁吁,大汗淋漓。我斜靠在她的肩头上,甜蜜的闭着眼睛。是夜,我第一次失眠。

  那时我们还都很小,不懂得接吻还要吮吸对方的舌头,只是唇碰唇就够了,起码电视上都是这样的。那次,她课外活动没事干,便随我回家。父母下班还有一小时,据我们的初吻还不到一个礼拜,我很兴奋,还没等她说话,便粗暴的把她压在了沙发上,她在我身下努力挣扎着,我印象很深,当时,我勃起了。我硬的发烫的小弟弟隔着裤子狠劲的顶着她的小妹妹,唇也疯狂的压在她的唇上。她怕了,怕我强奸她,于是大呼“不要!”不知怎的,也许是由于重力,在她喊出“要”时我的舌头滑进了她的口腔,轻轻的在她的舌头上摩娑了一下,我触电了。

  她的舌头蠕动着,像一块滑滑的果冻布丁,不停地变幻成各种形状,简直是一条蛇,在我的舌头上下游走,用上面的小刺摩擦我的小刺,像摩擦自己的阴蒂一样,那是梦幻一般的境界。突然,她一把推开还压在她身上的我,冲出了大门。我木讷地坐在沙发上。初中结束了。

  高中生活比我想象的更无聊。为了爹妈儿时的大学,我不敢懈怠,打架、偷盗、搞对象是我们这所“重点高中”的三根高压线。没有女人的日子,只有靠整日手淫度日,每天两到三次很正常,到了高三,我的身体已经到了一种飘忽渺然的境界。斜对门的学妹每天都跟我对视一次,是一个长得很漂亮的飞机场,在那时看来,她已经算是颇有姿色了,可我不喜欢,充其量,只是我的性幻想对象。

  高中,像吃了春药的太监被关在笼子里,而笼子外又是裸体的性感女郎做着极下流的动作,我就是那个太监。高中毕业了。

  现在我大三,刚刚开学。两年来,象是对高中的报复,我交了九个女朋友。

  她们是我的全部,我的一切人类的和非人类的毒恶的想法都在她们身上得到了施展,我想虐待她,我也会怜悯她,当然,我还是会爱她!哈哈哈哈,我的口水。

  第一个我叫她曾,仿佛是她给了我第一次真正的爱的感觉。军训,辛苦且美妙。那一天是动员大会,我坐在椅子上,旁边的旁边的旁边,地上,一个坐马扎的小姑娘被我毒辣的眼神勾到了,清秀美丽还有一点点野性,(后来才发现,那不是一点点。)顾盼神飞的眼睛,大且亮。让我的眼始终没离开她的眼,终于,她的眼球终于转到了我的眼神里,自然、泼辣、豪爽、张扬的冲我狠狠地笑了一小下,没有露出牙齿。她很白,现在想起来,有点像赵薇。那时的我是一个矛盾的人,腼腆而张狂。我懵了,“被我深藏在心底三年的爱的感觉就这样被一个小丫头片子轻而易举的拽出来了么?是她吗?我又要恋爱了吗?她合适吗?……????”

  我又重新审视了她一番,美丽、善良、野性、不羁,也许,是她吧。“嘿,你,几系的?”她扭过头来看了我一眼,把嘴张成O 字型,满眼的疑问,但仍笑着。

  “对,就你。”又是豪爽的一笑,只是这次露出了牙齿,好白,我的心猛地颤了一下,皮肤一阵发紧。她伸出一只手,嘴撅着。我明白了,五系的。攻势就此展开。惭愧,最后还是她们的排长帮我找到了她,在排长的安排下,我们第一次约会。

  天阴着,我们三个骑车冲向我还转向的古城的中心地带。那个晚上,我很窘,蓝色的仔裤,蓝色的大格子衬衫,像个装体面的农民。我要了两个雪碧,一瓶啤酒。她看了我一眼,成熟的脸,陌生的眼,没有一丝笑,有的只是不逊。“小姐,来瓶啤酒”,她的眼很冷,“我不喝饮料”。“我不能喝啤酒,出来前我答应我妈的,不喝酒,不交女朋友。”“排长来了,你连这点面子都不给,合适吗?”

  鄙夷与嘲讽的眼神割过我的脸,扎进我的心。“不,不行的。”我木木的拒绝着,一脸的痴呆。“咱们喝”,她没理我。排长在努力调节着气氛,靠的是尽可能的点菜,很贵的菜,但当时的我却什么也不知道。

  天下起了雨,越来越大,我湿了头发,湿了蓝色大格子衬衫,湿了蓝色仔裤,远处的车灯照出雨的密集程度,一片片刀割般的水线从车轮两侧飞起,狠狠的灌在我的旅游鞋里,那是为了让儿子能体面的走在大城市的街道上,纯朴的母亲在专卖店买的一双安踏,花了75块钱,还不如那个晚上的饭钱多。我是败家子。

  雨顺着头发流进嘴里,衣服紧紧的贴在后背上,袜子和鞋垫在水的调节下,嬉戏并发出悦耳的声音。

  雨水浇醒了一直沉睡在底层的我的本性,叛逆、张狂、另类、仇恨、淫荡、肆无忌惮。

  搞笑的一面出现了。回来时,已经很晚了,排长二话没说,就爬上台子,然后非常辛苦的,一点一点的,蹭上了一楼和二楼中间的门沿,他的屁股一扭一扭的,膝盖一厘米一厘米的往上够,很像朱自清的父亲。当他爬进楼梯时,我推开大门,很从容的,从正门走了进去。“傻逼”我偷偷骂道。

  至此,我意识到了我第一次恋爱的失败,但我很高兴,因为我终于找到了本性的我。至此,我开始了我颓废荒淫的大学生涯,我开始肆无忌惮的泡妞,甚同时泡N 个。

  很快,一个月无聊的军训结束了。我很难想象,为什么中国大学生军训一个月就算服完兵役呢?还是预备役中尉?那现在卖淫、吸毒、同居、考试作弊、给老师送礼、看A 片、颠覆社会主义政权的大学生们,都曾是军人?现在都是一毛二?去你妈的。

  我是一个积极向上的人,一月后,我已俨然是一个城市人,言谈,衣着,等等。我报名了N 各社团,我想锻炼自己。在新生部的第三次面试上,我认识了她,我叫她芳。

  芳是一个十分漂亮的女孩子,仅仅用漂亮很难一下子形容出她的美丽。她拥有高挑的身材,靓丽的脸庞,明亮的双眸,丰满的胸部,修长的腿。认识后的某一天,她到我的教室去,给我了一张照片,如出水芙蓉般的灿烂的笑容绽放在她绯红的拥有尖尖下颌的圆润的脸上,大大的眼,像汪着的一潭秋水,长长的睫毛自然的向上翘着,她笑的是那么的温柔,没有丝毫的做作,仿佛生下来就是笑着的。我呆住了,被她的魅力震撼了。“这不是你么?”我故作镇定的。“呵呵”

  她幸福的笑了,那么灿烂。“怎么?”“你翻过来看看。”“酒井法子”!那时我才意识到,原来她长的和酒井是那么的像。

  第一次见面是在面试时。自认为答的一塌糊涂的我没有放弃最后一丝机会。

  老师在结束前说:“如果你被录取,会选哪一位做你的拍挡呢?”我认为那是整个会上他说的唯一的一句不是废话的话,如果没有这句话,整场会议就是一个屁——对于我来说。“我会选这位小姐。”我微笑着第一个站起来,很温柔的指了她一下。“哄……”大家都笑了。我自信且真诚的望着她,她的脸变得好红,是十分羞涩的那种。她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直觉告诉我,这是一个傻子。我是情场骗子,我是社会败类。之后我名正言顺的成了她们班男生心中的野兽,只是因为她是美女。我们午夜煲电话粥到凌晨;她会在电话里给我唱“天亮后我还是不是你的女人”“你快所以我快乐”;她还会用免提趁家里没人时给我弹钢琴。慢慢的,我知道她是保送上的一系,她是排球国家二级裁判,她的老爸是全国人大代表,她是校合唱团的,她是副班长,她家里十分有钱,她年年拿一等奖学金,她游泳是甲A ,她的优点多的让我自卑。

  周星驰说:“曾经有一份真挚的爱摆在我的面前,而我却没有珍惜,直到失去的时候才追悔莫及,如果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的话,我会对那个女孩子说三个字‘我爱你’,如果一定要在这份爱上加一个期限的话,我希望是——一万年!”

  这应该是我对自己说的,那个女孩子就是芳。那时的我游刃曾和芳之间,我谁都放不下。终于,我掉进了水里。那天,曾找我打乒乓,我拿拍子到女生楼前面等她,但,芳出来了。“嗨,你好!”“哦,你……你好”“我……我……真巧。”

  她不好意思的低下头,一朵绯云飞到她的脸上。现在,傻子都能看出来这是一对刚刚才好上的小情侣。她的纯粹的美和羞涩的笑使我中了N 多同性的眼刀,正当我陶醉在无限的幸福中口水即将流出来的时候,活力四射的曾蹦蹦跳跳的蹿到了我们两个中间。一身运动装的她,头发被几只卡通卡子随便的卡在耳朵后边,顾盼神飞的大眼睛不老实的盯着我,嘴角露出的狡黠的笑,仿佛什么都知道了的样子。看了看我和她手里的拍子,芳勉强的挤出一丝十分不自然的笑,“你们先聊,我有事,先走了。”“嗨……她不是……”我使劲掐了掐曾的脖子。我知道,我死了,是淹死的。

  后来,冬天来了,曾对我说了对不起,“我们不合适,你太幼稚。”我用戴了棕色皮手套的手狠狠的打在墙上,现在我换了一副黑的。寒假里,情人节那天,我寄了一只熊给芳,我往袋子里喷了我妈的朋友从法国带回来的香水,混合在熊毛里,象林彪的屁,挺臭的。再后来,我和芳再也没见过。“曾经,有一份真挚的爱,摆在我的面前,而我,却,没有珍惜,直到失去的时候,才追悔莫及,如果,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的话,我会对那个女孩子说三个字,‘我——爱——你’,如果,一定要,在这份爱上加一个期限的话,我,希望,是,一——万——年!”我闭上双眼,泪水顺着鼻子一侧慢慢地落下来,咸咸的。

  男人都是有需要的。大学里,我的手淫更加频繁,主要是因为无聊。我的小弟第一次因为活生生的女人而勃起是由于她,一个比我大的妹妹,她叫红。是我的同班同学,忘记是为什么,我们认识了,还很亲密无间。她叫我小哥,我叫她妹妹,我们俩有一个约定,在大三之前,不允许任何男人碰她。大一下半年,我估计她已经不是处女了,六系那个逼,我操。

  我们一起去过一个摇滚音乐会,是冬天,我戴着那副破败的棕色皮手套,她穿得很俗,像个傻妞。一屋子的疯子在歇斯底里的狂吼。我从后面抱着她,她脱下我的西服,像老婆一样挂在自己的臂弯里。我握着她的手,跟着疯子们一起拍。

  屋子里很热,但我舍不得松开,那是我第一次抱处女。渐渐的,一丝恐惧冲到我的大脑里。它硬了。

  我当时真他妈的傻逼。

  我的胸紧紧的贴着她的背,而屁股却慢慢地向后撅着,小弟结结实实的指向了十二点。那是我自认为有生以来最糗的一次。我像大虾一样,把腰挺的直直的,屁股努力的使劲向后翘,为了保持平衡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