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万花筒之建筑民工】【作者:davesmith】【完】

摘要  2014年7月2日发表于sis001论坛   我叫牛建国,一听这个名字就知道我是出生在70年代的人,那个时候的农村人都没有什么文化,但对国家却包...

  2014年7月2日发表于sis001论坛

  我叫牛建国,一听这个名字就知道我是出生在70年代的人,那个时候的农村人都没有什么文化,但对国家却包含着一种忠诚和真的爱。连给孩子取名都是这样的,什么建华、建国、卫东等等。由于家庭条件差,没读多少书没文化。只有一身的蛮力。好在遇上改革开放的好时机,听同村的年轻人说到南方打工可以找大钱。于是我也加入了外出打工的队伍,成为了一个普普通通的建筑工地的搬运工。虽然在一般人看来工地上的日子很辛苦,尤其是大热天里也要挑砖抬土是何等的滋味。不过只要自己能坚持、懂得努力,还是会有收获的。经过几年的打工,在农村修了一套两层的小洋楼,也能娶到了媳妇儿。

  新婚一月后,告别两老和新婚的媳妇儿,我又踏上了外出打工的道路。只不过这次没有再到南方去,而是到我所在的城里F区打工,听说那里也在修房子,工地上很需要些民工。就因为这个决定,我遇到了我这一辈子都料想不到的事情。

  对于我这样一个民工来说,简直是飞来的艳遇。

  进城后我就按照徐刚给我地址,一路问人终于找到了徐刚临时住的地方。徐刚和我是一个村的,他来到这个城市比我的时间早,在这个城市好几个年头儿了,比较熟悉这个城市。一切安顿好了后,徐刚就请我出去喝酒,说是要给我接风。

  我们就在离住的地方不远的一个小食店喝酒。席间徐刚给我介绍了这个城市的一些情况。他说:「建国,城里人都比较有心计,和我们农村不一样,以后再城里不要太老实。多留心点。」我点点头称是。「暂时就住在我那里,我们两个一起住有个照顾。」边说指着对面:「那里面就有一个工地,正缺人,以你这一身的劳力他们肯定会招你的。今天晚上好好的休息,明天我就带你去。」我说:「谢谢你,徐刚。我真的不知道怎么感谢你。来,我敬你一杯。」我喝下满杯的啤酒,虽然这点酒对于我来说根本就算不上什么。不过离开家来到这个陌生的城市多少有点伤感,就有些想在农村的媳妇儿了。我们一直喝到了11点才回去休息。这一晚睡得不怎么好,想起了农村的父母和媳妇儿,想到明天能不能找到工作,想到能不能找点钱寄给家里人。他们在农村种粮食只能够自己吃住,根本就没有其他的收入。

  第二天我早早的起床,洗漱一切搞定后就和徐刚草草吃了点早饭,就来到宁江建筑公司在F区的工地等着。这个时候已经有很多的建筑工人来到这里了的。

  半小时后,工地上的一个负责人来了,徐刚走上去笑着说:「林工头,我老乡想来您工地上找点工作做,前面几天我给您提了一下。不知道能不能呀?」我也赶紧走过去和那林工头打招呼。林工头看了我一下说:「来我办公室说吧。」我们随着林工头进入了他的办公室,是一个比较简陋的临时性的办公室。看样子林工头还是比较务实的一个人。林工头坐下后对我说:「我们这里很差人,你有没有什么技术啊?」我说:「我只是有一身的劳力。不会技术。」林工头说:「那你就只有搬砖挑沙,抬钢筋和弄混泥土什么的了。你能做下来嘛?」我点头说道:

  「别的不行,下力的活路我还是做得下来的。」接下来林工头给我讲了一些注意安全、上下班时间、食宿和工资方面的事情。接着又拿了几张零时工合同书要我在上面签字。等一切弄好后我才算得上这个工地上的建筑工人了。「好了,你现在就出去上班吧。」林工头对我说。于是我和徐刚走出了办公室。「徐刚,真的太谢谢你了。要不是有你在这里我怎么能这样快就找到事做呢?」我对徐刚说。

  「我们都是同村人,只是帮你说一下而已。没啥子的。」「我也去上班了,晚上还是住我那里吧。」徐刚说完就离去。而我也开始在这个工地上工作了。

  不知不觉我就在工地上做了半个多月了。每天都是挑砖头、挑沙、搬水泥、搬泥沙等工作。中午吃饭后可以休息一个半小时。晚上6点钟下班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徐刚处睡觉。和往常一样,中午下班后正准备去吃饭,刚出工地不久,就看见前面围了一些人,还在说些什么。我也走上去瞧一瞧。看见地上躺着一个老太太。我问:「发生了什么事呀?」我身边的一人说:「这个老太太经常在这边走路,刚刚忽然一下就倒在地下了。可能是有什么疾病。」我看周围并没有人想伸手帮一下。于是我穿过人群抱着地上的老太太就往附近的医院。

  「护士,快点找医生看看这位病人。」一进医院我就喊道。前台值班的护士一听就赶快通知附近的医生。并对我说:「刚快把病人放到这里,医生马上来检查。」不一会儿医生就来了,给老太太做了一个初步的检查,并对身边的护士说:

  「这位病人是急性心脏病,赶快把病人推到急诊室。」我看着医生和护士把老太太送进了急诊室。前台护士对我说:「病人家属请立即挂号。我们好装备病床。」我说:「挂号要多少钱啊?」「先交一千吧。」护士说道。一摸口袋才发现只有200元,我对护士说:「我这里只有200元,可不可以先交点。我也只是一个过路人。」虽然我知道钱不容易找,可那也是一条命啊。护士看了看我有些不明白的眼神,更有些不相信的眼神。打量我全身上下的穿着,说道:「那你知道病人的家属嘛?」我说:「我说了我只是个过路的人,不认识病人和她的家人,你们先救人,等她醒了自然就知道她的家人了。」「那你先去挂号吧。」于是我把号挂了后就在急诊室门口坐着等,实在是太累了,不知不觉我就在长椅上睡着了。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感觉有人在拍我的肩膀:「大哥,你醒醒。」我一睁开眼睛,看到一对焦急的眼睛注视着我。「你是?」「大哥,听说你刚刚抱了一个老太太来医院,她现在在哪里啊?」我说:「在急诊室。你是?」「我是她女儿。」「不要担心,医生们在里面,不会有什么事的。」我安慰着说。这是我才认真的注视着我面前站着的少妇,身材高挑,一头乌黑的长发及腰让她显得更有气质。

  白色的紧身裤让她的下身显得更修长。正在这时,急诊室的门打开了,我和她都围上去打听老人的情况。医生说:「谁是病人的家属?」她说:「我是,我妈怎么样?」「病人有急性心脏病,不过幸好及时送来。现在已经度过危险期了。不然后果不堪设想。」我看出她眼里出现了一丝放心。在这个时候我也转身悄悄的走出了医院。我还没有吃午饭,下午还要在工地上干活。

  这日下班时分,徐刚前来找我:「建国,你来这里已经要一月了,今天晚上我们出去喝酒吧。」我说:「好呀。」我都要来一月了,还没有请徐刚吃一次饭。

  于是我们找了一家比较好的食店吃饭。我给徐刚倒满一杯酒说:「徐刚,谢谢你帮我找到工作,这顿我请你。」徐刚知道我的性格,也没有和我推辞。我们正喝到起兴的时候,一个女人的声音在我们旁边响起:「大哥,是你?」女人显得有些激动。我抬头一看,一个长得很漂亮的少妇正看着我。我有些迷惑:「你是?」那女子顺势做在我身边的椅子上:「半月前我母亲在路边倒了,是你抱到医院的,我就她女儿。」我想起来了,「原来是你啊,你妈妈怎么样了?」她说:「已经好很久了,医生说只要不太激动是没有什么问题的。」「那就好。」「真的是太谢谢你了,大哥,要不是你,我妈妈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来,我敬你一杯。」「没什么的,应该做的。」我们三人边喝酒边聊起来了。她叫白小艳,是电力公司的职工。2年前因为一些原因离婚了,现在家里就她和年老的母亲在一起生活。

  我和徐刚都说了自己的情况。「牛大哥,这是2000元,感谢你救了我妈,这200是你那天挂号用的,一直没有找到你这个好心人。」我说:「这不行,这钱我不能收,我也只是做了应该做得而已。」「这钱你一定要收下,不然我过意不去。」我见她坚持,于是我说道:「这200我收下,其余的2000我再怎么就不能要。」徐刚也在边上打圆场:「对,这200还给建国就行了,你母亲的病也需要用钱。」就这样她才收回了钱。我们三人直到很晚才结账离去。

  在以后的一段时间里,白小燕经常来工地上看我,还给我送饭。我们就这样成了朋友。这日,逢她休息日,白小燕又来到工地门前,我出来她就对我说:

  「建国,我妈妈想请你去家里吃顿饭。」「多不好意思的,让你们破费了。」「没事的,家常便饭而已,我在这里等你。」下班后我和她来到她家里,她家住在外贸大厦9楼,100多个平方,装修得很好,我都不好意思进门了。不大一会儿,她母亲准备了一大桌饭菜。「建国,要不是你那天及时送我到医院,我老婆现在就见阎王去了。」她母亲说道:「来,多吃点菜。」我说:「阿姨,你太客气了,那天就算没有我也会有另外一个人送你去医院的。」「我听小燕说了你的一些情况,如果我们再送钱来表达我们的谢意就是侮辱你了。阿姨只有在自家弄一些家常便饭感谢你了。」「阿姨你太客气了。」「以后要经常来阿姨家吃饭,工地上也吃不好。」「谢谢你,阿姨。」饭后,白小燕要我陪她出去走一走。我们绕着河边走了一段路。

  来到一个小酒馆,她想要去坐一坐。要了一瓶我叫不上来名字的洋酒。我们各自倒了一杯。她喝了一大口后侧望着河对面模糊的大山。河边的风吹脸颊上的长发,柔和的灯光照着白皙的脸庞,略带忧郁的眼睛显得那样的深邃,修长挺立的鼻梁下面是鲜红欲滴的嘴唇。我看得都有些呆了。「我美嘛?」她忽然转过来直视着我。「嗯,美,很美。」我舌头都有些打结了。「来,继续喝酒。」现在的她好像有些疯狂,和白天文静的她完全就是两个人。「不要喝太多了,会醉的。」我说。「我就是要醉,这样才可以忘记痛苦的过去。」不一会儿,一瓶白酒就见底了。她还在喊来酒。我看她醉得已经不醒人事了。结账后抱起她就往她家里走。

  这是她双手挽着我的脖子,眼神迷离的看着我:「我不要回家,带我去宾馆。我不想回家。」我一听这话不知道做什么好,好像手足就不知道放在上面地方好。

  「我要去宾馆,我不要回家。」她再次在我耳边轻声说道,微热的气流让我大脑一阵眩晕。抱着她走向附近的宾馆。

  我把她放在床上,正准备起身时她一下挽着我的脖子,红唇吻上我的嘴唇,我顿时完全蒙了,不知道下一秒该做什么了。我知道我的心跳加速了,全身都麻木了。下身有些东西不听我的使唤了。这是她伸手抓住我的左手放到她的乳房上,嘴里迷惑说:「老公,快点摸小燕的奶。我要老公疼我。」面对如此的攻击,我的防御完全被解除,很快我就沦陷了。我伸手慢慢的解开了她的衣服,一颗,两颗,三颗……不一会儿我们都赤裸了。她用温暖的手触碰着我的身体,触碰着我的阴茎,我都觉得自己飘在云间一样,在我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又用嘴唇含着阴茎,我瞬间没有意识了,只能感觉到阴茎被蘸有热水的棉花包着,一阵阵想喷发出来才爽快的感觉。我本能的用力捏着她的丰乳。在我一高一低的飘在云端时,她的嘴唇离开我的阴茎,送手扶着阴茎对着她的私处,用力的坐了下去。「啊……」一声畅快的叫声从她的嘴唇飘出来。我的阴茎被温暖的嫩热包裹着,那种热度不断的刺激着它。我们的双手都重叠放在那对乳房上。她不断的上下运动和前后挺进。这让我更失去了自我。我翻起身粗暴的把她压到身下,粗大紫红的阴茎用力的冲入那条肉缝。我不断的用力前进,房间里弥漫着我的粗气和她的哼哼声。我们就这样忘记了空间,忘记了时间,只想疯狂的做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感觉到尾椎处一阵酥麻,她也一阵的抽搐……房间里就这样安静了下来。

  我从沉睡的梦中慢慢醒来,首先映入眼帘的是白白的天花板和吊灯。回忆起了昨晚的事情,转头一看身边——已经人去楼空了。忽然觉得心里少了点什么似的。我做起身来慢慢整理自己的思绪。发现一张白色的纸条压在烟缸下面。

  建国,昨晚的事情就当没有发生,我也不会对你有什么其他的意见。这件事情就这样过去,我们以后也不会再有这样的事情,我们还是好朋友。早餐在桌子上。

  白小燕

  迷茫的看着天花板,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情。我是不是只是做了一个真实的梦而已。穿起衣服,拿着她为我买的早餐。我离开了那个曾经给我美梦的房间。

  字节数:9530

  【完】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