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风暴

上一篇:返回朝云暮雨下一篇:

  早上是在是起不来了,昨天自己被烫伤,弄到好晚才睡觉,晚上又想东想西的东拉西扯一番,睡觉的时候都2点多了,定好的闹钟响了又让我给关掉了。一阵吵闹的声音想起,我以为是闹钟,起身抓住后,还是响,仔细听了一下声音,原来是自己的手机铃声,我抓起手机一看,是二蛋的电话,靠,这位甩手掌柜这么早给我大电话,催工呀。

  我拿起电话,睡眼惺忪的接了起来,「喂。」

  「你在哪?」二蛋急切的说道。

  「老板,昨天加班太晚了,您就让我多睡吧……」我告饶到。

  「出事情了,你立马来实验室。」

  二蛋的声音,坚定而果决,我感觉气氛有些不对。「怎么了,出了什么事!」我也焦急的问道。

  「三两句说不清楚,来实验室,咱们被老刘头卖了。」二蛋最后一句让我睡意全无!

  「怎么会这样呢……」我看着二蛋提供的数据目瞪口呆,「老刘头这个老狐狸先我们一步,自己独立和几家机构合作,已经发表了自己的研究成果,说是下个月就开发布会了……」二蛋拿着收到的先报给我看。

  「这不可能呀,关于机器学习的高总程分析,上次已经论证了不可能了,是我亲自计算的数据结论,给出的计算结论是错误呀……」我此时已经有些抓狂了,自己怎么又被老刘头摆了一刀。「老教授一定是自己藏私了,他上次否决到你的研究方向,应该是有目的的……」此时的二蛋一改往日的嬉皮笑脸,显得冷静沉着,「他吸收了你的计算分析,再加上自己以前多年的经验,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高出这样的成果的……」二蛋虽然面无表情,但还是能听出一丝愤怒。

  「这个混蛋,又把我坑了……」听完二蛋的分析,已经有些出离愤怒了,「我要去揭发他……」我冲动的叫喊着。「你怎么揭发……」二蛋阴着脸,「他知道你所有的数据建模和计算结论,你知道他的吗……」二蛋一语道破,「再说了,他是实验室的主任,整个试验都是他在主导,你怎么揭发他,他有一堆理由来反驳你……」二蛋继续打击着我。

  「我……我……我找他算账去……」我此刻已经出离了愤怒,「行了,冷静点……」二蛋一声断喝,打断了我,「为什么刘教授已经有了技术成果,但却还没有把我们踢出实验室?你有想过这个嘛……」二蛋这一问,把我问住了,按道理说,刘教授已经掌握了技术的成果,他已经不再需要我们这些小配角了,不管是我是提供的技术研究,还是二蛋提供的资金支持,他都不在需要了,此时为什么不把我们题开呢,还把我们留在项目里。

  「只有一种可能……」二蛋一副柯南的坐派,「他的成果没有最终完成,还需要你和我的配合……」二蛋说出了唯一的可能。「那他现在公布这个消息是为什么……」我疑惑的问道,「做给我们看的,摆出一副十拿九稳的态势给我们看,我们愿意帮忙,就会沦为他的附庸,以后在这个项目上,再也没有话语权,我们不愿意帮忙,他一脚就要把我们踢开,再去找人合作,虽然没有我们的组合这么快,但也只不过是时间而已……」二蛋继续说道,「最恨的是,不管以后我们在研究出什么成果,只要和他的结论类似,就会被他一直要挟或是污蔑,毕竟他是实验室的主任,任何时候都能拿剽窃来说事……」

  我呆坐在当场,整个人似乎已经没有了一点知觉。刚参加这个事情,以为是自己人生的转折点,搞出研究成果,名利双收,给自己换一个人生,拜托自己社会下层的身份,也曾幻想着通过自己的努力达到有钱人的上层社会。但是现在,不仅这些都不复存在,而且连自己引以为傲的学术也当然无存,老教授拿走的不是我的技术、不是我的骄傲,是我人生的全部筹码,连东山再起的机会都没有给我。

  愤怒、绝望、痛苦,各种负面情绪接踵而至,此时的我只有一种状况,那就是呆滞。我靠在椅子上,双眼空洞的望着天花板,二蛋在旁边抽着烟,自说自话的说这些什么话,说着怎么去找刘教授说情,把投资的钱拿回来,我一句也没听进去。我不敢去想,我要怎么面对二蛋给我的信任,怎么面对婉儿对我的期待,我有该怎么面对我作为一个人,一个男人,给他人的承诺。

  啪的一声,一个巴掌打在我脸上,这个巴掌力道之大,让我爽目眩晕。我疲惫的做起身,蓁蓁凶神恶煞的站在我面前,「秦暮云!!!」婉儿严厉的训斥着我,「看看你这个样子,不就是被人阴了吗……」蓁蓁双手叉腰,指着我的鼻子骂道,「有什么大不了的,一副低了老婆的样子,难看的要死……」蓁蓁又看了看二蛋,「还有你,不想着怎么反扑,就知道和对方讲和,你现在上门讲和,对面把你吃个干净,好像拿回你投资的钱……一对儿废物……」蓁蓁骂了一通,脸色稍显缓和,「在外面被人欺负了,就去把场子给我找回来,这个事儿,还需要我叫你们的,忘了咱们以前在高中怎么玩的吗……」

  我、二蛋、蓁蓁我们高中的时候就认识了,那时候在学校横行霸道,不管是学生还是老师,包括校外的人,都怕我们三分,不是我们又多能打,而是我们够阴,够狠。二蛋把抽着的烟一把钻到手心里,自嘲的笑了笑,「我王正则还没吃过这么大的亏,靠,不还手怎么能行!」二蛋看着我,似乎也想让我有所表态。

  可是,我们的情况不一样,他是商人,任何时候都可以妥协,我是搞技术的,在技术上,我的所有反击方式都被老教授堵死了,我根本没有反击的资源。蓁蓁和二蛋看我没有表态,知道我现在心里难受,也不急于要我说话,两个出自经商世家的人,开始讨论着她们的反击。

  我在内心开始自嘲,秦暮云呀秦暮云,你已而你厉害,你以为你聪明,上了人家老婆又怎么样,还不是被那个老狐狸算计。在学校的时候害的你还不够惨吗,你怎么这么笨呀。何止是笨呀,你简直是个懦夫,对方都骑到你头上了,你连一点反击的手段都没有。

  我低着头呆坐着,蓁蓁似乎和二蛋已经讨论完了,蓁蓁走过来,捧起我的脸,「暮云,我刚给二蛋商量过了,我们反正也是输,不如拿出勇气放手一搏……」我内心一紧,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是我提出的跟蓁蓁分手,是我负了她,她却在我最困难的时候仍然给我这样的支持。

  我被蓁蓁感动的说不出话来,有点迷离的看着蓁蓁,蓁蓁一把把我抱到怀里,把我的脸埋在自己的双乳中,「暮云,没事的,打起精神来,我们一定能行的……」蓁蓁也不管二蛋这个电灯泡,直接作出这样暧昧的举动,「暮云,你就是对人太善良了,没有防着这一手……」蓁蓁抱紧我,在我耳边温柔的说道。

  「好了,计划暂定是这样的……」蓁蓁对我和二蛋说,「二蛋先去接触一下老刘头,看看他现在是个什么情况,要求和条件到底是什么,记住,表现的弱势一点……」二蛋听到自己的任务,马上说道,「得令,我别的干不好,装孙子还是没问题的……」二蛋的玩笑缓解了一下我悲痛的情绪。

  「根据现在的情况看,我同意二蛋的观点,应该是技术上还有未完成的部分,仍需要暮云的支持……」蓁蓁听完这些,总结道,「老刘头要发布这个技术成果,一定要到相关的国家机构审核的,我通过家里的关系,看能不能推迟这个时间,先挡一挡……」蓁蓁说着看着我,「暮云,你把上一个阶段所有的技术数据在检查一遍,看看老刘头到底哪里搞鬼了……」在蓁蓁的安排下,二蛋出发去联络刘教授了,蓁蓁陪着我在实验室整理数据,希望能找到问题出在哪。

  五星级酒店的高档套房里,一阵阵淫声浪语从中传出,大床上,正在上演三女一男的盘肠大战,而男主角正式已经63岁的刘思源,刘教授。

  刘教授已既不雅观的姿势,躺在床上,他的双腿分成一个M型,屁股暴露在外面,活像一只翻过身的乌龟。三个风尘气息极浓的女子围绕在他的周围,两个趴在刘教授的屁股边缘,在他的肛门外援舔弄着,一个横向跪坐在老教授的身边,双手捧着自己的豪乳,送到刘教授嘴边。三个姑娘不论是身材还是长相,都是中上之选,此刻正聚集在一个可以行将就休的老人身边,几近谄媚诱惑之行,用自己鲜活性感的躯体,拱这位老者恣意玩弄。

  「啊……啊……舔的就是舒服……」老刘头拿过一个靠枕,半躺在床上,胯下的两位美女,帮他把双腿扛起,一上一下,一个在他肛门口舔弄,一个已经含住了龟头吸弄着。「哈哈哈哈,着奶子,就是坚挺……」老刘头肆无忌惮的抓着身边美女的豪乳,恣意在手中玩弄。

  房间里面除了这四个人,还有一个坐在角落里的中年男子,正冷冷的看着房间里的一切,丝毫没有羞愧和脸红的意思,这个人正事整天在实验室看报纸的王国强。王国强端起一杯咖啡,浅浅的喝了一口,「刘教授,刚才王正则来怎么说,搞定了吗……」王国强看着对面四人当中行淫,仍然冷冷的问道刘教授。

  「唔……唔……含深一点……唔……」胯下的两个美女已经都在攻击老刘头的阴茎,短小疲软的阴茎不知怎么的,变得又大又长,在美女体液的滋润下,变得油光发亮。「你放心,那个什么王正则,软蛋一个,一直给我说好话,念在他前期出资的份上,不要把他抛下,将来也能参与技术的代理与运作……」刘教授在享受的同时,不敢怠慢冷峻的王国强,将刚才与二蛋的会面,详细的交代了一下。

  「他没起疑心就好……」王国强视对面的三个美女如无物,继续交代着计划,「技术这边的完成度怎么样了,现在虽然没有其他人能超越你的进度,但也加加快。」冷冰冰的声音个床上的翻云覆雨既不搭调。

  「呜……呜……呜……呜……」床上四人阵型已变,老刘头左拥右抱,在四只美乳中流连忘返,床尾的美女已经把那条丑陋的阴茎纳入自己的身体里,背对着老刘头自己动了起来。「你放心……虽然距离完成还有一段时间,我下个星期去参加在S市的科研论坛,这是机器学习这个项目的顶级论坛,那时候我会当众演示的,那时候就会有无数的买家蜂拥而至了……」刘教授一脸的阴线的怪笑着。

  「那就好……」王国强整了整了衣服,起身准备出门,「给你的那个药不能多吃,每天只能服用2次,吃多了那玩意就废了……」王国强往门口走去,老刘头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哈哈,你这要药还真是厉害,我这60岁的老汉了,仍能金枪不倒,哈哈!」老刘头的大鸡吧原来是药物的作用,「你找这几个模特真是好货,真他妈爽呀……」王国强没有理会身后的老刘头,头也不会的出门了。

  在检索了大量的试验数据后,我终于发现差异的地方,就是那一次运算报错,本来是要找柳静姝帮助验算分析的,但是因为某种原因(详见17章—冰山),最后没有得到验算结果。现在是非常情况,蓁蓁直接给柳静姝打电话,我们带着数据去找她。

  屏幕上闪烁的是柳静姝自己的凸分析架构分析程序,程序飞快的运算着,很快就得到的结论,运算结果正确,但是为什么,我自己电脑上记录的结论的错误呢,因为这个结论,我们才放弃固有的基础结论,转而向小方向发展的,为什么结论会有误差呢。

  「在凸分析框架下,这个运算是有效的,结论可以走通……」柳静姝看着分析面板,「但在你的电脑数据了,这个结论是错误的,不管怎么运算,它都不对……」柳静姝抚了抚眼睛,对我说道,「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你的电脑被人篡改了,最基础的两组对量分析模组被修改了参数,不管你怎么运算,都只能得到错误的结论……」

  听到这里,我头皮一阵发麻,什么,修改数据,篡改参数,怎么可能,为什么只有这一次的结论的被动过的,分析结论那天发生了什么。我一身鸡皮疙瘩,那天不就是师母来送饭的那一天吗,不就是师母穿着旗袍的那一天吗,我送师母出门,在校园夜战,回来后就看到了结论错误的提示!

  想到这里,我内心先是恐惧,老刘头下的好大一盘棋呀,看来第一次去他家吃饭他就已经准备要利用我了,居然牺牲自己的老婆,这真是下血本了。思考过后,我是愤怒的,自己居然栽在了女人手里,居然被师母这个半老徐娘的美色所诱惑,还自以为得意,趁刘教授喝醉,在人家家里搞人家老婆,在刘教授办公室外面搞人家老婆,以为自己给刘教授带绿帽子,其实自己才被瓮中捉鳖了。

           婉儿的个人小剧场(2)生变

  「张经理,怎么会是这样,前面不是谈的好好的吗……」我听完张经理的话,吃惊的问道。「哎,对方的高级工程师陈工,突然变卦了,说我们的计划有很多漏洞,根本不能实现他们的要求……」张经理一脸郁闷的说道。

  「可是,宋总不是已经同意了吗?」我想到那个年轻儒雅,风度翩翩的宋总。

「宋总是公司董事长的儿子,陈工直接把情况汇报给了董事长,宋总也要听他老爹的呀……」张经理也是一脸的无奈。

  我垂头丧气的坐在椅子上,自己半年的心血这样就没有了,我实在有点不甘心,为什么呢,前面不都已经说好了嘛,怎么突然就变卦了。整个方案都是考量了对方公司的各种经营情况后制定的,不仅有针对性,而且还涵盖了通讯、监督、网络化办公等多种方向,怎么会视线不了要求呢。

  「小楚!这次谈不成,责任你要扛起来呀……」我正在苦闷中,张经理这话犹如当头棒喝,「张经理,怎么是我呢,这个项目参与的人很多呀……」我给自己辩解着。「你还说什么说,这个项目公司耗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都是你对对方公司不够了解,谈事情也谈不好,关系也没有建立起来,你不负责谁负责……」张经理义正言辞的说道。

  哎,有黑锅下属抗,有好处自己拿,这就是领导。但是我还是气不过,「陈工那边我会争取,这一单我一定做成……」我恨恨的甩下一句话,张经理还在我身后唠叨,我摔门而出。

  「楚小姐,你们的计划,在网络化办公方面,已经落后很多了,我们公司业务节奏快,对通讯质量、监察范围这些要求都很高,实话实说,你们还差很远……」我对面的陈工丝毫不给面子,「陈工,您不要拿这些国际标准老要求我们嘛,国内国外是有差距的,再说了,我们配备这么好的设备,其实使用率真的不高的」我想到昨晚在KTV的事情,忍者对陈工的厌恶,柔声说道。

  「楚小姐,你在我办公室也纠缠了2个多小时了,我可以告诉你,你这样做事没有结果的……」陈工严厉的说道。面对这样的人,我也豁出去了,「陈工,那你说,要怎么样才行……」我带点情绪的说道。

  「呵呵……楚小姐……别激动……」陈工一改刚才的严厉,「咱们认识时间不久,但我知道你是个聪明人,向楚小姐这样聪明漂亮的人,自然知道该怎么做……」这个老头如同一只老狐狸一般,递给我一张卡。

  「这是我的长包房,想好了就给我打电话……」陈工一脸玩味的看着我,「我今天还有事,你先请回吧……」说着自己就起身要出门了,在门口,对我诡异的笑了一下,那笑容就像猫抓到了老鼠,但并不急于吃掉,要先玩弄戏谑一下的表情。

  会酒店的路上,我收到了人事部门的电话,张经理向他们反映,我工作能力不行,回去后,人事部门要对我进行戒勉谈话。我给老公打了好几个电话,都是无人接听,我感觉天都要塌下来了。

  「工作能力不行,脾气还不小,你给我等着……」回到酒店,张经理仍不依不饶的追着训斥,我逃回了房间,趴在枕头上哭了出来,我没有想到这么艰难,没有想到这个陈工会这样要挟我。

  「老公……接电话呀……」我的眼泪顺着脸颊滑落,但是电话那头仍然是无人接听,我该怎么办,该怎么办!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