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体会(下)

上一篇:返回朝云暮雨下一篇:

  「……老公……好热……好热呀……」,婉儿的情趣已经被完全挑逗起来,我能感受到电话那头的燥热。岳母此刻也动情了,她一只手拉开自己的衣领,一整只乳瓜漏了出来,沉甸甸的奶子几乎要把衣服扯破,巨大的乳瓜裸露子啊外面,任由我摆布。

  「……婉儿……湿了没有呀……」,我追问着婉儿的情况,大手在岳母的乳房上尽显威能,手掌扑在巨大的乳肉上,虎口架住岳母葡萄大小的乳头,两面刺激,将岳母的情欲在挑向高峰。

  「……湿了呀……我的小内裤都不能穿了……」,婉儿娇羞的回答道。「……婉儿……你想不想老公的金箍棒呀……」,我用上了平时很少说的粗鄙之语,挑逗着婉儿。「……想……想要老公烫烫的棒子……」,婉儿痴迷的在电话那头说道,「……婉儿……你想让老的大棒子去哪里呀……」,我燥热的阴茎在岳母口中停留着,岳母一边托起自己的乳瓜任我玩弄,一边小声的吸弄着我的龟头。

  「……老公……我要大棒棒在我脸上……在我嘴里……在我的大胸上……最后还要去我的洞洞里……」,婉儿果然媚骨天生呀,几句挑逗的话极具画面感,不仅有程序、有步骤,还有先后的层次感,一下就让我欲罢不能。

  「……哎呀……婉儿小淫娃……你还真是会玩呀……」,我被婉儿的放浪本性所折服,「……婉儿……把脸扬起来……老公的大棒棒要到你脸上去玩耍……」,我电话里跟婉儿说带,在这边我却扬起岳母的脸。

  乌黑的长发油亮发光,散乱的刘海在额头上散乱的粘蘸着,细长的眉角从眼帘上滑过,一双水汪汪的含春美艳仰望着那条沾满口水的巨大阳物,丰满性感的双垂一张一合的穿着粗气,嘴角边上都是黏着的液体,嘴唇因为刚才的吞吐运动,显得更加红润,岳母痴迷的看着我,按照我的要求,将自己的脸庞抬高。

  「……婉儿……先把帮帮放到你的脸上的哪里呢……」,我对着电话说道,「鼻子……老公……放到鼻子上……我最喜欢那种浓烈的味道了……」,婉儿无所顾忌的说着,根本不知道自己的母亲正在身临其境的感受自己的媚荡。

  我握住黏着湿滑的老二,将龟头对着岳母的鼻子,用龟头摩擦着她高挺的鼻梁,略过她的鼻尖,摩擦着两侧的鼻翼,丝丝的酥麻感充实了全身。岳母仰面承受着,鼻子大口的在我粗壮的阴茎上嗅着,男人阳具特有的腥味,在岳母口中,经过口水的发酵,融合成了一股淫靡的气息,岳母贪婪的大口允吸着。

  岳母的面部表情沉醉而淫靡,我在电话里像婉儿问道,「问到了吗……婉儿……喜欢这个味道吗……」。婉儿显示轻呼了一口气,然后说道,「恩……老公……鼻子里全是你那个东西的问道……好浓……好强烈……」。

  「……婉儿……我喜欢你的额头……我要把大棒棒放到你额头上……」,我一边对婉儿说着,一边在岳母的脸上开始移动阴茎。「好……老公的大棒棒去哪都可以……婉儿的身体都是老公的……」,婉儿娇喘着答应到。

  我的阴茎顺着岳母高挺的鼻梁向上移动,龟头摩擦着岳母光滑的皮肤,感受着鼻梁的曲线,缓缓来到额头这里。母女两个人这个地方整的很像,额头光滑饱满,圆润滑腻,额头正中的位置,头发往下伸长了一点,形成一个小小的尖状。

从正面看,整体发髻外围形成「M 」型,左右两侧的发鬓对称,整体呈弧形,衬托脸部成桃形、非常漂亮。

  我的阴茎对着岳母的美人尖,岳母整个面颊扬起来,用自己的娇贵的侨联承接着我巨大阳具的巡行。「……老公……你的帮帮贴到脸上好烫呀……」,婉儿在电话那头不住的幻想,而此刻的岳母却在真实的体验着,但岳母不能说话表达此刻的感受,母亲的体验有女儿的口中说出,还真是别样的享受。

  「……老公……嘴唇……好想让大棒棒去嘴唇上……」,婉儿心中浴火一起,已经帮我规划好了额下一步的行动。「……最喜欢用嘴唇摩擦老公的大棒棒了……热热的……还硬梆梆的……」,婉儿说着往日彼此胶着的感受。婉儿有时候会撅起嘴,用自己性感丰满的双唇在我阴茎上来回的摩擦,有时候还会涂上唇彩,让整个阴茎油滑油滑的。

  岳母的双垂撅起,丰满的嘴唇和婉儿如出一辙,岳母双手捧住我的阴茎,横放在自己面前,性感的双唇缓慢的在上面滑行,将阴茎上湿滑的液体涂抹匀称,丰盈的双唇划过龟头下方的股沟,唇间的丰满一下填满了整个区域,既充实又有质感。

  「……婉儿……舔舔老公的帮帮吧……」,我看着岳母淫靡的脸庞说道,「……婉儿……把你的手指挡住我的梆梆……」。「……奥……」,婉儿的娇喘声入耳,「手指太细了……没有老公的梆梆大……舔不上……」。

  「用两支手指……用两支手指来代替……」,婉儿娇媚淫荡的声音在我耳中徘徊,岳母不知是自己动情还是听到女儿的淫声浪语,面色潮润分红。随着电话那头吸溜的舔弄声响起,婉儿已经进入状态了,「……婉儿……你想先舔哪里呀……」,我对着那话那头的婉儿问道,婉儿这种主动淫魅的类型,我真是爱不释手。

  那边的婉儿还没回答,岳母这边就已经行动了,她一手把我的阴茎往上提,露出下面两团圆滚的春带,一只手托住春带固定住它们的位置,自己整个身子趴下,软化的舌尖对着春带舔了上去。

  「……老公的蛋蛋……最喜欢蛋蛋了……」,电话那边的婉儿说道,这母女两还真是爱好一致呀。「蛋蛋软软的……可以全部含在嘴里……吃起来最舒服……」,婉儿在电话那头解释道,岳母也跟着行动,张开小嘴,一口含住了我左边的春带,嘴唇擒住春带表面的褶皱,舌尖在口中将蛋蛋推来推去。

  「……嘶……啊……」,我一声轻呼,为了掩盖我和岳母的行为,我马上解释道,「……宝贝……好舒服……就像真的舔上一样舒服……」。婉儿没有起疑心,继续发浪,「……老公……进来……到我嘴里来了吗」。

  婉儿在电话那头叫传到,「……老公……老婆把嘴巴张得大大的……老公的梆梆一下插进来……还不好……」,婉儿在那头娇喘连连,岳母在这头媚态横生。

岳母调整了一下跪姿,身子立直,往我这边靠,我双手摸着岳母的脸庞,最好调整着角度。

  「……宝贝……老公要进去了……」,我这话既是说给玩额额听,也是说给岳母听,「恩……老公……一下子全部进来……查到喉咙最里面……」,婉儿急切的说着,似乎真的想要迎接这大棒的蹂躏。

  「喔……奥……咳咳……」,岳母承受不了这种穿刺的冲击,立马吐出阴茎咳嗽了起来,心思缜密的婉儿听到了咳嗽声,问道,「老公……你感冒了吗……怎么咳嗽了……」。岳母听到立马吓了一跳,跪在地上一动也不动,我马上接话道,「没……宝贝……听到你的声音我太刺激了……有点受不了了……」。

  「嘻嘻……臭老公……」,婉儿娇笑道,「这样就受不了了……还有爱更刺激的呢……」,婉儿妩媚一笑,搞的我神魂荡扬,一边的岳母也听的是面红耳赤。

  「……老公……你知道吗……你每次插人家嘴的时候……尤其是特别暴力的时候……我好满足呀……」,婉儿开始描绘自己的想象世界,「我想躺在沙发上,把头抬起来,老公把大棒棒对着我的嘴,就像俯卧撑一样,把我的嘴巴当成小穴,快快的进进出出。」

  听到这席话,我才发现婉儿有点M 的潜质,岳母也是目瞪口呆,没想到自己平时乖巧可人的女儿这么会玩,居然有这么多刺激的想法。

  我咽了一口口水,对着电话命令道,「小淫娃……回来好好治治你……现在……摸着自己的阴蒂……」。「……哦……」,婉儿娇呼一声,「老公……最喜欢你摸人家哪里了……」,婉儿配合的说道。

  「摸着它……来回的摩擦……就像我平常摸你那样……」,我对着婉儿说道,然后把岳母拉起来,奋力撕开整个领口,将那对封印依旧的乳瓜解放出来。岳母在家穿的居家服,没有穿胸衣,巨大的乳瓜随着织物撕裂的声音,一下跳脱出来,沉甸甸的垂在胸前,葡萄大小的乳头变成会红褐色,在空气中坚挺的翘立着。

  「嗯……唔……」,婉儿在电话那边气若游丝的娇喘到。「不对……不是这样的声音……手上用力往下按……来回摩擦……」,我对着婉儿说道,对她的呻吟提出了质疑。岳母的乳瓜已现,我龟头对着岳母的乳瓜,在温软的乳肉上插来插去。

  岳母立马就领会了我的意思,双手拖住自己的双乳,找到阴茎,然后用自己宏伟的乳沟,夹住了我的阴茎。软面而巨大的乳肉,完美的包裹着我的阳物,阳物竖着立起来,左右两侧都是滑腻的乳肉,从阴茎的根部到龟头的股沟处,整条阴茎都包裹在里面,龟头在乳肉的挤压中若隐若现。

  这种包裹的程度的是婉儿做不到的,婉儿的胸虽然也不小,但有一定的硬度,这造成了优美的形状,但却没有这个软度。蓁蓁的胸型小巧的乳鸽,我们在一起这么多年,乳交很少,蓁蓁胸部不大,再加上本身比较瘦,乳交只能感受到骨感。

我和婉儿也乳交过,婉儿是那种坚挺的挤压感,岳母是那种有容乃大的包容感,感觉整个阴茎都沉溺在她那种滑腻白皙之中。

  「啊…………嗯…………」,婉儿调整了手势,「……老公……是这个声音吗……」,婉儿的嗓音一下有娇媚变得凄厉,高音尖利而略带震颤,让我有了身临其境的真实感。

  「……对……再用点力……再快点……」,我一边催促婉儿,一边催促岳母。

我的阴茎沦陷在岳母肥美的双乳中,岳母腰部和手掌用力,一边上下耸动着身子,带动胸部有一起动,一边用手掌挤压着乳肉,刺激着我的阴茎。

  乳肉滑嫩细致,全面的包裹着我的阴茎,随着身体的耸动,全方位的,摩擦着整条阴茎。岳母手掌用力,指间的压力通过乳肉的传递,就像厚实的海面一样,感觉这个乳房都在用力,阴茎四处都在受力。

  「嗯…………啊…………老公…………奥…………」,我的耳边是婉儿兴奋的浪叫,我的胯下是岳母激烈的乳交,我的整条阴茎都被这对巨大的乳瓜所吞噬,在乳沟的缝隙中,我隐约能看到自己的马眼,是不是的涌出一丝体液,随后被巨大的白浪所覆盖,随着乳肉的摇晃传递到全身。

  「……老公……进来吧……我受不了了……」,婉儿的声音急切而焦躁,「全湿了……小裤裤都湿透了……床单上好多水迹……」,听着婉儿的话,我想到了昨天和师母的翻云覆雨,她们可都是水多的女人呀,为了不让婉儿赔偿床单,我决定进入最后环节。

  「……插进去……婉儿……把手指插进去……」,我对着婉儿低沉的说道,「像小狗一样趴在床上,然后用手插自己……」,我把动作都给婉儿规定好了。

岳母此时已经有些神游,在女儿淫液浪叫和我阳具的双重刺激下,岳母此刻有些痴迷,在我半推半就下,岳母也拍好了姿势,时刻准备着。

  岳母此刻双手趴在厨房的洗菜池子边上,腰部低沉,画出一个完美的弧线,腿上的短裤已经推到了脚腕上,已经泥泞不堪的小内裤挂在腿弯处,悬立在空中。

盈盈一握的小蛮腰随着粗重的呼吸起伏着,完美的腰线之下,丰盈的胯骨是不是的扭动两下,白嫩的美臀俏生生的撅起,已经湿润的桃花口正在紧张的等待着。

  「……老公……我趴好了……要进去了……」,婉儿向我汇报着自己的情况。

「两个手指……婉儿……用两个手指……」,我嘱咐着婉儿,让她也能享受到那种充盈。我把自己的内裤全部脱下,揉成一团,想也没想的就放到了岳母的面前,岳母心领神会,一言不发,把内裤掉在口中,来阻挡高潮来临是的的狂乱。

  「…………啊…………」,婉儿凄厉的呻吟着,「……老公……好大……好想让你的棒棒进来呀……」,婉儿一边呻吟,一边喃昵着,口中淫语不断,「里面……里面好热……好多水呀……黏黏的……啊…………」。

  不再需要前戏了,不管是疲惫的我,还是面对纲常伦理还存在一丝理智的岳母,滑腻湿润的小穴早已张开,巨龙高昂头颅,往里面冲过去。大阴唇多水滑嫩,小阴唇窄小温热,长时间的刺激,岳母的子宫口已经靠前,很轻易的就被我触碰到了。

  「唔…………唔…………」,岳母紧紧的咬着内裤,生怕被自己的女儿听到,我却没没这种估计,我一手拿着电话,一手紧抓住岳母的胯骨,用力的往里冲刺,一遍一遍的锤击着岳母较小的花心。

  「……哦……爽呀……婉儿……我也感受到了……里面……又热又黏……」,我对着婉儿形容这岳母花心的感觉。「……啊……老公……用力呀……往里面去……」,婉儿似乎也已到高潮,拼命的浪叫着,震撼着我的耳朵。

  「唔唔唔…………唔…………」,我的内裤在岳母的口中,她为了不发出声音,将内裤紧紧咬住,这条内裤我不记得穿了多久,而且昨天晚上才和师母大战过,我想那上面除了我的体液,或许还沾染了一些师母的淫荡味道,岳母似乎并不在意,身子往后推倒着。

  我的胯骨和岳母的屁股猛烈的撞击着,啪啪的声响在狭小的厨房里回荡着,岳母的身子被我撞击的左摇右晃,她紧紧的抓住水槽,尽量保持平衡,水槽里面的水也一前一后的掀起波浪。

  「老公…………啊…………老……公……要去了…………」,婉儿奋力大叫,把她即将要高潮的讯号释放给我。我的手从岳母的腿后面绕后去,感想扣在岳母的美臀上,我大喊一声,疯狂的冲刺,强烈的刺激感让岳母发狂,一下吐掉了口中的内裤,大声的浪叫这。

  「啊……啊…………噢……噢…………」,双重的呻吟声在我耳边响起,一边是电话那头婉儿的淫声,一边是岳母眼前的浪叫,两种声音节奏相似,语调相同,别样的双飞刺激着我的听觉。

  我的从喉咙里低吼着,岳母从嗓子里尖叫着,婉儿的浪叫从电话那头传来,几乎是同步的,我灼热的精液喷涌而出,灼烧着岳母的子宫,婉儿在双指的刺激下也步入高潮,在失神状态下的婉儿并没有注意到岳母的呻吟。

  「……老公……好爽……」,婉儿急促的喘息着,「宝贝……我好爱你……」,我一边对婉儿说,一边对岳母说,我捧起岳母的脸,在她潮红未退的脸颊上轻吻了一下。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